第1255章 罗刹王的真正死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品书网 ,最快更新萧天爱燕王 !    “想说别人清白不清白,先把自己的屁股擦干净吧。”

    小五不喜欢娇滴滴的女孩子,麻烦,但是更烦这种装的什么似的圣母裱。

    “你什么意思?”

    安琪拉气死了,第一次有人在她面前说的这般粗俗,简直是——下流啦。

    她自诩貌美,哪怕沦为亡国公主,凭着清冷高贵的气质,罗刹王都宠着她,活了这么多年可以说没吃过什么苦。

    想不到被一个小城主指着鼻子骂,安琪拉高傲的气质都要维持不住,愤怒让她面目狰狞,格外的丑陋。

    “你要我当众说出来吗?

    行吧,你非要自取其辱,我成全你了。”

    安琪拉有种你不妙的预感,他那般自信,是不是查到了什么?

    自己做的事儿极为隐蔽,知道的人都被灭了口,想着她有镇定下来。

    小五接着道:“安琪拉大妃是怀孕了,这个不假,但是,这个孩子不可能是罗刹王的。”

    朝臣们又被丢下一个炸弹,不是国王的?那是谁的呀?

    “你血口喷人!”

    小五冷哼:“因为罗刹王根本不可能生下孩子来,他的暴虐是被人设计陷害,控制不住自己,准确来说,他是中毒了。”

    “中毒?!”

    这次没有人能淡定了,就连露西亚都难以置信:“你说的是真的吗?怎么可能?哥哥怎么会中毒了呢?”

    朝臣们有着同样的疑问,首相沉着脸,问他:“你有什么证据证明大王是中毒了?

    年轻人,话可不能乱说,会出人命的。”

    小五朗声道:“我当然有证据了。

    你们可以派大夫去查看一下,罗刹王的瞳孔充血,双眸通红,犹如野兽一般,牙龈发黑,唇上有一道红色血线,翻开双唇就能看到。

    他的指甲发黑,还很薄,跟纸张一样,没有指甲的正常硬度。”

    “这是什么毒啊?这么厉害?”

    老查巴斯都很好奇,也更关心是什么毒,也好及时防备,以免有人对自己也下毒,跟罗刹王一样,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是铅中毒,也有锡,你们仔细想一想,罗刹王是不是以前没这么暴虐,一日日的变得严重了,以至于宫宴的时候失去理智,胡乱杀人。”

    “铅中毒?没听说过啊!”

    “好像是的,国王以前虽然脾气不好,但是不会杀人,也能听进去臣子的谏言,最近越来越暴虐,像是控制不住自己似的。”

    任何事情都是有迹可循,朝臣们越想越觉得不寒而栗,差点儿被真正的凶手蒙混过关,国王死的太冤了。

    安琪拉眼底闪过一丝慌乱,他怎么会知道?

    去验尸的大夫回来,道:“确实如同他说的一样,咱们国王是被人害死的。”

    众人的目光不由自主看向安琪拉,她强装镇定道:“就算是那样,跟我有什么关系?”

    小五:“铅粉是白色的,混在脂粉之中会让女子面若白玉,但是不知其害,长久会让人暴躁失去理智,甚至产生幻觉。

    而你身上就有铅粉的味道。

    我看到宫里有用锡壶煮汤的习惯,如果长久使用锡壶,也会中毒,对身体伤害极大。

    两种剧毒的慢性物质长久侵蚀国王的身体,导致他的失控死亡。

    而这两种物质都有同样的副作用,就是不会怀孕,所以罗刹王多年无子,那么安琪拉肚子里的孩子就很耐人寻味了。”

    露西亚悲痛道:“安琪拉,我记得你宫里就有锡壶,每天都用那个壶给哥哥煮牛奶,你说那样煮出来的味道更好喝。

    哥哥待你那么好,你怎么下得去手?”

    “都是他一面之词,你们信他不信我的吗?”

