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3章:二虎相会【二合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李氏王室么?

    片刻后,赵虞怀着心事来到了隔壁的屋子。

    此时静女正一脸不安地坐在屋内那张卧铺旁,瞧见赵虞进来,她慌忙站起身来:“少主……”

    看得出来,她对她方才的某些行为依旧不能释怀。

    但赵虞却没有怪罪他的意思,拉着静女在那张卧铺上坐下后,轻声问道:“冷静了么?”

    “……嗯。”静女偷眼观瞧赵虞的面色,见自家少主并未发怒,她小小地松了口气,点了点头。

    见此,赵虞微笑着说道:“冷静的就好。……你的心情我能理解,但似你方才那般,日后可莫要再有了,我还是第一次见你露出那么凶狠的眼神呢,连牛大哥都被你吓住了……”

    “少主……”

    静女愈发心慌。

    “好了好了。”赵虞伸手刮了一下静女的鼻子,旋即带着几分倦意说道:“趁何顺他们在善后,让我打个盹。”

    说罢,他头枕着静女的膝,在那张卧铺上躺在下来。

    静女为此面色绯红,不安的心情,也随着自家少主这亲昵的举动而逐渐平复下来。

    李氏王室……

    头枕着静女的膝,赵虞闭上双目思忖着。

    尽管方才他亲眼见证了童彦死去的那一幕,但他的心中,却丝毫没有大仇得报的畅快。

    其中缘由,无非就是因为那童彦不过只是一柄刀,一件工具,算不上害他鲁阳赵氏的真正罪魁祸首。

    真正罪魁祸首,乃是李氏王室。

    然而,倘若想要李氏王室复仇,这可是一件远比向童彦复仇更加艰难的事。

    毕竟李氏王室等同于晋国,而晋国的实力,赵虞这次也亲眼看到了,各路义师那浩浩荡荡的‘梁城会战’,就那么简简单单地被陈门五虎之一的车骑将军薛敖给击退了,甚至于是在陈太师、虎贲中郎将邹赞、后将军王谡等人还未出面的情况下。

    虽说他赵虞麾下的颍川军也为此做出了一些贡献,但可别忘了,赵虞也曾暗中帮助义师,只是他的暗助,并没能让陈勖带着义师打下梁城。

    归根到底,义师的力量还不够,还不足以撼动晋国的根基。

    大概过了半个时辰左右,何顺提着一个包裹推门而入,待瞧见屋内这一幕时,他愣了下,不知是否该上前。

    而就在这时? 听到动静的赵虞缓缓睁开了眼睛:“是何顺么?”

    “是的? 大首领。”

    何顺闻声上前,放下手中的包裹,朝着已坐起身来的赵虞抱拳说道:“大首领? 我等已将那人的尸身焚烧? 继而将其骨灰掩埋,只剩下这个……”

    他抬手指了下身边那个包裹,不用问也知道? 这个包裹内摆放的? 必然是童彦的首级。

    “唔。”

    赵虞微微点了点头。

    这是他吩咐的? 因为他准备带童彦的首级去拜见他的父母? 毕竟这童彦就算不是罪魁祸首? 终归也只是直接导致他鲁阳赵氏家破人亡的凶手。

    “回去吧? 先回昆阳。”

    “是。”

    在经过了个把时辰后,赵虞一行人回到了昆阳县城。

    等他们来到县城时,天色已暗,城门早已关闭? 但凭借着黑虎寨首领与颍川都尉的身份? 赵虞还是顺利地进入了城内。

    当晚,一行人在昆阳城内的驿馆住了一日。

    次日? 赵虞带着牛横与静女来到了县衙? 会见县令刘毗、县丞李煦,以及县尉石原。

    “参见都尉。”

    待见到赵虞时? 刘毗、李煦、石原三人恭敬地行礼问候。

    三人的心中不禁有些感慨? 曾几何时,黑虎贼一度是昆阳县的隐患,而现如今,黑虎贼的首领‘周虎’,竟稳稳坐上了他颍川郡的都尉一职,这让人不禁要感慨世事无常。

    其中最感慨的,显然就是石原了。

    怀着莫名的感慨,石原抱拳问赵虞道:“都尉这次返回昆阳,不知有何紧要之事?”

