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八九章 往昔今日夏洛莱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军官巴赫的军情衍变报告、对凯恩而言并不是什么惊艳故事,而是一出情理之中的**悲歌。

    首先就是抽兵换将。

    总督穆勒在大灾祸之前就抽调了一次兵。

    原因是双山堡那边局势紧张。

    双山堡是魏玛人占据夏洛莱以后修筑的一座城市。

    最早是军堡来着。

    当时火药武器方兴未艾,对上轻重骑结合,且有硬弩的草原民族,并没有什么优势。

    要知道,这些草原民族,可是征服了安科威亚人后待了近百年,才被当年的同族驱赶离开的。

    当然严格的说,也算不上同族,游牧民族以部落的模式生存,有大战就联合多个部族。

    而最终跟古安科威亚人融合的,是征服者群体中的一个大部族和数个小部族。

    他们将不肯改变,也不肯上进,只会躺在祖宗功劳簿上的那伙人赶回了草原,让其自生自灭。

    但论及细节,就没这么好听了。任何一个群体都是有上进者、有志之士的,差别只在于不同时期的多与寡。

    因此,被赶回草原的这些游牧民的后者,固然因为疏于武备,缺了血性而被教做人,却也有涅槃重生的。冶金、制器等,也因此在草原安家落户。

    待到魏玛干翻新安科威亚人,拿下夏洛莱时,草原上已然有了一个介于汗国和王国之间的大帮。

    可以说,若是魏玛再晚个十年二十年,那么在攻伐夏洛莱时,就会遇到这个名叫贝康的草原国度的铁骑大军。

    结果却是一步先,步步先。

    魏玛在三十公里宽的两山脉之中央,建立了双山堡,又在两山脉尽头的山上分别建立了白山和青山堡,三处堡垒守望相助,拦住贝康铁骑。

    也曾一度打的很艰苦,但勃兰登堡发力后,新一代的火炮诞生了。贝康铁骑开始哭泣。

    并在百多年前的一场载入史册的大战中,被诱敌深入,彻底打断了腿。

    当时魏玛佯做不敌,双山堡被贝康拿下。贝康指挥官觉得这是个一举攻入敌腹地的好机会。便以弩骑兵封困青山堡、白山堡,然后大军长驱直入。

    结果等贝康铁骑深入内陆,魏玛人从地下涌出,先重新夺取双山堡,然后新式火枪火炮,为青山、白山解围。

    口袋一封,在夏洛莱丘陵区绞杀贝康铁骑,十五万贝康铁骑,最终逃脱者寥寥无几。

    转年魏玛王国以马枪手、马拉车组成机动军团,直攻贝康王城铁都,用火炮攻破后很扯淡的城防后,满城尽屠,一举覆灭了贝康。

    这两刀当真是将游牧民族剁怕了,从那之后直到现代,都没有任何一部游牧民族敢于打草谷。

    但这几年,却是有了异常情况。

    凯恩听了巴赫的一些相关描述后,便有了推测,认为多半是神灵回归的锅。

    因为时间点,跟魏玛人作死,打开了界域通道,使得虚灵等异界生物能够来到这个世界的时间是能对上的。

    好战必亡,忘战必危。

    魏玛人在夏洛莱地区的近年表现就算后者,若非有着犀利的火器,而游牧部落自从庞贝毁灭后,科技不但没有进步,反而出现了倒退,那么当游牧部落的新一轮试探发生时,就绝不仅仅是丢脸那么简单了。

    险些被一波试探攻击直推的事实,让总督穆勒看清了享受了太久承平岁月的军队,表现可以有多烂。

    这成为调动雪脊关守军的主要原因。盖因这里的守军,基本都有过跟亚坤共和国撕逼的经验,调到雪脊山,平时的主要任务,也是在下游渡口到雪脊山这近三百公里的长路上巡逻,从而打击这个地区的匪患。

