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328章 搬救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link href="/r/book_piew_ebook_css/6529/520026529/520026633/20200831183202/css/style.css" rel="stylesheet" type="text/css" />    吴情虽说是有些不放心,但也觉得在这里应当不会有什么危险了。

    “你放心,我去哪里都会让池塘陪着的。”池虞一脸认真的说道。

    吴情放心地离开了,吴情离开后,池虞也将池塘叫了过来。

    而另外一边,暗中的人已经是蓄势待发。

    这边很是热闹,交易丰富,很多就连京城见不到的物件儿这里都能买到。

    本之前池虞还想着要出去逛一圈,但是想到吴情不在身边,便歇了这样的心思。

    暗中的人等了许久,也不见池虞出来,却也没有着急。

    池虞见这边使臣的队伍对很多东西好奇,不由得也让其可以出去买些东西,只留了本国的护卫在一旁。

    而大梁的副将见到这边天启的人已经到来,便也放松下来,让累了一路的将士们都随意一点,晚间再回来便是。

    池塘想要出去,都被池虞拉住了。

    越是这个时候,越是不能放松警惕。

    “阿姐,你倒是这个时候还能冷静地看起书来,但是我不能啊!我真的好无聊!”池塘百无聊赖,就差在一边打滚了。

    “明日便回到天启了。”

    当然回到天启一开始都还不能放松警惕。

    另外一边,林银笑着问一边的云安凡,“你说,池虞根本不出来怎么办?”

    不错,这次前来之人正是林银和云安凡。

    林银一直想要得到池虞,这次云安凡要借池虞来下一盘大棋,他当然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便跟着一起来了。

    “你身边不是有人很会模仿么?让他去装一下司故渊,让池虞听到点声音,看见背影就行。”云安凡冷静地分析到,“若是一般人,她不会跟着走的。”

    说到这里,云安凡忽然有些失落地低下头。

    他心底竟然有些委屈,分明以前他才是被池虞信任的人,而司故渊什么都不是。

    但是现在,他却是不得不承认,司故渊在池虞的心中地位已经完全不同了。

    而他,池虞最基本的信任也不会给他了。

    而他,当然也不配。

    他舍弃了池虞,马上就要得到自己最想要的东西了,但是现在他却忽然之间有些茫然。

    他这么做,究竟对不对。

    他也不知道,他这么做,自己究竟会不会后悔。

    “瞧你那眼神,你不会现在还放不下池虞吧?你现在有了我的助力,可已经是太子了,你答应我的事情,可是现在都还没有办到呢!”

    “不会。”林安凡眼神有一瞬间的狠厉,只是却又立马低头,被自己压了下来。

    “那就行。”

    林银倒是没有多想,心中也已经有些许按捺不住了。

    这一次,他们计划周详。

    他可不想要管那些国家大事,他就只想要将池虞夺到手。

    他看了这么多人,池虞担这天下第一美人是当之无愧。

    而这天下第一美人马上就要在他的手中绽放开美丽的花朵。

    池虞这日是住在驿馆内,她住在三楼,到了晚间便和池塘一起下楼来和池塘用饭。

    忽然一股若有如无的血腥味从一边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也跟着传来,“这里危险,快跟着我走。”

    是司故渊的声音!

    而且他身上还传来了血腥味。

    池虞脸色一变,立刻便警惕地扫视了周围一圈。

    再想要多问“司故渊”两句的时候,“司故渊”显然急于带她走,身负重伤,已经转身离去,只给她留下了一个背影。

    池虞站在驿馆门口,外面人来人往,她却眼尖地看见了“司故渊”拐进一个小巷子。

    “走,去看看。”池虞一下子间慌了神。

    她已经让吴情过去了,为什么司故渊还是受了伤?

    吴情呢?

    池塘眉头一皱,他总觉得好像有些不对劲,但具体是哪里不对劲,他又没有瞧出来。

    见阿姐一脸担心要过去看,池塘赶紧叫上了一队这边的护卫。

    只是池虞等人刚一转进小巷子,就有许多人埋伏在此。

    池虞眉头一皱,这些人既然让人装成了司故渊,就肯定是冲着她来的。

    虽不知道对面是什么人,但她当机立断地让池塘快走。

    “你先走,去叫人来!”

    背后那些人暗器已损伤了她的一大半的人,现在还有几个人了。

    很快,暗中的人出来。

    池虞池塘一眼就看出来,他们使用的武器和穿的衣服,皆是大梁的。

    “你们这是……”池塘的话还没有说完,这些人就开始动起手来。

    “他们应当不是大梁的人。”池虞直接下了结论,“快去找人。”

    这些人虽然用着大梁的武器,但是刚才的暗器却不是大梁这边的。且这些人虽是穿着大梁的服饰,但这些人全都是她未曾见过的,他们用武器也是用的很不熟练,就像是速成的一般。

    但是现在池虞已经没有那么多时间来和池塘解释那么多了。

    这些人显然是直冲她而来,池塘根本就不想要管。

    池塘见状,也知道现在留在这里他帮不上忙,反而去求助更好。

    他飞速地跑出巷子,正好遇见了一批正在旁边喝酒的大梁侍卫,他前去让他们帮忙。

    结果这批人就像是没有听见一般,丝毫不将池塘的话放在心上。

    在池塘愤怒之后,才轻飘飘地说上一句,“我只听我们副将派遣。”

    池塘冷厉地看了这些人一眼,“真怀疑你们是不是一伙儿的!”

    池塘用最快的速度跑回了驿馆,正巧撞上副将回来。

    副将想要和他打招呼,但是被池塘狠狠地盯了一样,那模样就像是想要冲上来要他命一般。

    池塘现在也不知道该不该信任副将,先救阿姐要紧。

    他带着天启这边来的所有人赶紧出门,只是到了刚才的小巷子,只见得地上死伤一圈的人,还有一滩一滩的血迹,他的阿姐已经不见了踪影。

    这绝对和大梁脱不了关系!

    甚至是和司故渊脱不了关系!

    为何司故渊会忽然离开,还又借走了吴情,还又出现在了池虞的视线里面?

    池塘气急,回去直接想要去杀了那个副将!

    副将得知情况,赶紧派人找人。

    这里虽说是边境,但若是人丢了,他也是要掉脑袋的!

    “我们大梁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副将咬牙切齿,究竟是谁在背后想要陷害他们?

    “刚才我在外瞧见了你们大梁的人,他们说没有你的命令,不会帮忙!若不是耽误的这一点时间,我阿姐说不定就被救回来了!”池塘已经带上了哭腔,都是他没用,就连搬救兵这样的小事都做不好。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