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7章 相看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拢月坐下,眉头都不皱一下的道:“只要你对女人感兴趣,这些都好说,大不了,我让你皇叔给你置办一份丰厚的嫁妆把你嫁出去就是。”

    “什么嫁妆,你就不能说是丰厚的贺礼?”白少陵都懒得翻白眼了,皇叔让皇婶给他挑媳妇,根本就不靠谱,“就这个吧。”

    拢月噎了一下:“那你的意思是?”

    “就这个,柳絮絮是吧,直接见面。”

    白少陵起身就走,拢月瞪着他的背影十分错愕。

    这就谈妥了?

    白凝玉望着白少陵的背影歇斯底里,“啊……啊啊啊你是不是忘了还有什么事儿没做啊?”

    白少陵回头,给了他一个‘自求多福’的表情,便匆匆离开了。

    白凝玉气得捶土!真是纸糊的的交情!一点都不靠谱……

    白凝玉实在是不想跪了,便冲着书房的方向嚷嚷道:“娘……你还记得你最爱的那支蝴蝶紫玉钗吗?”

    这一嚷嚷够响亮的,直接把他关在书房看奏折的老爹给嚷嚷了出来。

    白玉荣阔步走来,白凝玉立刻闭了嘴,埋着头,不吭一声了。

    白玉荣背着手,狠狠地睨了他一眼,面露讥诮,“想起来?”

    白凝玉立刻垂下头装死。

    白玉荣淡然道:“想起来也不是不可以……”

    白凝玉竖着耳朵,看着他。

    白玉荣冷冷地看了看他:“不是挺能跑的吗,这点苦都吃不了?”

    白凝玉焉了,他老爹要么视他为无物,要么视他为水火不容,他狗嘴是吐不出象牙来的。

    “直接把腿打断吧!”

    白凝玉:“……”

    拢月:“噗……”一口茶水喷出来。

    白凝玉急了,立刻嚎哭道:“娘……娘亲我下次不敢了……你快说说话啊……我可是你怀胎六月,九死一生,生出来的啊,你不能让父亲就这么将你当年的心血糟蹋了啊!”

    “我觉得我好好调教一番,将来还是很有作为的啊……娘啊……”

    拢月揉着额头,她面上被太阳的余光晒的微微发烫,“那……那个……”

    她看向白玉荣,神色稍微有些不自然,脸上渐渐浮现出两朵红云,没多久,连耳根子都红了,“要不,就算了吧。”

    白玉荣眸子寒光闪烁,“说回来了,要狠狠责罚他的是你,现在心慈手软的也是你……慈母多败儿!”

    说着他一挥袖子,“起来吧,去书房抄书。”

    “啊?”这么轻松?白凝玉觉得自己不是幻听了,要不就是他老爹给他挖了一个巨坑等着他跳。

    “你不起来,你娘就得陪着你在这里晒日头,你们母子搞什么鬼,本王心里很清楚。”白玉荣说着看向慌忙拿书将自己挡着的女人,“本王若不是怕你娘亲晒晕过去,便直接打断你的狗腿!”

    呜呜呜……禽兽!

    拢月这时挪开书本问道,“方才你说,我最爱的那支蝴蝶紫玉钗怎么了?”

    白玉荣脚步一顿,却没有停留,直接离开了。

    白凝玉拼着强大的毅力拖着两条快废的腿,一瘸一拐地起来,含糊道:“呃呃呃……我记错了。”

    拢月:“……”搞什么名堂?

    白凝玉跟在白玉荣身后去了书房,前脚一踏进去,他就直接瘫倒在地。

    “跪了很久?”白玉荣负手,微微俯身,“要不是本王来替你解围,你这双腿怕是得废了吧?”

    这一副“我是你的救命恩人,赶快谢谢我”的高冷表情……

    “呜呜呜……爹,你放心,我发誓,我不会说出去的!不是你把娘亲最爱的那支蝴蝶紫玉钗,不小心打碎然后嫁祸给我,是我自己打碎的。”

    “唔……孺子可教。”

    白凝玉泪眼汪汪地瞪着他,敢怒不敢言,只能委婉地表达他的愤怒:“爹,你要早点出来,我能跪到腿都废了吗?”

    白玉荣颇认真地想了想,总结道:“假戏真做,你若不做的真实一点,你娘怎么会心软?爹也是为你好啊……”

    白凝玉听着他这句话,只觉六月飞雪,身上冷的打颤。他受宠若惊地瞪着他,有些好奇他爹什么时候良心发现,变得这么有同情心了。

    结果就听到他道:“喏……把这些都抄了吧。”

    白凝玉看着厚厚的一叠书,眼睛冒星星,“……”这是废了他的脚,现在又要废了他的手吗?

    白玉荣直起身就要走。

    白凝玉急了:“爹,您去哪儿?我怎么办,您不管我了啊?”

    白玉荣顿了顿,回头:“你方才不是还有力气威胁本王吗?想必抄完这些,问题不大,勇气可嘉得很可以。”

    啊啊啊啊……禽兽啊,禽兽!

    白凝玉泪眼婆娑地目送白玉荣扬长而去,唯有泪千行。

    晚上,白凝玉就吃了两个馍馍,他饿得摸去厨房,发现厨房竟然落锁了!这简直就是个晴天霹雳!

    他内心挣扎了一番,决定去找娘亲,用真情和亲情打动她,给他煮碗面条也行……

    好歹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惩罚也有个限度吧?

    踏雪阁

    白凝玉来到门前,见里面亮着灯,却半点动静没有,一时狐疑,便将耳朵贴在门上,听里面的动静。

    可里面声音太小了,他整个人都贴在了门上,也只是零零碎碎地听到了几句,他们好像提到了他那个不争气也没啥天赋的堂兄,也提到了什么柳絮絮,直到后来提到了他。

    白凝玉屏气凝神,就听到拢月道:“你看美女摆在他面前,他似乎不怎么感兴趣,看都懒得多看两眼,像是看了会长痔疮一样,谈到成婚,更是兴致缺缺……”

    白玉荣若有所思地望着她,突然脸色一沉:“你到底想说什么?”

    拢月沉吟半响,“我觉得……他是不是不举?”

    白玉荣:“……”

    拢月继续分析道:“他很可能是真的不举了。男人一旦不举就比较容易变态,长期压抑的**找不到地方发泄,只好整日无所事事的睡觉,找不到主心骨,对生活没有信心,对未来没有憧憬……所以自从秦风月离开勾栏院那种地方后,他就成了常客,你当真以为他是每日去钦点那点银子?他其实是羡慕嫉妒恨。但又不好明说,便去挑人家毛病,训人发泄……长此以往这么下去……”

    不等她说废了,白玉荣便道:“你给他把过脉了?”看小说,就来5G小说网! 速度飞快哦,亲!5G小说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