    小五真是服了她了,不见棺材不掉泪。

    “想要验证也不难,只是需要牺牲国王殿下的身体,现在天气冷,如果能把他的尸体解冻,抽出血液,喂给小动物吃,不出三天,小动物就会有同样的症状。

    大家若是不信,大可以试一试,国王的遗体,现在已经是剧毒之体了,碰触都要小心点儿。”

    首相黑了脸,不看安琪拉频频使眼色,沉痛道:“这位先生,多谢你给我们解惑,否则我们都被这个毒妇欺瞒了,国王死不瞑目啊!”

    安琪拉心中一沉,他是要放弃自己了吗?

    “首相大人,你”

    “来人,把这个毒妇堵住嘴,带下去,等候发落。”

    首相下令,一群护卫冲进来,堵住安琪拉想要说的话,就要把她拖走。

    “慢着!”

    露西亚阻止,她不信这事儿是安琪拉一个人做的,幕后主使呢?

    小五按着她的肩膀,道:“大事要紧,她不足为虑。”

    露西亚压下心中的愤怒,看向众人:“你们还有什么可说的?”

    “参见露西亚女王陛下。”

    首相第一个跪下,这个老东西见风使舵,翻脸比翻书还快。

    小五盯着他笑,下一个就是他。

    首相后背发麻,如芒刺身,这个少年不好惹啊!

    他到底什么来历?

    露西亚像是做梦一样,她真的成了女王了吗?

    以前从未想过,只希望嫁个对自己好的丈夫,相夫教子,和所有的女人一样度过余生,怎么走着走着,就成了女王了?

    “女王陛下,让大家平身啊!”

    “哦,好,诸位请起。”

    小五撇嘴,不够霸气,还需要调,教。

    露西亚迅速继位,国不可一日无君,昭告天下,消息都传到了鹰国。

    灵儿的肚子大的跟蒸汽球似的,皮尔斯愁眉不展,这么大的肚子,公主多辛苦啊,每天都在后悔,不该让她生孩子的。

    灵儿孕期有些喜怒无常,看他皱眉,心里就不爽:“你能不能不要每天给我苦着一张脸啊,孩子是谁的啊?

    你别说你嫌弃孩子了,我立马把你撵出去。

    我跟你讲,男人不可靠,只要孩子是我怀胎十月的血脉,孩子跟我最亲,我要孩子也不要你。”

    皮尔斯挤出笑容,比哭还难看。

    “别啊,公主,我错了,我是真的心疼你!”

    “心特什么?女人为了孩子,多苦都能忍,没有十月怀胎,哪儿来的母子连心?”

    灵儿气的肝儿疼,真想一脚把他踹的远远的,别来自己面前晃的心烦。

    正好有朝廷的公文传来,皮尔斯转移话题:“露西亚登基做女王了,她是跟你学的吧?

    不过那个女的太单纯,没有灵儿你十分之一聪慧,这个王位登上去也不见得能做的稳。”

    灵儿:“你仔细说说,能登上王位就是本事,露西亚傻白甜一个,保不准背后有人帮忙呢?”

    “还真有,一个小城主,说是威廉家族的旁系,我靠,不是吧?我家的旁系还有这么有本事的人,我怎么不知道?”

    灵儿心累:“人家说一孕傻三年,我怀孕,你倒是跟傻子一样。

    你说说,谁在那边,敢打着你的旗号行事?”

    “你是说——小五?”

    “除了他,还能有谁搅动一国风云?仔细查查,他都在罗刹做了些什么?

    放出去就浪的没边了,三嫂说的哈士奇,撒手没吗?”

    “情报里有,哎,实锤了,是他。

    你看,烧制瓷器,琉璃,收留难民,海盗起家,哎呦,小五这日子过的挺滋润啊!”

    灵儿磨着牙:“滋润到给人家女王当狗腿子了,他要是自己做国王,我还承认他有点儿东西,赵家的男人什么时候开始靠女人了?”

