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6、没想到吧,我也是二五仔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我只是一个默默无闻的平民学生,羽彦前辈,却将这样重要的任务交给了我。”

    年幼的波风水门,有一种受宠若惊的感觉。

    “水门居然认识羽彦前辈?”

    其它的小孩们,都纷纷看向波风水门,羡慕、惊讶、嫉妒……各种表情都明明白白写在脸上。

    奈良鹿久、山中亥一、秋道丁座、油女志微、宇智波美琴,这些豪门忍族的孩子们,更是面面相觑。

    一个平民学生,得到了羽彦的青睐,让他们这些豪门子弟的内心,多少有些失落。

    这个波风水门,一定是一个天才吧。

    不然的话,羽彦前辈为什么那么信任他。

    他们不约而同地这样想着。

    “大家跟我来。”

    当一帮小孩还在胡思乱想的时候,水门已经做好了准备,只见他取出一把苦无,主动走到了队伍的最前面。

    一定要开辟出一条安全的路线,让大家都能平安地回到村子。

    这样,才不算辜负羽彦前辈的托付。

    波风水门这样想着,目光渐渐变得坚决。

    于是,这帮孩子便在水门的带领下,在树林中穿梭,向着安全地带突围而去。

    湖面上。

    噗!

    羽彦从水底浮了上来,怀中抱着昏迷不醒的叶仓。

    此时的她,双眸紧闭、面色苍白,肩膀被木遁贯穿,一个血淋淋的伤口,简直触目惊心。

    羽彦小心翼翼地将她平放在地面上。

    然后,施展医疗忍术治愈她的伤势。

    汩汩~

    随着一阵浓郁的白光从羽彦手心涌出,大量的阳遁查克拉,带着温暖的气息,进入了叶仓的身体。

    她的伤口,以一个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整个人的面色也恢复红润,呼吸渐渐变得平稳。

    不过,要彻底恢复健康,还是需要到医院精心调养一段时间。

    所以,羽彦再次将沉睡的叶仓拦腰抱起。

    嗖!

    他几个兔起鹘落,便离开了终结之谷,朝木叶医院赶去。

    羽彦离开后不久。

    嗖嗖嗖!

    数十名暗部忍者来到了终结之谷,他们每个人都身穿灰色背心护甲,脸上戴着五花八门的动物面具。

    倾巢而出。

    而在这群人的最前方,为首者赫然是三代火影猿飞日斩。

    “这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猿飞日斩看着面目全非的终结之谷,瞳孔收缩,难掩心中震惊。

    不到十分钟前。

    当他收到旗木朔茂的情报,得知那个大闹警务部队的蓝发女人就在终结之谷,当即便预感到情况不妙,第一时间率领众多暗部精英赶来。

    可惜,还是迟了一步。

    一眼望去,遍地狼藉,而醒目的就是瀑布旁边,宇智波斑那座百米高的雕像,头颅竟然不翼而飞。

    在此约战的三大天才,羽彦、宇智波富岳、日向日足,全都不知所踪。

    “纲手?!”

    这时,猿飞日斩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正背对着众人,跪在不远处的地面上。

    他连忙赶了过去,然后便发现了纲手怀中绳树的尸体。

    “嘶!”

    猿飞日斩大惊失色,倒吸了一口冷气。

    他犹豫片刻,正准备向纲手询问。

    这时,旗木朔茂面色苍白地出现了。

    刚才黑绝引爆大量起爆符,旗木朔茂东奔西走,救下不少人,但他也再次受伤,此时已经十分虚弱。

    “火影大人……”

    旗木朔茂强忍着伤口处传来的剧痛,向猿飞日斩详细讲述了在终结之谷发生的事情经过。

    从羽彦连败两大天才,到神秘蓝发女暴起,通灵出三尾、使用初代火影的木遁横扫众人,再到羽彦使出金刚封锁镇压三尾,大战蓝发女的须佐能乎,最后用岚遁将其杀死。

    整个过程,惊心动魄、荡气回肠。

    猿飞日斩以及一众暗部忍者,都听得惊呆了。

    众人都沉浸在旗木朔茂描述的画面中,一时间鸦雀无声、针落可闻。

    “呼~”

    猿飞日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又缓缓吐出,让内心恢复平静。

    接着,他连续向众人下达了一连串的命令。

    “你们,去救治伤者。你们,带纲手回村。剩下的人,继续在附近调查,以免敌人再次袭击。”

    “来两个人,为朔茂包扎伤口,然后带他去医院养伤。”

    “另外,派人联系羽彦、宇智波富岳和日向日足三人,让他们尽快来火影办公室一趟。”

    在猿飞日斩的指挥下,暗部的精英忍者们,顿时有条不紊地忙碌起来。

    而猿飞日斩本人,则是马不停蹄地返回木叶,前往火影办公室。

    他准备就此次事件,召集木叶高层,召开紧急会议!