    赵虞遂解释道:“我此番回昆阳,乃为公事而来。……前一阵子,我在梁城助车骑将军薛敖击退叛军,挫败了叛军的阴谋,眼下叛军全面败退,奉陈太师之命,我颍川郡各县需协助薛将军收复失陷的县城,我有意让昆阳承担一部分责任。……石原,我命你尽快组织五千县军,听命行事。”

    “遵命。”石原抱拳领命。

    下午的时候,赵虞又见了部都尉陈陌,也同样提起了这件事。

    不同于刘毗、李煦、石原等人的态度,陈陌一脸惊讶地询问赵虞:“你当真开始为官家做事了?”

    听闻此言,赵虞亦试探道:“刘屠跟你说了什么么?”

    陈陌摇了摇头,旋即反问赵虞道:“你让刘屠做了什么么?”

    一听这话赵虞就知道,刘屠还未将一些事透露给陈陌,大概是因为刘屠不识字吧。

    就在赵虞不知该如何向陈陌解释之际,就听陈陌主动说道:“不管你做什么决定,只要不危害到山寨即可。”

    “唔。”赵虞点点头。

    他知道,陈陌其实跟王庆差不多,都是那种‘目无天子’、‘目无朝廷’的‘利己主义者’——当然这个‘己’,并不是指他们自己,而是指他们所在的小团体,即黑虎寨。

    在他们眼中,叛军也好、朝廷也罢,都是不足以信任的,能信任的就只有自己人。

    黑虎寨上上下下,差不多都抱持这个想法。

    傍晚时分,赵虞带着静女、牛横、何顺一行人又去了一趟黑虎寨,见了郭达、褚角等人。

    郭达、褚角等人设宴为赵虞一行人接风。

    晚宴过后,郭达私下来到了赵虞的屋子,问赵虞道:“阿虎,你抓到那童彦了么?”

    赵虞没有隐瞒,如实相告,这份坦诚让郭达十分高兴。

    高兴之余,郭达又问赵虞道:“那你可已得知童彦背后的人了么?”

    “知道了。”

    “是谁?”

    “这个……”赵虞有些犹豫了。

    见此,郭达很是不满,责怪道:“阿虎,你难道还信不过愚兄么?”

    赵虞摇头说道:“不是信不过,而是此事利害甚大,郭大哥你确定想知道?”

    “你直说无妨,你郭大哥也不是被吓的。”

    “晋国王室。”

    “……”郭达忽然就不做声了,张着嘴目瞪口呆。

    见此,牛横指着郭达为之失笑,笑得郭达面红耳赤。

    “笑、笑什么笑?我就是稍稍、稍稍走神了一下……”在牛横捧腹大笑式的嘲笑下,郭达一脸尴尬地做出了解释。

    说罢,他又仔细询问赵虞:“阿虎,到底怎么回事?”

    赵虞也不隐瞒,如实相告,毕竟郭达与牛横一样,是赵虞最信任的之一,倘若无法得到郭达的支持,那赵虞又何来底气得到黑虎寨的支持呢?

    就像赵虞所预料的那样,郭达在听完事情经过后沉默了片刻,旋即郑重其事地说道:“阿虎,无论如何,我都助你一臂之力……”

    “助阿虎报仇?向晋国的皇帝老子?”牛横在旁不怀好意地挑唆道。

    顺便一说,牛横是黑虎寨里最无法无天的那类恶寇,在他眼里,皇帝老子也不算什么。

    相比之下,郭达虽然是个官迷,但他重义气,除非赵虞先背叛他,否则郭达基本上是不会背叛赵虞——就跟当年郭达从始至终没有背叛杨通一样。

    “一段日子不见,怎么你话这么多?”

    郭达白了一眼牛横,懒得理睬这莽夫,旋即,他转头问赵虞说道:“阿虎,那你可有什么打算?”

    听闻此言,赵虞摇了摇头。

    连几十万义师的起事都失败了,他能有什么打算?

    立刻高举反旗?或与退入陈郡的陈勖那一支叛军结盟?