    赵无疆表示,靠女人也不是没有,我家皇后就很厉害,造水车,开钱庄,赚钱一把好手。

    太子表示,我家太子妃漫画写书,天马行空,就很厉害。

    二皇子表示,我家夫人贤内助,环游世界,开拓殖民地,全靠夫人了。

    三皇子表示,我家夫人开戏剧院,出报纸,掌控全国娱乐,富可敌国,还要吃软饭,哭唧唧。

    四皇子表示,我家夫人是新的圣女,蛊术第一,地位比我都高。

    老赵家其实也是女人当家。

    皮尔斯道:“我觉得也没什么不可能的,说不定小五只是扶持露西亚当女王,其实是他掌握呢?

    露西亚很可能只是个傀儡。”

    “不,你太不了解他,让他去管一个国家,跟打死他差不多,他跟楚舅舅一样,就爱玩儿,就爱自由。

    算了,心累,不想说他,别把我孩子给气出来了。”

    “好,不说他,要起来活动活动吗?我扶着你。”

    “还好,我能走的动。

    双胎就是比一胎辛苦,我娘亲当年怀了我们五个,不知道怎么熬过来的?”

    皮尔斯对未来的岳母大人那是敬佩的至极,只生五个孩子这件事儿就非常人能做到的,“底下新送来的东珠,还有宝石,玛瑙,我派人给岳母大人送过去,聊表孝心。”

    “嗯,也好,我娘写信夸你了,比我都孝顺。”

    “那是必须的。”

    “娘亲,小弟弟今天乖不乖?”

    安安下了学堂,第一时间来看弟弟,摸着母亲鼓鼓的肚子,和弟弟说今天学的课本。

    “说不定是妹妹呢,你不喜欢妹妹吗?”

    “都喜欢,弟弟陪我一起读书,妹妹陪母亲玩儿,我长大了保护妹妹。”

    安安小大人一样,比起以前懂事儿许多,读书习武,都不用灵儿操心。

    灵儿欣慰又心疼,“妹妹也要跟你一起读书的,咱们家男孩子女孩子都一样学本事,保护好自己,才能保护家人呐。”

    安安想了想:“妹妹娇气,爱哭,麦尔基说他家妹妹可讨厌了,一点儿不想和妹妹玩儿。”

    “那是不对的,妹妹娇气,更要多疼妹妹啊,他说的不对,你教他改。”

    “好的,我会让他改的。”

    他不改就打到他改,安安也是个腹黑的小家伙,在学堂霸道的很,别看只有三岁,六七岁的孩子都敢打。

    安安看了皮尔斯一眼,有些委屈:“皮叔叔,你每天都陪娘亲,不陪我玩儿了。”

    皮尔斯失笑:“等娘亲生了弟弟妹妹,叔叔每天陪你玩儿,好不好?”

    “哎,你就哄我吧,当我是三岁孩子呢?弟弟妹妹生出来,你更要陪他们了,哪儿有时间陪我玩儿?

    我还是去找阿大叔叔骑马吧,还有威廉爷爷,威廉爷爷带我去划船呢。”

    “哎呦,不是三岁孩子吗?那你今年几岁?”

    皮尔斯乐了,抱着他举高高,安安羞涩一笑,我才不喜欢举高高呢,幼稚!

    但是好开心,好好玩儿,就,就玩儿最后一次。

    一家子和和美美,灵儿心里充满了安宁和幸福,比做女王都充实。

    小五那边,终于把罗刹王下了葬,露西亚最后哭一场,多少悲伤都随着时间消磨干净,日子还得继续过。

    安琪拉已经招供,她怨恨罗刹王灭了他的国家,从臣服的那一天起,就计划害死罗刹王。

    小五觉得罗刹王就是作死,你灭了人家的国,还把人家的公主封了妃子极尽宠幸,哪儿来的自信觉得人家能忘了灭国之仇,亲人之恨?

    至于她肚子里的孩子,私通侍卫怀上的,让露西亚大跌眼镜的是,还不止一个护卫,这种事儿,在露西亚宫里,居然是公开的秘密。

    所有人都参与有份,就不是秘密了。

    安琪拉那么清冷高贵的外表下,藏着的灵魂却是淫,荡肮脏。

    用她的话来讲,担心一个人不行,多来几个保险点儿,罗刹王的状态越来越不好,她必须尽快怀上孩子,都是他们逼的,能做个清白女子,谁愿意自甘下贱?

