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 十方无垢大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轰轰轰~!”

    “发生了什么?”

    “救命!”

    震天的巨响响彻整个鼎云宗。那是滔天的烈焰!如同沉寂的火山。轰然爆发!

    无数弟子瞬间被吹飞。淹没在滚滚熔岩中。

    坚固的青金石地板根本无法承受这等高温。在接触的刹那融化。

    异变徒生。陆离亭和十长老纷纷看向阿丑。

    十长老心神巨震。皆是双腿一软:“这孽畜。之前隐藏了实力?这滔天的火之灵气。岂是人力可以抗衡?”

    “这等修为。根本无法估量!最起码。突破了灵台后期!”

    “这叶凡何许人也?居然可以驭使如此异兽?难不成。是隐世宗门里。某个大能的后代?”

    见到阿丑的神威。刚刚结成‘十方无垢大阵’的十长老。顷刻间战役全无。

    就算拥有无尽灵力。也绝非他的对手!

    唯独。陆离亭怔怔不动。沉默许久。口中喃喃: “太古神兽——朱雀?”

    “什么?”一听这个名字。众长老心跳纷纷一滞。

    “宗主莫不是开玩笑?这朱雀。可是古籍中记载的太古神兽?这太古神兽。顾名思义。自太古时。便已存在于天地之间。如何能活到现在?而且。这根本就是传说啊!”

    陆离亭却是摇头:“我不会看错的。先前。我便惊叹这火之灵气的精纯。却也没向那方面想。可如今。你们看看这滔天烈焰……”

    众长老闻声看去。纷纷动容!

    “这。莫不是传说中的‘焚日真焱’?”

    陆离亭深深点头:“没错。正是‘焚日真焱’!”

    众长老难以置信:“相传这‘焚日真焱’乃是隐世宗门‘离火教’所信奉的传说之火!正是太古神兽朱雀所驾驭的神火!可千百年来。即使是那神秘莫测的离火教。也没能证明这神火的存在。倒是留下了无数传说。”

    陆离亭面色惨白:“难不成。这小子和离火教有所关联?”

    “轰轰轰!~”

    烈焰的轰鸣一阵高过一阵。高温融铁断金。一旦触碰。尸骨无存!

    鼎云宗弟子顿时成鸟兽溃散。哪里还管什么退逃者死?

    十位长老大惊失色。纷纷进言:“宗主。无论真相如何。我们都别无选择。若再让他闹下去。恐怕鼎云宗就要在今日覆灭!”

    陆离亭点头:“为今之计。也只有拼死一搏!”

    “让吾等助宗主一臂之力!”

    话音落。‘十方无垢大阵’开始运转。

    “金。木。水。火。土!……”

    十长老分别运行不同属性心法。环环相生。五色灵气分别以玄妙轨迹运转。以玄妙方式结合。环环相扣。结成阵法。形成一体。渐渐圆融。

    而陆离亭则高高飞起。站在阵法中央。无尽灵气刹那间充斥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陆离亭觉得前所未有的振奋!

    “半百之年。数十年光阴荏苒。我还是头一次遇到。需以此阵相抗的对手。真是令人唏嘘感叹。”

    受到灵气的滋养。陆离亭周身伤势纷纷愈合。就连被烧焦的头发。都如雨后春笋长出。恢复原貌。

    而被阿丑所震慑的心神。也渐渐归于平和。

    就算自身实力不济。也定要拼至身死。况且。这‘十方无垢之阵’源源不绝。也未必就会落败!

    感受到无尽的灵力。陆离亭不再恐惧。周身雷鸣四起。道道雷光仿佛凝成实体。

    “就让我耗空你的灵气!”

    口中怒喝。陆离亭冲向阿丑。

    ……

    水舞宗。祖师祠。

    青石板铺成的道路纤尘不染。寂静的小院朴实无华。

    凤水舞没有飞行。而是一步步走入小院。祖师安眠之地。不可滋扰。

    走近清雅小屋。眼前是三张红木牌位。牌位前一个香炉。阵阵清香扑鼻而来。令人心神安宁。

    凤水舞恭恭敬敬跪在蒲团之上。双手持香。恭恭敬敬拜了三拜。

    “弟子凤水舞。见过‘渊沐’‘渊云’‘渊雪’三位祖师。导扰祖师清静。还请包含。”

    言罢。将香插入香炉。凝神祷告。

    许久。凤水舞方才开口:“今日。本该是水舞宗最难的日子。稍有不慎。水舞宗将不复存在。幸得叶小友相助。方才化险为夷。可如今。叶小友为了我宗。身陷险境。恐有大难。还请祖师赐福。保佑叶小友平安无事。”

    说完。低首俯身。又是三叩首。

    此刻。凤水舞绝非寻求心理安慰。这祖师祠堂。确有玄妙!

    此番世界。但凡开宗立派者。定然对大道有着深远的领悟。而大道之力中。便包含了命运与传承。

    是以各派祖师。都将毕生领悟的大道。以玄妙之法。藏匿于祖师祠堂内。倘若有朝一日宗门有难。可由后世宗主开启。获得莫大机缘。助宗门对抗灾祸。

    这祖师祠堂。便是一宗之底蕴!根源之所在!

    只是。

    凤水舞静静等待着。许久。却没有回应。

    凤水舞心中焦急。尽管祖师祠堂定有玄妙毋庸置疑。但百年来。宗门一直安好。并未有人祈求过。

    是以。具体会以怎样的形式显现。根本没有记载。

    如此。算是祈求成功了吗?祖师不答。是默许了吗?

    凤水舞满心的疑问。却不知从何问起。

    但时间紧迫。她只得开口确认:“祖师!叶小友虽非我派中人。却是为了我宗才以身犯险。祖师不可坐视不理啊!若祖师听到。还请明示!”

    “啧~烦死了。拜完赶紧走呗。怕祖师听不到?难道你祖师是聋子?”

    祖师牌位之后。供桌之下。一个娇小的身影口中嘟囔。

    她身着黑袍。宽大的兜帽将她的小脸遮住大半。只露出一个白皙小巧的下巴。和一双嫣红的唇。

    她撅着嘴。以无人能听到声音。声如黄鹂却带着丝丝阴气:“这也是为你好。如果千岁的祖师开口说话。还不得把你吓死?”

    许久。凤水舞依旧跪在共桌前。

    娇小身影似乎败下阵来:“真是怕了你了。就给你个明示。”

    细小如幼童的手臂一抬。一道无形气劲穿过供桌。门口的两支红烛。顿时燃起!

    凤水舞浑身一震。回头看向一左一右两支红烛。

    “四下无人。红烛却自行点燃。定是祖师显灵!太好了!叶小友有救了!”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