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6章 时日无多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一股清冽松香从鼻尖传来,瞬间安定到了全身。

    池虞本以为自己定然是难以入眠,却是发现一放松下来,她竟然觉得稍许有些困倦。

    她向来很难在路上睡觉,但靠着司故渊她却是觉得无比安稳,竟然就如此睡了过去。

    她竟就是如此靠着的司故渊睡了一上午,直到马车停了下来,她才似乎是有所察觉一般,迷迷糊糊地醒了过来。

    她迷茫地地张开双眼,声音带着刚睡醒的几分慵懒,“我们到哪儿啦?”

    “现在中午,我们只是暂时停下来歇息下,要到城镇还需要些时间。”

    说完,司故渊又让人端上了吃食来。

    就算是这样的情况,司故渊也从来不会委屈自己,他带了厨子,简单的菜肴还是能够做一些出来。

    池虞扭了扭脖子,她睡得脖子都有些僵硬了,再看向司故渊,他肩膀定然也是僵硬了,但是他却是一眼不吭,就好像是没事儿人一般。

    池虞睡了会儿,这次用饭都多用了一点。

    下午,整个队伍继续行进。

    司故渊看了池虞一眼,“不如我也跟着回天启吧。只是我回天启,得改名换姓,若是你和我在一起,定然不如以前一般。”

    “你的事情你自己决定。”池虞将脑袋微微一偏。

    第二日,司故渊的马在他们队伍边缘徘徊,被眼尖的副将看见了,赶忙去将马给牵了回来。

    这一次,他可算是为辰王分忧了吧?

    只是为何他将马牵了回来,辰王的脸色并不是那么好,反而是安乐郡主,竟然还对他说了一声,“干得漂亮!”

    副将心底感激地看了池虞一眼,果然安乐郡主就如同传闻之中的一般,人美心善。

    而另一边,护送池虞出大梁的任务尤乾仁本来想要接下来的,但是他又想到了尤浅浅告诉他的话。

    想要打败司故渊,那他就得从根源解决问题。

    虽然大梁和天启有着表面的平衡,但是司故渊的身份却是天启人所不喜的。

    安乐郡主可是天启出众的人物,就算是司故渊想要娶池虞,那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所以,他便准备抢先前去。

    他这次便是准备悄悄潜入天启,先取得池虞父母的同意,或者是让皇帝赐婚。

    到时候一纸婚书下去,池虞定然就能够嫁给他了。

    什么感情,这些都是成婚之后可以培养的!

    现在他正跨国大梁的边境,朝着天启国而去。

    他骑马带着队伍狂奔而过,却不知道背后有人早就已经将他的身影收入眼中。

    “尤乾仁?”

    “他没有发现我们便不用管,说不定后面还能为我们所用。”

    约莫二十几日之后,池虞等人终于快到天启了。

    她在这里已经能够看见天启的城池了。

    今日修整修整,明日他们就能够进入天启的城池了。

    等到进了天启,定然就轻松许多了,一路进京,基本上都能有地方休息了。

    蓬莱在路上观察了很长一段,司故渊不能说是一个很差的人。

    甚至是很多方面冷静睿智,和表面看上去完全不同。

    若是他身体健康些,或许也是一个可以托付终身之人。

    他只是看了一眼,那日便确定了,现在的司故渊已经是时日无多。

    因着他对毒的了解,他一眼便看出来了司故渊身中奇毒。

    现在已经是时日无多。

    他很了解这样的情感,以前蒙飞手便是有喜欢上一个姑娘,也娶了这个姑娘做妻子。

    只是娶她的时候,那姑娘也是身中奇毒,嫁过来没有多久便殒命了。

    因此蒙飞手这辈子便再无娶妻,他虽然看上去吊儿郎当,但其实心底一直是放心不下他的妻子,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为了掩饰他内心的难受。

    这么多年来,他长夜在夜里喝酒解愁,身体看上去很好,其实内底也早就不好了,所以这些年来蒙飞手也沉寂了。

    他们虽然都未曾说什么,但却都是看在眼中的。

    所以,他觉得其他的事情都不重要,两情相悦还需要二人都有个健康的身体。

    他虽然只是池虞半路捡来的师父,但他的私心也是偏向池虞的。

    若是司故渊就此死了,那池虞一生都在闷闷不乐里面度过,孤苦一生,像极了现在的蒙飞手,这是他不愿意看见的。

    现在二人还没有生米煮成熟饭,他们之间还有缓和的余地。

    为了不再去戳蒙飞手的伤疤,蓬莱这件事情瞒着蒙飞手,和岳峰商量了下。

    岳峰虽然这些年来,他瞧着好像是谁也不喜欢,就只喜欢找人打架,但是他知晓岳峰心底还是有个年轻的姑娘。

    只是这个年轻的姑娘,不知道为何就一直藏在了他的心底罢了。

    “你没有看错?”

    “恩,没有看错。”蓬莱点了点头,“这种毒,我也调制出来过,但是由于此毒过于阴狠,我没有怎么用过。”

    “此毒发作起来,人畜不分,他自己连自己是谁都不知道,还会损耗身上大部分力量,而且很容易被人控制毒发。”蓬莱皱着眉头,“看司故渊身上的毒可是已经很多年了,用了不少的药物压制,甚至是用了其他的毒做压制。”

    “本来这个毒就活不过成年,也不知道究竟谁这么狠。”

    “可是我看着那现在没有问题啊,就像是个正常人啊。”岳峰有些奇怪。

    “恩,这正是这个毒马上要爆发的征兆,之前他还用药物用毒进行压制过,等到这毒发起来,不过三次他便殒命了。”蓬莱断言。

    “这毒你会解么?”岳峰叹了一口气,“我瞧着司故渊这小子,若是被我们练练,倒是不错的。”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只会制毒,然而解毒那个老头子,已经早就隐世了。”蓬莱垂着头。

    岳峰想了一会儿,当机立断,“那便让那小子不许在靠近池虞了,若是等池虞陷得更深了,那便是真的不好办了。”

    “恩。我这就去找他。”

    蓬莱当晚就将司故渊拉出来谈话,“我们去外面走一圈吧。”

    蓬莱和司故渊走到河边,阵阵的河风还带着些许的寒气,吹得人身上发冷。

    只是蓬莱说的话,让司故渊心更冷。

    “你时日无多了,若是你为了池虞着想,你还是早日离开她吧。”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