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两肋插刀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的士到了洲际大厦工地旁边那个牛肉拉面馆门口。

    姚动生下了车,看见矮脚虎王兵就在面馆门口不远的一个角落等着。王兵那标志性的大脑壳,让姚动生一眼就认了出来,他看见王兵正跟牛肉面馆老板娘在交谈着什么,那个女人两手插裤蔸里,两眼凝视着着王兵不时地点点头,又不时地紧皱眉头。

    姚动生是知道这个东北女人的,她叫杜丽丽,性格热情开放又落落大方,很会穿衣打扮,没什么坏心眼,勤俭持家又吃苦耐劳,朴实中带有豪爽泼辣,处世果断机智,在保持传统习惯的同时又活泼开朗,对男人尤其是对王兵也都温柔体贴,一往情深。

    姚动生隔着老远的距离,就大声与王兵和那个老板娘打起了招呼。矮脚虎王兵一转身便看到了姚动生,他高兴极了,胸膛立刻就挺了起来。他手挽着那个老板娘来到姚动生的面前,那个恩恩爱爱的样子,让姚动生颇生感慨,这世界果真是青菜萝卜各有所爱,姚动生总算明白了为什么矮脚虎王兵为了那个杜丽丽,要舍命相搏的原因。

    杜丽丽上身穿着一款米白色的吊带小背心,露出香肩 ,事业线极端暴露,将丰满的外形展露无遗,给人一种非常性感的美。唯一的缺点就腰身间的比例有点不协调,肚脐外露,蛮腰略显赘肉,这种上下都不包的衣服,性感又点到为止,让人充满想象。下身穿一款蓝色的牛仔裤,配上一双五六公分的细高跟鞋。丰满的外形再佩上这样的着装,给人一种“倒梨形”身材的美感。

    杜丽丽在矮脚虎王兵还未开口之前,竟然向姚动生先抛去一个媚眼,这个举动差点让姚动生狂吐不已,兄弟的女人居然向他暗送秋波?这是什么情况?水性扬花还是移情别恋?这变化未免也太快了点儿,让人应接不暇。况且,矮脚虎王兵不是还为了她而精心准备了这场谈判?一场拼命么?这个女人真让姚动生凝咽无语,看来在这劈胯的年代,没有什么经得起考验的真爱!

    矮脚虎王兵打断了姚动生的思绪,他习惯性的掏出威龙牌香烟,这次他首先递给了姚动生一支,在他替姚动生点上之后,说道:“品茶香,知茶趣;品人生,知人趣。兄弟,患难见真情,今天我才知道你的为人!。。。”

    王兵在说这话的时候,语气十分煽情,表情十分滑稽。然后,他又伸出粗厚的小手掌,转身拍在了牛肉拉面馆老板娘的肩膀上,两眼充满深情地看着她,信誓旦旦地说道:“小丽,你等着,哪也别去,哥这就和那厮了断此事!。。。”

    接着,王兵便挺胸抬头,雄纠纠,气昂昂,义无返顾的往大门那边走去,颇有的儿“大风起兮云飞扬,壮士兮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意味,那场面感动得牛肉面馆老板娘差点想哭。为了配合王兵的悲情表演,姚动生很默契地紧跟在他后面,一副誓死如归的英雄壮举场面由然而生。

    临时市场管理办公室门口,三三两两地站着一批双手抱胸的耀武扬威的男子,他们大多数虎背熊腰,满脸横肉,而且个个打扮的轮廓鲜明。有人剃了个刺儿头,头中央故意留一绺头发,有点像马匹头上的脊棕,有的则坦胸露背,故意亮出胸部、背部和手臂上的恐怖纹饰,不是画条龙,就是纹只老虎,或者一只骷髅头像,最不济的也在手臂上绣了个大大的“忍”字。

    其实谁都明白,这些满是纹身的人就是打手,是一群说死就死的人,就像幕后老板圈养的一只只狗。背后真正的老大才是最牛掰的角色,他们通常是穿一身运动衣或者是毕挺西装,明显的富态,谦谦的体面。往往开着好车,后面跟着几个跟班。

    他们不装逼都很霸气,叫做自带威严,不像某些小混混,成天牛的不得了,净在街头打家劫舍,他们大多干的是地产、建筑、开矿等一些伟大事业,时不时还在慈善会上装一把大善人,以捞取更多的政治资本。

    那些地痞流氓们见姚动生和王兵向他们款款走来,纷纷投来挑衅和不明意向的眼光,矮脚虎王兵则低着头刻意的回避着那些恶毒的眼神,但姚动生没有,他和其中一位个子最大、样子最凶的板寸头,在比谁的眼神最凶狠时耗上了。

