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5章 开始钓鱼的第一百零五天: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由龙孙之爷的反对开始, 闻氏宗亲内部迅速拉开了队伍。

    泾渭分明的三五做堆,一些人明确支持打开圣山,一些人则激烈地表示了反对, 剩下的大多数则是左右摇摆,举棋不定, 既然担心闻嘲风说的圣山有问题是真,又担不起违背祖训的重大责难,只能选择暂时观望。

    支持方和反对方的辩手, 已经展开了擂台, 吐沫横飞,引经据典, 但说白了其实就是闻嘲风和皇帝当晚对话的升级版, 意思还是那个意思。

    一个打死不愿意相信圣山出了事,圣山防守这么严密,怎么可能出事呢?

    一个说打开看看不就知道了吗?

    唯一与那晚谈话走向不同的是, 以江王为首的反对派,不会像皇帝闻云幛那么相信闻嘲风, 他们开始要证据了:“你说有问题就有问题?证据呢?”

    闻嘲风这边自然也不是吃素的,当下便拿出了画着青莲邪-教的证据。

    寒江雪都傻了:=口=哪儿来的啊?

    圣山出事只是一个推论,虽然也能从闻伯爷和格天诗、大皇子等旧案里,翻找出一些边缘性的证据, 不过那都是些没什么明确指向性的东西,只能作为佐证, 进一步肯定了寒江雪的推断, 却无法服众。

    但闻嘲风如今拿出来的却是实打实的铁证,让寒江雪都一时间有些茫然了,是他错过了什么环节, 或者跳过了多少集的剧情吗?这些证据哪儿来的?

    当然是闻嘲风伪造的啊。

    他这个龙一向剑走偏锋,没什么道德观念,在皇宫在这个大染缸里长大,堪称出淤泥而全染,只要能赢就行,他根本不在乎手段。并因为早料到了反对派的三板斧里必然有要证据的环节,提前就准备好了“证据”。要多少有多少,要多直观有多直观。

    出处都是现成的。

    “朝廷这两年清缴邪-教的活动如火如荼,这些便是从中找出来的。”本来当年闻嘲风是打算自己亲自处理青莲教的,但后来不是西北打仗了嘛,闻嘲风和寒二上了战场,这事就落到了朝中的官员头上。而这个官员是谁的人,大家都心知肚明。

    这样一来也就解释了为什么无夷王能够第一个知道圣山出事。

    江王那边自然不会因为有了“证据”就轻易罢休,但至少是说服了一些中立派,他们在看到“证据”后,就纷纷倒向了闻嘲风,希望至少打开一座圣山来进行查验。

    但反对派也很快就有了第二招:“你们怎么肯定这不是对方的一个圈套呢?”说不定这些人根本没有打开圣山,故意制造了所谓的证据,就是为了骗闻氏打开圣山,好进去作恶。“如此一来,我们不就成了对方的帮凶了吗?”

    这个猜测说实话还挺合理的。

    闻嘲风和寒江雪也考虑过这种可能性,他们没有办法百分百保证幕后黑手没有打这个反向球的可能性。不过:“你们这不也只是一个推断吗?你们的证据呢?”

    对面肯定是拿不出来的,以彼之矛攻彼之盾最爽了。

    1114吸了好大一波来自对面的负面情绪,很是开心地和寒江雪表示:【还是你爱人厉害,不枉我那么努力地和你想情诗。】寒江雪上辈子好歹是个学霸,背了不少古诗,但里面合适的情诗并不多,他能维持住和闻嘲风写了两年的含蓄情诗,1114功不可没。

    反对派的第三招便是:“那就投票吧。”

    遇事不决,集体投票。

    这是闻氏宗亲的老传统了,在皇帝没有办法做完全决定的宗内大事上,会通过与会宗亲的集体投票结果来决定这事件的走向。

    当然,不可能是单纯的少数服从多数,不同身份的人手上拥有的票数是不一样的。好比龙嗣的投票权就要比其他人高一倍,亲王比郡王多,宗正寺卿也有加票,当然,毫无疑问地,皇帝的权重是最大的。

    寒江雪没有参与过闻氏这种内部会议,有太多的问题,好比:“一局定胜负?”

