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49章 番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对于两个人一辈子只有一次的婚礼, 简栗和喻城都很重视。

    他们细心准备了很久,虽然婚礼现场禁止媒体入内,但请了专业人士录像, 记录下了他们的整场婚礼。

    杨絮等几个好友也没闲着, 一直都跟着帮忙,还准备了许多小游戏打算在婚礼结束后抓着简栗和喻城一起互动一番, 没想到婚礼一结束,两个人就不见踪影。

    还是简栗主动联系的他们,刚上直升机的时候, 简栗给杨絮打了个视频电话,手机里传来直升机螺旋桨轰隆隆的声音, 简栗笑得很开心, 直冲杨絮挥手,说了什么也没听清。

    等简栗挂了视频电话,杨絮一脸黑线, 只说:

    “这两个人好鸡贼,怕我们打扰, 直接逃跑去过二人世界了。”

    杨絮以为这两个人顶天了也就去浪半个月或者一个月,没想到之后一年都找不到人影, 要不是两个人偶尔打来的电话,他都要怀疑他们被绑架了, 问他们在哪里,却是都不肯说。

    不是简栗不肯说,是喻城不让。

    婚礼前很久,喻城就在挑选地方了,目前两个人住得这个岛还是简栗挑的,花得钱简直是个天文数字, 喻城却连眼睛都不眨一下。

    喻城买的是某富豪出手已经开发过的小岛,岛上设施一应俱全,喻城接手后叫人重新装修了一番,婚礼后两个人就搬了进来。

    直升机每天清晨都会将新鲜的食物和一些日用品放在别墅外,等简栗和喻城起床再去拿就行。

    岛上别墅很大,能住很多人,但喻城没叫佣人来,只有他们两个,做饭洗衣自给自足,就是打扫卫生有点麻烦,会有阿姨隔几天来一次,平时简单的打扫还是他们自己做。

    不仅如此,岛上的通信设施很全,网络也有,干什么都不耽误。

    这是一个绝好的二人世界,从天光亮起到满天星辰,在他们的世界里只有彼此。

    103号都快被简栗遗忘了,自从不用攻略后,作为义务劳动留下的103号实在是没什么存在感,主要是因为103号的奖励库,他和喻城谁都没用呢。

    但简栗心里明白,上了岛就不一定了,从喻城越显深沉的眼神来看,简栗觉得自己的腰可能不会好了。

    所以他偷偷摸摸先在103号那里兑换了一点东西,用了将近10点好感度。

    好感度这个东西现在存在的意义就像货币,只要他和喻城一直在一起,有时候接个吻都能直接涨5分,或者来一次为爱鼓掌,好感度更是直线上升,简栗就没担心过好感度不够用的问题,况且103号奖励库里面的东西,需要的好感度并不高,似乎是当真为了给简栗补偿,定价都是最低档。

    简栗兑换了一个用来吃的药,一个用来保养的玉。

    名字都有点让人脸红,药名叫“吃下它将获得绝世娇花”,那块玉叫“用了它你将减少疲惫”,详细介绍里更是一大堆不能言说的东西,简栗看了第一遍都不好意思看第二遍。

    他老老实实地把药吃了,然后把那块玉藏了起来,玉并不大,食指大小,上面雕刻着繁复的花纹,怎么看都像是个装饰品,可简栗还是把它压在了枕头下面。

    这个玉的说明表示它自带药物,只需要每日用上一次,保持三十分钟就好。

    简栗想着每次结束后他可以偷偷摸摸去浴室洗澡的时候用,还不会被喻城发现,他自己想得很好,却绝对想不到后面会发生那种事情。

    103号虽然存在于简栗的脑海,但是和简栗的对话喻城也能听见,奖励库也对喻城开放,喻城也能用,因此简栗兑换这两样东西的时候都没敢说话。

    但是喻城兑换奖励的时候可没避着简栗,简栗一听到喻城的那句话,腰先下意识的软了。

    “为简栗兑换人鱼体验一天。”

    “兑换成功,体验将于10分钟后生效。”

    喻城说完,看向歪斜着软在沙发上的简栗,直言道:

    “裤子脱了。”

    简栗双腿蜷缩,用手臂抱着自己的膝盖,磕磕巴巴的回道:

    “为、为什么要脱裤子?”

