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 审犯人(求票)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房内。

    “捕头!”易凡恭敬道。

    他不清楚为何白居鹤忽然找上自己。

    白居鹤抽着烟,直接道:“过会你去趟大牢。”

    易凡愣了愣,问道:“捕头,偷懒至于蹲大牢吗?”

    “嗯?你脑子里在想什么玩意,去大牢是要去审曹墨。”白居鹤明说道。

    “曹墨?”易凡暗自吃惊。

    按理来说,像自己这种新人,还无法接触到命案,更别说这种涉及到鬼物的案件。

    其实白居鹤他自己也挺意外。

    今早过来时,孔胜男叫住了他,并吩咐他将易凡带上,一起过去审问曹墨。

    既然是总捕的命令,他也没有过多的猜忌。

    等待几分钟,孔胜男过来了。

    她今天穿着修身长衫,比起前几天穿的男性衣袍更能展露好身材。

    不过,其周身围绕着刺骨的冰冷气场,宛如万古不化的冰山,让人不敢直视。

    孔胜男进来后,匆匆的瞥了易凡一眼,然后道:“青州的捕快可轻松?”

    易凡躬身施了个礼,继而实话实说:“这里除了案件多一点,还是蛮轻松的。”

    闻言,旁边的白居鹤神色微变,急忙道:“易凡,在总捕面前可别说乱说话。”

    孔胜男抬起手,神色不变,显然没有在意。

    “葡萄已成熟,今日你就随本捕一起去会会那个曹墨。”

    “是!”易凡小心翼翼地看了孔胜男一眼。

    从她刚刚的语气中,可以听出她极为自信,似乎今天能够得到她想要的结果。

    …

    青州有四座监狱,根据所犯之事的恶劣程度来分配。

    曹墨因所犯之事极其恶劣,所以被关押在天字第一大牢。

    凡是关押这里的囚犯,都是些穷凶恶极之人,他们下场要么是秋后问斩,要么就是一生待在这,永无天日。

    天字第一大牢与巡捕房也就相隔三条街,方便直接提审犯人。

    这里戒备森严,各处守卫足有二三百人,这些人全天候不间断巡逻,发现异样便会理解拉响警铃。

    用来关押犯人的铁牢建立在地下,共有三层,越往下关押的犯人越凶恶。

    曹墨本身虽是普通人,原则上应该是关在第一层,可鉴于他所犯命案过于恶劣,影响极大,所以还是关押在了底层。

    进入牢房后,里面光线昏暗,空气中散发着各种恶臭,有点在下水沟的感觉。

    狱卒领着易凡一行人,来到关押曹墨所在的铁牢。

    “总捕大人,曹墨就在里面。

    自从将他关在这里,他就没说过一句话,而且连饭也一口没吃。

    显然想畏罪自杀,还得我们当中的好手给他输一口血气,吊着他的命。”狱卒说道。

    “嗯,本捕知道了。”

    说完,孔胜男走了进去,易凡马上跟了进去。

    走进铁牢,看见了曹墨。

    只见曹墨披头散发坐在角落。

    他双眼无神,默不作声,宛如木偶。

    易凡暗想,有些人的灵魂已死,就是一具行尸走肉;他这种状态跟死了没啥区别,想从他嘴里问什么,简直是异想天开。

    稍后,

    孔胜男盯着曹墨,冷声道:“你叫曹墨?”

    “是。”

    曹墨居然开口了,这让易凡感到匪夷所思。

    不过曹墨的眼神依旧没变,还是那么的空洞。

    孔胜男就继续问道:“是你杀了牛翁一家?”

    “是。”

    “为什么要杀他们?据我所知,是他们收留了你。”

    “因为他们该死。”曹墨加重语气,但眼神依旧没变。

    “他们为什么该死?”

    “因为他们拆散了我和阿离,如果不是他们,我也不会下杀手。”

    “好,那你讲讲杀人经过。”

    曹墨思考一会儿,然后道:“我在牛翁家生活十几年,很清楚他们的作息时间。

    当晚潜入后,没有出现任何意外,很轻松的将他们都杀死了。”

    “等等!”孔胜男忽然插嘴,“据本捕所知,牛阿离的房间跟拆家了一样?

    你们发生过搏斗?

    牛阿离一个弱女子,需要你这么大动干戈?”

    讲完,曹墨立刻辩解:“那房间不是我做的,我进去时候已经是这样。

    我与阿离情投意合,恩爱有家,却被他人拆散,肯定是他与父母吵架,自己破坏了去。”

    听此,孔胜男没有表态。

    易凡也在旁静静观看这个总捕头有何手段。

    过了一会儿,孔胜男忽然宣判:

    “曹墨,人证物证齐全,你又自己招供,本捕就判你死刑。”

    听到这话,曹墨眼睛一亮,不由仰天大笑。

    对他来说,死就是一种解脱。

    他一直就在等待这一天的到来。

    可下一秒,

    “刚刚的话,本捕只是随口说说的,目的只是想看看你到底多么想死,一般太想死的人都藏着比活着还重要的秘密。”

    当下,曹墨笑容僵住,立刻沉下脸。

    “你算计我。”他一发狠,忽然向孔胜男扑过去。

    易凡诡异一笑,悄然伸出脚给曹墨下个绊子,那曹墨随即摔了个狗啃泥。

    “阶下囚莫要得寸进尺。”易凡厉声道。

    “杀了我,杀了我!”曹墨的样子狼狈不堪,眼睛里充满血丝,疯狂大叫,“来杀我啊!来啊!”

    “留你一命,自然是有用。”易凡收敛情绪,并没有被激将。

    而后,他对孔胜男说道:“总捕头,你继续问吧。”

    “好,继续问。”

    孔胜男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孔胜男提问道:“曹墨,本捕问你,你杀牛翁一家是否背后有人指使?”

    曹墨躺在地上,四肢张开,面目表情道:“这全我曹墨一人所为,并无他人。”

    孔胜男却厉声道:“你错,你背后有人指使,而且这人还不一般,甚至还不一定是人。”

    曹墨脸色急变,但转瞬便恢复正常,他冷笑道:“捕头大人,我已认罪,为何你还不愿放过我。”

    “你问我为何不放过你,这个问题问得好,问得非常好。”孔胜男长叹道。

    接着,

    她忽然沉下脸,冷冷地说道:“那牛阿离还没有死吧。”

    闻言,曹墨表情终于控制不住,额头上满是冷汗,眼神恍惚不定。

    “看来是被本捕说中了,其实本捕还有很多猜测,不过你应该不想我一一跟你说明吧。

    因为你现在的状态,可是随时会告诉我这个事情的真相。”

    将军了,孔胜男胜券在握。

    “曹墨,此时此刻,你还想继续隐瞒下去吗?

    难道你当真以为我们查不出来吗?

    牛阿离的行踪,本捕可已经获知,随时都可以将她带来。”

    话说完,曹墨的眼神顿时暗淡下去。看小说,就来5G小说网! 速度飞快哦,亲!5G小说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