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章 中西兼修姚静静,陆风质问温仙人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九院里,吴医生享受着宋子毅的贴心服务,陆风坐了一会儿,闲得无聊就走了。

    他前脚刚走,温疗疾后脚就来了,又拎着东西,吴医生蹙眉,这是不打算让她安静地看病历了。

    温疗疾还好,比较安静,不久又来一个。

    见到是她,吴医生就知道今天出院前她是没有功夫再看病历了,只好让小护士把病历收走。

    “姚医生,你好。”温疗疾客气地和她打招呼,主动让出自己的椅子,然后挑了个比较远的位置坐下。

    来人即使陆风口中的话痨医生,吴医生的同学兼闺蜜,姚静静。

    可能是兼修中西医的缘故,她的身上还带了点淡淡的中药味。

    宋子毅只听过有这么个人却从没见过,初次见面,正准备在她朋友面前刷好感,却被她一顿盘问给问懵了。

    “你不会就是那个对小小死缠烂打的老头?”姚静静不可思议地惊呼,围着宋子毅绕了一圈,上下打量。

    “看着很年轻嘛,小小你的情报有误啊!”不等宋子毅回答,她就扑到吴医生那边,与她低声咬耳朵。

    “真的很大年纪了吗?看不出来一个男人,保养得这么好。”

    “身材挺好,看着不弱,应该还能用两年,只不过这颜值,唉——”她忽地叹气,“有点差强人意。”

    丑吗?吴医生下意识看向宋子毅的脸。

    温疗疾在一旁听热闹,也望了过去。

    一时间几双眼睛都盯着他。

    宋子毅从不觉得男人要靠长相,可是当吴医生看过来的时候,心底却紧张起来,担心她也觉得自己长得不好看。

    吴医生觉得宋子毅长得还可以,不过她清楚,这种内敛严峻的款款,完全不对静静的胃口。

    只要见过她老公眉清目秀的斯文样子,就会明白,她说差强人意其实也是一种间接的肯定。

    宋子毅见吴医生不做评判,顿时如坠深渊,心底拔凉拔凉。

    姚静静却好像没察觉自己的话让他不舒服,继续说:“不过咱们又不是那么肤浅的人,看重的自然是男人的内在……”

    当她说这话的时候,吴医生很想戳穿她的虚伪,当初决定倒追她老公不就是因为他长在了她是审美点上,现在说什么看重内在,假不假?

    “那你真是火眼金睛,第一眼就看出你家那位的内在美。”吴医生故意逗她。

    “哎呀,他那是内外兼修……”说起自家宝贝,姚静静忽地露出一脸娇羞。

    吴医生最佩服她的就是这一点,都多少年的老夫妻了,提一下就脸红。

    有姚医生在,根本没有温疗疾和宋子毅说话的份。

    偶尔她会问他们问题,比如说几岁了,做什么工作,有时候人还没回答,她又说什么年龄收入都不是问题,把话题直接扯开了。

    当然吴医生会和姚静静关系这么要好,肯定不是因为她的唠叨,两人聊了一会儿八卦,不知怎么的,话题就转到了一个比较特殊的病历去了。

    那人情况特殊,辗转多家医院,各种专家会诊,问题棘手。

    越是棘手,两人越加兴致勃勃地讨论。

    若不是宋子毅还记得下午要出院的事,她们恐怕要聊到晚上。

    姚静静口口声声说着要跟车送吴医生回家,她家老公下班来接人,一个电话,她就跑了。

    吴医生只能感叹,这个见色忘友的女人。

    办好出院手续,陆风和裴沐起等人都来了,从护士台那里提了一包药,推了一架新买的轮椅,把吴医生接回家。

    陆风来之前已经把屋子收拾好了,还买了些生活用品,把冰箱也塞满了。

    吴医生看到在客卧的行李箱,抬头看向陆风,“你这是干什么?我这里有钟点工,不用你过来。”

    “钟点工才来两个小时,你一天三餐还有洗澡什么的,总要有人帮忙吧。”

    “帮我洗澡?”吴医生嫌弃地剜了他一眼。

    “你想多了。”

    陆风脸都黑了,他说的帮忙不过是帮忙放放水,扶一下,在外面守着,以防她摔倒了没人管,又不是干什么。

    吴医生自己转着轮椅走来走去,厨房阳台绕了一圈,得意地说:“技术不错吧?”

