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第 67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土壤的话, 不同成分的土壤密度也不一样,比起用重量单位计算,其实用“方”来计数更为合适。

    像现在灵气园的种植房, 基本是统一规格的,一个房子占地大约是一亩, 最底下挖深两三米, 先用混凝土隔绝下面的土层,防止污染从底下渗上来, 接着上面再填上石块、沙子,做好排水, 最后才是泥土层。

    按照所种植作物根系分布的深浅,土壤的厚度也会有所不同, 但为了保证作物健康良好生长, 至少也要有半米厚,大多是在七十厘米到一米二之间。

    也就是说一个种植房平均要用掉五六百方土壤。

    一个区域16个种植房, 灵气园如今有3只灵龟3个区域, 分别为水稻区、红薯区和玉米区,一共也就是大约3万方土壤。

    这两天上门自荐土壤的, 其中货源最大的就是卓青,50万吨泥炭土,合约30万方,足够灵气园再扩张10个区,所以顾秋很心动, 至于其他人, 几千方到几万方土,其实并不怎么够看。

    不过蚊子腿也是肉,合在一起还是比较可观的。

    但现在突然冒出来一个一出手就是200万吨园土的, 比其他人加起来都多,这可是个大卖主了。

    顾秋吃惊之余又有些不解,看着那资料道:“这么大的量,怎么没被国家征用?”

    要知道各个基地把土壤看得比命还重要,用尽一切办法寻找干净可耕种的土壤,像生产这些土壤的公司,末世后早就被筛了一遍又一遍,仓库里一块土疙瘩都被带走,给公家种植园添砖加瓦了。

    在首都那边更是严格,土壤是绝不允许私人买卖的。

    所以没道理,私人拥有这么大量的土壤却没被征用,除非这伙人所在的基地非常弱小,管束不了他们。

    顾秋再一看他们所属的基地,嗯,几百里外一个默默无闻的C级基地。

    她想了下,对安晨说:“跟杨书记那边打个招呼,毕竟是破百万的买卖。”西武县这边虽然没有禁止土壤买卖,但这个量实在太大了点,不能背着政府就把这事办了。

    安晨应下,又说:“他们说希望和部长当面谈。”

    “不急,杨书记那边给回应了再说。”

    杨书记那里得知了居然有人私人手里握有一百多万方土壤,确实吃了一惊,他当机立断,让顾秋先把这批土壤买下来。

    他已经向上级申请了好几次土壤,但纵使再想支持西武县发展,奈何没有基地愿意让出自家的土壤,或者就是狮子大开口,要好多灵修名额和灵气园出产作物作为交换,杨书记当然不愿意。

    所以灵修部能够靠自己吸引别人来卖土壤,他是乐见其成的。

    只是这笔买卖做成之后,那个C级基地说不定要闹。

    他吩咐道:“去查查,这个基地是怎么回事。”

    顾秋得到杨书记的首肯,放心地去见对方了。

    两个人,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人,一个二十多的青年人。

    “顾部长,你好,我叫方明,这是我的侄子,方承。”中年人起身和顾秋握手。

    顾秋和两人握了握手,和“方承”握手的时候,不由地多看了他两眼,眼里闪过淡淡的困惑,刚才她是眼花了一下吗?看他的时候晃了一下眼。

    “方承”对她礼貌一笑。

    顾秋没有继续想下去:“你们好,请坐。你们提供的资料我看过了,园土样品也给专家看过了,我需要确认两点,这批园土确实是方明先生你的合法财产?以及这批园土的质量你们能够保证都和样品一致吗?”

    方明道:“这家公司我占股百分之六十三,其他股东或已死亡,或也同意卖出这批园土,至于园土质量,顾部长不用担心,我们还敢欺骗贵部门不成?”

