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四十八章 刚才昏迷过去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太皇太后果然中套了,急切地转头问懋太妃:“你倒是说说,你知道哪家王宫大臣有出色的女孩子待字闺中?”

    懋太妃故意装作认真地思索了一会儿,才不确定地回答:“臣妾好像听说京府通判,姓田,他家有个嫡出的女儿长得美貌端雅又知书达理。听说虽然田通判地位不高,可京城里有头有脸的高门大户都向他家小姐提亲。”

    太皇太后的热情顿时凉了下来,不咸不淡地应付了一句:“哦,你也只是听说,没亲自见过那女孩子,她到底什么样儿,你心中也没数。再说了,她母家的地位太低了,只是个正六品。”

    懋太妃被狠狠地打击了一下,脸色有些不好看,心里琢磨:呵,挑来减去的,你们的这个皇后家里不过也是个郎中罢了。

    但马上堆下满脸的笑容:“太皇太后,话不能这么说,任是母家多低微的女孩子,只要太皇太后点了头,她的命运便自此改写。”

    一般人都爱听恭维话,懋太妃这话说的好像太皇太后便是天上能掌握人生死大权的神,让她心里一阵舒爽。

    既然心里舒服了,说出的话就好听多了:“懋太妃,改天你打听一下,如果这个女孩子确实稳妥,你就带她进宫拉给哀家瞧瞧。”

    “是,臣妾替那田家女儿谢谢太后~”懋太妃高兴的简直要飞起来,她赶紧离开座位给太皇太后又跪下磕了个头。

    等她站起来时,有意无意地冲着蓝子柒冷冷地瞥了一眼,眼神中带着满满的倨傲和挑衅。

    蓝子柒跪在这里老半天了,硬撑着才没让自己倒下去。

    听着太皇太后和懋太妃两人在她面前一唱一和的,根本无视她的存在。

    当她是死人么?呵呵~

    显然太皇太后是想打压她的气焰,想明白之后蓝子柒倒并不难过。

    韵兰见蓝子柒的脸色越来越不好,担心地在太皇太后的耳边小声提醒:“太皇太后,皇后还跪着呢~”

    其实,刚才跟懋太妃的那番对话,太皇太后是故意说给蓝子柒听了,见自己敲山震虎的目的达到,太皇太后冷冷地应了一声:“快起来回宫歇着吧~”

    冬葵赶紧上前扶起了蓝子柒,蓝子柒的双腿跪得发木,她弯着腰慢慢地活动了一会儿,才在冬葵和芍药的搀扶下走出慈宁宫。

    现在正值中午,天空一丝云彩都没有,湛蓝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骄阳,万道金光放肆地炙烤着大地。

    蓝子柒一阵头晕目眩,软软地倒了下去。

    把冬葵和芍药吓得忙不迭地哭喊:“皇后娘娘,皇后娘娘。”

    两人手忙脚乱地扶着蓝子柒上了软轿,吩咐跟随一起拉的宫女赶紧去太医院里请御医,然后哭哭啼啼地一路护送蓝子柒回了长安宫。

    慈宁宫前发生的这一幕,被门口的内侍急报给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不好了,皇后晕倒在慈宁宫前了。”

    太皇太后也是吓了一跳:“什么?皇后要不要紧,去请了御医没有?”

    内侍如实回答:“皇后晕倒之后被送回长安宫了,也有人去太医院请御医去了。”

    太皇太后吓得抚着自己的胸口:“阿弥陀佛,菩萨保佑皇后可千万不要出事。”

    懋太妃刚想离去,听到这个消息后简直是心花怒放,蓝子柒要是小产了,她的表妹可就更有胜算的可能了。只要进了宫,先给皇上诞下龙子,将来说不定就能翻天。

    想想吧,当年先皇可是昭告天下封了王皇后的嫡子为太子,可才刚刚过了十几年,王皇后薨了之后连太子也自请废了太子之位,去往陵园守灵去了。还是如今的太后生的皇长子继位新君。

    她越想越开心,见太皇太后面露焦虑,似乎在担心着蓝子柒的安危,便假关切安慰:“太皇太后,您老人家不用过于焦虑。这后宫妇人的手段,难道您见识的还少么?这皇后在您这里跪了一会儿,肯定心里不舒服,这是做出样子准备向皇后吹枕头风,说您苛待了她呢。”

    “……”太皇太后的脸顿时由担忧转为恼怒。

    她只是让蓝子柒跪了那么一小会儿,谁知道她就那么娇气。

    呵,懋太妃说的话也不无道理,蓝子柒肯定是装的,目的就是想向皇上告她的状。

    没想到蓝子柒小小年纪,心机竟然这么深沉。

    太皇太后沉思片刻,道:“懋太妃,你赶紧回去着手安排田氏女儿入宫的事吧。”

    “诺~”懋太妃向太皇太后辞别之后,赶紧回去修书一封,让人往姨丈田京府通判府邸送去了。

    蓝子柒其实在并无大碍,她的昏迷还真是如懋太妃说的那样,虽说不是完全是假装的,可总有七分。

    她蓝子柒从小被蓝府捧在手心里,什么时候受过这等委屈,她有些后悔了。怪不得她出嫁的那天,奶奶哭得跟个泪人似的,原来女孩子只是在新婚的那天做了一回女皇,剩下的日子便全要忍气吞声。

    蓝子柒可不想受这个委屈!!!

    太皇太后受人挑唆欺负她,她不能明着顶撞回去,难道连让枕边人护着自己的权力都没了么?

    永安宫里的人在蓝子柒回宫后好一阵人仰马翻,人人都知道蓝子柒去了慈宁宫后昏迷的事情了,就连太后都急忙跑了过来。

    蓝子柒躺在床上,由着乔御医给他诊脉。乔御医是在宫里打滚多年的御医,该说什么不该说什么他可是门清。

    见蓝子柒娇娇弱弱地躺在床上,又听说她刚才昏迷过去了。

    御医拉着一张无比担忧的脸:“皇后娘娘,您刚才是动了胎气了,以后可千万要注意,不要随意走动,更不要动怒动气。”

    太后已经从宫女那里了解到了,蓝子柒去了太皇太后的宫里后跪了一个多时辰。

    太后心里万般不爽,这到关键时候就看出亲疏远近了。感情蓝子柒怀的不是太皇太后的亲重孙子,所以她才那么丝毫没有顾忌。

    等乔御医开了安胎药后离去,太后坐在蓝子柒的床边,问:“柒柒,到底怎么回事?”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