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2 结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松母还没走远,看着路遥也出来,等着他走过来。

    笑着道:“路先生,谢谢你送晨晨回来啊。”

    路遥不想鸟她。

    偏偏她觉察不出,在旁边自顾自唠叨:“哎,以前啊,晨晨和书言还有长卿,她们三人最要好,如今书言结婚也两年了,长卿孩子都那么大了,只有晨晨整天还跟个孩子似的,不知愁滋味,你说我这为娘的心里也着急啊,就想着趁她年轻,还能有好男人可以选择,要是在过两年,三十了,还能嫁得出去?”

    “路先生,你要是遇到好的男人,记得给我们家晨晨介绍一个,我们一家人一辈子都会感激你的。”

    路遥突然顿住:“你就这么想把她嫁出去?”

    “当然了,周围和她同龄的女孩都结婚了,就剩她自己,我托朋友给她介绍了好几个,她也不去见面,女人啊,三十之前最好把孩子生了,不然年龄大了,生孩子也很危险的。”

    松母一边说着一边摸了摸彬彬的头。

    “你看彬彬多可爱。”

    彬彬仰起头看着她,小手抓住路遥的大手。

    路遥顺着松母的目光看过去,大眼睛一闪一闪的,能把人萌化了,真的很可爱。

    他从来不喜欢小孩子,总觉得很麻烦,但是通过两天的接触,他的认知渐渐被改变,一颗坚硬如石头的心被软化。

    “你看我怎么样?够资格给你当女婿吗?”

    松母差点崴着脚:“你,你说真的?你喜欢晨晨?”

    路遥有点别扭,他一个大男人说喜欢说不出来,不过他觉得那个女人怪可伶的,他想保护她。

    而且她要是嫁给别人,他也不放心,还是自己照顾比较放心。

    他点点头:“反正总不会让她吃亏。”

    “好啊,好啊,你可不能反悔啊。”松母激动的抓住路遥的衣服,生怕他跑了似的。

    虽然吧,看上去挺傲气的,对她态度也没好过,但是对晨晨还可以啊,而且跟着司南辰的人,有乔书言看着呢,怎么也不会对松晨差。

    可比关少听看着顺眼多了,她们家算是高攀了。

    “我送你回去吧。”

    “好,好。”松母喜出望外,突然捡了个大女婿啊,幸好她刚才脸皮厚,过来搭讪,不然就跑了吧。

    松母坐上车,问东问西:“你家里都有什么人呀?我们大家一起见个面吧,好商量一下你们结婚的细节。”

    路遥看了她一眼,这也太快了吧。

    “你不问一下你女儿的意见吗?不知道她是否同意。”

    “她当然同意了,你这么好的条件,她还有什么不满意的。”

    松母理所当然的道:“我们家没那么多礼节,只要你对晨晨好就行,你们家有什么规定吗?”

    “我没有家人,结婚细节你决定就好。”

    “没有家人啊,没事,以后晨晨的家就是你的家了。”没有家人也挺好,他就不用分心照顾他家人,会全心全意对晨晨好。

    挣得钱都归晨晨。

    路遥把松母送到家,松母邀请他回家坐坐,他拒绝了。

    “我还有事,改天登门拜访。”他还要去接司南辰和乔书言,回来的时候接到了松晨的电话:“你和我妈说什么了?”

    刚才给她打电话,激动地不得了,问她喜欢什么样的婚礼和婚纱,还有钻石戒指,彩礼什么乱七八槽的。

    “我对她说,我娶你。”

    “什么?你乱说什么呀?这种事怎么能乱说。”松晨惊叫起来。

    就连坐在后座累了,倚在司南辰肩上昏昏欲睡的乔书言也惊醒了,问司南辰:“他说什么?”

