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四八八章 雪脊关上训渣兵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从某种角度讲,神的血肉是比核废料污染度高许多的污染源。

    不仅辐射强度高、还持久,正常情况下,几十代人都休想见到其威能有所衰减。

    所以凯恩在驾驭着小号,完成了神秘要素的摄取之后,很自然的接到了一份阿尔法的相关评估报告。

    第一级辐射区域,是以爆炸点为核心五公里半径区域,第二辐射半径是半径五公里至半径三十五公里……

    好吧,这个烂摊子凯恩不准备管了。

    就让它在若干年后,成为后世人口中的奇迹森林或恶魔森林吧。

    相信即便几百年后,这个地区仍旧会以产出不同品相等级的、让人为之疯狂的特殊宝石而出名。

    毕竟崩解的那位神,是带有大地属性的。

    勃兰登堡经历了这次变故之后,庇护区之外的活人,已然寥寥无几。

    阿尔法的最新统计数据是241。

    也就是说,大约有两千多人在神降事故中丧命。一部分是不肯离开勃兰登堡避难的平民,还有一部分是在城市的其他区域苟活、没来得及享受到迁徙自救福利的民众。

    凯恩给奥古斯特的最新指示,就是保护三个中产者社区的同时,抽出人力将迁徙自救的福利送到位。

    奥古斯特当即就让韩赛尔和葛蕾特负责这件事。

    凯恩觉得这人员指派是合适的。

    提醒过神灵血肉辐射的害处后,凯恩就准备离开这个地区了。

    奥古斯特问询这座城市人员的未来是什么?

