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百一十一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温在安在回到家的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今天家里气氛的不对劲。

    尤其是在他刚进门的时候,整个府上居然没有一个人过来迎接自己,这实在太奇怪了。

    沈枝雀怎么都没有想到,莲华先生说的第二天给她一个答复,就真的给了她一个答复。

    这天沈枝雀拜访长公主回来后,一进门就看到莲华先生和沈鹤他们两个人百无聊赖地坐在了大厅的正中央。

    莲华先生一看见沈枝雀,就忍不住兴奋的冲她招手,赶紧让她过来。

    沈枝雀虽然迷茫,但还是乖乖地走了过去。

    等到沈枝雀的屁股刚刚接触到椅子上时,莲华先生立即挺直了身板,嘴角带着一抹胸有成竹的笑容。

    “小枝雀,方面的事情,你师叔我可是全部都帮你调查清楚了!你要不要听?”

    一听这话,沈枝雀打了个激灵,瞬间正襟危坐起来。她乖巧的给莲华先生倒上一杯茶。

    “听,我听,师叔请喝茶。”

    莲华先生对于她这幅恭敬的态度十分满意,于是也就不再卖关子,直接把自己知道的东西都说出来。

    “既然你这丫头态度还算恭敬,那我就告诉你吧。昨天晚上我回去了之后我就去找了一下我曾经的几个学生。然后我就从他们的口中知道了一些东西。”

    “原来在你出生的那一年,现在的温家还没有分家,三房子嗣都在争夺一个宣平候的爵位。

    然后没有多久,温家大房,也就是很可能是你亲生爹娘的那一家人,孩子丢了。也正是在那一段时间,小鹤鹤捡到了你。”

    “于是我就顺藤摸瓜,让我的学生们继续调查下去。果不其然,我们发现当年的温家二房是最有嫌疑的一房,因为当年在你被人丢了不久之后。温家二房就有一个伺候多年的老奴告老还乡,离开了温家。”

    “温家二房在当年一直针对大房,而且老奴突然之间告老还乡这件事情实在是太过反常。所以我已经去派人寻找当年那个老奴。

    如果不出我所料的话,当年派人把你丢掉的应该就是现在的宣平候,当年的温家二房。

    不过近年来,宣平候因为资质平庸,所以在朝廷之上并没有取得什么功绩,我认为他对于现在的你并没有太多威胁。师叔给你算了一卦,如果你想在最近认亲的话,后天就是一个不错的日子。”

    “谢谢师叔。”

    面对莲华先生如此真诚的建议,沈枝雀心口一暖,一直悬在嗓子眼的那块巨石也在此时悄然落地。

    不过沈枝雀对于莲华先生得到消息的渠道还是有一些疑惑。

    “不过师叔。我能问你一下你的学生除了师弟之外,还有谁吗?”

    莲华先生摸了摸鼻子,皱着眉头,认真的开始思索了一番。

    “这年头,想让我做师傅的人还蛮多的,不过,我这个人只给长得好看的人……不对,是符合眼缘的人教学。所以这些年我就只教了康平王,安国公,好像还有几个傻小子……”

    沈枝雀听到这几个名字之后,不由得咽了咽口水。

    “那师叔我能问一下你这次找的……学生是哪一个?”

    莲华先生吧唧吧唧嘴:“呃,时间紧迫,所以我就去找了最近的那个康平王,那个家伙虽然平时头脑简单四肢发达,但是在关键时刻还是有点用处的。”

    沈枝雀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看起来镇定一些:“师叔你是说那个皇帝的亲兄弟,和北滨王一样擅长带兵打仗,回京的时候,百姓们夹道欢迎的康平王吗?”

    莲华先生点点头:“是啊,就是他,刚刚好温家那小子是他的手下,所以他曾经私下就有调查过,所以这一切就弄的很快。”

    沈枝雀这下子是真的沉默了。

    可能是因为沈枝雀见过莲华先生不正经的样子实在是太多次了,所以她在潜移默化当中已经忘了莲华先生其实也是个大能。

    但是连康平王都是他的学生什么的,这也实在是太……令人不可思议了啊!