    但是在露西亚看来,都是借口,哥哥已经死了,她的仇也报了,怀上孩子只是想利用孩子来获得权利,说的自己多委屈似的。

    就在小五以为她彻底下线的时候,有人找上他,比安琪拉更年轻,更漂亮的女子,居然是她的妹妹。

    这个叫安琪瑞的女子给小五很奇怪的感觉,眼神空洞,一身白衣,头发居然是银白色的,皮肤白的跟玉石似的,好像是他们族里的巫。

    “你找我想做什么?”

    小五没在意,长的奇怪的人多了,也就是让他错愕一下,又恢复正常。

    “我要我姐姐活着出来,我会带她走,请你成全。”

    “这个你求我没有,你去求女王,你找错人了。”

    安琪瑞冷漠的眸子转动,像是看小五,又像是看虚空,越发显得怪异。

    “我知道,你能做得到,如果没有你的帮助,公主做不成女王,我们家族是败在你手里,而不是一个软弱无能的公主。”

    小五无所谓道:“随便你怎么样,安琪拉谋杀国王,你们这些余孽不藏起来,还敢来求我?我猜你是有什么底牌没有使出来,来威胁我的是不是?”

    安琪瑞嘴角扯了扯,像是在笑,但是渗人的很。

    辛西娅偷偷露出头来看,吓的趴在地上,“好可怕的女人!”

    伊芙陪着她一起看,两人现在如影随形,辛西娅都不伺候小五,整天跟她玩儿,小五觉得自己这个小厮该下岗了。

    干脆做伊芙的小厮好了,省的给她发薪水。

    辛西娅表示,说的你好像开过薪水似的,从跟着船长到现在,一个银币都没有,当然,她也忽略了自己掌握小五所有财产的事实。

    “我看看,有多可怕!”

    两人脑袋挤着脑袋,最后一起滚出来。

    小五头疼:“你们俩,别耽误我见客人,一边玩儿去!”

    “好吧,不过她长的好奇怪,头发怎么变成白的了,看着还挺漂亮。”

    小五:“白化病,你想要给你也染一染。”

    安琪瑞:礼貌呢?他可是女王身边第一红人,府里这么没规矩吗?

    辛西娅吐吐舌头,趁着船长没发火赶紧溜了。

    突然,她看到安琪瑞的手抬了起来,像是有什么东西冲着船长飞出来,想都没有想,帮小五挡住了,心口剧痛,像是被虫子啃噬着,眼一翻晕倒了。

    “你好大的胆子,找死!”

    小五第一时间捏着她的脖子,安琪瑞有恃无恐:“你想让她活着,就别杀我,我只要我们族人活下去,威廉先生,求你成全。”

    “你和你的族人都得死,我最恨别人威胁我!”

    “城主,辛西娅不好了,她好像呼吸困难,你快看看。”

    小五把她丢在地上,让侍卫捆住,先检查辛西娅,许久才蹙眉道:“怎么会这样?”

    “哈哈,我的毒无人能解,你别白费心机了!”

    伊芙后悔了:“都怪我,我让辛西娅来偷看的,如果不是我,她就不会出事儿,城主,你一定要救救她。”

    “不是毒。”

    小五摇头,脸色难看至极,比毒更棘手,居然是蛊术。

    但是又和蛊术不大一样,像是一种变异,毕竟离着南疆太远了,天知道他们如何研究出来的。

    “那是什么?”

    “你不懂,总是有点儿麻烦。

    那个女的,我答应你放了你姐姐,你把她解开,你的蛊术反噬厉害,她死了,你也活不了。”

    是等同于噬心蛊的东西,小五不太懂,姐姐才是玩儿蛊的高手。

    安琪瑞很意外,“你怎么会懂这个?这是神虫,不是你说的那个蛊,我不会解的,我宁可死,也要让我姐姐活着。”

    小五那个暴脾气,“给你脸不要脸是吧?你以为这样就能威胁我了吗?什么神虫,老子捏死的比你见过的都多。”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