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八十六章 把她放了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李在言瞧他神色从怒到平静,眼皮底下更是不经意显露出疲惫之感。

    他知道,这是赌对了。

    陆思微现在麻烦事缠身,焦头烂额的,当然不想再去细细推敲李在言有什么深意。

    只要他表现得足够淡定,足够理直气壮,足够让陆思微选择暂时相信他,他今天来这里的目的就能达成。

    陆思微的心思变幻莫测,深不可测,李在言是没有把握的。

    但幸好,他还是猜对了。

    李在言一直砰砰直跳的心,终于能逐渐平稳下来。

    他不露声色地重新坐下,“我只是夸大了点。不过,舆论这种东西,还是很好利用的点,你不一定非得把它暴露在公众之下。

    有时候,把它加工一下,暴露在会对他不利的人面前,效用更大。”

    “暴露给谁?”

    陆思微想了一下,“许家伟圈内人缘不错,为人圆滑,不曾得罪谁。”

    李在言看着他,眼里都是可怜,“陆老板,看来你这些天实在精疲力竭,思考能力都没了。你们这些圈子里的人,有人缘一说?不都是利益纠葛。

    GPL里这十二个罗汉,个个都是商界有头有脸的,在政界也多有来头。表面上当然互相给几分客气,背地里谁不想互相捅几刀子呢?枪打出头鸟啊。”

    陆思微一皱眉,“我当然知道你的意思,你也别想得太天真了。

    正因为他们彼此之间利益纠葛很深,所以即便想捅刀子,也不会想要完全把他拉下马,这可是扯到自己骨肉疼的。

    十二罗汉因为彼此间遵循一同在GPL捞钱的和平协议,彼此间是互有生意来往,而且牵扯不少,把彼此绑在一起,牵瓜动藤的,早就是一条船上的了,根本不可能去故意整垮船友。”

    不然这十二个人怎么会这么和谐地在GPL待了这么久,彼此间即便有盘口收益上的争议,也不会撕破脸皮?

    只有彼此牵扯最深的利益纠葛,才是他们不会彼此翻脸的最佳保证。

    陆思微早就查过这一点了。

    正是因为如此,他这些天和他们洽谈的阻力都很大,威逼利诱之下,想要离间分化他们,非常难。

    所以他才要被迫交出原本不想批的交易权,给了他们一大笔好处费。

    而这,也仅仅只是让他们压住手里的公关团队,不去发那些会让事情越发发酵的热搜通稿而已。

    这群老鸡贼们,不可能很好说话。

    所以他才陷入如此被动的困境里,心情低到了低谷里。

    上一次这样烦躁不安的时候,还是18岁跳级大学毕业、留学归来那年,被父亲狠狠责骂他想要出去抛头露面的想法。

    原本以为李在言会有什么建设性的建议,一听,不过如此。

    陆思微心里更烦了。

    “是啊,这也是为什么他们联合起来整你的缘故。”李在言点点头,“你还想不明白怎么破现在这个局?”

    陆思微脑门生疼,揉了一下太阳穴,“你有话直说吧,别弯弯绕了。”

    果然是当局者迷,这点事情都看不清。

    可见陆思微这些天确实是夜不能寐,坐立不安啊,都把脑子快整垮了。

    但李在言却不肯往下说了。

    “陆老板,我总得要点好处。”

    陆思微猛地抬头,皱着眉,“李在言,你所有的东西都在我这里,命都是我的,你凭什么想跟我要好处?”

    “光让马跑,不给草吃,连挂个胡萝卜在面前做个念想都没有。”李在言眨巴眼睛,“你这样把人往死里逼,我还能有啥动力。”

    李在言把一双指骨严重扭曲的手伸到他面前去,“知道孙利好为什么决定打四保一吗?因为我实在打不动了。

    没啥念想,我也确实不想打了,反正,一年后,你就得拿我的命了吧。”

    “是十一个月。”陆思微纠正他。

    李在言收回双手,“是啊。不如,我现在就把命给你吧,反正也没啥意思。”

    “……你明知道我什么时候要你的命。”陆思微沉下脸来,“你现在是要挟我?”

    “没有,你不答应,我也不至于怎么样。”

    李在言叹一口气,“我原本就想着,拿个冠军,给那个希望我拿冠军的人看看,也想带着队友一块儿拿冠军。

    但是现在,我的队友们打得非常好,即便没有我,也能拿得到了。

    而那个希望我拿冠军的人,却失踪了。

    你说,我还剩下什么念想打下去?”

    陆思微皱眉看他半晌,最后眉头舒展开来,“原来你今天来这里,最大的目的是为了这个。”

    他呵呵笑起来,“我还以为你根本不在乎你妈的死活呢,一个字都不问我,今天是憋不住了。”

    “在不在乎你不知道吗?不然你能让她失踪到现在?”李在言脸色冷淡,“但我也实话告诉你,我一点不急。

    你愿意放了她,那我就和你多聊一会儿。

    你不愿意放,我也不能拿你怎么办,但我也懒得跟你聊下去。”

    李在言缓缓地伸一个懒腰,眼见着屁股都要离开沙发了。

    陆思微想了想,还是让步了,“你妈我就没囚禁过,我只不过把她接出来,去了一个单独的疗养院,有专人照顾她。”

    他盯着李在言,“我甚至给她看你比赛的机会,对她好得很。”

    “再好也只是一个好一些的监狱牢笼。”李在言丝毫不领情,“你若想今天能聊下去,就把她放了。”

    她最大的心愿当然是在外面走走,接触一下这个世界。

    而不是从一个牢笼,陷入另一个牢笼。

    陆思微目光流转,“放,一定会放。说吧。”

    李在言见他答应竟然这么爽快,一时间分不清他说的是真的,还是只是敷衍。

    陆思微瞧见他的神情,“等过两天我就让人把她接到基地那里去,跟你同住,行了吧?”

    这还是把钟英置于他的监控之下。

    毕竟那个新基地,是个全方位监控着他们一举一动的大型牢笼。

    但是,这样一来,就能天天看见她了。

    没事还能带她去遛弯。

    李在言想到这里,仿佛能看到她看见外面世界时候,那双充满好奇和惊讶的眼睛。

    眼底深埋二十年的黑暗,终于得以见到天日了。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