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五章 扭曲的梦想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这时,走来一个壮汉,一巴掌扇在她的脸上,直接把女孩打翻在地。

    地上马上喷洒了鲜血,不知是鼻子还是牙被打出了血来。

    女孩马上就哭不出来了,一米九的大汉,200多斤,一巴掌打下来,就像一块铁板一样。

    女孩被打晕了。

    院子里一群年轻人吓得瑟瑟发抖。

    有一个壮硕的女孩子,操着一口方言。走到院子中央,站到壮汉身边,指着扎堆的一群人说:

    “大龙哥,王彩铃今天和李狗撺掇大家找机会逃出去了,好在大家没有响应的。”

    王彩铃大惊失色,她没有想到刚刚还赞同这个观点的胖蝶转身就把自己卖了。

    这个叫大龙的壮汉,立刻走到人群边上,揪住吓傻了的王彩玲的头发,往地上一扯。

    她的头“砰”地磕在水泥地上,发出剧烈的冲击。

    李狗忍无可忍,他捞起盛饭的饭盆朝大龙砸去。

    下一秒,他瘦弱的身躯被大龙抗到肩膀,往地上狠狠一摔,李狗脸朝地,栽了下去。

    一地鲜血。

    这件事发生在电光火石间。

    大汉没什么技巧,但一身蛮力,下手凶狠。

    吓得大家躲在一旁瑟瑟发抖。

    “我看谁想逃跑,找死啊!”

    秦母没吱声。看着大龙大摇大摆地离去。

    打了热水回来,送回房间。

    转身回到院子,招呼着大家:“谁来帮个忙,把人扶到屋里抹点药,这也磕的够呛。”

    大家有些后怕,没人敢动。

    “怎么,你们就没有这一天,大家谁保证永远不会挨打,谁都有指望别人求着别人那一天,你们都记住了。”秦母冷冷地说道。

    这时,有两个小伙子走过来,先扶起两个女孩,抱起来送回宿舍。

    又有两个年纪大一些的中年人过来,把李狗扶起来,搀回宿舍里。

    秦母又打了水,给几个孩子把血污红肿的脸擦了擦。回房拿了云南白药,给几人分别揉了揉。

    揉着揉着,眼里闪了泪光。

    这都是父母掌心的宝贝,在这里受苦受虐待。

    我的儿,我那苦命的儿媳,也不知在啥地方受苦啊?

    几个年轻人看着这位阿姨,细心地照料着同伴,像极了母亲对待自己的孩子一般。

    大家都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有的人开始小声地哭泣。

    他们都是被同学、恋人、亲戚、朋友、闺蜜骗到这里来,被洗脑,被灌输扭曲的三观,被灌输所谓的梦想。

    再让他们去骗更多的人来。

    吃得不好,美其名曰:“饿其体肤。”住的不好,美其名曰:“苦其心志。”

    有的人每天要干活,刷碗洗衣连头目的袜子都要洗,美其名曰:“劳其筋骨。”

    没收她们的手机钱包身份证,美其名曰:“空乏其身。”

    真的曾益其所不能了吗?

    没有。

    夜深人静的时候,很多人都知道自己其实正在跌入万丈深渊,却找不到可攀援的绳索。

    天亮起床,一番激励之后,所有人再义无反顾斗志昂扬地继续往里跳。

    大家此刻被秦母激起了最柔软的情感,小声地啜泣着。

    有个人受不了这样煽情的场面,直接开门出去。

    刚刚出卖了同伴的胖蝶大声喊道:“你们都是没出息的人,我才是首富的命,我要好好干,我要为我的理想而奋斗。我再也不要回去被我后妈打掉牙了!”

    ……

    甘甜缓缓松开紧紧攥着的拳头。

    指甲把手心抠出了深深的紫色凹痕,再用力一分,就会鲜血直流。

    她刚才就要冲出去,阻止这场暴行。

    但是,她忍住了。

    明天下午,与章弘昱约定的时间就要到了。

    此时曝光任何实力,都会被防备。

    他们的计划是救出祖孙两个,同时配合警方端掉三个传销窝点。

    但是,单纯的靠警方解救,是不够的。

    曾经有一次,甘甜被父亲安排成小助理的身份配合便衣行动,到传销窝里解救被扣押的受害人。

    受害人被解救以后,不但不感激,反而对着警察破口大骂:

    “你们是什么东西,耽误我发财了你知道吗?挡着我财路了你知道吗?我们这个公司马上要上市了,股权马上要拆分了,我是原始股东,我手里有最多的股份。”

    “我就是董事长一把手你们知道吗?”

    甘甜至今记得那个歇斯底里的男人。眼睛里布满了红血丝,死活不回家。就要呆在那里等待公司上市拆封股权,梦想挣到十亿百亿的财富。

    他不肯去承认自己用很长一段时间砸了很多钱的项目,是一个骗局。

    人生何其悲哀。

    想要救人,必须要让大家认可,让大家同意配合。

    大家齐心协力想恢复自由回到正常的生活。

    这样才能事半功倍。

    因为父亲是警察出身,所以甘甜经常看一些犯罪心理分析,和案例。

    这个传销窝点,还非常低级。当代电信诈骗已经盛行,虽然落网快,但仍屡禁不止。

    这里传统原始且洗脑圈禁的方式,因为谨慎小心,金额不大,很难被发现。

    外面看起来就是普通民宅,警察没有证据也无从下手。

    甘甜一直在观察众人的行为举止,以及动向。

    桌子上秦母为她泡好的面因搁置久了已经发软,早已没有了方便面的劲道,但她此刻只想填饱肚子养足精神。

    明天是一场硬仗。

    彤彤朦胧醒来,迷瞪着眼睛,第一句话就问:

    “小姨,我奶奶呢?”

    “在隔壁帮几个哥哥姐姐包扎伤口。”甘甜笑着说:“你睡到这会儿,夜里估计要做夜猫子了。”

    彤彤揉了揉眼睛,说:“小姨,我的酸奶呢?”

    甘甜赶紧从一堆零食里找到冠益乳,拧开盖子,递给他。

    彤彤接过,“咕噜咕噜”几口喝完。

    “小姨,我告诉你个秘密,”他凑到甘甜面前,悄悄地说:“这些人。都不是我奶奶的对手。”

    监控室里,一个女人戴上耳机,想去听小孩在说什么。然而什么都听不见。

    旁边男人笑话她:“小孩知道什么呀,大惊小怪的。”

    房间内,彤彤极小声地对甘甜说:“我和我奶奶是在放学路上出事的,家里的保家仙已经3天没有上贡上香了,我奶奶今早上告诉我,白亮子给她托梦,已经在赶来的路上了。”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