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九章 凌父的衡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听着声音,凌楚玉抬眸看去,愣了一下唤道:“爹爹。”

    来人不正是凌川么?

    想来,因为她的这些事情,将军府目前的日子也是不好过的,只不过,听狱卒说了,被抓来的似乎只有凌川一人。

    要不然,慕念白那边还有一个囡囡呢,凌楚玉都得愧疚死了。

    凌川这一来,说是得被拘禁到,厉修璟被抓住认罪为止。

    此时的凌川还穿着常服,又因为是习武之人,刑部的人怕他跑了或者反了,这才找了铁链给他锁上去了。

    厉澈瞧着她震惊的模样,便道:“我今日来,就是带着凌将军来见你的,让你们知道彼此安好,我也好与潇潇交代。”

    凌楚玉心下觉得,厉澈不会这么好心,不过他对凌潇潇,却可能是真情了。

    不过,父女相见的机会,来之不易,又何必浪费了呢?

    遂问道:“爹爹,他们可有对你怎么样?你可还好好的?”

    凌川原本就忧心凌楚玉,当下看到她安然无恙,也算是放心了许多:“爹爹没事,这外头传你犯谋逆之罪,怎么回事?”

    凌楚玉下意识地看了厉澈一眼。

    这人没有那么好的头脑,定是皇后设下的陷阱,只是他也脱不了干系。

    厉澈温雅一笑,抢先说:“凌将军,我先前也觉得这些不是真的,可是,它确确实实发生了,楚玉姑娘一时鬼迷心窍……”

    凌楚玉斥道:“厉澈,你胡言乱语什么?”

    厉澈慢慢闭了嘴,他一向下意识不想去触怒谁,尤其是曾经心动过的女人。

    说不清是优点还是缺点,只知道,母后经常嫌弃他这一点,说他到时若真能登基为帝,就有**份了。

    “罢了,你与凌将军好好聊着,兴许日后,就很难有这样的机会了。”厉澈十分自然地说道。

    厉修璟败了,拉着凌楚玉下水,那么,征西将军便只能痛失爱女了。

    凌楚玉听着他不咸不淡的语气,也不甘示弱:“谁成谁败还不一定,成王现在妄下定论,岂不是过早了?”

    厉澈只笑,眼底有幽光闪过,看起来有一瞬间心机深沉。

    凌楚玉想着,反正这会儿都已经入了牢狱了,也就不想这顾虑那些礼节了。

    忽然抬手就打了一下他的脑袋。

    厉澈吃痛捂着头,瞪她一眼:“你这是作甚?”

    见他终于破了功了,凌楚玉才算是舒坦一些,只道:“你别以为带着爹爹来见我,我就会感激你了。”

    “你那时带着护卫军抓我的时候,也是现在的这个神情,我看着便讨厌至极。”

    凌楚玉说着,还捏了捏拳头,此时她穿着囚服,动作做起来竟颇有些江湖儿女的豪迈之气了。

    厉澈却是被她眼底燃起来的缕缕恨意摄住了,皱眉问道:“你当真那么恨我?”

    自古成王败寇,略施巧计,兵不厌诈,他以为她还算看得开的。

    凌楚玉冷冰冰道:“是,讨厌你这副得了便宜还卖乖的样子。”

    厉澈伸出来修长的手指,在她面前摆了摆,忽然半真半假道:“我是当真关心你的,你难道看不出来?”

    凌楚玉沉默了一下,道:“我与爹爹想说一会儿话,成王能先回避一下吗?”

    “没问题!”厉澈眯了下眼睛,随后,就背过了身去。

    逐步走到了几步远的地方,坐在了往日狱卒们吃饭的桌子旁。

    也不知道那个距离能不能听到,凌楚玉也不管了,一五一十地将事情讲给了凌川听,除了关于厉修璟的之外。

    凌川听罢,只沉重地叹了一口气。

    说到底,都是因为他把兵符交了出去,可是为了凌家上下,他逼不得已。

    “玉儿,我听你方才,对着成王似乎有很大敌意。”凌川深吸了一口气道,“但其实,他来见你时已经先见过爹爹我了。”

    “你也知道,如今离王不在京城,只要皇上一声令下,成王……便会是天旭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

    “到时候,爹爹就算是想要保你,也没有办法,倒不如,你让潇潇,去求个情。”

    说着,凌川已然脸色涨红了,声音也越来越低。

    这些话,便是然将离王给背叛了个彻底的。

    凌楚玉听着,只觉心头泛凉,可是又敏锐地捕捉到了,凌川深凹的眼眶已经红了。

    不由得也红了眼,说道:“爹爹,我自有主意,你放心便是了,左右这事将军府功大于过,所以将军府会没事的。”

    “那你……”凌川皱眉,难以想象,往日威风凛凛的将军,会有一日这样纠结。

    说到底,爹爹在乎的,是整个将军府。

    凌楚玉摇了摇头,没有说话。

    而这时,厉澈已经又走过来了。

    问道:“说得如何了?会不会,趁我不注意的功夫,说了我一些坏话?”

    他半开着玩笑一样的,却是挥了挥手,让人将凌川给带走了。

    “凌将军,方才我与你说得事情,我会再好好劝劝楚玉姑娘的,你先回去吧,我让人送……”

    凌川冷哼一声,打断道:“不必了,我自己能走。”

    厉澈伸出的手僵住了,收回了袖中,握了握拳。

    凌楚玉目送着凌川离开。

    随后席地坐下,道:“说吧,你带爹爹过来,到底什么目的?”

    没想到她会问,厉澈敛下了脸上的笑容,道:“果然,我还以为你不打算问的。”

    “我不问,你就不说了吗?”凌楚玉怼他。

    厉澈蹲下身来,拿起一根树枝划了划地面,说道:“你知道城防图吗?”

    “我自得到消息的时候,就在想,厉修璟定是得了城防图,才能这样畅通无阻地出入皇城的,还带了兵马。”

    凌楚玉冷淡地问:“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想要这张图。”厉澈笑答。

    凌楚玉气笑了:“成王你,野心可真大啊。”

    厉澈皱眉,并不认同这个:“楚玉姑娘,我只是在给自己留一条后路罢了。”

    “还有,方才我说的,你与凌将军的最后一次见面,也不仅仅是嘴上说说。”

    凌楚玉这才坐直了身子,看向了他,心里有不安的猜想浮现。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