    喻城唇角微弯,似乎笑了一下,他径直向简栗走来。

    “你不想脱也可以。”

    下一刻,简栗被喻城拦腰抱起,抱着他就往外走。

    此时外面的气温正好,不凉不热,海风轻轻拂过脸颊十分舒服。

    简栗撩开脸颊边的碎发,心情却不轻松,鬼知道变成人鱼后是什么感觉,他还是挺紧张的。

    喻城一路带他走向小别墅的后面,将他放进了泳池里。

    泳池打造的十分天然,另一边由玻璃隔着,外面就是不断翻涌的海水。

    要不是喻城抱着他过来,简栗都不知道这里临着海边居然内嵌了一个泳池。

    泳池边不深,呈阶梯往下。

    简栗坐在中间位置,泳池水不凉,他抓着旁边的栏杆,有些紧张地看向喻城。

    喻城站在泳池边,居高临下地看着他,黑沉的目光扫过他的眉眼,又顺着眉眼向下,最终落在了水面上。

    简栗不自在的动了动,他的双腿还没什么变化,此时裤子和上衣下摆都湿透了,湿漉漉的黏在身上不太好受,他动了动,脚趾碰在了一起。

    “喻城……”

    简栗也不知道他叫喻城干什么,就是想叫一叫他,期盼喻城给他一个回应。

    “嗯。”喻城轻轻应道。

    他抬手,缓缓解着自己的扣子。

    喻城是一个看起来十分禁欲的人,周身总是带着似冰雪般的气息。

    这样的人解开扣子时,总是让人有更多地期待。

    哪怕简栗看过很多次喻城当着他的面脱衣服,可他还是目不转睛,忍不住盯着喻城看。

    小岛上只有他们两个人。

    头顶是干净的蓝天,远处是看不到尽头的海面,身后是造型独特的小别墅。

    偶尔有几只飞鸟路过,甚至都不会低头看他们一眼。

    这是只有他们两个人的小世界,在这个小世界里做什么,别人都不会知道。

    简栗突然起了这样的念头,显然喻城跟他想到一块去了。

    喻城深黑的外套被他扔在一旁的沙滩上,他随意踢开了鞋,一边解着衬衫的扣子一边迈进了泳池。

    水面一阵晃动,简栗的上衣吸满了水,紧紧黏在皮肤上,像是一层透明的纱。

    “人鱼体验正式开启。”103号的声音突然响起,紧接着103号就给自己扯上了马赛克模式。

    随着103号的声音落下,简栗只觉得双腿微微发热。

    那热并不灼人,反而有些舒服。

    他微微眯起双眼,双手忍不住撑在身后,脖颈扬了起来,纤细的脖颈在阳光下白到发光,黑色的碎发向后倾散,发尾却越来越长。

    喻城解扣子的手顿住,像是被蛊惑般向简栗伸出手。

    简栗下意识的靠过去,将脸颊贴在喻城的手掌心轻轻蹭了蹭。

    软玉一样的触感,喻城心道,黑眸越加专注。

    泳池水面波光粼粼,简栗的休闲裤飘了上来,已经成了几片破布。

    简栗反应过来,茫然地看着飘在面前的破布。

    “裤子破了……”

    喻城没说话。

    简栗又抬头,一双浅色的眼眸已经随着双腿一起有了变化,他自己还不知道。

    “喻城,我的裤子坏了。”他这么说着,像是跟大人求助的小孩子。

    简栗撑在身后的手收回来,想要坐直身体,却发现双腿有些难以支撑。

    他这才想起什么,伸手拨开面前的破布,看到了泳池下波光粼粼的一片紫色,像是突然被打开的宝藏。

    随着他的动作,变长的黑发滑落到身前,发尾坠到水里,贴在了腰腹。

    “头发……”简栗又是一愣。

    喻城干脆坐在了泳池边,双手托着简栗的腋下,将他拽出来一些。

    漂亮的紫色鱼尾终于露出水面,尾鳍有些羞涩的扇了扇,紧紧贴在了喻城的小腿上。

    简栗被喻城抱着坐在了他的身上,他回身搂紧喻城,看着自己变成鱼尾的双腿,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

    “我的腿……”

