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35回 这世界很大,我的禅罗山很小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子玉指尖一顿,挑了挑眉:“说起来,孤云隐的雨停了,就是因为这个。”

    “清光说,孤云隐外的雨是在二十年前的一个夜里停的。他说原本他布下这重重雨幕,是想稍微遮挡孤云隐的存在,也是觉得有趣好玩。”

    “后来南山来了,整座禅罗山都变得道韵非凡,雨幕中更是添了无穷意境,将禅罗山上的草木滋润的灵气盎然,甚至就连覃人都是在那雨幕中修成的人形。”

    “可二十年前,南山灵魂中的力量终于无法支撑这样庞大的消耗,昏厥了过去,等他醒来,这雨就停了。”

    “此后二十年,再未落过。”

    将离怔了怔,眉目微沉。

    子玉叹了口气:“再加上无救不同寻常凡人,他在地府十二万年,经历过的岁月,比仙界绝大多数的神仙都要漫长。”

    “要解他的苦恼烦忧,着实不是一件容易事。”

    “且南山只在六十年前,在孤云隐中遇见过无救一次,随后不久无救便回了地府,所以南山做他的曲子,要思考六十年,也不算奇怪。”

    “好吧。”将离点了点头,又道,“然后呢?”

    然后子玉笑了。

    他感叹道:“不是我不信你,但先天道体这样特殊又强大的体质,着实让人震惊,再见南山,他又那般脆弱,我很难将他当成和人皇这样的至尊相同的神明。”

    “可你知道,他为无救做的那首曲子,叫什么吗?”

    将离仰起头:“叫什么?”

    “《永怀》。”

    将离一怔:“永怀堂的永怀?”

    “是啊。”

    子玉又叹了两声,扶额低笑:“可惜,他这首冥思苦想了六十年的曲子,最终也没有派上用场。”

    “嗯?”将离不解的皱了皱眉,“这是什么意思?为什么没有派上用场?”

    子玉没有立刻回答她,而是吻了吻她的额头,轻声问道:“阿离,你说一个天生的神仙,会有一日变成一个普通的凡人吗?”

    将离没有半分余地的摇头,坚定的告诉他:“只有凡人修炼成神,没有神明堕落成人。”

    子玉点了点头。

    其实他也知道。

    但他还是这么问,只是想知道她这位从上古活到今日的神仙,可曾在这漫长的历史中知道什么特例。

    将离的答案是没有。她从未见过。

    子玉默然,墨色的瞳仁里,几许神光微顿:“可我怎么觉得,他这个神仙,已经变成凡人了呢?”

    “或者说,开始变成凡人了呢?”

    将离眨了眨眼睛,不明白。

    子玉微微笑着,轻抚她绸缎般丝滑的长发:“那时我为他们延寿完毕,清光问南山,他当下最想做什么,南山说,他想将《永怀》弹给无救听。”

    “可他最终没有。”

    “因为清光求他,请他无论如何,不要插手地府诸事,请他无论如何,不要沾染无救的因果。”

    将离啊了一声,张大了嘴巴。

    子玉温柔的拍拍她的头:“我也没有想到,清光会这样跟南山请求。”

    他轻声说着:“这么多年,做人也好,做活死人也好,南山真心想做的事,真心喜欢的事,清光便不认同,便不帮他,也绝不会拦他。”

    “南山在清光的身边,永远是自由的。”

    “这样一段情谊,就连我也不得不承认,是难以衡量的真心,是比生命还要厚重的真诚。”

    将离沉默着,没有说什么,只垂下头,安静的趴在他空空荡荡没有心跳的胸口,好似倔强的去回味曾经的心跳声。

    子玉握着她的手,将她握在掌心:“可这一回,南山说想帮无救,想要弹琴给他听,清光却拦他。”

    将离有些无奈的呵呵笑了一声:“清光这是还在生无救的气呢……”

    子玉不置可否:“清光并不知道多少无救的事情,他阻止南山,听上去,也并非是因为私仇。”

    “那是因为什么?”

    是啊,鹿居之中,南山也这么问,那是因为什么?

    或许是情绪太过激烈,心中太过焦急,清光当着子玉的面,毫无避讳的说:“地府不是一个寻常世界!”

    地府当然不是一个寻常世界。

    那里的神仙都荒唐,那里的鬼魂都疯狂。

    而在这所有的荒唐与疯狂中,范无救这个拥有无尽传说、杀人如麻的无常阴帅,无疑是最为可怖、最为惊悚的存在。

    这样的存在,十二万年,与一位尊神帝君相伴,都落得如此地步,那该是多少斩不断,理还乱的因果?又有多少红莲业火都焚不尽的血腥罪孽?

    这样的烂摊子,这样的厉鬼修罗,南山一个只剩一副残魂的活死人,又何必去沾染呢?

    世人皆可度,唯有神经病不可救。

    更何况,一个鬼魂,他这么多年,都生活在仁圣无上的神明身边。

    可他不仅没有像他一样,得到神明的馈赠,觅得大道机缘,且还沦落为双手沾满血腥的恶鬼。

    这其中,又该有多少的隐秘与罪恶,是旁人不可知、不能知的呢?

    如果冥王帮不了她的阴帅,神明帮不了一个恶鬼。

    那么南山也帮不了范无救,《永怀》也帮不了无常爷。

    清光如斯请求着,几乎要落下泪来。

    南山一声叹息,全然明白他的顾虑。

    可是他问:“我只是想试一试呢?这样也不可以吗?”

    清光没有办法跟他说:不可以,试试也不可以。

    他请求他。

    最后的最后,他这重新做了六十多年人的大妖,万般委屈,又万般虔诚的请求他:“南山,这世界很大,这人间更大,到处都是苦难,到处都是需要拯救的生灵。”

    “如果你想要拯救什么,那这世上有太多值得拯救的,你用一生行走,都拯救不完。”

    “而我的禅罗山很小,孤云隐更小,金山银山,财富遍地,可会牵着我的手入睡的,只有一个你。”

    “所以,为了我,请你无论如何,不要插手地府诸事,请你无论如何,不要沾染范无救的因果,好不好?”

    “我只无理的请求你这一回,好不好?”看小说,就来5G小说网! 速度飞快哦,亲!5G小说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