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零四章 西穹最尊贵的女子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彼时慕云铎还是个五六岁的男孩,皇祖父带领宫眷贵臣去行宫避暑,作为万历帝最疼爱的孙子孙女,慕云漪和慕云铎自然跟随同去。

    一日晚膳之后,照顾慕云铎的小太监慌慌张张地来求见慕云漪。

    “禀……禀告郡主,小主子他,他不见了!”

    “什么?”

    原来午后慕云铎便溜出去玩了,至今还未归来,可是奴才们又不敢去禀告太子、太子妃,更不敢惊动上头的两位大主子,于是便来找郡主。慕云漪决定独自去找弟弟,刚出行宫东门之时,却远远看到了弟弟的身影,这才松下一口气,与此同时又有些气恼,于是严厉责问道:“云铎,你去哪里了?”

    听到姐姐的呼唤,慕云铎先是一惊,后立即低下了头,似乎不敢直视姐姐。

    慕云漪觉察出了不对劲,于是靠近弟弟,语气放缓后再次唤了一声:“云铎?”

    慕云铎仍旧没有吭声,反而将头埋的更低。

    顾不得许多,慕云漪上前拉起弟弟的手臂,抬起他的头,便看到了一张带着红肿淤青甚至还有点血迹的脸蛋。

    “谁干的?”慕云漪心中腾起怒火,宫中的小主子慕云铎可以动得,而她慕云漪的弟弟,动不得。

    却没想到慕云铎嗫嚅了一句:“是,是我先动的手……”

    “哦?”慕云漪背过双手,“我们皇太孙长本事了?”

    此刻的她心里其实是欢喜的——是云铎主动出手,而非被人欺负。

    自然了,心中所想是不能表现出来的,于是慕云漪再不说话。

    小云铎见姐姐沉默不语,以为她真的生气了,眼睛滴溜滴溜地转个不停,最后试探性地抬头看了她一眼:“姐姐,可不可以帮铎儿保密,不要告诉父王和母妃?”

    “可以倒是可以,只是你要同我说说,你为何动手伤人?”

    “我……”小云铎复又低下了头,如何也不肯道出真相。

    “好啊,你不告诉我也可以,我这便告诉皇祖父去,过两个月的秋狝定不带你同去了。”说着,慕云漪便佯装转身要走。

    果然身后的小云铎立即开了口,然而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弟弟并没有因此妥协,反倒说:“好,铎儿今年不去秋狝了,只要姐姐保密便好。”

    这下子,慕云漪觉察到事情绝非只是小孩子打架那么简单,于是她转身回到小云铎身边,或许女孩子总是长得早一些,所以尽管慕云漪大了云铎不过两三岁,那时却高出一头来,所以慕云漪索性蹲下身子,仰头看着弟弟。

    “我的云铎不会无缘无故欺负别人,一定是对方做了什么让你难过的事情,对吗?”

    “是……”

    “有人抢了你的物什?或是有人捉弄你,让你难堪?”

    “都不是……是他们……他们……”小云铎捏紧了拳头,涨红了脸,到最后终是吞吞吐吐地说了出来:“他们说姐姐天生不祥,是妖星降世。”

    原来是这样,那一刻,慕云漪的心开始猛烈的震动,并非因为听到别人说自己是不祥之人,因为从自己懂事起,她便知世人皆说自己是妖女,比“天生不祥,妖星降世”更不堪、更刺耳的她都听到过。

    让她触动的是弟弟第一次对人出手,竟是因为自己……从小自己生活在皇祖母的身边,而弟弟长在太子东宫,相处的时间并不算多,却没有想到他对自己的维护,这样的单纯而彻底。

    “就因为这个?”

    “是,就因为这个。”

    “傻瓜,嘴巴长在别人身上,由他们去便是。”说着,慕云漪伸出指尖轻抚弟弟嘴角的淤青。

    “那可不行,任何人都不可以这样说姐姐,嘶……痛!”

    看着弟弟呲牙咧嘴的样子,慕云漪又心疼又好笑,睨了他一眼嗔道:“这时候知道痛了?以后看你还敢不敢这么冲动。”

    “以后若还有人敢这么说姐姐,铎儿还是会动手,而且要更用力!”慕云漪噘着嘴,尚有些婴儿肥的脸上故作严肃地拧着眉头,让慕云漪心头一暖。

    小云铎看着姐姐淡淡地笑容,小心翼翼地问道:“姐姐,你不生气了吗?那你不会告诉父王母妃,也不会告诉皇祖父的,对吗?”

    慕云漪伸出右手小拇指道:“我们打勾勾,姐姐一定会替你保密的!”

    小云铎也伸出小拇指勾住姐姐的,欢呼道:“姐姐最疼铎儿了!”

    ……

    慕云漪从回忆中醒过神来,看着弟弟的身影,心底默默地想着:是你最疼姐姐才对。

    慕云铎不知道此刻姐姐的心理活动,继续着自己的“示威”,他松开了孙言的衣领,孙言便像是一棵无根的树,翻然倒下。

    “本世子今日便是要所有人知道,安和公主便是这西穹天下最尊贵的女子!”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慕云铎昂首审视四周,明摆着不允许任何人有违逆之意。

    然而,纵然大多人都被慕云铎凌厉的目光震慑道,但仍是有人走上前来,便是方才孙言身边的礼部尚书大人。

    “公主,世子,老臣身为礼部尚书,有话不得不说。”

    “尚书大人,但说无妨。”慕云铎以为此人又要诟病姐姐的身世,心道:好好好,小爷我最是不怕与人辩驳的,既然你不怕死,我便奉陪到底!

    他巴不得此刻与人唇枪舌战一百回合,好让所有人都真正心服口服。

    然而礼部尚书开口却转了话题:“孙太傅今日却是言语有失,冒犯公主,但他身为朝廷官员,生死罪责应由君主定夺,世子虽曾贵为皇太孙,但如今到底只是亲王之子,甚至在朝中都未曾任职,又怎可随意代君斩杀大臣?这于礼制、法度皆是相悖啊。”

    随着礼部尚书道出的这番话,沉寂了许久的月华台又开始有人暗暗私语,尤其是思想陈旧古板的一派文臣,此时心头都开始嘀咕。

    “尚书大人说得有理,纵然如今我西穹无主,世子这做法也未免过于逾矩。”

    “是啊,纵然太傅出言不逊、理该问罪,那也该是先行收押候审,经由三司会审定罪,最后再行处置是……”

    “是啊,到底只是亲王之子,怎可代替天子,对朝廷重臣下死手……”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