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5章 天下之道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就在这时,忽然两道身影一闪,出现在了茅草屋前。

    小妖闻得声响,目光顿时定睛看去,她的脸蛋之上抑不住诧异之色,惊慌道:“你们……你们两个家伙是怎么跟到这里来的?”

    白玉堂手中的折扇一展,笑吟吟地说:“若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可是你带着我们来到这的!”

    “你们两个可不要胡说!”小妖紧张的说道,慌不迭的与肖阳和白玉堂两人撇开关系,生怕被徐通误会。

    白玉堂脸上的笑意愈发的深然,“想来这草屋里面的就是长生教的教主吧!”

    一道阴冷的笑声从草屋之中传了出来,“呵呵,能够跟到这里来,足可见二位有些本事。”

    肖阳和白玉堂两人闻声,目光定睛看去。

    “既然是堂堂一教之主,为何不敢以真面目示人?”

    白玉堂讥诮的一笑,揶揄道。

    站在一旁的小妖忽然呵斥,“你们两个家伙最好放尊重一点!”

    “哦?”

    白玉堂饶有趣味的疑惑的一声,而后出言嘲讽,“你要是不出声,我都差点忘了你的存在了!”

    “你……”

    小妖的两眼暴瞪,目光冰冷,两只手狠狠的攥紧。

    白玉堂手中的折扇忽然一挥,一道劲风从其扇面之中而出,无比强劲。

    砰——

    小妖被那一道劲风冲击而出,重重地摔落在地,口吐鲜血,无法再言语。

    白玉堂幽幽的说道:“这一下子就清静许多了!”

    “你居然敢当着我的面对我的手下动手,难道就不怕我出手杀了你们吗?”

    徐通的话音凌冷,好似随着她的话音的响起,地洞之内的空气中都凝结起了一层冰雾。

    “呵呵,你一个都不敢露面的家伙,又何出此言呢?”

    白玉堂好似在故意地激怒着徐通。

    肖阳也看出了他的用意,不过只是默然的站在一边,一言不发。

    草屋之中的徐通冷哼了一声,而后阴冷的说道:“小家伙,不要想着用激将法来对付我,你玩的这一套,可都是我当年玩剩下的!”

    话音未落,只是听到那木门吱呀一声的被打开,徐通双手负在身后,缓缓地从中走出。

    白玉堂和肖阳两人定睛看去,上下的将徐通打量了一番。

    肖阳忍不住心头一颤,竟没有想到这长生教的教主居然是个人不像人,鬼不像鬼的家伙!

    徐通不疾不徐的踱步到了白玉堂与肖阳两人的身前,那一张形如挂着皮肉的脸上泛起了一抹阴冷的笑意,“看来你们两个是为了帮天门道出头才来的!”

    “长生教多行不义必自毙,这只是天理循环而已!”

    白玉堂冷静的回道。

    “呵呵,好一番天理公道的言说,不过你却不知天门道才是最应消失的!”

    徐通一声冷笑,意味尤深的说道。

    肖阳闻声,不免好奇的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你们有没有问过长空那个家伙当年对我做过什么事情,才导致我今日这样对他的?”徐通微微侧过身去,反问道。

    他见得肖阳和白玉堂两人不做声,便又继续说道:“两位,在一切事情尚未调查清楚之前,现在下结论,未免有些言之过早。”

    白玉堂闻声过后,沉吟了良久,才开口道:“那你可敢与我一同回去和长空道师当面对质?”

    徐通镇定自若地笑了笑,说道:“这又有何不敢?”

    随即,他打了一个响指,回过头对着草屋道:“应空,无需再藏了!”

    话音落下许久,应空道师面色难堪的从茅草屋之中走出,站定在徐通的身旁。

    徐通笑幽幽地说:“应空,那就随我一同前去天门道,会一会长空吧!”

    眼下应空已经投靠在了徐通的门下,不好去违背他所说的话,只得诺诺的点了点头。

    正当肖阳和徐通等人将要去往天门道与长空道师当面对峙时,修神道中的莫家发生了一件大事。

    莫家家主莫长涛中毒身亡,而其长子莫天平作为家中的主事人着手调查此事。

    他将莫家上下所有下人全部都召集在了一起,挨个严加拷问,但却是一筹莫展。

    莫家二公子莫天和见得莫天平将整件事情闹出如此大的动静,上前劝说,“大哥,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要从长计议的好!”

    莫天平的面色阴冷,闻声斜睨着莫天和,别有深意的反问,“死的可是咱们的父亲,还要怎么商量?”

    莫天和知道自己大哥的脾气,不敢硬去顶撞,只好缓和的说,“毒死父亲的家伙一定就想看到我们这个样子,让莫家独自溃不成军,到时就可不费一丝一毫的力气将我们莫家击垮!”

    莫天平眸光渐发的冰冷,“老子才管不了那么多,就算是掘地三尺,也得把那下毒的家伙给揪出来!”

    “只是大哥……你已经折腾了这么长时间,到现在还是一点线索都没有,我觉得是方向错了!”

    莫天平勃然大怒,怒拍了一下椅子,而后站起身来,“这莫家要说按照排位,也应当是由我做主才是,什么时候轮到你说话了!”

    莫天和被呛的说不出话来,莫天平这个家伙素来武断,以自己的主观而肆意妄为。

    这些他都看在眼里,不过碍于长幼之别,他不好过多说些什么。

    但是眼下莫家正遭临如此大难,他也作为莫家的一份子,不忍看着莫天平这个家伙把莫家推想到不可挽回的地步。

    “大哥,现在这个时候可不是你专权的时候,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你把莫家给毁了!”

    “呵呵,难道莫家到了你的手里就不会毁了吗?”

    莫天平一声冷笑,幽幽的目光看着莫天和。

    在莫长涛还活着的时候,他就一直将莫天和视作是眼中钉,肉中刺,不过莫长涛却极为器重莫天和,他也不好做出什么手脚。

    不过莫长涛突然被人所害,莫天和失去了靠山,他积蓄在心中的这一口怨气早就想要发作,而莫天和又在这时与他冲撞,全然不将他这个大哥放在眼里,这更是让他气得不轻。

    莫天和一脸无辜的说道:“大哥,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可绝非为了贪图莫家的家主之位,才说出这样的话来的!”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