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百七十五章 蓝色蟞虫死亡洞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封羽和白染在洞壁上挂着一聊许久,白染的信息中,有许多是封羽闻所未闻的,同时封羽对白染产生了一种新的看法,这位白家杖客非比寻常。

    白染给封羽讲道:“白家古墓的修建目的就是意在绕过隐派。”

    封羽好像明白了什么,”你的意思是说,白家古墓是个幌子,是用来骗过隐派的?”

    这事听着好像有点假,白家和封家得是什么关系,才能让白家甘愿用自己祖坟这么做的。

    “具体的情况,你应该是比我更清楚些,还有在拍卖会上的那个白染,我想,那人必然是隐派,他们想趁机混进来得到对他们有利的信息,比如某些重要的秘密,所以现在知道白家对于封家是什么样的存在了吧,我白家在暗中帮助封家已有百年,某种程度上来说,可以算的上是共患难的。”

    封羽顿了会儿,在脑子里大致捋了一遍,白家帮助封家,甚至不惜用白家古墓做假,故意以守护的秘密为幌,可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什么呢?

    “白染,我承认你的话很有说服力,凡事总得有个目的,你说是吗?”

    白染笑了一笑,“没想到小封爷还是个谨慎的人,这目的我查了有近二十年,今日在此终于有了些眉目。”

    封羽心里骂了遍白染祖宗,说了这么一大圈,总算他娘的说到点子上了,再浪费时间下去,自己早晚得耗尽体力从洞壁上掉下去不可。

    封羽追问,“你发现了什么?”

    白染说着拿出了从下头尸体上取来的一块圆形铜牌,“你看,这是从下头尸体上取的,我想四十年他们要找的应该就是这东西。”

    封羽见那是一个巴掌大小的圆形铜牌,上头的痕迹非常老旧,得有些年头了。

    铜牌的前后是对称图案,雕刻的纹饰极难认清是什么,最关键的原因是在于这东西的方向怎么看才是正的,封羽瞧不出当中有何玄机,他问白染,“这是什么?几千人的队伍就为了找这东西?”

    “这是‘轴’,简单讲它是进入的钥匙。”

    封羽不明所以,“进入的钥匙?咱人都进来的,还要他娘什么钥匙,哪有人把钥匙放到门里头的?我现在不关心能不能进入的事儿,能出去才是关键。”

    白染的手电光忽然打的很亮,光线有些刺眼,就见白染拿着铜牌移动到了挂绳的洞顶机关处,他将铜牌对合到了洞顶的机关上,然后就拧了起来。

    就听石壁内部猛然间传来“嘎巴嘎巴”的转动声,好像内部无数的机关被激活了一般。

    “我靠,白染,你干了什么?”封羽怒吼了声。

    与此同时,闻声后的血蟞虫如打了兴奋剂一般,速度飞快的在爬窜着,但不论怎么爬,在那把太师椅的附近始终没有血蟞虫窜到那尸体上去。

    封羽很难想象,在这样的峭壁里头,是怎样装置机关的,古代人的智慧是现代人难以想象的。

    大约一两分钟内,封羽没讲半个字,他屏气凝神,后背上出满了冷汗,但他还是低估了这些虫子的能力,随着躁动间,血蟞虫已然爬到了洞壁上头,情况迫在眉睫,分分钟的时间就有可能窜到封羽他们所在的地方。

    白染二话没说朝着下头那具尸体就跳了下去,封羽深吸口气,心说该来的躲不掉,便也跟着跳了下去。

    好在那把太师椅非常牢固,上边站了两人一点没有要散架的意思。

    白染说:“这个洞内的机关设计非常复杂,可能在石壁后的机关里,还连着其他某处地方,其结构复杂已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可以预见的是,这些机关在洞顶留了可以用钥匙启动的机关。”

    “既然是机关,那你他娘的还启动,我说你究竟是来干嘛的?自杀吗?”