    别说陈太师与虎贲中郎将邹赞亲率的那十五万晋军,恐怕到时候单凭车骑将军薛敖的八千太原军与河南都尉李蒙的五万河南军就足以将他给灭了——别看李蒙前段时间与赵虞称兄道弟,他终归也是李氏公族子弟,一旦赵虞举起反旗,李蒙必然会站在朝廷那边。

    别说赵虞暂时还未掌握整个颍川郡,就算他掌握了整个郡,也无法与整个晋国相抗衡。

    想来想去,他如今就只能将希望寄托在江东义师身上,看看江东义师在占据泰山、山东之后,能否趁着晋国镇压陈勖、关朔等叛军的空档抓紧时间休养生息,迅速发展出可以与晋国一敌的实力。

    而在此期间,他也会发展自身实力,静待时机,以待有朝一日与江东义师,与他的兄长赵寅结成联盟。

    他鲁阳赵氏的仇,自然要由他鲁阳赵氏来报!

    当然,这件事他暂时还只有一个初步的想法。

    思忖片刻后,他对郭达说道:“先壮大咱们自身吧,争取先早日将颍川郡控制在手中,然后静待时机……”

    “唔。”郭达郑重其事地点了点头。

    与牛横这种没心没肺的家伙不同,郭达显然是知晓厉害的,自然知道造反这种事要慎之又慎。

    当晚,赵虞与郭达好生商量了一番,尽管郭达并不是一个可以出谋划策的人,但只要赵虞制定好方向,他倒是能安排地妥妥当当,也算是一个相当可靠的人了。

    “对了。”

    临末,赵虞好似想到了什么,叮嘱郭达道:“明日我要秘密去一趟鲁阳,拜祭我父母,你替我打个掩护。”

    原来,他是想趁着陈太师、薛敖等人来颍川郡之前,带着童彦的首级去拜祭其父母。

    “行,放心交给我。”郭达一口应下了此事。

    次日清晨,赵虞带着静女、牛横、何顺一行人,乘坐马车秘密前往鲁阳县。

    为了防止被叶县与关朔麾下叛军纠缠,赵虞一行人此行并未走官道,而是挨着应山的南部,走了一条不常走的僻静之路,就是当年‘褚家寨’山下的那条。

    褚家寨,即褚角、褚燕父子带着族人所建的山寨。

    平心而论,这种僻静的路,寻常人根本不敢走,但作为昆阳县乃至颍川郡最庞大的一伙山贼的首领,赵虞自然不至于要担心这种事——谁敢在他的地盘抢他?!

    一日后,赵虞一行人抵达了鲁阳地界。

    跟以往几次拜祭父母一样,赵虞并未进鲁阳城,而是径直来到了他鲁阳乡侯府的那片废墟,来到了那座由鲁阳县令刘緈托人修建的乡侯冢,即有乡侯与周氏夫妇二人的衣冠冢,亦有赵寅、赵虞俩兄弟的衣冠冢。

    赵虞每次前来拜祭,总会看到自己的坟墓,这让他感觉怪怪的。

    在远处停下马车,留下一名打扮成寻常百姓的黑虎众看管,赵虞吩咐静女、何顺等人带上祭物,一行人朝着那乡侯冢而去。

    片刻后,赵虞来到了乡侯冢前。

    与往年一样,乡侯与周氏夫妇二人的坟墓立在当中,左右依旧是他兄长赵寅以及他赵虞的坟墓。

    自己给自己上坟,这可不是什么吉祥的事。

    但再不吉祥,赵虞也只能任由他自己那座空坟立在那里,毕竟暂时他还不想揭穿身份。

    就在赵虞暗自感慨之际,忽然何顺快步走到了他身边,低声说道:“大首领,有人来拜祭过了,似乎就是这两日。”

    “什么?”

    赵虞微微一愣,快步走到那几座坟墓前,果然看到他父亲与母亲的墓前供着一些新鲜的果子与糕点。

    是刘县令么?

