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6章 离开楼子里(二更)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品书网 ,最快更新退婚后,太子他偏执又撩人 !    谢柠柠望过去木头人般,看着他喂到面前的手和手上拿着的勺子,勺子是用木头做的,不知道是什么木头。

    她这时候居然有闲心想这个。

    “不用?”傅廷钦道,目光直视她。

    谢柠柠张开了唇用了,由他服侍着用完了。

    “太子殿下不用服侍。”最后她开口。

    “用完才说不用孤服侍了,早怎么不说?还是用完了,孤对你可好?”傅廷钦说:“你总违背孤,对不起孤。”神色微冷。

    谢柠柠低头:“太子殿下,对不起,我不是故意,早想说不用。”她的对不起并没有带多少诚意,表面上包着一层诚意内里什么都没有。

    “孤听不出多少真心诚意。”

    傅廷钦一把让她抬起头来,对上他的双眼,阴冷的道,一幅看穿了她的样子,跟着问她:“你嘴上说着对不起,不是故意,心里呢?”

    谢柠柠:“一样。”心中一样带着歉意,看不到不是她的错,是对方的错。

    是傅廷钦这个男人的错。

    “孤要看清楚,看看是不是像你说的,孤要看到你心里,孤的惩罚——”傅廷钦说起来没说下去,目光望着她的胸口。

    谢柠柠由他看,渐渐由不下去了。

    傅廷钦一把抱起她,抱着她就往外面去,似要去哪里。

    谢柠柠发现了,抓住了抱着她的男人:“太子殿下。”他要做什么?

    “不出去?”

    傅廷钦抱紧怀里女人,揉了几把被盖住的女人问:“你不是想出去,孤说了。”

    步子走得更快。

    一瞬到了门口,就要让人打开门。

    “这时候?这个时候?”谢柠柠记得现在是什么时候,这个男人说真的?

    “不是这时候是什么时候?孤说过就会办到。”

    傅廷钦道,斩钉截铁。

    “哦。”

    谢柠柠没忘自己此时是什么样子,她整个人如蚕一样包着,好久没有好好的梳洗了,发丝闭乱。

    面上带着脏污,她这样是想让人不管她的,整个人更是弱得不行,就这样出去?这样急冲冲的。

    不过要是这样也没什么,她不怕,只要傅廷钦不觉得丢脸,丢他的脸!

    “你身上。”傅廷钦倒是发觉她身上还裹着薄被,要出去需要取下来,其实不取下来也可以,裹着就裹好了,他不在意。

    但是别的,他的目光在她的小脸上巡视了一番,叫了人进来。

    两个婆子进来,她们跪下磕头,不知殿下这会叫她们是为何。

    “殿下。”

    “你们。”傅廷钦吩咐起她们,让她们端水进来,服侍怀里的女人洗漱,收拾好了换一身好的再过来。

    说的同时把怀里抱着的女人放下,放到地上。

    只是放下手中,觉出这个女人似没有力气自己站着,他又看向她。

    谢柠柠想自己一个人站想推开他,可没力气。

    傅廷钦心见不动了。

    两个婆子应着是,望着安阳县主和殿下,心中有点不明白,可不妨碍她们去办,她们出去准备了热水。

    准备好了,傅廷钦让人送到这里,送进来,看着冒着一点热气的水,上面晒上了干花的花瓣,一片片的花瓣落到水里,趁着热气,很快舒展开了身子,一点点一点点的舒展,不久,一片片的干花瓣便彻底舒展开了身子。

    艳红得夺目美丽,他亲自抱着怀里女人把她放到沐浴用的桶上面,就要放到水里,只是要放前要先抽出身上裹住的东西。

    让两个婆子服侍。

    让她们一起帮忙,两个婆子带人应道,她们一起小心温柔帮着,谢柠柠身上的薄被被抽出来,抽出来后,里面是着中衣的安阳县主。

    中衣不算多透,就是有股味,她们闻到不知道殿下闻到没有?这应是安阳县主不好好沐浴造成的,天热不动在床榻上会出汗。

    傅廷钦闻到了一点,不去在意,反正要沐浴了,谢柠柠却不能不在意,她是闻得最清楚的,身上有什么味都能闻到。

    “放下我吧。”她开口。

    两个婆子心想要沐浴了?

    傅廷钦直接放开她,把她放到水中,谢柠柠置身于水中,闻着花瓣散发出来的香味,中和了她身上的味道。

    她对着傅廷钦:“太子殿下可以出去了,让两位嬷嬷在就行。”

    两个婆子应着是,是啊,太子殿下出去吧,她们会服侍好安阳县主的。

    傅廷钦想说他给她洗,亲自动手给她洗,把她洗得干干净净白白嫩嫩,目光看着两个婆子,看了谢柠柠看了一会转开去,他转身走了出去,让她们快一点。

    两个婆子谢柠柠都:“是。”

    他一出去。

    两个婆子服侍起来,谢柠柠没说话。

    由于好几日没有沐浴,两个婆子替安阳县主洗得很精心,每一处都洗了,谢柠柠没有意见。

    待到沐浴完了,俩个婆子又看了看,谢柠柠跟着看。

    看身上没有哪里需要洗后,两个婆子一起扶了她起来。

    谢柠柠在水里泡过,水是热的,更是柔弱无力,弱柳扶风靠着她们,靠在她身上,被扶着坐下也有些坐不住。

    两个婆子一前一后在她身后撑着她低头:“县主这样不行了,还不吃不喝——”

    谢柠柠看她们。

    两个婆子不再往下说,她们服侍着给安阳县主擦干了秀发,抹了香膏。

    秀发一干披散开,再梳通,很柔软很香,两个人知道安阳县主秀发长得好,就是最近没用东西有些干了。

    安阳县主面上相同,抹了香膏,摸起来不那么干燥了。

    她们摸完收回手。

    谢柠柠悄悄随着摸了下,摸后闭上眼。

    两个婆子就着替她换了一身干净外衣,梳了秀发,挽了一个发型,看看觉得可以,其中一人才走出去。

    另一人依然留下扶着她。

    谢柠柠:“不用扶了。”她休息过来竟有了点力气,她要起来,一个人出去。

    婆子:“这可不行。”就是扶着她。

    谢柠柠:“......”

    外面,傅廷钦出来后便让人送了一壶茶过来,是身边人带来的他常用的菜叶煮的,煮好送来,坐下来后喝着,喝到一半人出来。

    “殿下可以了。”

    “嗯。”

    傅廷钦知道可以,进去,一下看到女人和婆子,他上前一把抱过她就出去:“备马车。“他和人说过。

    两个婆子听了望过去:“备马车?殿下要去哪?”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