    简栗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识到了攻略系统的独特,他尝试着动了动自己的腿,只看到分叉的尾鳍翘起来拍了拍喻城的小腿,荡起无数水波。

    像是人鱼自带的某种天性,看到被拍打震荡起来的水波,简栗的紧张慢慢消退,开始无意识的拍水玩。

    全程他的手都紧紧握着喻城的手臂,尾巴拍打着水,拍几下就要用冰凉的尾鳍贴一贴喻城的小腿,像是在汲取安全感。

    “好玩吗?”一直沉默的喻城终于出声。

    他看着面前的简栗,将他更往上的抱了抱。

    简栗看不到自己的双眸也变成了迤逦的紫,长发有几缕落在身前,长相上没什么变化,却因为眼眸的饿色显得越加神秘。

    喻城帮简栗拨开几缕头发,又问他一遍:

    “好玩吗?”

    简栗抿了抿嘴唇,诚实的点点头:

    “有点好玩。”

    喻城唇角的弧度上翘,又问他:

    “有没有不舒服的地方?”

    虽然人鱼体验的确很吸引人,但这些东西必须有一个大前提,就是不会伤害到简栗,喻城一直记着这个。

    简栗摇了摇头,迟疑片刻又点了点头。

    喻城的神色渐冷,问他:

    “哪里不舒服?”

    简栗指尖扣了扣喻城的袖子,伸手扯了下还缠在他腰上的裤腰带。

    “这里……一直箍着……不太舒服。”

    简栗指得是被鱼尾撑破还缠在腰间的裤子,可能是因为下半身变成了人鱼的模样,简栗不太喜欢鱼尾和腰间贴着布料的感觉,还是湿漉漉的布料。

    喻城微不可查的松了口气。

    如果简栗有任何身体上的不舒服,喻城都会要求103号结束这次的奖励兑换。

    喻城动了动,从裤兜里拿出了一把瑞士军刀。

    他在简栗好奇的视线中,掰出一把小刀,面向简栗。

    简栗微微歪着头,紫色的瞳孔像是一对上好的琉璃,面对拿刀相向的喻城,他是真的一点害怕的意思都没有。

    他百分百相信喻城。

    这让喻城心情很好,刀刃翻转,小心地将刀刃塞进简栗腰间的裤腰处。

    刀刃入了水比简栗的鱼尾还要冰凉,他低着头看着刀背贴在紫色的鳞片上,一副乖巧的模样。

    喻城握着刀柄缓缓向上,搁着残破的裤子。

    刀背随着喻城的动作,一点一点蹭过简栗的鳞片,他抿了抿嘴唇,微微侧开了头,耳廓红了一片。

    喻城黑眸不动声色地看了眼简栗的耳朵,没有出声,他将已经破烂的裤子割开,扔了出来。

    腰间终于没有东西束缚,简栗快乐的拍了拍尾巴,扬起一阵水花,浇了喻城一身。

    他惊呼一声,有些不好意思。

    喻城将瑞士军刀的刀刃收好,也扔在了岸上。

    他的双手揽着简栗的腰,缓缓沉进了水下,波光粼粼的水面映着蓝天白云,隐约能看到一片耀眼的紫色和两只指骨修长的手。

    喻城在抚摸那片细腻的鳞片,冰凉、湿润,带着玉质的细腻,碰到就再也忍不住松手。

    简栗一直贴着喻城小腿的尾巴尖翘了起来,慢慢翘出了水面,表现得有点难耐。

    “喻城……别摸了。”他小声说着。

    喻城充耳不闻,甚至稍稍加大了一点力度,不疼,却存在感十足。

    简栗尾巴尖探出水面的频率越来越大,耳廓的微红慢慢扩散,顺着脸颊一路蔓延进湿透的衬衫里。

    细腻的皮肤被蒙在湿润的布料里,沾染着一抹若有似无的红。

    简栗终于忍不住,推了推喻城的胸膛。

    他像是活在喻城掌心的鱼,翻滚跳跃呼吸,都只是在喻城的手掌间。

    简栗眼珠一转,突然身体向下钻进了水里。

    变成人鱼的他可以在水下呼吸,水下的视野也很清晰。

    他一溜烟地往外游,碰到了泳池边的玻璃壁,灵活的一跃,跳出泳池落到了海水里。

    冰凉咸涩的海水让他浑身舒畅,简栗握着泳池的玻璃边,看着仍旧坐在另一边的喻城。

    他冲喻城挑了挑眉,颇有些挑衅的意味。

    喻城双眸微眯,坐在原地没动。

    简栗缓缓松手,鱼尾摆动,向后退去,他一边游动,一边盯着喻城,两个人的距离越拉越远。

    喻城还坐在原地,他看着简栗慢慢游开,距离泳池越来越远。

    他默默估算着距离:

    “一米、两米、三米……”

    直到简栗游开了三米,喻城突然站起来,利落的脱了衣服,只穿着内裤跃进泳池,快速向简栗游来。

    泳池最深只有两米,和海水接触的地方被玻璃隔着。

    可海水却是深不见底的,简栗仍旧停在距离泳池三米远的地方,颇有些得意。

    他想着喻城也就是游到泳池边呗,总不会跳进海里来抓他。

    喻城游得很快,眨眼就到了泳池边。

    他扶着泳池的玻璃边,看向简栗,沉声说:

    “简栗,过来。”

    简栗在海里打了个滚,鱼尾用得得心应手。

    他翻身冲喻城翘高了鱼尾拍打水花,不无得意地说道:

    “你来抓我呀。”

    喻城握紧玻璃,声音渐冷:

    “你自己过来,一切好说,如果我抓到你……”

    剩下的话喻城没说,但简栗灵活的鱼尾已经有些僵硬。

    他又想他现在游泳肯定比喻城厉害,于是挺了挺胸膛,说道:

    “你抓到了再说!”

    话落简栗就转身往外游,喻城已经利落的翻出了泳池,追了上来。

    简栗摆动着鱼尾,看着不断逼近的喻城有点着急,越着急越游不好,鱼尾煽动,反而慢了下来。

    他不停地回头看,突然发现海面上没有了喻城的身影。

    “喻城?”简栗停下来喊了一声。

    除了海水拍打的声音,没有人回应他。

    简栗心里突然慌了,他往回游了一点,又喊了一声:

    “喻城?”

    还是没有人回应他。

    这下简栗彻底慌了神,脑袋里乱七八糟浮现出了很多可怕的猜想,立刻一头扎进了海水里,想要看看喻城是不是没浮上来。

    海下面也没有喻城。

    简栗瞪大了眼睛,慌乱的往回游,没游多远突然被人抓住了手腕。

    熟悉的温度、熟悉的触感,不用回头简栗都知道是谁。

    他猛地转身扑进喻城怀里,泪眼汪汪地看着喻城,确定喻城没事后,尾巴使劲在水里抽打了一下喻城的小腿。

    “你吓唬我!”

    喻城只是绕了个后,没想到简栗会有这么大的反应。

    他有些惭愧,心里软了一片,刚要主动道歉就被简栗凑上来主动吻上了唇。

    海水冰凉,唇却是热的。

    热量摩擦,逐渐烫了起来。

    简栗的鱼尾紧紧贴着喻城,亲吻像是发泄怒气,末了忍不住咬了喻城一口。

    他微微退开一些,控诉道:

    “你吓唬我。”

    “我错了。”喻城从善如流的道歉,言语真挚,双手紧紧揽着简栗的腰,以防简栗二次逃跑。

    “你跟着我游出来干什么?你又没有鱼尾巴,万一中途体力不支呢?”简栗还在控诉,一边控诉一边紧紧缠上喻城,无论是手臂还是鱼尾巴,冰凉的尾鳍紧紧贴着喻城的皮肤,时不时还蹭一下,偏偏他自己毫无所觉,仿佛这一切都是下意识的行为。

    喻城在简栗的控诉下,突然轻笑出声。

    简栗微微皱眉,看向喻城。

    “你笑什么?”

    说着简栗更紧的靠进喻城怀里,双手紧紧握着喻城的手臂,尾鳍缠得更紧了。

    喻城低头,薄唇贴着简栗的耳朵,轻声说:

    “不是要跑吗?缠我这么紧做什么?”

    简栗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他慢慢松开自己的尾鳍,却没松开手。

    喻城反抱住简栗的腰,说道:

    “我抓住你了。”

    简栗眉毛一皱,反驳道:

    “什么你抓住我了,明明是我抓到的你!”