    赵虞第一时间就想到了鲁阳县令刘緈。

    毕竟这些年,刘緈也时常前来拜祭乡侯夫妇,但让赵虞感到不解的是,那位刘县令一般只会在正月初一、清明、七月十五以及冬至这几个特定的日子前来拜祭,而眼下不过是三月初三,这不年不节的,不太可能是那位刘县令。

    赵虞朝着左右看了一眼,发现他兄长赵寅与他的墓前并无贡品。

    ……不是刘县令。

    赵虞微微皱了皱眉。

    要知道,倘若是那位刘县令带着乡民前来拜祭,他会连带着他们俩兄弟一起拜祭,替尚且还活着的赵虞打掩护。

    而这两日前来拜祭的那人,却只拜祭了乡侯与周氏夫妇,就仿佛此人知道他兄弟二人都活着。

    难道……

    赵虞心下微微一动,转头看了一眼四下。

    “怎么,大首领?”何顺注意到了赵虞的举动,连忙问道。

    “……没什么。”

    赵虞摇了摇头,吩咐何顺道:“派弟兄们去四下看守,免得闲杂人靠近。”

    “是!”

    何顺点点头,转身走向不远处的龚角,吩咐龚角带人去四下看守。

    会是他么?

    看着正在乡侯夫妇墓前摆放贡品的静女,赵虞心下暗暗想道。

    一刻时后,就当赵虞、静女等人在拜祭乡侯夫妇时,忽然,龚角急匆匆地奔了过来,口中急声喊道:“大首领、大首领……”

    此时何顺正帮静女一同在烧纸钱,见此神色愠怒地站起身来,正要喝斥,却猛见不远处走来一大群人,各个手持刀剑,逼得几名黑虎众连连后退。

    而为首的,则是两个同样带着面具的人。

    “大首领……”何顺面色微变,望着远处的来人下意识按住了腰间的佩剑,而从旁的牛横,亦瞪大双目,做好了准备迎接冲突的准备。

    然而赵虞却阻止了他们。

    “休得妄动。”

    他抬手阻止了众人,饶有兴致地看着对面那群人,尤其是带头的那两个人。

    其实他已经猜到了几分。

    不多时,那群人便走近了这几座坟墓。

    赵虞淡笑说道:“我以为你忙着逃命呢……”

    “你知道我是谁?”

    对面为首带着面具的那人用低沉的口吻反问道。

    听闻此言,赵虞没好气地说道:“少装神弄鬼了,叫你的手下去四下守着,免得闲杂人过来。”

    “……好吧。”

    戴面具的那人泄了气,挥挥手说道:“去四下守着。”

    “是!”

    那一群二十来名男子抱了抱拳,纷纷散开,只留下那两个戴着面具的人。

    是认识的人?

    何顺眼眸中露出几许惊讶,转头看向赵虞,见后者点头示意,他亦挥手道:“龚角,带人去四下守着。”

    “是。”

    龚角点点头,惊疑不定地离开了。

    见此,戴面具的那名男子这才抬手摘下面具,露出一张与赵虞十分相似的面孔。

    原来,来人正是赵虞的兄长,赵寅。

    “你……”

    牛横震惊地睁大了眼睛,下意识转头看向赵虞。

    从旁,何顺亦面露吃惊之色,但他的反应显然要比牛横快,立刻就意识到了来人的身份,眼中最后一份警惕就此消退。

    “阿竹,见过二公子。”

    赵寅身边另一名带着面具的人,此时也摘下了面具,正是当年乡侯府的侍女,阿竹。

    赵虞当然认得阿竹,毕竟阿竹是当年他母亲周氏的贴身侍女之一。

    “竹姐姐?”

    就在赵虞点头之际,他身边的静女惊呼出声,连忙摘下面具,几步走到阿竹面前,握住她的手欣喜地说道:“竹姐姐……”

    “你是……静女?”阿竹惊讶地看着静女,不甚肯定地问道。

    这也难怪,毕竟当年分别时,静女才十岁,还未长开,如今一晃八年过去了,静女跟当年相比已判若两人,要不是阿竹知道静女就在他们二公子赵虞身边,她根本认不出来。

    “嗯。”静女连连点头。

    阿竹这才释然,惊讶地看着静女的面容,旋即温柔地笑道:“长大了呢,静女,也变漂亮了……”

    而与此同时,赵寅则走到了赵虞跟前,好奇问道:“你好似一点都不意外?”

    “啊。”赵虞淡淡说道:“看到贡品,我就猜到是你。……怎么,在自己的墓前上贡很难受么?”

    “果然是这里暴露了么?”

    赵寅皱了皱眉,旋即回答赵虞道:“自己拜祭自己,这不是很奇怪么?……话说,你那块面具要带多久?摘下来让为兄看看是否假冒的。”

    “几年不见,你话怎么这么多?”