    ……

    此时,数十公里外,一处隐秘的地下设施中。

    “咳咳……”

    满头白发的宇智波斑,靠在高大的石椅上,剧烈咳嗽着,连背部都因此佝偻了起来。

    突然,他哇的一声,咳出一大口鲜血。

    染红了脚下的地面。

    “我终究,还是老了。”

    宇智波斑喘着粗气,额头上冷汗如雨,不甘地叹了口气。

    祭品分身的死亡,对本体造成的负面影响,比他想象中还要大得多。

    “大人,您还好吧?”

    黑绝如幽灵般出现,小心翼翼地问道。

    “哼。”

    宇智波斑闻言,冷哼一声,狠狠地瞪了黑绝一眼。

    现在想来,之前如果不是这家伙一直在旁边煽风点火,他根本不会离开这里。

    毕竟,按照斑的原计划,只要在地底老老实实苟到开启轮回眼,他就无敌了。

    可现在,他这具年迈的身躯,因为这次贸然的木叶之行,而变得更加衰老了。

    宇智波斑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一瞬间,他甚至对黑绝动了杀心。

    但是,这种杀意很快又被他强行掩盖下去。

    因为,他需要一个办事跑腿的奴仆。

    眼前的这个斗笠矮子,虽然一直神神秘秘的,但这么多年的相处下来,也算是对斑忠心耿耿、值得信赖。

    想到这里,宇智波斑对黑绝吩咐道:

    “我要沉睡一段时间,以此来恢复瞳力。在这期间,不要打扰我。”

    黑绝闻言,连忙点头。

    “另外……”

    宇智波斑又冷冷地补充了一句,“等我醒来,我要看到宇智波富岳的尸体摆在面前。”

    “大人,可是……”

    黑绝迟疑了一下,不解地问道,“我们的计划,不是控制宇智波富岳,将他作为一枚棋子吗?”

    “这种二五仔,留着他做什么?”

    宇智波斑语气冷酷,白色长发下的独眼盯着黑绝,一字一句道,“你应该知道,我宇智波斑这辈子,最恨的就是背叛。凡是背叛我的人,都要死。”

    黑绝浑身一颤,不敢再多话。

    片刻后,宇智波斑靠在椅子上,进入了假寐状态,乍看之下就像是死去了。

    只有那极其微弱的呼吸,表明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还活着。

    黑绝深深地看了一眼沉睡的宇智波斑,然后转身离开。

    他来到地面。

    “要我杀死宇智波富岳这个二五仔?没想到吧,我也是二五仔。”

    他冷冷一笑,对宇智波斑的命令不以为然。

    事实上,黑绝已经决定,他不但不会除掉富岳,反而要保护后者,将其悉心培养起来。

    原因很简单。

    他认为,宇智波斑快不行了,得赶紧找个备胎……

    而宇智波富岳,正好是一个合适的人选。

    “宇智波斑这个老家伙,明明已经得到了森罗万象之力,却迟迟无法开启轮回眼。这样下去,只怕是要老死了。”

    “看来,这次又要白忙活一场了。”

    “如果斑在开启轮回眼之前死了,就把他的永恒万花筒扣下来,移植到宇智波富岳身上。”

    黑绝喃喃自语道。

    说起来,如今的宇智波一族青黄不接、人才凋零,始作俑者其实就是宇智波斑。

    当年,要不是他带走了族内大量的典籍和秘术,宇智波也不至于衰落。

    直到现在,终于出了一个天才。

    在黑绝看来,宇智波富岳,注定会成为这一族未来的族长。

    根据他以往的经验,因陀罗查克拉几十年一轮回,等宇智波斑死后,下一任的因陀罗转生者,就算不是宇智波富岳,也大概率会是富岳的儿子。

    所以,黑绝决定投资富岳。

    早点做两手准备,到时候就可以无缝衔接,无非是从教唆宇智波斑,转变为教唆富岳罢了。

    嗖!

    想到这里,黑绝再次潜入地底,向着宇智波一族的方向去了。

    沉睡的宇智波斑,万万不会想到,二五仔竟在他身边。

    实际上……

    如果算上他不久前收服的大蛇丸和团藏,他手下的人,没有一个不是二五仔。

    这是斑的可悲之处。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