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7章 黯然离去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时日无多了?”司故渊眉头微皱,他知晓蓬莱的身份,当然也知晓他定然不会没有任何依据就说出这样的话。

    “前辈何出此言?”

    “你身上中毒了吧?中毒时间应该也不短了,近段时间毒也未曾再次发作过了吧?”蓬莱眼神怜悯,“这毒名叫折欢,就是在你以为自己已经无碍的时候给你最后的致命一击。”

    “你身上虽然用各种药物压制过这毒,但是都没有压制住吧?你还试过以毒攻毒,压过一段日子,你以为这毒就此沉寂了下去,其实不然,他只是延长了你最后这段时间。”

    “所谓折欢,就是人将会夭折在最为欢乐的时候,大都活不过成年,你身边的那小家伙儿医术传承也是厉害,所以你也因此多捡了些时日。不过你现在定然是时日无多,你身上皮肤泛白,虽看着正常,但在我看来却最多不过一年。”

    “你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我也不过是个制毒的小老头,我曾经也制作过这种骇人的毒,所以知道些,但是对于这毒的解药我却不知晓。毕竟我只是个研究如何制毒,而不是研究如何解毒的。”

    “你就好自为之吧,我不想要因为你的事情影响到池虞。”

    说完,蓬莱转身就离开了。

    他想,若是司故渊足够爱池虞,定然知道应该如何选择。

    而这夜,池虞站在山顶,看着远处天启远处城镇的灯火通明,不由得嘴角微微一勾。

    其实天启好的地方,不仅仅只有京城一处。

    司故渊回到天启也不是不可以。

    他就算是不想一辈子戴着面具,那他们也可以换个地方生活。

    司故渊既然已经有想过陪着她去天启,那么她或许也该给司故渊一个机会。

    当然,也是给她一个机会。

    她,也是有点喜欢司故渊的。

    上辈子,他们之间发生了那样的事情,最终却错过,这辈子,她也想要试一试。

    试一试,也算是给上辈子的她一个交代。

    当然,她不可否认的还有,她根本不想要和司故渊分开。

    或许,她可以找司故渊说清楚。

    池虞缓缓开始朝着山下而行。

    她抬头看了一眼今夜明亮的月亮,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她还是明日再找司故渊谈吧。

    毕竟若是司故渊不跟去天启,那明日都还有最后一段路。

    这段路,也可以给司故渊一个考虑的时间。

    只是放弃在大梁辰王的身份,又回到天启当一个人人喊打的九皇子,也不知道他是否能愿意。

    不过,想来司故渊也不是阮云湘那种肤浅之人。

    池虞下山之后,便准备开始休息。

    第二日,她让人去找司故渊,却是根本没有发现司故渊人了。

    “怎么回事?”池虞眼神冷了下来。

    “司故渊人呢?”

    副将也是一脸茫然,“昨夜辰王交代我们说他有事情,让我们护送郡主安全回国。”

    这马上就到了,为何辰王却离开了?

    难道是因为马上就要到天启的关系?

    池虞听到这里,眉头稍微松了些许。

    或许司故渊就和以前一样,这只是一个幌子,他马上就又会换个身份出现在她的面前。

    毕竟他可也是说过,他想要一起去天启的。

    或许,她还未曾到天启就能够遇见司故渊了。

    没有了司故渊,队伍还是要继续行进。

    池虞环顾了一下四周,竟然连那几个师父都未曾看见了。

    池虞又出来一问,副将赶忙回到,“郡主那三位师父说在这边有个友人,要先去会友人,之后在和郡主汇合。他们说知道去京城的路,让郡主不用担心。”

    “恩,行。”

    本来热闹的一路,仿若一瞬间就安静了不少。

    蒙飞手被二人拉着跑出了很远才反应过来,“我们在这边哪里来的什么友人啊?”

    “我们不是要和乖徒徒一起去天启的京城么?我们跑什么啊?”

    蒙飞手忽然眼神一冷,“你说,你们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亏心事了?”

    “当然不是,我们能做什么亏心事?”蓬莱下意识地反驳到。

    瞧着蓬莱这理不直气不壮的模样,再瞧瞧岳峰转过头去不敢说话的模样,蒙飞手更加确定了。

    蒙飞手开始套话,这蠢呼呼的二人哪里是他的对手,一下就将事情的来龙去脉弄清楚了。

    “你们是不是脑子有问题?”蒙飞手直接问了出来。

    “不管司故渊是不是有病,那是他们二人的事情。蓬莱你告诉他们便是,你还逼人家走?你真的是越老脑子越不好了吧?以后小徒徒若是知道你帮她做了这样的决定,不恨死你,你还想要收人家当小徒徒?”

    “那怎么办?”蓬莱一脸委屈。

    他以为他这么做是为了池虞好,但是他根本没有问过这是不是池虞想要的。

    所以,他做了这样的事情之后,怕池虞问,才心虚到赶忙跑路了。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那就去和池虞说清楚啊。若是池虞真的喜欢那小子,我们多帮忙找找那个老头子不就行了?你不是说还有一年的时间么?若是一年没有找到,那也是那小子运气不好,命该绝于此。”

    “在感情的方面,我们不能去帮池虞选择。作为她的师父,我们只用在她的选择上帮忙就行了。你们那简直是在给徒弟添乱!”

    “好吧,那我们先去找找那老头子吧,听说他去了天启啊。”岳峰在一边说道。

    “我们去找他,你没问题吧?”岳峰又问了蓬莱一句。

    “有什么问题,那么多年都过去了,还有什么问题?”

    几人便踏上了寻人之旅途。

    池虞这边,一路上倒是颇为安静。

    马上他们便要踏出大梁的边境了,这周围一段都是属于模糊的边境,现在没有打仗,倒是贸易频繁,这地段儿倒是有着不一样的繁荣。

    池虞在这个时候,忽然收到一飞鸽传书。

    池虞看了看上面是司故渊的字迹,他有些许麻烦,让她借吴情一用,入城后再相遇。

    池虞眉头微皱,想了想,还是准备让吴情去信件上指定的地点。

    “郡主,这样有危险。”吴情面无表情。

    “无碍,入城后你来找我便是,最多明日我便入城了。且这地段,现在却是两国最为安宁的地段,不会出什么事情的。”池虞想了想便说道,现在她身边有大梁的队伍守着,又已经和天启这边的人接头了,有自己的队伍,定然不会出岔子。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