    “我靠,这帮逼玩意儿,凭个纹身就可以狐假虎威来撑场子?简直太垃圾!为何不整点高科技新玩意儿?这样老套低级的东西,啥时才能帮助你们脱贫致富?还他妈不如我们农民工呢,都是些社会的残碴余孽!”姚动生吐了口唾沫,在心里骂道。

    这时耳边响起了矮脚虎王兵的话:“就是他!”他的声音犹如蚊子一般,而且说话的时候,脑袋低的快要掉到胸脯以下了,连多看那帮人一眼都不敢。这个没出息的东西,刚才还他妈在杜丽丽面前视死如归,顷刻间就成了软柿子、窝囊废。

    姚动生顺着王兵刚才指证的那个人看去,这小子剃了个板寸头,额头向外明显凸兀,两条粗浓的眉毛从鼻稍处向西北和东北角上翘,眉下的两只眼窝里混浊而布满血丝,这家伙典型的满脸横肉,面露凶光。那他嘴角还有点歪斜,尤其是右边的嘴唇处,有一条蔓延到脑后的疤痕。当他歪斜着脑袋瞪大双眼看人的时候,那疤痕竟像一条小蜈蚣似的,随着嘴唇的动作而扭来扭去。

    板寸头知道矮脚虎王兵认出了他,又见姚动生两眼死死地盯住他不放,预感挑衅的对头来了。于是,那家伙便恶狠狠地一个箭步窜上前来,停在了距离姚动生大约50公分左右的地方,盯着矮脚虎王兵发出一丝沉闷和夸张的声音:

    “你看看你这孩子长的,真是发型对不起头型,头型对不起脸型,脸型对不起脖型,脖型对不起身型,简直就是个畸形嘛!我也不想打击你了,快去动物园看看有没有合适的对象,你这样带着同类在街上乱跑,很容易被警察射杀的。”

    “考!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你以为你是谁呀?走路像在飘,头顶七彩炫日毛,嘴里叨根小烟卷,手插口袋像个吊!”王兵虽然一边犟着嘴,但一边还在往后挪,目的是想退到姚动生的后面。

    一听王兵开骂,板寸头倒还有几乎涵养,并没有立刻生气,而是不屑一顾地讥讽道:“看你那副正经的样子,貌似真的听懂人话呐?你没有猪的形象,但是你有猪的气质。矮猪,你怎么从猪笼里跑出来了?还不滚回去吃猪食?还别跟我耍狠,如果你决定了,那就拿出你坚持的勇气。不然者,老子今日把你杀杀卖了换钱!哈哈哈。。。”

    旁边一个保安模样的人,也在一旁帮腔讥笑道:“怎么能管他叫猪呢??这太不象话了!总不能人家长的像什么就叫人家什么吧!说他长得像猪,岂不侮辱了猪格。矮冬瓜,您是不是把敌敌畏当可乐,把您那八毛钱十二斤的脑袋喝秀逗了,你妈的带人过来,是想找事的吧?”

    王兵一听,放肆的大笑起来,然后双手抱拳:“几位大哥,俗话说的好,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我今天来,是想跟板寸大哥商量点事儿,情况是这样子的,我和那个牛肉面的老板娘交往已经好几个月了,我平时经常在她店里帮忙。她和我都已商量好了,等她丈夫从监狱中出来,她就与他办离婚手续,然后跟我一起生活。原本一切顺利成章,没想到板寸大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也喜欢上她了,这让她很为难,想让我出面找几位道上的哥哥求个情,你们对她放手吧。”

    板寸头听后,立刻涨红了脸,粗声粗气地骂道:“笑话!你也不撒泡尿照一照,一个三寸丁树皮的矮冬瓜,你配拥有她吗?还跟老子讲先来后到?我他妈谁吃你那一套?!她是我的菜,谁也别动筷,低下头看看你裤裆里是啥,再和我说话!

    再说啦,谁是谁老公,全他妈是临时工,谁也别说是谁骚,都是插座找插销,真心不如红钞票,感情只为性需要!老子看你丫站着不如狗熊,趴着不如毛毛虫,少在我面前装什么中华英雄,我的兄弟们是老中医,专治吹牛B!识趣儿的,滚一边儿去!”