    凯恩表示未来是换个地方重新开始。

    其实安置地已然有了。

    比如原本属于铁蛇帮地盘的崖山,新港,西南驿,都是不错的安置点。

    还有铁山。

    随着神灵血肉污染的形成,勃兰登堡,无论是城市工厂,还是煤矿铁矿,都需要弃置了。

    否则用不了多久,就会出现这样那样的变故。

    连他不想理会,都是因为成本太高昂。

    主要的问题还在于神灵血肉中的神念。

    虽然比不上旧日支配者的神念,但神魂之力仍旧是极难磨灭的一种能量。

    就算光凯恩亲自动手,磨光也得以千年计,而收集过程中,就会受其感染。

    总之是非常的骚气,从成本核算的角度看,不值当的为了煤铁资源,在这个地区硬耗。

    既然如此,铁山穹隆的铁矿,就要利用起来了。

    一个是保护伞和血十字,都需要钢铁资源。

    另外一个,人们需要工作,从而令社会乃至经济运转重新启动。

    只不过头现在那边还处于建设阶段,在有安置能力之前,凯恩不打算告诉奥古斯特他们这个好消息。

    让这里的人见识下血肉辐射的可怖也是好的,省得到时候又蹦出恋家不肯离的。

    本来勃兰登堡还有许多问题没有处理,比如虫群国度,通过利用幻境从虫人那里骗取信息,目前已经对这个地底种群掌握了一定的情报。

    再有就是黑妖精,相关情报汇总的结果表明,这个地底种群同样规模不小,且活跃。

    但现在这些都被神灵降临打断了。

    凯恩也觉得,这两股势力被神灵血肉吸引也是挺好的,他知道这两个种族都会忍不住作死的。

    这种背景下,以他为代表的光神保护伞势力太过出挑强势,反而压制了其他势力的闹腾。

    因此这里且交给这些势力们去闹腾好了。

    而哪怕他离开,还有一些外围扫荡任务未完成的卡巴内战队也撤离,警部至少还有一票军大衣,和三千黑妖精傀儡可驱策。

    这样的一股力量,因缺乏高端战力,想要灭除其他势力做不到,但依托圣所和光神信仰赐予的神术坚守一时,还是不难做到的。

    守得这一时,崖山那边的初期建设竣工,就可以迁徙了,到时候这里爱谁占谁占,反正他是放弃了。

    花费了一天时间善后,将勃兰登堡诸事安排妥帖,凯恩的注意力转向他处,比如光明堡东南的夏洛莱丘陵地区。

    这个地区归属魏玛王国,是从安科威亚国薅来的。

    该地区自古就以果林、桑木林、茶林出名,魏玛拿下这里后,加大了发展力度,几十年便见了功效,百年前,该地区就已经是王国数一数二的经济作物种植区。

    大灾祸发生后,各地区信息断绝,夏洛莱地区也不例外。

    不过据血十字的哈布斯等人说,该地区似乎没受什么荼毒,并且地区总督早早的就强化了边防。

    血十字的普通成员,包括那些之前曾散落在这个地区游荡的幸存者也表示,从未见过夏洛莱人从丘陵地区跑出来,倒是有不少人试图前往夏洛莱避难,但关隘不放行,而翻越关隘所在的安科威亚群山支脉之雪脊山基本是不可能的。

    保护伞大厦在哈格特岛落地后,发展的还算顺利。表现之一,就是高空通讯网络的覆盖区域在不断扩大。

    还有就是有了空闲的飞行器,能够执行各类任务。包括协助凯恩的爆破枪手小号与邪神作战。

    与此同时,不需要凯恩专门下达命令,阿尔法已经派遣飞行器对夏洛莱丘陵,安科威亚山区,乃至亚坤王国的平原地区,展开了情报搜集。

    目前搜集的夏洛莱丘陵地区的情报表明,该地区的人类活动,整体而言,相对而言,确实算是正常。

    凯恩觉得这是个利好消息。如果那里问题较少,那么他去了或许能快速平定。

    然后就能够跟保护伞掌控的地区互动。

    经济最重流通,他也很希望这里的人类能够尽早自立,而不是靠保护伞喂养。

    话说,只是这几天的功夫,下游渡口的种植区,第一批粮食已然能够收割了。

    这跟勃兰登堡地区的一系列杀戮带来了大量的有机肥,有着极大关系。

    而无论是光明堡血十字组织的人,还是刚从勃兰登堡迁徙出来的人,看到这晚秋丰收的景象,都忍不住口呼奇迹,并且对熬过这个冬天充满也信心。

    近半年来,他们着实是被饿怕了,没有什么能比粮食更让他们感到安心的生活物资了。

    清晨,秋风吹雨,寒意深重,凯恩驾御小号,骑乘轮胎超过一尺宽的特造重型机车,踏上了前往雪脊堡的道路。

    机车行驶时,有着类战机涡扇引擎发动时的那种声响,但声音相对较低,出力澎湃,不怕走烂路。

    凯恩以70迈左右的速度沿道路独行。

    超过半年的弃置,让路上多了不少杂草,路两侧景致也荒凉衰败,不时能看到村落的废墟。

    再后来就渐入佳境,或者说,进入了荒野无人烟的地区,天地辽阔的苍茫感扑面而来,放眼望去,也尽是原始自然风情,他关心的植被的存活状况也算不错。

    这就挺好,真要像艾丽卡初临时占据的山下镇那边的景象,他就会觉得这世界已然烂到了根上,救不救都在两可了。

    三个多小时之后,雪脊山已然清晰在望。

    有点地球华夏滇西玉龙雪山的意思,山顶白雪皑皑,山腰是针叶林,到了山脚就成了常绿阔叶林,再往下还有灌丛、草甸、其间夹杂着流石滩植被,可以说白的吸睛,绿的层次分明,还有河水流淌、绿草茵茵,尤其是秋天,色彩更是缤纷,美不胜收。