    赵虞不耐烦地抱怨道,但还是伸手摘下了面具,露出了他那副与赵寅相比有七分相像的面孔。

    从旁,牛横看看赵寅、又看看赵虞,苦思冥想半晌后,忽然一合拳掌,恍然大悟地说道:“原来是兄弟啊……”

    赵寅顿时乐了,看着牛横笑道:“阿弟,这个憨人哪找来的?”

    见赵寅调侃牛横,赵虞有些不快,闻言说道:“信不信这个憨人单手就能把你锤到土里?”

    “我信。”

    看着牛横那魁梧的体魄,赵寅露出一个古怪的表情,上前拍了拍牛横结实的臂膀,笑着说道:“认识一下,大个子,我是他兄长,赵寅。”

    鉴于赵寅是赵虞的兄长,而且态度也很客气,牛横自然表现出了和善的一面,挠挠头憨厚地说道:“我叫牛横。”

    从旁,何顺亦朝着赵寅抱了抱拳:“在下何顺。”

    见此,赵寅郑重其事地点头道:“唔,两位一看就知道是忠义之人,我阿弟身边有两位在,是他的幸事。”

    “不敢当不敢当。”何顺一脸谦逊。

    从旁,牛横满脸高兴,拍拍胸脯说道:“阿虎是我兄弟,他的事就是我的事……”

    远远看到赵寅撇下自己,三言两句就与牛横、何顺打地火热,赵虞心下有些不爽,不耐烦地说道:“行了行了,你到底来干嘛?”

    听闻此言,赵寅缓缓走至赵虞身边,看着身边这位阿弟笑着说道:“我猜你抓到了童彦,多半会前来拜祭,是故提前两日来到这边,看看能否等到你,与你聊两句……”

    说着,他转头瞥了一眼供在他父母墓前的那个包裹,随口问道:“童彦得首级?”

    “唔。”赵虞随口应了一声,旋即看着赵寅说道:“真佩服你这个时候还敢来鲁阳……你可知薛敖与李蒙即将率军至许昌?还有那位陈太师,过几日也会到我颍川……”

    “那又怎样?”赵寅摊摊手说道。

    见此,赵虞没好气地说道:“你不知,薛敖一心想要抓到你么?”

    “抓我?”赵寅不解问道:“他不是想抓陈勖么?他抓我做什么?”

    “谁让你当初写信羞辱他。”

    “哦哦。”赵寅恍然大悟,这才想起他当初为了联系到身在晋军中的弟弟,写了一封信羞辱薛敖,没想到为此被薛敖记恨上了。

    不过他并不在意,点点头说道:“想不到堂堂陈门五虎,如此记仇,那我真是要小心了。”

    你当日那般羞辱他,还不许他记恨?

    赵虞翻了翻白眼,旋即问赵寅道:“你说你想与我聊聊,聊什么呢?”

    只见赵寅瞥了一眼那盛放着童彦首级的包裹,忽然收敛了脸上的笑容,问道:“阿弟,我猜你已审问过童彦了,想来你也得知了真相……”

    赵虞微微一动:“你早知道了?”

    “**不离十吧。”赵寅一脸唏嘘地说道:“这些年,天底下诸多赵氏家族,先遭屠戮,再谋反罪名被朝廷问罪,与我鲁阳赵氏一般遭遇,大致也可以猜得到了……”说着,他转头看向赵虞,轻笑问道:“那么,已知真相的你,打算怎么做呢?”

    赵虞心下微微一动,笑着问道:“你想与我联手?”

    “不!”赵寅脸上的笑容忽然收起,目视着赵虞正色说道:“我要你收手!”

    “什么?”赵虞皱了皱眉。

    “没听懂么?”赵寅正色说道:“我要你放弃报仇,好好与静女过日子,休要再参合此事。你不是当上了颍川都尉么?那份俸禄足够你俩好好过日子了。至于报仇之事……”

    他抬手指了指赵虞的胸膛,沉声说道:“我乃家中嫡长,报仇的责任自有我肩负,除非有朝一日我死了,否则轮不到你。”

    ……

    赵虞的神色渐渐变得不善起来。

    他终于明白他今日为何处处看这赵寅不爽了,就因为这小子从始至终都是一副兄长的架势。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