    一边的沈鹤看出来了沈枝雀此时内心的剧烈波动,他深有同感的拍了拍沈枝雀的肩膀。

    “雀丫头,你也不信是吧,我当时进王府的时候也不相信。不过你师叔说的是真的。”

    莲华先生得意洋洋地抬起的下巴。

    “就是就是,我告诉你当今圣上当初也想让我当他师傅只不过他太丑了,所以我才不当呢。”

    沈鹤面无表情:“哦,他这句话是吹牛的,你这次可以不用信。”

    沈枝雀乖乖点头:“师傅你放心,我本来就没有信。”

    莲华先生:?你们这两师徒对我的意见到底有多大?

    不过知道了莲华先生原来这么厉害之后,沈枝雀忽然之间也生出了一些底气,对于之后关于认亲的事情也有了一些信心。

    毕竟现在她可不是以前无依无靠的沈枝雀,而是背靠莲华先生沈鹤还有楚时溪的钮钴禄·沈枝雀。

    如果真的到时候宣平候的人再来针对自己的话,她沈枝雀应该也能够大胆地去解决了。

    ——

    将军府里。

    温夫人正在家里伺候花花草草。

    这是一间没有被提名的院子,但是这府中上下的所有人都知道,这些院子其实是温夫人特地留给那个失踪了的大小姐的。

    温夫人常常会来到这个院子里面打理各种花草,平时在路上遇到了什么比较好看的首饰,也会特地派人将其送到这间院子里。

    所以这间无名的院子虽然一直没有自己的主人,但是处处都透露着生机,仿佛它此时的宁静,只不过是它的小主人离开了片刻而已。

    尤其是在温夫人上次见过沈枝雀后,她更是将闲暇的时间都用在打理这间院子上。

    现在的温夫人面色早已比最初红润了许些。

    她常常会偷偷故意路过沈枝雀住的那间客栈,然后每天看上那么一眼就心满意足的回家去。

    对于温夫人而言,能够每天见到自己的闺女这是上天赐给他最大的恩惠,不过近段时间以来,她好像变得越来越贪心,越来越想要沈枝雀回到自己的身边。

    这段时间天气越来越热,也不知道她的宝贝闺女有没有冰块用……她看起来那般瘦弱,要不知道有没有吃的好一些……还有着越来越多的蚊子,也不知道那孩子被叮了之后有没有药膏……

    想着想着,温夫人一个恍惚,竟然将花骨朵给剪了下来。还是旁边的一个小丫鬟突然匆匆忙忙的从门外跑了过来,她这才发现自己刚才做了什么。

    “夫人!”

    那小丫头跑的是上气不接下气,额头上冒出了一层薄薄的细汗。

    温夫人看见她那副慌慌张张的样子,有些无奈的皱起了眉头。

    “禾香,出了什么事情就这么慌张。以后成亲了该怎么办。”

    禾香顾不得脸红,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就匆匆的道:“夫人,夫人现在没时间打趣我啦!大,大小姐在门口想要见你!”

    温夫人一听这话,心头一热,手中的剪子一个没拿稳便落在了地上。

    她深呼吸一口气,一颗心扑通扑通地狂跳着,脸上的表情是不同往日的紧张。

    “你说的是真的吗,鸢儿她真的在门口吗。那你快点带我去。”

    禾香也知道自家夫人在这件事情上的态度远比对待其他事情要来的更加急切。

    她二话不多说,便赶紧带着温夫人一路快步来到了大厅。

    大厅里面,沈枝雀早已经被下人带了进来。温夫人一进大厅就看见沈枝雀她亭亭玉立的站在大厅中央,眉眼温柔,不卑不亢。

    温夫人的心瞬间就提到了嗓子眼上。

    这是她好几个日夜里做梦梦到的场景,谁知在今日居然真的能够看到沈枝雀出现在她的面前。

    温夫人下意识的握紧的身侧挂着的那块玉佩。从玉佩上传过来的冰凉的感觉,总算是让她那颗浮躁的心渐渐平静了下来。

    温夫人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做出一副镇定自若的样子,走了出去迎接沈枝雀。

    “沈姑娘,好久不见。今日来访是有什么事情吗?”