    司南辰把她摁在肩膀上:“你没听错。”

    乔书言在起来:“不是,他说他要娶松晨。”

    司南辰竖起食指放在嘴边“嘘”。

    只听路遥道:“我没乱说,你妈发愁你嫁不出去,要给你介绍男人相亲,你愿意去?与其嫁给那些关少听那样的人,还不如嫁给我呢。”

    “你,你为什么要娶我啊?你可怜我?我不需要任何人可怜。”

    “你是挺可怜的,你还不可怜?亲妈都逼着你嫁人了。”

    “那也不需要你可怜。”松晨啪的挂了电话。

    路遥也放下手机,他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犯了什么错误,他觉得自己说的都是实话,可是女人要的不是实话,而是爱情,她们对爱情的执着,非同一般。

    要结婚,必然是建立在爱情的基础上,也希望从愿意娶自己的男人嘴里听到那三个字,即便不是那三个字,也必是甜言蜜语。

    在婚姻里,她们最讨厌的就是可怜同情这几个字。

    不要说她们矫情,她们就是这样执着。

    “你怎么突然想起来娶松晨了?你是不是喜欢她了?”乔书言趴在前面的座位上问路遥。

    “我就是觉得她挺可怜。”

    “只是可怜?没有爱?还是你不知道?”凭乔书言的猜测,路遥以前是从来不屑于女人的任何事情,能可怜一个女人,说明他的心已经发生了变化,不见得只是可怜,说不定就是喜欢上人家了,不然也不会因为可怜对方,就想解救对方于水火。

    只是他自己不知道而已,不明白感情是什么,喜欢是个什么感受。

    路遥没回答。

    乔书言继续逼问:“哎,松晨怎么说的?她答应了?”

    “不知道,她妈同意了。”

    “不会你和她妈商量完了,你们才通知的她吧,好可怜啊。”乔书言叹了口气,要是自己的婚姻大事,自己是最后一个知道的,会是什么样的体验?

    何况路遥还说不是因为爱情娶她,她跟嫁给那些相亲对象或者关少听有什么区别?

    “我想知道你娶她,和关少听娶她,或者其他男人娶她有什么区别吗?”

    “当然有,我不会欺负她,也不会同其他女人有染。”

    “就这些?她要是一个人过,也不会给男人欺负她的机会,也不会忍受男人出轨的痛苦。”

    “可是外人欺负她,我会替她出气,会保护她。”

    “我是她的闺蜜,她有事,我也有足够的能力保护她。”

    “但是你不能天天守在她身边。”

    “那你呢,你能吗?你不是不喜欢女人嘛?觉得女人麻烦吗?如果你天天和她生活在一起,她天天在你耳边唠叨,会拉你去看电影,去散步,去强迫你吃不喜欢吃的东西,会抢你的东西,你扰乱你的生活,你能忍受吗?不怕她浪费你的时间?”

    路遥挠挠头:“好像是挺麻烦。”他觉得老板好多时间都放在夫人身上,而没有开辟疆土,觉得十分可惜,从而觉得女人真烦。

    要是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是否有耐心?

    “你看,如果真喜欢一个人,这些生活的琐事只要是她喜欢的,你就会很喜欢,只要她在身边,你就开心,不想工作,只想和她黏在一起,如果一会不见,你就会想念,如果你还做不到这些,没有做好和她生活在一起的准备,也没有完全喜欢上她,怎么能轻言结婚呢,这不但是对你自己不负责任,对她也是一种伤害。松晨为什么坚持到现在还没结婚,宁愿忍受她妈的说落,也不愿意凑合结婚,就是想找一个喜欢她,关心她的男人结婚。”

    “你们就这样草率的破坏了她这么多年的努力,也不问她喜不喜欢,愿不愿意,只会让她伤心,说到底你和松母没什么不同。”

    “这么说我还做错了?”他以为自己拯救了她呢。

    “如果你是真心喜欢她就没错,要是不是喜欢,而是可怜,就是错了。”

    路遥还是有点不明白。

    “那我现在怎么办?”都说了结婚了,再说不结婚,岂不是更伤害她了?

    “可以推迟婚礼啊,然后抓紧时间培养感情,如果这段时间,你们能相互喜欢,就按照计划结婚,如果不能相互喜欢,就取消婚礼。”

    “那取消婚礼会不会伤害她?”