    不仅如此,穆勒还大胆的从魏玛传统地区,包括勃兰登堡,雇佣了一批退伍军人,去守卫双山堡。

    这个策略起初是成功的,很受那些除了打仗,没其他本事,又不想当泥腿子又或血汗工厂大牲口的复员军人欢迎。

    但再后来的本地征召就是败笔,兵源素质低下,恶习多,训练时间又不够,雪脊关士兵就是典型的例子。

    当然,这也跟大局不断恶化,驻军也从发不出饷到伙食变差再到饭都吃不饱有关。

    还有一部分问题,则来自正在被凯恩施以酷刑的这位传奇军官。

    这人并非是军人,是近来才穿上军装的。

    而在这之前,这人是克兹拉的狂信徒。

    克兹拉是古安科威亚人的神。

    这些神无视信徒的召唤已久,随着新安科威亚的诞生,以及后来被覆灭,这些神更是成了博学者、神学者才知晓的存在。

    但还有一类人对这些曾经存在的神感兴趣,拥神者。

    拥神者往往不差钱,又或有一张能说会道的嘴,若是两者兼具,那就更不得了。

    他们就像奇货可居的吕不韦看待嬴政一般,将沉寂的神当做投资对象。

    具体的做法,就是收集相关物品和信息,等到梳理出了情报,并凑够足够的圣物,便举行唤醒仪式。

    在神墓中长眠的神,从某种角度讲跟吸血鬼一样,哪怕时隔多年,只要有人用对了方法,就能通过仪式将之唤醒,重新开启一段生涯。

    因此,神灵总是很习惯在凡间到处留传说,有的时候这些传说甚至不是关于神的,而是神最信任的圣灵,又或某个隐秘的分身。

    只要分身醒来,圣灵醒来,就能为神暗中奔走。这样反而比直接复活神更稳妥。

    拥神者复活神之后,往往会以信徒为要挟,与之签城下之盟,从而获得巨大的利益。

    这个安科威亚古神、狩猎之神克兹拉,就是这样醒过来的。

    总而言之,克兹拉虽然负债还被夺权,但至少醒了,且作为神,有的是时间谋划恢复。

    而拥神者也获得了巨量回报,狩猎教会也就此成立。

    毕竟有真神回应,能赐予神术,在加上如今夏洛莱人的确很需要狩猎来补贴粮食缺口,因而教会发展壮大的很快。

    但在发展过程中,也迅速的出现了一股浊流。

    这股浊流,就是由获取了相当神权的拥神者造成的。

    从教会的角度,拥神者带来的是各种目光短浅的败家操作。

    包括滥用神力,催生超凡者。

    凯恩惩戒的这名传奇,就是这般诞生的。

    听军官巴赫这么说,凯恩给予了这传奇更多的关注。

    完全没有感受到神力的痕迹。

    不过其法则之力的掌握确实很水。

    这种水,跟他在勃兰登堡郊外养殖场杀死的那头巨大传奇怪物的水还不一样。

    那头怪物,是纯粹的档次不行。眼前这个,是档次还行但用的不行。

    这也就意味着,他的确有可能是吹肥而成的传奇。

    本很对法则的领悟远远不够,即便拥有,也没法较好的运用。

    而且就他所知,神牺牲自己的一部分本源,来成全目标的话。是能够达成这种感受不到任何神力特征的吹肥的。

    再往细致了说,若是他把这小号的神秘物质提取出来,为他人加持,也是可以打造一个传奇阶的容器的。

    若对方本身是高阶超凡者,确实能勉强担起传奇阶的格位。

    虽然军官巴赫之言,只是一面之词,也说的比较粗略,但凯恩却是信了,神权被他人相当程度的把控,比如发了什么干系重大的神誓,神确实也可以成为凡人的工具。

    当然,这是在玩火。可只要能见到利益,尤其是暴利,那么永远都不缺人干。

    报告听完了,凯恩解除了对众人的控制,包括那名之前开枪射他的。

    人们顿时瘫了一地。

    缺氧时间太长,软成一坨了。

    “国有国法,军有军规。这名军士的行为,按规惩罚即可。但这位传奇的命及权力。我收了。”

    凯恩说着亮出一枚徽章。

    他在勃兰登堡虽然并没有深入的接触政府高官,却也从警部那里获取了不少魏玛王国的情报。

    因此,这枚徽章仿造的还是很有水准的,而他所冒充的‘宫侯’,也确实魏玛特有的临时职务,就跟配尚方宝剑的钦差大臣一般,并不在正经的官员序列之列,只是因某事、某任务而诞生,但却又有全权负责,便宜行事,先斩后奏的权柄。

    “巴赫,我现在任命你我雪脊关的代理指挥官。”

    说话间,凯恩收起徽章,开启空间门,百名‘军大衣’从中列队行出。

    卡巴内在勃兰登堡区域获得的数量扩张是有限的,远不及下游渡口等区域。

    但随着保护伞大厦的生产体系建成并投入使用,卡巴内无论是生产系、还是战斗系,都得到了进一步深化。

    如今勃兰登堡的行动已经基本结束,而周行又没打算向垃圾场北面的尸妖沼泽推进,于是就有了闲余战力。

    按照凯恩的吩咐,如今总数扩增到两千四百余的卡巴内战士,大部分都转职成了军大衣。

    军大衣的首要特征就是不再具备传播者的特质。

    次要特征是开始定型。

    从某种角度讲,它们的潜力已经被开发出来了,很难再有大的提升,因此就彻底定型了。

    定型之后,神秘要素从就吸收状态,成为了收集状态。

    这方面凯恩采取了阿斯塔特修士基因种子的类孕育模式,成熟后即可摘取,以固态稀有资源的方式储存,安排其用处。

    因此,军大衣哪怕是不可思议的完成屠神壮举,理论上也不会更进一步的成长了。

    凯恩指着一百名看起来就极有压迫感以及非人感的军大衣,告诉巴赫:“这就是你的宪兵卫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你的任务是尽快训练出一支合格的军队。这里的军人,该吃牢房的就让他们吃牢房,该滚蛋的就滚蛋。宁可最后都剔除,也不要姑息一个**。”

