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94 (一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中年男人面沉如水,“木小姐,这里是H洲的议事厅,请顾全一下大局。”

    “大局,什么大局。”

    叶修墨眉头微敛,只是一眼扫过去,对方立马犹如被冰镇。

    当然,在他认为,尊先生就算是喜欢这个女生又如何,站到他这样的位置,不可能为了一个小女生让自己染了淤泥的,所以,他并不太紧张,反而面色和缓的看过去,“尊先生,其实就是一件小事,把小事化了多好,不过一个杯子,你喜欢拿走就是,这边再让木小姐向他道歉,一人退一步,两全其美,是吧。”

    那中年男人顾自点着下巴,说完,微笑的的看向那年轻男人,“你觉得呢?”

    那年轻男人当然不乐意,方才被木纤纤那一下给揍狠了,想他是什么身份,谁敢这么对他?!

    但是眼下也算是给了他面子了,再者,能叫H洲的尊先生服软,让这小女生对他俯首称臣的,还是这么多份量人的面前,他面子上是好过的,至于其他,还有这杯子……

    之后,慢慢来。

    “好。”

    年轻男人一幅施恩般的点头,邪恣嚣张的,又坏坏的看向木纤纤,指了指一旁,“那里有水,先给我倒一杯,道歉声音大我喝了水就……”

    “砰——”

    那年轻男人话都没来及说完,整个人就呈一个抛物线般飞出去了,比方才撞得更远,直接如球一般,落地后,还滚了下,滚出了门口。

    如果不是H洲长身后的人躲得快,只怕都要殃及一大片。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太迅速。

    四下忽然静得落针可闻,数十道眼神,幽幽的盯着出手的人。

    出手的是叶修墨。

    他矜贵淡然的收回腿,嫌弃地在地上掂了掂脚,薄唇厌弃,“聒噪。”

    说完,拉过木纤纤的手,对着路远使了个眼神,“拿上杯子,走。”

    “……好。”

    路远都有些没反应过来,他方才听到这年轻男人话时也想立马掐死他,脑子里还在构想着,要用个什么惊世骇俗的法子弄死他,结果,向来最是从容的,能动嘴就不动手的三少就开动了。

    别说,这一脚,帅死了,比小仙女方才那一脚,更帅更得劲儿,看得人热血沸腾。

    嗷,真的,路远觉得,方才地一踢,他差点就弯了,回过神来,立马抄起茶几上的玻璃杯,和大雄跟上叶修墨,齐齐向外走。

    “站住!”

    那中年男人终于反应过来,一边立马让人把那年轻男人扶起来,一边气得得上前一拦。

    他原以为,尊先生是个识时务的,没曾想,色令智昏。

    “尊先生,你知道不知道这人是谁[连城 sx5.]?”他急切的问。

    “哦。”叶修墨饶有兴致缺缺地扫了对方一眼,“没兴趣。”

    正在这时,外面已经有人把那年轻男人扶了起来,那男人完全站不稳,四肢诡异的垂落,很明显,骨头都断了,可那眼神,怨毒愤怒的看向叶修墨和木纤行,恨不能立马把他们两给生吞活剥。

    “再看,眼睛就别要了。”

    叶修墨看过去,墨眸一冷,薄唇吐出来的字让人发寒。

    “泥泥……泥干……”

    年轻男人字音都发不到点上了,可是旁人依然能从他扭曲的表情里解读出来。

    “呵……”

    叶修墨没说话,他身后的大雄就已经走了过去。

    他动作太快,一身煞气,正扶着那年轻男人的洲长护卫队一时没有得到吩咐,也没动,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大雄一拳打在年轻男人的左眼上。

    一声痛呼,年轻男人几乎昏厥。

    “尊先生!”

    那中年男人真没想到尊先生这么狠,这里可是H洲,是H洲最要紧的议事厅,而这人不说其他身份,他还是国际展览馆的人呀。

    尊先生就这么自己动手不说,还纵容手下打人!

    “洲长……”

    中年男人看向洲长,然而,洲长只是冷哼一声,“现在知道我是一洲之长了,不好意思,处理不了,自己玩去。”

    “你!”

    中年男人愤声,洲长身后也有人不乐意了,看向他,“洲长,这事关我们H洲的脸面了。”

    洲长不说话,静静地看向木纤纤方向。

    木纤纤也没搭理她。

    “洲长!”

    另外几人开口,见洲长都不发话,登时怒了,其人一人忽然着路远怀里的玻璃杯,“再如何说,这跑去展览管抢东西,也是有错在先!哪国法律也容不下的。”

    言下之意就是方才不管哪里同做到位,抓住这一条,就能办之有理。

    “呵……”

    这下洲长都笑了,他是被气笑的,“我真的觉得,你们的脑子是怎么蠢成这样的。”

    “什么?”

    “你……”

    “罗宾,请你记住自己的身份,你现在是以什么立场在说话。”

    洲长肃着脸,“立场……你们还不明白吗,尊先生已经动手了,就说明他有绝对的把握来平息,那杯子……为什么你们不去查一下。”

    洲长说完,把手机递给那中年男人,“自己看吧。”

    那男人狐疑的接过,粗粗一看,随即又凑近了一些,再然后,把手机递给另外几个人,“你,你们,看一下,是不是和那个很像。”他指着路远怀里的玻璃杯。

    几人一眼望去,又望回到手机上,然后……

    同时噤声。

    路远这时也看向怀里那只漂亮的玻璃杯,

    一瞬间脑中电光火石的,下一瞬,凑到叶修墨面前,小声不解的,“三少,这不就是你桌上的水杯么?”

    路远说完,又道,“我还记得,当是全世界都在赠物联合展览,问到你这里了,你当时好像正烦着呢,就顺手把这杯子给了,对方如获至宝,当时,我记得,你就是录了一个指纹,据对方说,这个指纹除非人本人去,否则,任何人不能破译,且这次捐赠是保密的,如果有一天,你想拿回,不需要任何协议与招呼。”

    路远说完,叶修墨微微颔首,“……嗯,有这事。”

    有这事?三少看着这么迷糊的样子,摆明不可能忘了。

    这下子路远忽然明白三少为什么特意去取这杯子了,这是想和小仙女间接的亲吻啊。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