    “会,但是比没有感情,过几十年,这种伤害算是轻的。”

    “那,那。”路遥那了一会子,也没那出来个所以然来,除了这个,让他干任何事,他都能做的完美,这个真是头疼。

    “这样吧,从明天开始,算了,也别明天了,就今天晚上,你就开始约她吃饭,跟她表达一下你的想法,明天你就接送她上下班,有空陪她,记住多说点好听的话,别竟说大实话。”

    路遥憋了半天,才道:“好。”

    “那你现在就给她打电话,她刚才不是生气了吗?你要抓紧时间哄,过了时间,女人会生更大的气的。”

    路遥拿起手机,拨了号码,那边没人接。

    乔书言指挥他:“接着打。”

    路遥接连打了三次,松晨才接电话,没好气的道:“干什么?”

    他还以为她手机丢了呢,原来不是,还是夫人了解女人。

    “晚上一起吃饭吧,有点事情跟你说。”

    “什么事,现在说吧。”

    “电话里说不清楚,一会我去接你。”

    松晨勉强答应了。

    “她好像很不高兴。”

    “你们惹的呀?所以你要哄。”

    晚上睡觉前,乔书言给松晨打了个电话,她垂头丧气的,看起来心情也没好起来。

    “用餐不愉快?路遥又惹你生气了?”

    “也不是。”

    “那是怎么了?”

    “我也不知道,我答应和他结婚了。”

    “你答应了?”乔书言惊叫:“你喜欢上他了?”

    “说喜欢也谈不上,有点好感吧,我是觉得要是嫁给他,我爸妈都挺满意的,他也不会有其他女人,感觉现在能保住婚姻就挺不容易了。”

    “嗯,我看路遥对你也很有好感,虽说谈不上多爱,但是相处下去,我觉得你们会碰撞出火花的,不然那么多女人,他也不会单单想要娶你,他对我这个老板娘都不耐烦呢。”

    “你也觉得我们可以结婚?”

    “可以先婚后爱呀。”

    “那行,本姑娘我就嫁了。”听那声音,似乎又满血复活了似的。

    “哎呦,不会早就想嫁给人家了吧,就等着这句话呢。”

    “谁让我身边的闺蜜,结婚的结婚,生孩子的生孩子呢,我能不恨嫁吗?”

    松晨答应了,路遥就带了彩礼,亲自去松家登门拜访。

    彩礼是司南辰和乔书言亲自挑选的,松家父母见了自然非常满意,对待准女婿真是哪儿都觉得好。

    这次来,也为了敲定婚期和婚礼流程,松母恨不得明天就让女儿嫁过去。

    当然越快越好。

    “妈,干脆别举行婚礼了,我们明天就去登记,搬到他哪里住得了。”

    “明天去登记,这个好,这个好,我给你去拿户口本。”生怕女婿跑了似的。

    松晨本来是说气话,被母亲当成真话听去了,还叫好,气的不轻:“哼,我肯定是垃圾桶里捡的。”

    整个婚礼筹备过程,路遥很是配合,松母松父很满意,就连松晨自己都觉得前所未有的幸福,这次选择是正确的。

    结婚那天,夏城很多有头有脸的人物都来了,大多数是冲着司南辰的面子来的,就连以前看不起松家的人也都来恭贺一番,令松父松母大大的扬眉吐气了一次。

    彬彬是花童,穿着小西装特别帅气。

    婚礼结束后,他捧着花在草地上跑着,想要把这束花送给妈妈,跑到半路一下小心被绊倒了,摔倒在地上。

    有人把他扶起来:“小朋友你没事吧?”

    他看着摔破了皮的手掌,硬忍着眼泪没有淌出来,朝着关心他的妇人摇了摇头:“谢谢奶奶,没事。”

    “哎呦,这是谁家的孩子,真是太可爱了,奶奶陪你去用碘伏消毒怎么样?”

    “谢谢奶奶。”彬彬乖巧的答应,还不忘把他的花捡起来。

    “你叫什么名字啊?”她问道。

    “我叫彬彬。”

    “彬彬有礼,嗯,这名字好听。”

    妇人领着他,找到工作人员,拿来了碘伏,给他消了毒,又贴了一张创可贴。

    彬彬摇摇手:“谢谢奶奶。”

    “乖孩子。”

    彬彬抱着花要走,又转过头来,把花递过来:“送给你奶奶。”

    妇人接过花,可开心了:“谢谢你。”看小说,就来5G小说网! 速度飞快哦,亲!5G小说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