    不过换个角度看,这个地方是真原始,人迹罕至,完全没有路,在加上超凡世界的特色魔兽,超凡者的队伍都未必能翻越,更别说是普通人。

    凯恩看过大地图,知道,再往西,就是勃兰登堡的正南面,大片的原始森林。

    原本勃兰登堡也是这原始森林的一部分来着,一直到勃兰登堡北面的群山,才因为煤铁的存在,植物稀疏,以岩山风貌为森林划上了分割线。

    而东面,就是安科威亚群山。

    所以这片区域,是山脉与森林之间的过度地区,三百多公里长,四五十公里宽,没有矿产,也谈不上土地肥沃,在地广人稀的时代,无人开发自然也是正常的。

    至于夏洛莱丘陵,其实是安科威亚群山两条山脉圈出来的一片区域,可惜不是什么盆地。

    两条山脉的尽头,形成了一个超过三十公里宽的敞口,对应的就是大草原。

    当年草原民族攻打古安科威亚,就是从这里进入。

    起先只是冲着夏洛莱,因为这里产的茶、果、桑蚕,对他们而言都有着巨大的诱惑。

    结果占据后发现古安科威亚是个虚包,便继续攻伐,却也是用了十多年,才真正覆灭了古安科威亚。

    后来融合,融合不了的退走,同样是从这里。

    正因为有着这样的历史,夏洛莱地区的人类种族成分复杂,尤其是魏玛、亚坤先后进入类工业革命时期以来,国家、民族的概念逐渐强化,外乡人,外族人,外国人的说法也就愈演愈烈,这本就是隔阂产生的一大原因。

    这也成为了凯恩关注的点。

    以前这个地区的民族问题,看在钱的面子上能压的住。毕竟不管谁闹,都会破坏生产,影响大家赚钱过好日子,会犯众怒。

    但如今,无论是果子、茶,还是蚕丝,都不能当饭吃。民族问题怕也就压不住了。

    凯恩很想知道,夏洛莱总督是如何解决问题的。

    反正他能想到的,无非是跟草原游牧民族取得联系。

    或者说,双方应该本就一直有联系。

    那么加强互动,通过跟游牧民族做贸易,解决刚需。不失为一条出路。

    对于夏洛莱里通外国,甚至整个地区都投靠外国这种事,凯恩并不在乎,哪怕站在魏玛王国国君的立场,也能够给予理解。他也相信大多数当地的底层人士也不会太在乎,活命嘛,不丢人。以现在的局势,要玩气节,也是跟反人类的邪教、以及异族怪兽、虚灵什么的玩,人类内部问题,可以放一放。

    怀揣着这样的心态,凯恩觉得他这次过来都没道理失败。

    大义、实利,都占着,这样的事,只要执政的不是傻子,就没有反对的道理。

    然而,到了雪脊关前,他就吃了个闭门羹。

    雄关险峻,关前还有一条十米宽的护城河。

    这明显是大灾祸之后挖建的,毕竟夏洛莱通往魏玛的道路就这么一条,很难想象往昔大宗货物是怎么通过这只容两驾轻马车并行的木桥的。

    大门紧闭,最外层是巨大的铁栅门,中间是厚重的金属门,后面或许还有一道铁栅门。

    城墙上有军士,凯恩能看到他们看过来的表情,冷漠,蔑视,还有傲慢,甚至幸灾乐祸。

    “嗨,瞧瞧这人性。”

    他下了车,走至桥中,然后就见城墙上的人举起枪,瞄准了他。

    他当然无惧,如果愿意,他能在三秒钟之内,将对面百米内所有以站岗名义看热闹的军士全部射杀。

    又或者,直接一颗核弹将这个关隘彻底拔除?然后挑几个如今态度最跋扈的,问问他们感想如何?

    想了想,凯恩撇嘴笑了下,宏声问:“请问现在你们是魏玛王**,还是夏洛莱自治军?”

    城上的人不答,其中的一些人,用看猴戏的戏谑目光看着桥上的凯恩。

    凯恩也没再说什么,扭头往回走。

    ‘砰!’一声枪响,子弹打在距离凯恩不远的木桥护栏上。

    凯恩脚步没有停。

    然后,‘砰!梆!’这次子弹打在了机车上,溅起一溜火花。

    凯恩扭头看了一眼,转回身继续奔机车。

    然后他就听到了城头有人骂:“尼玛的,让你装!”

    这次就是射人了,并且准头还不错,如果凯恩什么都不做,的确可以命中。

    然后凯恩瞬闪出现在了城头,领域一开,所有人都不能动弹,连表情都凝固。

    凯恩的这个小号已经是圣域级,不在单纯使用破坏法则,而是成了体系。做到这种事,只是小儿科。

    他站在射手旁边,看了射手一眼,又来回走了几步,看了看众人。

    人们的眼神此刻已经改为惊恐,有些人脸色因窒息而开始发红。

    凯恩走到射手旁边,用枪口将对方的脸扒拉的正对他,一脸平和的问:“你觉得你站在这里,手里有枪,就有资格看我狼狈万端,如果看不到,就帮我做到,若是还不行,就干脆射杀?”