    喻城并不跟简栗争辩:

    “好,你抓住我了。”

    这话听起来暧昧非常,简栗瞄了喻城一眼,上下看了看他,指尖划过他沾了海水的胸膛,说道:

    “不穿衣服,耍流氓。”

    喻城一扯简栗早就湿透的上衣,扣子崩开,指尖触上了简栗的锁骨。

    “不穿裤子,耍流氓。”他把这话又还给了简栗。

    简栗鱼尾动了动,没再跟喻城耍贫。

    他回头看了看,说道:

    “我们回去吧?”

    虽说他现在是人鱼,可两个人就这么浮在海里,简栗还是有些害怕的。

    喻城点了点头,突然问道:

    “你现在可以在海水里呼吸?”

    简栗应了声,疑惑道:

    “怎么了?”

    喻城松开简栗,微微后退一些,笑了起来。

    他笑得很放松,简栗很少见喻城笑得这么开怀过。

    “借我你的呼吸,好不好?”

    简栗有些不懂:

    “呼吸……怎么借?”

    喻城不语,身体突然下沉,转眼间海平面上就没有了喻城的身影。

    简栗微微瞪大眼睛,立刻一头扎进了海里。

    喻城正慢慢让人自己下沉,两个人在海中平静的对视。

    简栗像是突然明白了喻城话里的意思,他不禁暗道了一句疯子。

    可他愿意陪着喻城疯。

    简栗摆动鱼尾游了过去,手伸向前,慢慢碰到了喻城的指尖。

    先是指尖相碰,然后是手指纠缠,最后他们在海下拥抱。

    简栗微垂眼帘,送上了自己的唇,也送上了自己口中的氧气。

    他如今人鱼的身体似乎可以自动转化海水里的氧气,他跟喻城亲吻的每一下,交缠的每一次都会送出去一些氧气。

    这种感觉很奇妙,仿佛喻城这个人只为他活一般。

    他们并没有下沉太多,头顶海平面折射着光,简栗透过光看向喻城的眼睛。

    喻城正在看他,很专注地看着他。

    他并没有紧紧缠着简栗讨要呼吸,而是在简栗每一次靠近的时候温柔接受。

    那双简栗十分熟悉的黑眸里似乎在传递一个信息,表达一个意思,哪怕两个人现在没有语言的交流,简栗好像也读懂了喻城的意思。

    他缓缓靠近喻城,唇角微弯。

    在其他人眼里,他和喻城两个人的关系好像是喻城占据主导,喻城总是有着无与伦比的占有欲。

    但简栗清楚,喻城也给了他绝对的自由。

    他们在一起,不是没有人对他们的关系进行恶劣解读的,也有人说简栗就是喻城掌心的一只雀儿,红火与否,全仰仗喻城,他们说简栗全靠喻城的鼻息活着。

    此时喻城将自己沉进海里,指尖微微勾着简栗的手指,只在简栗每一次靠近亲吻时才能得到一口氧气。

    他在用实际行动告诉简栗,不是简栗靠着喻城活着,而是他喻城离不开简栗。

    简栗之于他喻城,是呼吸,是空气,是赖以生存的每一分养分。

    其实简栗从没在乎过网络上的恶评,他和喻城什么样,他们怎么生活,完全与其他人无关。

    喻城很少会提及这些,简栗也没当回事。

    原来喻城一直看在眼里,并且怕他在意。

    简栗眉眼弯弯,漂亮的紫色鱼尾在海水里更显熠熠生辉。

    他有着无限的自由,他可以转身游向深海,但他自愿将自己投进喻城的怀抱。

    这是一场心甘情愿的圈养,钥匙一直在自己的手上。

    简栗带着喻城游上了海面,他说:

    “喻城,我们回家吧?”