    很乐意给寒江雪解答所有问题的闻嘲风偏过头去,轻说了一句:“这得看,一般来说是三轮投票,看支持哪一方的总人数超过了七成到八成。”

    如若没有一方的支持率超过七八成,那么两边的提议就都不行。要么重新找到一个可行方案,要么就要一直投下去,直至其中的一方彻底放弃。之前怀疑宗亲有被替换可能的时候,闻氏关起来门来讨论的决定结果就是这么来的,大家最终都支持了由皇帝说了算。

    闻云幛误打误撞成了制定规则、确立未来继承人合法性的那个。

    而江王这边的反对派,笃定的就是闻嘲风得不到七到八成的支持,只要他们投票不成功,那无论新的结果是什么,江王都赢了。

    寒江雪恍然,那他之前找郑家帮忙的事,看来是真的找对了:“咱们先看看第一轮的投票结果吧。”

    宫人开始端着盘子来发签,每人三根,有纯素的白色,有下白上红,也有下白上黑。

    红色代表同意,黑色反对,白色弃票。说是不记名投票,但不同身份的人的签所代表的票数是不一样的,票数就写在颜色上面。每个人一会儿只需要上前把对应的签投到指定的签桶里,剩下的两个签子扔到弃桶里就可以了。

    寒江雪第一次参会,也得到了三根最普通的签,这是皇帝闻云幛以及宗正寺卿河王联合同意的,其他人哪怕有意见也没辙。

    “你去投签的时候,把有颜色和数字的一头抓在手里再投,这样别人就看不到你投的到底是什么了。”

    只从另外一头看都是白色,没那么好猜。

    “当然,你要是就想让别人知道你投了什么也可以不藏。”闻嘲风耸肩,说完就当众把代表了同意的红头签投到了桶里,一发入魂,精准投掷。

    闻嘲风桌上剩下了什么也是一目了然,伺候在一旁的宫人上前,替他把另外两个签子放到了弃桶里。

    寒江雪本还以为江王肯定也会学闻嘲风,气势汹汹的跟着明投一回,把立场先拉出来,但江王却并没有,他反倒很守规矩的进行了暗投,还顺便把代表了他孙子的一签也跟着投了出去,并马上就扔掉了四枚弃签,让人摸不着头脑。

    寒江雪会投什么,所有人都心知肚明,但他为了体验一把,也进行了暗投。回来还在兴奋的问闻嘲风:“怎么样,怎么样?”

    “很成功,别人不会看到的。”

    皇帝也是很守规矩的暗投,他坐在上首,让身边的太监替他进行了投掷。他是最后一个投票的,当代表着皇帝的签子入桶的那一刻,第一轮投票就结束了。

    唱名官当众从桶中开始拿签算票,尽可能地杜绝了作弊的可能性。多少红、多少黑一目了然,有经验的唱名官有些时候甚至都不需要数,就能明白总票数可不可以过七成或者八成。好比第一轮的结果,黑签比红签多一些,但更多的是代表了中立的白签,也就是说黑签的数字加起来肯定是到不了标准的,哪怕那些数字都极大也不可能。

    最终的结果一算,果然也是如此,红签虽少,但数字大,黑签虽多,但加起来的数字却只是堪堪比红签大了那么一点,不要说七到八成了,甚至没过五成。

    中立派的白签,将会成为两边接下来的主要拉拢对象。

    闻嘲风在听到红签的最终得数时,眉头便是一皱。

    寒江雪这回不好再说话了,哪怕再小的声音,在这些能变成动物的人耳朵里也和大声逼逼没什么区别。他选择了写字——【怎么了?票数不对?红签里谁跑票了?】

    跑票是这种匿名投票里经常会发生的事,再稳固的盟友关系也很难保证百分百不出现二五仔。

    闻嘲风却不着痕迹地对寒江雪摇了摇头,不是票数少了,而是票数多了。在开始投票之前,闻嘲风就已经估算过票数了。说实话,坚定支持打开圣山的人并不多,毕竟这就和自刨祖坟没什么差别,大家要是完全没有心理负担,闻嘲风才应该担心这些人到底还是不是闻氏的人。

    他们能百分百稳定的大票,就是闻嘲风、皇帝闻云幛、大皇子闻义舟、二皇子闻义济、大公主、三公主以及河王祖孙俩。

    其中河王世子闻嘉泽其实并没有多少票,他既不是龙,也不是什么重要人物,要不是有个世子身份,几乎就要和普通宗亲一个票数了。顺便一说,寒江雪目前能投出去的就是代表了普通宗亲的一票,比重还不如闻嘉泽。

    闻嘲风算得比较谨慎,他连看上去铁跟大公主的二公主那一票都没算,毕竟二公主的美人生母正是江王当年献上的美人,她也有她的难处。

    但如今这个红签的数字,哪怕算上二公主坚定不移的跟票,其实也是远远超过的。

    到底是谁做好事不留名呢?