    看着眼前这个眉眼与自己极其相似的温夫人,沈枝雀心里头泛起了一层浅浅的涟漪。

    如果,这温夫人真的是她的娘亲的话……说不定她也能够感受一回来自娘亲的温暖。

    “温夫人,其实今日我来是有一件事情想要向您求证。”

    温夫人的指尖微微一颤:“是什么事情?如果我能帮得上忙的话,我一定帮你。”

    “是这样子的。我在猜想……温夫人您……有没有可能是我的娘亲?”

    在听到沈枝雀的话后,温夫人的心登时跳的更加剧烈了。她忽然之间感觉自己有些喘不过来气,这是一种被极大的激动感给包围的感觉。

    要不是旁边的禾香一把扶住了温夫人,温夫人说不定会因为太过激动而昏过去。

    意识到自己失态了的温夫人有些手足无措的抿一口身边的茶水,她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沈姑娘,您能先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沈枝雀担忧的看了她一眼,之后便点点头:“请讲。”

    “我想问一下。你大概是什么时候被丢了的呀?丢在哪里?”

    “我师傅说我是元安二十九年中秋的时候在竹溪镇的一废庙里面捡到的我。”

    温夫人心口一震,沈枝雀说出来的那个时间点刚刚好和他们鸢儿丢掉的时间点是一样的。

    鸢儿是中秋节那天一大早就丢了的,如果这段时间被人运出去送到竹溪镇也的确是很有可能。

    不过,温夫人还是很谨慎的继续问道。

    “那你身上当时有没有其他的物件?”

    沈枝雀摇头:“没有。我师傅说捡到我的那一天,我除了有一个强保之外,其他的就什么都没有了。”

    听着沈枝雀说的话和当时的情况再次相符,温夫人的手心里冒了一层冷汗。

    她掩饰性的喝了一口茶,脚底板也开始冒汗。

    “那你的背后有没有一个胎记?”

    “胎记?”

    这下子轮到沈枝雀懵逼了。她从小到大接触的人里面就只有她一个小姑娘,所以像什么洗漱啊,都是她自己一个人自食其力做完的。

    在她从来都不知道自己的背后到底是什么样子,更别说知不知道后面没有胎记了。

    温夫人看见沈枝雀这幅茫然的样子,刚刚还十分热切的心情霎时间冷却了不少。

    “你的背后没有吗?”

    沈枝雀有些为难:“温夫人,这背后的东西我怎么能看得见呢?”

    温夫人刚才逐渐暗淡的眸光再次亮了起来:“那你能不能让我看看?我女儿的胎记它就在右后肩上。”

    沈枝雀有没有多想:“行。那您看吧。”

    温夫人的心脏再次扑通扑通狂跳的起来,她屏退了其他的下人,等到大厅里只剩下她和沈枝雀后,她这才小心翼翼的走过去,拉开了沈枝雀肩膀上的那一块衣服——

    在那儿光洁细腻的肌肤上果然有一处如同蝴蝶般的小胎记。只不过颜色比较浅,所以沈枝雀平时穿轻纱的时候并不会显现出来。

    温夫人这下子一直悬在嗓子眼的那块巨石总算是落了地。她眼眶霎时间便红了起来——这个小姑娘真的就是自己丢了这么多年的鸢儿。

    这一回,温夫人再也没有办法控制住自己内心的情感,一把抱住了沈枝雀后,便开始悲痛的哭了起来。

    “呜呜……鸢儿,我的鸢儿,你真的回来了……都是娘不好……呜呜……都是娘有错,要是当初娘能看好你,你也不会受这么多苦……”

    湿热的眼泪浸湿了沈枝雀的肩头。

    原本对于亲人并没有什么实感的沈枝雀在这一刻,忽然之间就懂了什么叫做血缘的关系。

    尤其是看着如此伤心的温夫人,她的心头忽的也跟着一块酸楚了起来。

    自己虽然从小就没有感受过父母的疼爱,但是因为沈鹤对自己足够关心,所以实际上并没有感觉出太多的差别。

    但是温夫人却不一样。

    这么多年以来,她一直沉浸在失去孩子的痛苦和自责当中,明明今年才二十八,但是沈枝雀清楚地看见她的头上早已经冒出了些许白发。

    沈枝雀轻轻叹了一口气,她十分小心的拍了拍温夫人的后背,半晌才挤出一句。

    “娘亲,我回来了。”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