    喻城与简栗十指紧扣:

    “好。”

    他们共同向小别墅游去,身后是湛蓝的海水,身前是沐浴在阳光下的小别墅。

    他们翻进泳池里,游到岸边,喻城先上去,转身向着简栗伸出手。

    简栗早就举高了双手等着喻城抱他,他现在只有一条鱼尾,也没打算逞能。

    喻城抱起简栗,一步一步走向小别墅。

    简栗看着他们身后的路,鱼尾一下又一下轻轻拍打着喻城。

    “在看什么?”喻城问道,顺便轻轻吻了下简栗的耳朵。

    简栗摇了摇头,用脸颊蹭喻城的颈窝:

    “我想吃龙虾和螃蟹。”

    “好,我给你做。”喻城应着。

    简栗快乐的翘起尾鳍,淡紫色的尾鳍在阳光下有些透明。

    喻城微微侧眸,看向了那一片好看的尾鳍。

    此时简栗就在他怀里,鱼尾上鳞片细腻冰凉的感触十分明显。

    简栗还在想着龙虾和螃蟹,早就把其他的事情忘得一干二净。

    他被喻城放到开放厨房料理台的对面,坐在椅子里撑着料理台看喻城做饭,眼神一片沉醉,仿佛喻城剥洋葱都是帅气的。

    喻城做饭的间隙给简栗拌了一小碗水果沙拉,让他拿着勺子抱着吃。

    简栗尾巴快乐的翘着,撑着料理台把一勺水果递向喻城。

    “你吃吃看。”

    喻城立刻停下手头的一切动作,凑过来微微低头吃掉了简栗喂过来的食物。

    喻城动作很快,做好饭抱着简栗一起吃,简栗全程被喻城伺候着,觉得周围的空气都是甜的。

    吃完饭,喻城给他擦干净嘴,又帮他擦了擦手,直接把他抱起来向楼上走去。

    简栗抬手搭着喻城的肩膀,茫然地问:

    “我们不出去游泳吗?”

    他都变成人鱼了,只有一天的时间,难道不应该借此机会好好出海玩一玩?

    喻城沉声道:

    “饭后不宜立即运动,我们先歇一会儿,看个电影。”

    简栗心想也是,就跟喻城去了影音室,那里有一套十分高端的影音设备。

    喻城让简栗挑电影,简栗挑了一部动画片,两个人在昏暗的环境里靠在一起看动画片。

    看了两集,将近一个小时,喻城就把动画片关了。

    简栗有点兴奋:

    “我们要出去游泳了吗?”

    喻城弯腰抱起简栗,简栗的尾巴有一段时间没有入水,表面有点干涩。

    简栗的确也有点不舒服,尾巴动了动。

    喻城黑眸深沉,点了点头:

    “嗯,我们去游泳。”

    说着把简栗抱去了室内的一处超大号浴缸,浴缸大得像个小型游泳池,里面的水直冒泡,还带着按摩功能,上面飘满了玫瑰花瓣,旁边还放着酒桶和酒杯。

    简栗还没反应过来,他被喻城放进大浴缸里,里面的水不热,只是微微的温,刚好让他觉得舒服。

    他下意识地在水里舒展鱼尾,身上的短袖直接被喻城给扒了。

    喻城将简栗的短袖扔在地上,站在浴缸边脱衣服。

    这次喻城可没再留条内裤,他直接脱了个一干二净。

    简栗坐在浴缸里视线低,看到喻城跨进来,画面直击,立刻闭上了眼睛,满面薄红。

    “喻城,你……”

    喻城拿过酒杯,倒上酒喝了一口,直接向简栗靠过来,将一口冰凉的酒液喂给了简栗。

    简栗含着微甜的酒液缓缓咽下,唇角有没喂好的红色酒液滑下,落在了水面上。

    喻城轻笑:

    “饭后运动,我们来游泳。”

    再不知道喻城想干什么,简栗之前跟喻城做的那些荒唐事可就白干了。

    他微微侧开头,又不好意思又有些期待。

    “在浴缸里,算什么游泳啊。”

    喻城说道:

    “试试就知道能不能了。”

    他说着拉过简栗的手,一个用力让简栗坐在了自己的身上。

    简栗只好将自己的鱼尾巴侧在一旁,因为紧张,指尖攥住了好几片玫瑰花瓣,花瓣被他在指尖碾碎,红色的花液顺着指缝蜿蜒流下。

    喻城握住简栗的手腕,低头将红色的花液一一吞吃入腹。

    简栗指尖忍不住动了动,碰到了喻城的唇。

    他侧开眉眼,小声说道:

    “你、你吃那个做什么?”