    不过不管如何,两边都没有超过七成,也就是要进行第二轮投票。而在第二轮投票开始之前,大家决定先吃个午膳,不知不觉已是日上三竿。这也是被默许的拉票环节,所有人都心知肚明。说是匿名投票,但其实大家多多少少对谁当了中立派还是心里有数的。

    闻嘲风也是有备而来,他和江王的手段都没什么新意,却很稳妥,那就是买票。这种作弊的行为,也算是闻家的老传统了。

    不少宗亲都在等着靠这种时候发财,所以中间票才会那么多,他们知道自己很值钱。

    这里的钱当然也不一定非要是明晃晃的金银珠宝,更多的是一种利益交换,好比给家里的子孙后代搏一个前程啊什么的。当然,他们如今都已经算是小打小闹,历史上还有过一个龙族亲王为了获得另外一个龙族亲王的倒戈支持,让出了一座玉石矿的例子。

    而大家都知道无夷王很有钱。

    闻嘲风自然也不是傻子,不会让人白白敲竹杠,不过他也确实很希望能够推动圣山的打开。因为一旦事情为真,那么作为第一发现人,他在宗亲中的威望将会是不言而喻的。

    这也是为什么江王如此反对的原因,拼上对列祖列宗的不孝,他也不能让闻嘲风的推断成真。

    这与他到底是不是幕后黑手关系不大,就是很单纯的利益之争。

    午膳之后没多久,第二轮投票结果也出来了,红签不管是在签子还是数量上,都已经压过了黑签,但还是没有过七成。七成是让打开圣山之事顺利展开的最低标准。闻嘲风尤其的输不起,毕竟他已经投入了不少的成本。

    江王一派虽已经看不到赢的希望,但给闻嘲风捣乱还是可以的。

    也就是在这个时候,闻嘲风之前拜托郑家做的只有郑家能够做到的事,终于起到了作用。当然不是郑家的裙带关系,寒江雪不太喜欢用这个。

    他只是请郑家连夜做了一批画像出来。

    郑家除了人均大美人、姻亲特别多这两个特点以外,其实还是有一些优点的,好比在艺术方面的造诣极高。不管真的喜欢,还是为了当吸引优秀伴侣的资本,琴棋书画那都是会一点的,尤其是绘画,大概是鸟类善于模仿的天赋加成吧。

    总之,寒江雪拜托郑青鸾的,就是帮他连夜在扇子上画出来一批闻氏先祖的画像,不需要很像先祖本人,只需要像他们的子孙后代。

    这就是一般画师做不到的了,只有姻亲遍布的郑家人,可以依靠自己的记忆画出最贴合这些故人的神态。

    从昨天晚上到今日白天,得空的郑家人几乎都没有合眼,终于给画好扇面送了进来。

    每一位宗亲都得到了一把扇子,打开看到的便是很像自己爹娘、爷奶或者与自己亲近长辈的先祖,不管先祖是不是真的长这样吧,但反正肯定是让他们都有点坐立不安就是了。

    寒江雪的意思也很直白,有本事你就在你爹娘、祖父母、长辈如炬的注视下,投反对票或者不作为,置他们的死后安详于不顾。

    哪怕是江王,在面对和自己叔祖父几乎一样的先祖面容时,也开始有了动摇。他祖上虽出了不少的皇帝,但也不是所有人都能当皇帝的,好比对他很好的叔祖父就被葬入了圣山。他爹、他爷对复兴自己这一支都有点着魔,对他这个龙嗣寄予了很大的期望,十分严厉,只有叔祖父待他始终如一,慈祥又和善。

    一想到葬入圣山的叔祖父有可能被人偷了尸骨,他就……

    去特么的,他得确定他叔祖他老人家是不是还好好地躺在里面!

    作者有话要说:  瞎扯淡小剧场:

    闻嘲风:是只有寒江雪这种性格,能够想出来的奇怪主意。

    感谢在2022-01-14 11:42:00~2022-01-15 11:59:32期间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就要做一把勺子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sakure 2个;慢慢、demeter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喵小墨 94瓶;2357111317都是质数 20瓶;鹤川、久 16瓶;轻尧、短腿的yy、弥生、取你欢心、时倾悠、桑落流年、陌小夕、墨菲思特、涌泉之翼、陌易墨、36673718 10瓶;29909599、靳守约、狮兔同笼 5瓶;羡欢喜、17640763、叶子、(≧^.^≦)喵~ 2瓶;夏目的猫粉、flyappleyan、koya、莲城如灯、乐乐、林夕、春深不见三月鹿、蘇桃碧、默水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