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五十八章 戏精成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母后,你这不是糊涂了吗?”厉澈皱着眉说,“你这一次去柳侍郎府邸,可有惊动皇弟?”

    皇后摇了摇头。

    厉澈回道:“这便好了,他也不会将兵马迁走,我只需明日一早去告知父皇,他定会交予我兵权,让我去缉拿厉修璟的。”

    既然厉修璟想要揭发母后,他只能先行一步,给他安一个罪名了。

    这天旭律令摆在那里,无论是什么身份的人,都不得私自屯兵!

    再加上凌楚玉带着淄衣教人闹出的事情,厉修璟还不是造反吗?

    名是有了的,接下来,就得借着父皇的手了,正好趁此机会,给自己谋些兵权,不再是一个有名无实的王爷。

    皇后听罢,才觉着自己的心有些安定了。

    翌日一大早,厉澈便收拾了自己进宫去,向着皇帝揭发了厉修璟屯兵一事,并直指柳严升的府邸。

    殿内,皇帝卧榻,气息微弱,闻言险些从床榻上跳起来,无奈力不从心。

    钱公公连忙伸手,替他顺着气。

    皇帝斟酌了一会儿,才道:“这柳侍郎的府邸,怎么会有那么大的地方?看来,这户部的帐,得翻上一翻了。”

    厉澈摸了摸额头上的汗,生怕他细究下去,将母后的那档子事给揪出来。

    赶忙道:“父皇,这京城当中,还是有不少地方逃离我们的眼睛的,这不,先前那淄衣教人的屯聚之所,您猜是哪里?”

    皇帝闭上了眼睛,才说几句话的功夫,就觉得疲倦了。

    厉澈兀自说道:“就在这城中西部的旭山上边,离皇宫也不过一个时辰的行程,这……倘若那一日,我晚来一步的话,父皇您就……”

    说着,他垂首掩面,语气有些哽咽了。

    钱公公也是一副后怕的模样,见状忙招呼丫鬟替他斟了一杯茶,说道:“成王殿下,左右这事都过去了,你也不必太忧虑了。”

    成王仍旧叹气摇头:“父皇这一日不能上朝,我就一日不能心安坦然。如今离王领兵入京,我昨夜都是一夜未眠的,就怕今日见不到父皇了啊!”

    一席话说得感人肺腑的,钱公公在宫中看淡了的人,都忍不住掩面拭泪。

    只是这其间,有多少真情实意,怕是只有厉澈自己知晓了。

    皇帝听着,心下也是一阵触动。

    他是从何时起,对着这个孩子不怎么关心的呢?

    他心底惦念着那女人这么多年,对皇后不闻不问的近乎冷漠,这么些日子了,或许,也该放下了吧?

    “咳咳!”皇帝忽然咳嗽了起来,接连不断的。

    厉澈这才停下了煽情,担忧地问道:“父皇,你可是不舒服?可要传太医来?”

    皇帝摇头,拒绝了:“不必,我的身子我自己清楚,宫里头的那些人,是医不好我的。”

    厉澈正欲说什么。

    就见皇帝眼底又浮现出来一丝狠色,打断了他的话道:“既然,他不识好歹,那也别怪我不留这父子的情面了。”

    这话,明显说的是厉修璟。

    厉澈犹豫着,说道:“父皇,这事怕是还须从长计议,毕竟皇弟也可能……”

    “不必。”皇帝下定了决心,道,“钱公公,去把兵符取过来。”

    “是。”

    钱公公拿了虎形兵符,递到了皇帝的面前。

    这便是,京城当中一半的护卫军兵马的兵符,先前被凌潇潇自将军府取出来,而后,厉澈领兵过来。

    这群人被厉澈利用起来,对付了淄衣教人,守住了皇宫。

    于这一点上,将军府是处于中立的,所以,凌川才能保住一条命。

    皇帝接过手来,颤巍巍地把东西交到了厉澈的手上,叮嘱道:“即刻出发,把他给我拿回来吧,关进大牢当中。”

    厉澈激动地接了过来。

    又听皇帝说道:“此事办妥了,朕想着,得考虑一下大事了。”

    厉澈点头:“父皇,你的身子要紧,其他的,就交予儿臣来解决吧!”

    这话要是放在其他时候,听在皇帝耳中,只能感到威胁。

    但是此时说出来,却让皇帝觉得,此子,算是可以托付的。

    皇帝眯了眯眼睛,有所思量:“去吧。”

    “是。”

    别了皇帝的寝宫之后,厉澈却并未立即领兵去柳侍郎府邸。

    而是走了一趟刑部大牢。

    大牢内,凌楚玉正坐在草蒲当中,闭着眼睛打座。

    这是当初在道观当中学习的,这样一来,她才不会为明天所感到焦虑,也不会总是被心中的忧思所扰。

    “凌姑娘,好久不见了。”

    厉澈的声音传来,打破了这处寂静。

    凌楚玉不由得皱了下眉,对了,昨日凌潇潇可跟她说了,厉澈今日,可是来审问她的!

    “你是来问我,离王的下落的么?”凌楚玉问道,面色转冷,“实在是抱歉,我也不清楚。”

    见她态度冷淡,厉澈也不恼,说出了事实:“我知道他早已入京了。”

    凌楚玉皱了下眉。

    “不巧,昨夜我发现了潇潇脖颈上,有一道擦痕。”厉澈轻咳了两声,似乎腆于说出这样的话,但是却还是说出来了。

    “如果我猜得不错,离王应该是昨日来见你了?没想到,他对你,倒是真的很上心。”

    凌楚玉白了他一眼,冷笑道:“那又如何,你能找得到他?”

    厉澈道:“原本我是打算亲自来审问你的,但是现在看来却是不必了。”

    凌楚玉见他这副得意的样子,冷淡道:“既然你察觉到了,跑来跟我说,又是为何?”

    “你想要淄衣教的令牌?还是想要别的?”

    如果不是这厮如今没有娶她,也没有发生前世的那些事情,她还以为,这人是故意来这里让她不愉快的!

    今生,说到底,他是算计了厉修璟,为了那个九五至尊的位置。

    凌楚玉暗暗捏紧了拳头,只是,她不会忘记,当初这人是如何……把她逼入绝境,让她丧命的!

    “我不是那样贪得无厌的人。”厉澈微微一笑,道,“我只是想,让你见一个人。”

    说着,他朝后面的人招了招手。

    侍卫将一个人押了过来,带着一阵镣铐的声响。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