    喻城哑声道:

    “很甜。”

    简栗不信,捏了一片花瓣塞进嘴里,一边咀嚼一边皱眉,微微张唇,十分嫌弃。

    “好苦。”

    喻城忍俊不禁,靠过来袭上简栗的唇,将他口中苦涩的花瓣夺走,末了咬了咬简栗的下唇,说道:

    “甜的是你。”

    这话放任何人说,简栗都会觉得肉麻老土,偏偏喻城说起来却让他心跳加速。

    他心甘情愿的靠在喻城身上,用面对面的姿势。

    人鱼的身体构造和普通人类有点不太一样,喻城显然是有备而来,他动作精准地找到了正确的部位。

    倒是简栗对自己现在的人鱼模样很新奇,有点被分散注意力。

    “专心一点。”喻城提醒简栗。

    简栗睫毛轻颤,紫色的眼珠里映出喻城迷醉的脸。

    那是外人无论如何都见不到的喻城,只在简栗面前才会彻底展露出本性的喻城。

    简栗也有点着迷,比起其他,他着迷的是喻城这个人。

    鱼尾紧紧贴着喻城的腿,本来是温热的水温渐渐升高,平静的水面荡起了波浪,这波浪越来越剧烈,将无数水花溅出了浴缸。

    简栗本来是撑着喻城的肩膀的,渐渐他有点体力不支,改为趴在了浴缸上,撑着浴缸的边缘。

    他垂眸看着溅落在外的水,水面倒映着他此时的模样。

    黑发凌乱地披散在身前身后,眼眸是璀璨的紫色,皮肤白皙的如同玉石。

    在他身后,是埋首在他颈间的喻城。

    喻城也看向了那片溅落出去的水,他在看水面上的简栗。

    浴缸里的水被溅出来的越来越多,多到喻城不得不打开水龙头再次往浴缸里注水的地步。

    简栗这次没怎么喊累,他心想可能和他之前从103号奖励库那里兑换的药有关。

    等浴缸里的水终于恢复了平静,也彻底凉下去后,喻城抱着简栗回到了卧室。

    他给简栗吹干头发,才又回到浴室整理自己。

    趁着喻城去浴室的空当,简栗悄悄从枕头底下翻出了那块玉。

    玉还是之前他藏起来的模样,喻城并没有发现。

    简栗捧着玉犹豫了许久,似乎在给自己做心理建设。

    他想着再不用喻城就要回来了,只能狠下心把手缩进被子里。

    只是他对自己人鱼的身体实在是不了解,一时有点无从下手。

    下一刻被子就被喻城给掀开了,喻城看着他手里的玉,挑了挑眉。

    简栗手一软,玉掉在了床上。

    “怎么不等我帮你?”喻城问道。

    简栗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突然想到了什么,问道:

    “你、你怎么知道的?”

    喻城干脆拉开了103号的奖励库,指给他看。

    在103号的奖励库界面,一堆堆的奖品下面,简栗兑换的那两个东西下写着:

    “已兑换次数1。”

    简栗抿紧嘴,保持沉默。

    喻城关了奖励库的兑换页面,走过来抱起简栗。

    “简栗,在我面前,不需要害羞。”

    “我们不仅仅是爱人,也是彼此的生命。”

    简栗指尖动了动,把自己的手塞到喻城的手里,顺带着还有那块玉。

    喻城勾了勾唇角,低头奖励般的亲了亲简栗的额角。

    那块玉,最终还是成为了喻城每天的职责。

    只是简栗到底低估了喻城的腹黑程度,103号奖励库既然有对他有用的东西,自然也有对喻城有用的奖品。

    在喻城越来越好的体力下,简栗终于忍不住跟喻城发了脾气。

    彼时简栗不知道第几次被喻城抢先一步兑换了人鱼体验,他正用人鱼尾巴疯狂抽打着喻城。

    “你就这么对待你的生命?让你的生命累到下不来床?”

    喻城被简栗打得不痛不痒,弯腰扛起简栗,直奔楼上的大浴缸。

    “既然是我的生命,自然要好好珍惜,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能错过。”

    最后,简栗只剩下一个想法。

    这浴缸质量真好。

    好到让人想哭。

    猛鱼落泪。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