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章 开始钓鱼的第一百零六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面对画着先祖的扇面, 不少人当下都开始动摇了,哪怕明知道闻氏先祖怎么也不可能和自己的娘长一张脸,但还是让人想要放下本已经拿起的白签或者黑签, 去换上红签。有些心性坚定的反对派倒是一咬牙一跺脚, 把扇子扣了过去, 不再看那双如影随形的眼睛,可……

    江王公然倒戈了啊。

    面对江王的倒戈, 所有人都是没有想到的, 寒江雪更是直接把诧异写在了脸上,反倒是闻嘲风没怎么惊讶。在江王走过来公然和他谈条件的时候, 他已经在心里想好了底线。

    江王却罕见地几乎什么都没要, 只提出了一个要求:“想打开圣山也不是不可以,但必须先打开我叔父所在的武曲山。”

    在众人的一片哗然声中, 河王世子不干了:“凭什么啊?要打开也该先打开我阿爹所在的拔力山!”

    河王祖孙这么支持打开圣山,一方面是看在寒武侯的面子上, 另外一方面也是因为河王战死的儿子(闻嘉泽他亲爹)也葬在圣山里, 还是葬在了离京城比较远,更靠近边关的拔力山, 他俩是绝对承受不住龙骨有失的。

    随着河王世子的一声,就像是打开了什么奇怪的开关, 几乎所有宗亲的关注点, 都从能不能打开圣山上,转移到了该打开哪一座。

    谁都有亲戚, 谁都有所爱, 自然是希望能够先确定自己先祖龙骨的安危。有个老郡主都八十了, 哆哆嗦嗦拿着龙头拐杖就是打人, 她当公主的娘和当县主的女儿都是龙嗣, 还分别葬在了不同的圣山里,她左右为难,却也是一定要先打开这两个中的一个的。

    一家人龙脑子都快要打出狗脑子了,皇帝坐在上首,心想着……

    朕也有想最先打开的圣山啊。

    闻嘲风是最淡定的,因为打开哪个都一样,反正最后都是要全部打开的,他已经规划好了要带着寒江雪回一趟无夷封地的路线:“先看咱娘,再看咱爹。”

    自己的父王和母妃因为龙族风俗而没能合葬在一处,一直是闻嘲风心中的遗憾,他想趁着这回开圣山,偷偷把他母妃的尸骨葬到他父王旁边。闻嘲风这么做,倒不是有多么法外狂徒,而是这么做的闻氏不在少数,甚至有过龙族趁着自己死,抓着后代的手拼命吩咐,一定要趁机给他爹娘合葬的。

    寒江雪:“???”你们老闻家为什么一个个都憨憨的。

    闻嘲风还有一点没有说,他甚至连他和寒江雪的后事都规划好了,如果是寒江雪先去,那就什么也不说了,他死后两人一起葬入圣山就成;若是他先去,那他就先在皇陵里等一等寒江雪,等寒江雪也去了,再一起葬入圣山。总之,他俩死后必须在一起。

    寒江雪却突然有了一个奇怪的疑惑:“龙骨和普通人的骨架,有什么区别吗?”

    “为什么会有区别?”闻嘲风不解的看着寒江雪,大家都是人啊,能有多大区别?

    “那……”没有雾化完全的就不说了,那些雾化完全的要怎么分辨是不是龙呢?那些盗墓的傻逼,能分清楚谁是龙骨谁只是偷偷陪葬进去的吗?

    闻嘲风勾唇,对啊,如果他们把陪葬人的尸骨当作了龙骨,那乐子可就大了。

    某种意义上来说,这也算得上是祖先保佑吧?

    他俩随便闲扯了好一会儿,宗亲们那边仍是打得难解难分,逼得秃鹫大爷都原地变鸟,要啄死谁了。大皇子一开始还在不断地暗示他爹,后来直接明示,这个时候该皇帝出来主持大局了,不是要皇帝前排兜售瓜子和花生米。

    皇帝闻云幛略显遗憾,再等一会儿,河王和老郡主就打起来了,他从小就想知道,他俩到底谁更厉害一点。

    大皇子:“???”

    眼看着儿子就要急了,皇帝闻云幛不得不咳了一声,发出了一个正经的问题:“那个,我们还要投票吗?”

    “不投!”一群人有志一同的回,甚至还有人学起了江王搞威胁,不开他爹的圣山,他就投反对票。

    闻云幛也是有点小蔫坏的,慢吞吞道:“那就都别开?”

    “不行!”众人再次齐声。怎么可能不开?你爹你娘就这么看着你,你敢不开吗?不要说大半夜做梦了,现在就感觉脊背发凉。

    “那你们要怎么办嘛?”闻云幛抛出问题。

    然后莫名其妙的,就变成了打死也要开圣山,但是要先投票选出开哪座。

    闻嘲风的事就这么轻轻松松地成了,不仅如此,他还很快就成为了江王的主要拉拢对象:“你也想开武曲山的吧?”