    然而这射手明显就是那种欺负弱小时丧心病狂,强者面前大气都不敢喘的货色,此刻已经惊恐的连思考都做不到。根本没有能力回答问题。

    就在这时候,城墙后看起来像是军营指挥厅的设施中,快速蹿出数人,其中一个速度很快,虽然不是瞬移,但还是在几秒时间里就跨越了三百多米的距离,飞身跃上了城墙。

    “阁下,不管您是谁,有什么目的,请先放了这些军士。”

    凯恩微笑道:“说的好像是我无理在先一般。更令我感到讨厌的是,你到现在居然都不肯认错,反而想跟我讲道理。”

    凯恩说着哼了一声,这人顿时便跟其他人一样,动弹不得,同时也是一脸震骇。

    “你以为你有着传奇阶位,就能跟我嘴仗论输赢了?”

    话题一转,又问:“既然你想理论,那我就跟你理论几句。我最开始时的问话,用了术,确保整个关隘的人都能听到。主要就是给你听的。我证明了自己至少有平等对话的资格。你在做什么?”

    说话间,另外的几人也已到场,都是高阶超凡者,当然,在凯恩面前,同样毫无还手之力,同样被定在了那里。

    “有你这样的上官,你的兵士有那些表现,确实不意外。我要问一句,这样的你们,还有做人的起码底线吗?又是谁给你们的胆量,让你们如此骄横跋扈?”

    凯恩说着解除了对传奇的部分限制。道:“你若今天不能说出个让我满意的答案,我便不会拿你们当人看,到时候,你们会明白什么叫生不如死。”

    传奇阶位的军官吞咽了下口水,顺便喘了口气,苦着脸道:“阁下,是我们的错,求您放我们一码。”

    凯恩不满的皱眉:“你是听不懂人话,还是思考能力差?我需要的是你空洞的道歉吗?我要的是把过往简明的说清楚。大灾祸前,你们守关执勤就是这个鬼样子?那么是如何变成现在这样的?疯了吗?良知呢?智商呢?”

    传奇阶位军官嗫喏道:“这个,我们、我们……”

    凯恩点点头,“看来你是上位者当久了,连真话都不会说了。如果有来生,记住这个教训。”

    说着一挥手,传奇阶就飞退数米之外,人悬在几乎与城墙齐平的空中,继而开始遭受极刑。

    细胞级的爆炸,从体毛和皮肤开始,瞬间就成了血人,但这只是个开始,因为在凯恩的领域内,哪怕血液也会爆炸,外在的表现,就是整个人在红色光芒中不断的挥发,消失。

    这种痛苦是凡人无法想象,也不可能承受的。

    但传奇阶位可以。

    强大的意志,以及强横的生命力,这时反而成了此种极刑的必要前置条件。

    这传奇军官已经失去了思考的能力,意识完全被痛苦占据,发出非人的凄厉惨叫。光是听到这种声音,都让人毛骨悚然。

    凯恩打个响指,所有被定身的人都以喘息一口气。

    事实上,如果不是身体被定,已然有人因憋气时间过长而身体不自主的抽搐,甚至大小便失禁了。

    刚喘了一两口气,凯恩就再次定住了他们。

    然后凯恩对跟随传奇军官而来,但后到的四人道:“你们谁来把情况说清楚?说不好,我就代表窒息的人判你们去死。”

    话音刚落,就见获得解除锁定的四人中,其中三个目光齐刷刷的落在另外一个身上。

    “好吧,就你了。”说话间,除了被注目的那个,余下三个再次窒息。

    被委以重任的这位一脸苦涩,但嘴巴确实利索,当下便吐字清晰、条理分明的道:“我叫巴赫,雪脊关驻军副统领。我是魏玛人,今年四月十七日,我接到命令,去教导团带领一批新兵来雪脊关报道。目前驻守的军士,80%来自教导团,包括我带来的那一批,以及后来的两次补充……”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