    “休息一下吧。”宋子毅把最后一箱水果从车上搬过来,都是那些亲友探望她送的东西。

    吃不掉,分了好多给医护同事,剩下的只好带回来。

    “不累。”吴医生好像故意显示自己行动自如,转着轮椅在客厅不停走动,还得意地笑着。

    “好了,你们都回去吧,我是脚骨折又不是手断了,阿姨会给我做饭,我只要把东西放微波炉热热就好。”

    陆风哪里放心,非要留下来,温疗疾则安静地跟在他后面。

    “小姨,你家好漂亮。”裴沐起是第一次来这里,被房子的装修风格吸引。

    屋前没有高楼遮挡,站在阳台可以眺望远处的风景,落日余晖,晚霞绚丽。

    望着红艳似火的云彩,半点没有冬日的寒意。

    “我的眼光好吧?”挑了很久才挑到这么合心意的。

    这是她当年自己赚钱买的房子,没有让家里出一分钱,说起来颇为自豪。

    “嗯。”裴沐起情不自禁地张开双臂,感受夕阳的余温。

    陆风走了过去,从后面抱着她的腰,脑袋枕着她肩窝,两人腻腻歪歪说着话,一般人看到就该自觉走远些。

    可温疗疾还想跟过去,吴医生一把拉住他的手,“你过去干什么?一边坐着。”

    温疗疾不舍地看了一眼,才到客厅坐着,和宋子毅大眼瞪小眼。

    感受到他灼热的视线盯着自己的手,温疗疾把手往后面躲了躲,不解他怎么突然变成这样子。

    趋利避害的本能,他下意识朝吴医生那边靠近,殊不知这动作让宋子毅更光火。

    吴医生刚刚拉了他的手,已经让眼前的男人吃味了,没想到他还不懂避嫌,靠得那么近做什么?

    不过宋子毅也就表情凶了一点,在吴医生面前,他不可能对温疗疾发火。

    好在陆风和裴沐起也进来了,见时间不早,吴医生把他们都赶回去,温疗疾终于脱离了宋子毅的死亡凝视。

    “你怎么还不走?”时间过了九点,吴医生有些困,抬头看着宋子毅。

    “我留下来照顾你。”宋子毅起身把桌上的空果盘拿去厨房洗干净。

    吴医生等了一会儿见他没出来,转身回自己的房间,锁了门,慢吞吞地从轮椅上转移到床上。

    管他呢?她先睡再说。

    吴医生以为自己锁了门万无一失,不曾想房间门的钥匙还插在上面。

    她一个人住,家里都没什么重要物品,睡觉也没锁门的习惯,钥匙从装修好住进来,几年都没拔下来过。

    宋子毅出来的时候看到门关着,不用想也知道她肯定锁了,只是再看见门锁上挂着的钥匙,不禁一笑。

    陆风从吴医生家里出来,不但没有赶温疗疾,还让他跟着自己上车。

    温疗疾喜欢和他待在一起,却也看得出他有事找他,心里不免担忧,是不是和父亲有关。

    “我早上去看了何西飞,他瘦了不少。”陆风把玩着裴沐起的手,说得漫不经心。

    裴沐起仰着头看他,意识到他是特意跟温疗疾说。

    “是吗?我不清楚。”温疗疾低着头,声音闷闷的。

    “一点也不清楚吗?怎么说他也是Winslow国内的上一任负责人,我以为你们关系不错。”

    “他是他,我是我。”温疗疾只能这么说。

    “哦。”陆风应了一声,沉默后又突然开口,“那单若薇你总熟悉吧?你该不会是追不到小起,对我生仇恨,才让人故意破坏我和小起的感情吧?”

    温疗疾没想到他会这样想,不过不用他反驳,裴沐起就先说话了。

    “怎么可能?你想象力太丰富了,再说人家一个大明星,为什么要听疗疾的做这种毁前途的傻事?”

    “是好像有些说不通。”陆风话锋一转,盯着温疗疾,“你能解释一下吗?”

    让他解释什么,温疗疾两手下意识捏紧。

    裴沐起见他这么可怜,捶了陆风胸口一拳,“你到底想说什么,拐弯抹角有意思嘛!”

    “我已经知道何西飞和单若薇的某些动作不是因为他们怀疑小起调查TSH,借此敲打她,而是针对我。”陆风说得笃定。

    “只是不明白我到底做了什么事,得罪了什么人,劳烦你们如此兴师动众。”

    “何西飞针对你?”裴沐起诧异地一抬头,就听到陆风“嘶——”的一声。

    她抬头,头顶刚好撞到他下巴,陆风正在说话,被这么一撞,咬到舌头。

    看到他龇牙咧嘴的搞笑样子,裴沐起忍不住笑了出来,也让神经紧绷的温疗疾勾起嘴角。

    “还笑?小没良心的!”

    陆风动了动嘴巴,痛感袭来,此时已经没没心思再想着质问温疗疾了。

    “说呀,你为什么觉得何西飞针对的人是你?”裴沐起见他装腔作势地显示舌头疼,转而看向温疗疾,“你来说。”

    “你们以前的恩怨我也不清楚,不过最近的,应该不是你得罪了人,你算是被牵连的。”

    温疗疾不可能把温国勋的事情告诉他,那都是上一代的恩怨,跟他们这一辈没有直接关系,他只能这么解释。

    “我算是被牵连?”陆风反复咀嚼他话里的意味。

    “所以疗疾你的意思是,有个你认识的人,他记恨某个人,因而迁怒陆风?”裴沐起脑子转得飞快。

    “你这么喜欢陆风,却为那人隐瞒,显然那人在你心里比陆风还重要……”

    “他一个男的喜欢我!”陆风大叫。看小说,就来5G小说网! 速度飞快哦,亲!5G小说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