    顾秋道:“这家园土公司所属地是江原市徐县基地,末世后,各个基地政府收拢物资,大量的私人物资、私企财产归为公有,按道理,你这批园土应该属于徐县基地公共财产。”

    方明苦笑:“并不是这样的,徐县基地……不像贵基地,占地大小不足十分之一个县城,我们公司在基地范围之外,基地根本分不出人手将这批园土转移进基地内,而且基地里根本也没有那个条件,用得起这批园土,所以至今还未收录这批园土。”

    想要园土不受污染,必须建防风防雨又能保证光照的种植房,不是哪个基地都有余力兴建这个的。

    方明叹了口气:“他们说不定都忘了还有这批园土,但我们厂房几经风雨,又地处郊区,变异植物肆意生长,恐怕撑不了多久,到时候这些园土可就都糟蹋了。”

    简而言之,是徐县自己没本事用这批园土,那就怨不得他把自家财产另外卖个好价钱了,再不卖就废了。

    “那以后徐县那边要是计较起来,就是你们之间的事情了。”

    “方承”不由看顾秋一眼,这预防针打得还真是早。

    方明脸上有点为难,似乎没料到顾秋一副只要土壤,别的根本不讲情面的样子,但为了卖出园土,只能应承下来。

    顾秋道:“那说一说你们想要用这些园土换到什么吧。”

    方明道:“我们希望换到在西武县的户口、永久居住权、十个灵修名额,以及进入你们灵修部工作的机会。”

    顾秋脸上看不出情绪,淡淡问道:“这是所有要求?”

    方明苦笑:“我就这么一个侄子和那么几个亲戚朋友,要是能用这批园土换一个安身之所和一个有希望的未来,就别无所求了。”

    顾秋思索,说实话,这要求并不高,如果是徐县基地来谈条件,绝对远远不止这点要求。

    只除了最后一个,灵修部至今为止聘用的员工都是西武县本地人。

    “这件事我们要开会商量一下,现在正好是午饭时间,我让人带你们去食堂吃饭吧。”

    方明顿时受宠若惊地说:“早就听闻灵修部食堂大名,外面的人有钱也吃不到,我们今天真是有口福了。”

    顾秋微微一笑,让安晨安排他们去,但人快要走出去的时候,她突然又道:“你们还有同伴在园子外面吧,让他们也进来一起吃吧。”

    也不差几个人的饭菜。

    然而这话一说出来,方明的脸色却僵了僵,下意识看向“方承”,“方承”却似乎没察觉什么,很高兴地说:“叔叔,快谢谢顾部长啊,大家都可以尝尝这里的美味了。”

    方明立即反应过来,向顾秋道谢。

    顾秋将方明的反应看在眼里,心里隐隐滑过一抹疑惑。

    刚才方明那个眼神,是不知所措下,下意识征询意见的眼神吧?

    她只是让他们的同伴一起来吃饭,为什么会不知所措?而且这叔侄,一直是当叔叔的主导,侄子没怎么说话,但刚才那个眼神,却好像并不如此。

    顾秋面上不露声色,等两人走了之后,才露出思索之色,她敲了敲桌面,等安晨回来,她问:“他们外面的同伴都是什么人?”

    安晨愣了下,立即回答道:“他们还有六个同伴,不对,应该是七个,第七人长得非常惊艳,因为部长说不让精心打扮过的男人进来,所以因为那人,他们一行人被拦下了一回,等他们第二次过来,那个漂亮男人就没看到了。”

    顾秋微微皱眉,所以那个“很好看的男人”也是来使“美男计”的,因为这个方明刚才表情才不太对。

    不过:“很惊艳?有多惊艳?”

    “我也是听人说的,据说比庄主任还好看。”

    顾秋:“呵,不可能!”

    安晨:“……”

    您也不用这么斩钉截铁吧,咱们庄主任毕竟也不是靠脸吃饭的,就算容貌比别人差点,也没必要这么在意……吧?

    顾秋想想今天和昨天被辣到的眼睛,就呵呵了,一个个歪瓜裂枣那样儿,是觉得她眼光有多差能看上他们。

    顿时对方明叔侄也没什么好印象了。

    顾秋吐槽道:“你说,我在那些人眼中到底是个什么形象?哪怕我岁数大个二三十岁,也不该觉得我这么饥不择食,就打发那么些货色来敷衍我啊。”

    更别说她青春年少,怎么就连个正常点的都配不上了?

    重点不是她看不看得上,而是那些人觉得她能看得上。

    顾秋觉得自己简直受到了侮辱。

    安晨心说,那些人其实也没那么差劲吧?个别几个虽然确实油腻了点,但其他的也是要才有才,要貌有貌,要出身有出身。

    部长这完全是被庄主任养高了眼界啊。

    安晨小心道:“那不让那些人来吃饭?”