    凯恩又道:“你大可以放手去干。宪兵卫队是你的武力底气,它们中任何一个,都能挑战大师级超凡者,也有足够的智商执行军事人物。粮食、军饷、装备、都会有,回头对雪脊关完成全面清点核算后,就会送来。最多两个月期限,我要看到一支焕然一新的雪脊关驻军。如果你和其他军官做不到,那么我就亲自送你们上绞架,这是魏玛军官的责任。明白了吗?”

    “明白了。”巴赫大声回答。

    “嗯,最后,我以魏玛宫侯的名义,宣布雪脊关驻军临时进入直管体系,现在你们这支部队的前缀,要加上皇家二字,只听我的命令,又或王令,其他一概不理会。”

    “是。”

    “好了,让我们进入下一个流程。”……

    接下来其实就是统计和清点。

    雪脊关看架子一切安好,其实很不好。

    那位传奇军官也是带着任务来的。只不过不是总督的任务,更不是王国的任务,而是拥神者的任务。

    各种薅羊毛,明目张胆的公有变私有,甚至出现了向官兵反向收缴这样的奇葩操作。

    就拿步枪来说,别说是备用,就连当值士兵人手一把都做不到,,再把坏损没有配件修复的算上,这样的一座关塞,竟然只有百来把打的响的枪。

    对于这种越是国难,越是发国难财的事,凯恩也是司空见惯了,都懒得生气。

    往好处想,至少冤有头、债有主,知晓接下来该去抽谁的脸,以儆效尤。若是那种民众揭竿而起,东西都糟蹋了、毁坏了、泼散了,一如李自成那种吃他娘、喝他娘,闯王来了不纳粮,又找谁说理去?

    是,统治者是欠民众的,但这也不应该是胡乱搞事的理由。像那种流匪破城,又哪里只是吃大户?还是普通人倒霉的多。

    多少恶事,假借大义之名而做下,这盘糊涂账,就是人间悲剧。

    所以眼前这情况,根本不算惨。

    拥神者虽然拉虎皮做大旗,不择手段剥削,却也在维持地方秩序上有着功劳。

    而且他来的正是时候,再往后拖拖,这拥神者就彻底弊大于利了,相比于其贪婪导致的将所有人逼上死路,不经意间维护了秩序的存在性的功劳又算得了什么?

    这边清点完毕,保护伞大厦那边早就准备完毕了,空间门一开,物资就由卡巴内劳工们搬运过来了。

    并且劳工也会在这里驻留一部分,这里什么都缺,包括修补匠。

    关前的护城河虽然不需要填,但正经的重型桥梁,得架一座。

    而且这护城河也是个劣质工程,其上游的关键位置都没有任何布置,一个简易水坝,就能神不知、鬼不觉的积蓄水能,然后在关键时刻来个洪水大冲洗。

    所以说,像这种水流湍急,水势不差的护城河,是个系统工程,不是挖条支流从自家门前一过就OK。

    这种隐患,还是极早补上比较好。

    将雪脊关的事务安排妥当后,凯恩没有急着离开,而是回到关前,向着东部森林方向寻找难民。

    大灾祸之后,好些难民被堵在关前,苦求不得入,说多了还要被打靶,于是便在附近结营。

    那位传奇军官还以违章违法之名,带人洗劫过那帮可怜人。据说当时的情况也是挺惨的。

    但架不住王国境内更惨,并且不知道这边的情况,还是有难民来,得知了雪脊关的情况,很多就加入了难民营了。

    至少这边没有因虚晶而异化的各种怪物。

    凯恩则认为,发生这种情况,不是虚灵心慈手软,而是主攻要害,一时腾不出手。

    不过到了现在,起码也有搅屎棍的人奸四下游荡了,像难民营这类没什么向心力的脆弱组织,往往很轻松就能搞的一片狼藉,甚至屠戮殆尽。

    况且,冬天已经在敲门,凯恩不觉得难民们有足够的生活物资越冬。

    以凯恩之能,难民营自然一点都不难找。

    不就是借森林边缘较为稀疏的树木掩藏么,仅仅是人留下的各种痕迹,就让凯恩一眼看出了端倪。

    “站住,你是什么人?”叱咤声中,两名年轻的女战士端着步枪对准凯恩,而另外一个看起来年纪大一些的女战士,则叉着腰问凯恩。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