    说话间的功夫,封羽就看见黑暗的洞中有零零点点的蓝色火光飘动,当下心中凉了大半,是那血蟞虫生出了翅膀,这家伙要起飞了。

    “你看那头!”封羽叫了声,给白染指着看,蓝色的荧光在一片一片的亮起,用不了多久,这洞恐怕得成蓝色洞穴。

    白染眉头一皱,不想这虫子进化的有能有如此之快,“要想出去,机关必须得重新启动一遍,这虫子不是善茬,当心别被它沾到身上。”

    血蟞虫的数量足有成千上万,在这种地方,想不被虫子沾到,是痴人说梦。

    “别被沾上?你自己看看,还有不被沾上的可能吗?”封羽自感绝望,心想自己的骨头多半也要变成那样的蓝色鬼脸,真是人算不如天算。

    “没别的办法了,姑且只能试上一试。”白染说着,将目光对准了太师椅上的巨大尸体。

    “你有什么办法?这尸体上有猫腻?”封羽面色煞白,这一刻,他是实实在在感到了危机,死亡似乎就在眼前,向前一步便是,从未如此简单。

    白染还是那副表情,看起来不紧张,也没有一点失色,他那张脸庞不管在什么时候看,都是完美无瑕的,唱戏的难道都这么注重表情管理的么?

    白染盯着那身官服说:“这尸体上的衣服被药材泡过,有异香存在,这些虫子不会往这上边靠。”

    这点封羽也注意到了,但随意扒死人衣服,不是盗门所为,死者为大,最后身上的这身衣服是其尊严,这种缺德事儿封羽实在不想去做,他封家这些年遭的报应还不够多么?

    白染倒是无所顾忌,飞快的动手扒起了古尸身上的官服,那手法一看就是老手,在别处一定没少扒过尸体衣服。

    白家杖客是受封家所用,这样的活儿,想必以前没少干过,杖客最主要的作用是什么?就是主家的拐杖,封家是从明朝中后期开始盗斗的,一般的墓葬都不在话下,除非是些特别的地方,所以白家的杖客本事必不会差,白染也说了,一代人里只有一个,必定不会是阿猫阿狗。

    那尸体的体型有常人两个大小,生前必定得是位叱咤沙场的将军,封羽顾不上去多想,就见白染将古尸身上的官服脱了下来,奇怪的是,这具巨人古尸身上没有半点被虫子啃食过的痕迹。

    时间紧迫,转眼间的功夫,洞内已然成了半壁蓝色,有的已经注意到了二人,要不是忌惮太师椅上的古尸,可能已经冲了过来。

    封羽身上的冷汗发了一身,恐怖感难以言语,白染无所顾忌,一甩那件官服就披在了二人身上,洞壁内的机关转动,像是打开了某处地方,白染朝封羽说:“机关开了,我还得去取样东西,你披着衣服往前走,一直往洞口处去,到了洞口处,你默数十秒,如果我回不来的,你就自己出去,记着,洞口一定得封好,回去后别和任何人提起这里的事情。”

    封羽还没反应过来,白染就从官服下窜了出去,身影非常之快,封羽叫了声,见成群血蟞虫扑扇着蓝色的翅膀就朝这头飞了过来。

    此时此景,想什么都是多余的,封羽知道这是自己唯一的生路,不管能不能出得去,总得试试,白染是个遇事不要命的主儿,爱怎么折腾随他的便。

    封羽将自己全部蒙进了那官服里头,一路往回去的地方狂奔,里头漆黑一片,看不清外面,略有蓝色的光线从外渗透进来,这要比上次在铜俑里强了许多,起码还有个光。

    地面有许多破烂了的罐子,深一脚浅一脚的在上边寻找求生之路,令人欣喜的是,这件官服对血蟞虫是有效果的,飞在空中的虫子碰倒这东西,立马就会躲开。

    可就算如此还是逃不过有漏网之鱼,有几只飞进了里头,撞在封羽的脸上就是一口。

    封羽没有任何感觉,直到冲回了洞口处的位置时,脸上已经发凉,等用手抠下来的时候,发现手背上竟然也有两只,抠下虫子的地方是种火辣辣的疼痛感,能清晰的感觉到血蟞虫的毒牙划破的肤肉,血并没有流出来,只留下了一个小小牙口。

    几乎是瞬间,封羽的心理就奔溃了,伤口处很快就传入了麻木感,那感觉实在是太真实,快的让人没有半点准备。看小说,就来5G小说网! 速度飞快哦,亲!5G小说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