    武曲山就在无夷境内,由翻雪卫驻守。其实以前这山就叫无夷山的,后来削藩,为了尽可能消除无夷国过去的影响力,无夷山才变成了武曲山。但总之,这山里既葬着江王的叔祖父,也葬着闻嘲风的亲爹。

    两人一拍即合,强强联合,最终大票获胜,因为……皇帝闻云幛的祖父,也葬在武曲山。皇帝一个人身上就绑了无数的票。

    还是宗族内部的三次投票。

    在第一轮的时候,闻嘲风就意识到了一件事,寒江雪也紧跟着发现了——那个在一开始跑票增加了他们第一轮票数的人,很可能就是江王,嘴上喊着要强烈反对的那个人。

    两人一起看向江王。

    江王还是那副龙孙之爷、不太聪明的样子,一手领着小孙子,一手拿着画有他叔祖父面容的扇子,给了闻嘲风一个白眼,然后对皇帝道:“既然已经定了武曲山,就尽快去打开圣山看一下吧。我也要跟着。”

    闻云幛老老实实的点点头,表示一定会尽快安排好一系列事宜,不日启程。

    闻嘲风反倒是不怎么着急了,因为武曲山就在他的藩地之内,过去藩地发生了什么他不好保证,毕竟他小时候对这里也没什么管控力度,但如今肯定不会再让人那么轻松进出了。

    闻嘲风留下和皇帝商量打开武曲山的事,寒江雪先回了家,去和他爹娘表示:“我要和嘲风去一趟武曲山,大概江王也会去。”这还是寒江雪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出京,整个人都十分兴奋,终于!不用!上学了!

    寒夫人一眼就看破了她这倒霉儿子在想什么,给予了小儿子致命一击:“出去可以,作业带上。”

    寒江雪:“……”您怎么不直接给我带个先生呢?

    “你们最近学到哪儿了?我到时候会和嘲风沟通一下,让他在路上教你,保证不会落下课程。”寒夫人微微一笑,就像是能听到寒江雪的心声似的,他以为她不想给他带个夫子吗?这不是向小园要准备殿试嘛。不过,闻嘲风也一样的,“回来之后我检查,学不会的话,你俩的婚期就顺延。”

    寒江雪:“!!!”

    寒夫人根本不怕闻嘲风帮寒江雪打掩护,有本事就纵着他什么也别学,他俩的婚期就一直往后延,看到时候谁着急。

    寒江雪整个脸都红了:“怎么就说到婚期了。”他俩才刚开始交往。

    寒武侯听后拍桌而起,当下就不干了:“寒江雪你小子不会想不负责任吧?我告诉你,咱们寒家出什么,不能出始乱终弃的渣男。”

    寒江雪:“???”我没说要当渣男啊。

    这就是古人和现代人的区别了,现代人谈恋爱讲究的是个先交往、再同居、最后谈婚论嫁,但古人却是既然郎有情郎有意那就成婚啊,就像之前的寒二那样,甚至两个人没有意,有媒妁之言、父母之命也就该结婚了。

    寒夫人倒是早就习惯了儿子的与众不同,耐下心来问儿子:“那你是什么意思呢?你和嘲风连未来的退休养老计划都有了,却不想结婚?”

    寒江雪的眼睛里写满了震惊:“您为什么会知道我的退休计划啊?”

    “你要是不想娘知道,下次就别把计划摆在明面上。”寒夫人哭笑不得的从袖子里拿出了儿子写的计划,这都不是扔在寒江雪的寝室或者书房里,而是直接落在了家里的花厅。寒夫人也是看到之后,才想到了儿子确实也该成婚了,毕竟都十九了,整个雍畿看过去,谁家十九岁的好儿郎还有没成婚的?大概一共就俩,一个寒江雪,一个寒江雪他哥。

    “怎么就俩了?闻嘲风,向小园,郑青鸾,闻嘉泽……”寒江雪随口就能举出好几个例子,这不都是大龄单身狗吗?

    寒夫人比他儿子更诧异:“你不知道吗?除了闻嘲风,他们仨都有未婚妻了啊。”

    至于闻嘲风,他能不能成婚,这不都取决于寒江雪吗?

    寒江雪刚想说怎么可能,但仔细一想,对哦,郑青鸾有他二姐,皇帝赐的婚,本来都要结婚了,被打仗耽搁了;向小园则是从小就有个指腹为婚的未婚妻,约好了他科举之后就成婚;闻嘉泽好像也是前不久说了门亲事,前几天和寒江雪一起去四一寺的时候,就是为了给那家贵女求个平安符。

    “就、就是感觉太快了。”寒江雪只能这么说。

    “怎么快了?念念和你差不多大,他儿子希声都一岁多了。”寒夫人本来对小儿子成婚这事也是不着急的,毕竟他上头还有一兄一姊两个老大难,直至看到闻希声才意识到,寒江雪也老大不小了。

    一夜之间,他们这一茬的同辈人就好像都长大了,成家的成家,立业的立业。

    寒夫人和寒老夫人想得可好了:“你和嘲风也差不多该准备上了,等你二姐一回来,你们四个一起成婚,多好啊。”

    闻嘲风刚一进门,就听到了寒夫人的这句话。

    亲娘也不过如此了!!!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