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郭莫堂历史故事(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博物馆学理论与实践是考古系的一门必修课,尽管对着这么一帮本身即约等于博物馆的世界遗产讲博物馆理论着实滑稽,但年轻的老师依旧站在讲台上讲得神采飞扬。

    这门课的老师极年轻,几乎就相当于这帮学生的大师姐,她从S大毕业,参加工作也不过五年时间,用她自己的话说,从郭莫堂里走出来的学生,都对郭莫堂有很深的感情。

    这份感情体现在方方面面,包括每节课必备的郭莫堂小故事。

    今日份的课程内容讲得差不多了,老师便开始了今日份小故事,“就门口那只石狮子,曾经由于一些特殊的历史原因,被埋在了瑞德堂后面的土里,十几年前才挖出来,我上学的时候还专门有一节课,是拿着小刷子去给狮子刷土。”

    这听上去很考古,课堂里一时满是笑声,老师也笑了,笑里是对大学时光的怀念,“你们现在听得好笑,当时我们刷得可苦了。我的老师当时还跟我们讲,说那只狮子是我们老校长从一座破庙里捡回来的,但一般来说狮子都有一对儿嘛,所以这么多年了,他们一直在致力于找到另一只。”

    “那找到了吗?”考古系课堂氛围素来轻松,上课提问也不必举手,直接说就是了。

    “很明显没有,”老师耸耸肩,一副要托衣钵的口气,“丢失的石狮子,作为郭莫堂十大难解之谜之首,就要靠你们慢慢探索了。”

    “那其他九大难解之谜是什么?”

    这问题似乎正中下怀,老师俏皮地眨了眨眼,露出高深莫测的微笑,“也要靠你们慢慢探索呀!”

    下课铃响了。

    “小穆小穆,”秦宇从不知道什么地方扑过来,吓到了坐在穆华夏旁边的周猿,“你猜另外一只石狮子在哪?”

    穆华夏对于秦宇的神出鬼没早已见怪不怪,刚开学时他们宿舍几人表示要精诚团结,不论上什么课都要坐在一起,一个月过去,五个人按照好学指数均匀地分布到了教室的五个地方。

    而自从秦宇上课不跟穆华夏坐一起了,穆华夏就时常要在下课时受到这种惊吓。

    身经百炼的穆华夏甚至没抬眼看秦宇一眼,他一边将桌上的笔收进笔袋,一边不咸不淡地应话,“你不如让我猜猜另外九大难解之谜是什么。”

    “那另外九大难解之谜是什么?”

    秦宇其人很是听劝,立马换了问题,穆华夏手下不停,敷衍地摇了摇头,“不知道。”

    “那你猜猜石狮子在哪嘛!”

    “猜对了有奖吗?”

    “有呀!猜对了朕带你去取回来!”

    “......”穆华夏抬头怪异地看了秦宇一眼,似乎在压抑着什么,许久之后,咬着后槽牙说出四字,“谢主隆恩。”

    秦宇颇为大度地挥挥手,“哎呀,你我兄弟,不必这么客气,猜嘛猜嘛,你觉得在哪?”

    好吧,指望秦宇听出话外之音,基本相当于指望鲁丘大骂孔孟之道,换言之,这是直至世界坍塌都不可能发生的事。

    穆华夏被缠得无可奈何,只好信口胡诌,“大概还在瑞德堂底下埋着呢吧,没准儿人家老校长扛回来了两个,被他们埋丢了一个,只好把锅甩给老校长。”

    “有道理!”秦宇眼睛一亮,看向穆华夏的眼神里满是赞赏和认同,“很有道理!小穆,等朕挖出来了,给你记头功!”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秦宇拍了拍穆华夏的肩膀,又急冲冲地回到自己的座位收拾东西。

    穆华夏看着秦宇来去匆匆的背影,无奈又悠长地叹了口气,“呵,谢谢啊......”

    他要如何让秦宇相信,他并不是很想要头功,他现在只想收拾完书包去吃饭,再不走食堂就没座位了。

    但今天,穆华夏可能注定与食堂无缘了。

    被秦宇吓了一大跳的周猿一直坐在旁边,听完了他们全部的对话,其实也不是周猿想听,他只是坐在那里回神儿,是话先动得手。

    可不管怎样,被迫听完二人讨论的周猿坐不住了,“穆同学,我不能赞同你的猜想。”

    穆华夏愣了愣,疑惑地眨了眨眼,仿佛费了很大劲才理解这句话,而后缓缓地张开嘴,发出一个“啊?”

    他倒不是真听不懂周猿说什么,但周猿,根本就跟秦宇是两个世界的人,秦宇津津乐道的话题怎么可能引起这位大学霸的兴趣。

    出于严谨,也为了确认自己的耳朵没有出问题,穆华夏又问了一遍,“你也想知道另外一只石狮子在哪?”

    “不,”周猿转过身子,正视着穆华夏,正襟危坐的样子让穆华夏都不自觉挺了挺身子,“但穆同学的猜想可有文献依据?”

    “没......”

    “那穆同学又是根据什么做出的猜想呢?”

    “额......”穆华夏嘴角不自觉地抽了抽,面对如此认真的同学,他中午怕是要交代在这里了,“一点......考古学的想象力?”

    “那穆同学打算如何验证这个猜想?”

    这个猜想需要验证吗?这个猜想有半毛钱学术价值吗?穆华夏内心暴走,面上却依旧维持僵硬且虚无的微笑,他不想验证,他现在只想吃饭。

    “大概,考古学的运气?”

    “穆同学你的设想不够严谨,”周猿严谨地听完了穆华夏的一通胡扯,严谨地下了定论,顺道严谨地提出了研究设想,“首先,老校长捡到一个石狮子,这是有校史记载的,穆同学你应该首先找到与之相异的记载,再来讨论这条记载的可靠性。”

    周猿厚厚的圆框眼镜后面闪着光,那道名为学术的光,闪得穆华夏连与之争辩的想法都没有。

    不过说到底,他本就是信口胡诌,没有道理又如何据理力争呢?

    果然常在河边走哪有不湿鞋啊,穆·满嘴跑火车·华夏开始了深刻的检讨,他就不应该搭理秦宇,他不搭理秦宇现在也就没那么多事儿了,不对,他今天就不应该坐这个位置!

    但事情发展到现在这一地步,马后炮显然是没有意义了,穆华夏只好开口承认,“说真的,我其实,也不想知道石狮子在哪......”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