    “老子看人千千万,从没看过B下蛋,你他妈今天试一试,看看老子冒不冒汗?我呸!你他妈吃了多少勇气果子,敢这么跟老子说话?蝙蝠身上插鸡毛——你算什么鸟?!”王兵还挺嘴硬,仗着有姚动生在旁,便很有底气地回道。

    “别张口闭口的就带着你爹你妈,你那么孝顺怎么不在家待着? 我说矮孙子呃,你看我的时候能不能站高些,总是俯视你,我脖子也是会酸的。当我打你第一个巴掌的时候,我还得考虑一下,是否再给你两巴掌?我怕第二掌落下去的时候,你小子便趴在地上,连抠都抠不出来了!”

    王兵也不甘示弱地吼道:“别你以为你吃了点玻璃海苔就是大力水手,敢跟我叫嚣?切!唉,见过蠢的,没见过这么蠢的。猪都蠢死了,你怎么还活着?见过丑的,没见过这么丑的,恐龙都灭绝了,你咋还死皮癞脸地活着?”

    板寸头威胁道:“你有什么好牛的?说出来给我乐呵乐呵,趁我现在骂你,赶紧滚蛋!因为我这会还不想理你,等我慢慢了解了你之后,我一定会动手打你的。你别嚎,省点力气吧,我除掉你都不用带武器,因为你这长相就是极好的武器了,这么富有杀伤力。我可以就地就取才,废物利用,我会打得你遍地找牙!信不信?”

    姚动生实在看不下去了,就抬起头来,不急不慢地借数落矮脚虎王兵而骂那帮人:“我一直以为你是1和3中间那个数,没想到你是1和3的组合!跟你沟通的时间越长,我就越喜欢猪,猪永远是猪,人有时候不是人!

    有些事情你到底还不明白,坏人都是被所谓的好人逼出来的。天,是用来刮风下雨的;地,是用来长花长草的。我,是用来证明人类伟大的,而他们,就是用来炖粉条的。。。所以,你劝你别和他们废话,因为他们听不懂人话,在我的眼中看来,你和一条猪在吵架是一件很愚蠢的事。”

    “你又是什么东西?谁小便完了忘拉拉链啦?怎么漏出这么个东西来!人又不聪明,还学别人秃顶。。。”

    姚动生一听怒不可遏: “听你说话,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油然而生!如果有人要说你是个二愣子,我都表扬你。不过,暂时还看不出你和狗有什么不一样,你看起来是有点人模样哈。

    唉,要不是当年安全套破了,怎么会有你这样的漏物生出来呢?早知今日,当初就该一把喷在墙上,免得出来祸害人!现在把你整成个**货,脑子不好还缺根线儿,心脏倒是挺健康的,可就是缺个眼儿。也怪我们自己没眼力见,错把你当作人了,一会儿就给你弄条狗链,套你脖子上!”

    姚动生一席话,把那帮人骂得狗血喷头。他们彻底被激怒了,板寸头一声大吼:“不是社会人,净唠社会嗑,生死已看淡,不服咱就干!来人呀,给我上!”

    板寸头怒吼之后,那些混混儿通通围了过来。旁边的保安问板寸头:“兄弟,真要为破饭馆的那女人打架?值当吗?她长相一般,身材也不怎么样,脾气还差,你就那么喜欢她?”

    那个板寸头则反问道:“那你说说,为什么老子要写《道德经》?。。。”

    保安不解地问:“为什呀么?”

    板寸头霸气地地答:“因为老子愿意!这个女人骚也骚得有点档次,贱也贱出了创意,我就喜欢她。不管她有不有别的男人,老子就要横刀夺爱,霸王硬上弓!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能动手,就尽量别吵吵,毁谁不是毁,灭谁不是灭?”

    姚动生一见,讽刺道:“看样子你们这是要挑起事端哈?想打架?我们奉陪!别看我人数少,正好可以测试我们自己的勇气;当我们人占多数时,我们还可以表现出大将风度,以测试我们的宽容。你们或许只在猪圈里伟大,在人群中渺小,在我眼里,压根就不拿你们当回事!”

    “靠!好久没听到有人把牛屁吹得如此清新脱俗了,照你这样下去,将来牛仔儿都要绝种,因为你都把牛B吹烂了,以后牛还从哪里出来?哈哈哈。。。”

    姚动生不急不恼从容应对:“在打架之前,我还是要奉劝诸位一句,你我前世无怨,近日无仇,没有必要打得你死我活,如今社会和谐,咱们不如坐下来和解吧?”

    “怎么个和解法?你们同意把这个女人让出来?”看小说,就来5G小说网! 速度飞快哦,亲!5G小说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