    顾秋摆摆手:“我话都说出去了,总不好独卡一人在外面,赶紧吃完赶紧走就是了。

    ……

    这边,方明两人走在路上,方明低声说:“属下差点坏事了,好在顾秋并未要我们所有露过脸的人都进来。”

    “方承”目光扫过那些监控头,嘴唇微微翕动:“为什么不进来,很有意思不是吗?”

    方明愕然:“可是、可是您……”您人就在这里,到哪里再去变一个顶着您另外一副模样的人出来啊。

    “方承”却挑起嘴角,第一眼的时候,顾秋应该是有察觉到什么。

    不愧是“灵”选择的人,直觉还是很敏锐的,可惜还是太嫩了。

    两人以叫其他同伴为由,走出灵修部,“方承”却在没人注意时上了他们的车子。

    只有他一个人的车厢里,他安安静静地坐着,紧接着,他的身体好像出现了一个重影,这重影慢慢地从他这具躯壳里离开,就好像金蝉脱壳一样,完全分离了出来,坐到了另一边,然后容貌开始变化,身形开始凝练,仅仅几分钟后,就形成了一个如假包换的人。

    正是他之前那俊美的模样!

    这一刻,金桂园②号楼1801室里的兔子本尊,灵气园的三只兔子分/身都唰地睁开了眼睛,圆黑的眼睛透出从未有过的冷峻神色,身上的每一根长毛似乎都带着冰冷的坚硬感。

    分/身!

    有除它之外的存在成功分/身了!

    它看向远处,神色凝重极了,这一刻完全不像一只兔子。

    雨后难得晴朗的天空迅速地阴沉了下来,仿佛有谁在低沉地叹息。

    人们看向天空,连连哀嚎:“不是吧,刚放晴没一天,这又要下雨了?”

    顾秋也看向窗外,忧虑道:“又要下雨了?”这雨晚点下吧,庄雪麟还没回来呢。

    方明看着从车上下来的两个人,瞪大了眼睛。

    一个高些,一个矮些,一个气质出尘容貌俊美,一个面容只是普通清秀的程度。

    可这、可这两个人怎么能同时出现啊?

    但下一刻,他接触到其中一人一对眸子,根本不及看清,脑海里便恍惚了一下,等他再清醒过来,对眼前这两人的出现就完全不奇怪了,仿佛这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还自己给他们贴好了身份标签,一个是大人,一个是自己的侄子。

    另外六个同伴看到两人,也是恍惚了一瞬后就理所当然地接受了。

    一行人再次朝灵修部走去,这次顺利被放行了,还被客气地带去了食堂。

    一路上看到的人十分惊奇。

    这是哪位明星吗?这么好看?

    有人联想到从昨天起他们这就来了一些骚包的男性,知道那是对他们部长使美男计呢,就觉得这位也是冲着这个来的。

    只是……

    “这是部长亲口允许他们来吃饭的?”

    “难道这位入了部长的眼?”

    “长成这样,被看上也不奇怪吧?”

    “那咱们主任怎么办?明明是主任和部长更配啊!”

    顾秋听说自己有了“新欢”就很震惊,她什么时候有“新欢”了?前天才和庄雪麟确定关系,庄雪麟这就成“旧爱”了?

    等搞清楚这“新欢”说的是谁,她就无语极了,谁捕风捉影在那瞎猜?

    这么能八卦,怎么不传传她和庄雪麟的绯闻,好让她也磕磕自己的cp。

    安晨小声道:“主要是那人太好看,大家才有这种猜测。”

    顾秋心里十分不爽,这也不是给她乱按对象的理由啊!

    她朝食堂走去:“我去看看,是有多好看。”你们天天见着庄雪麟,也没看你们这么花痴。

    她心中冷哼,一个个的年纪轻轻眼睛就瘸了,这世上不会有人比她男朋友更好看!

    庄雪麟结束任务,在午间赶回来,只是刚回到灵修部,就接触到好多奇怪的目光。

    他一顿,这是怎么了?

    “庄主任回来了,可惜,咱们部长已经看上别人了。”

    “你说天□□夕相处,这就离开一天,就被人钻了空子,这都是定数啊!”

    庄雪麟:……

    庄雪麟黑了脸:“你们在说什么?”

    “啊,这个!”人们吓了一跳,没想到他耳朵这么灵,他们嘀咕那么小声都被听到了。

    “就是那个……今天来了个大明星一样的男人,部长还和他一起去食堂吃饭,呵呵呵……”人们说得含含糊糊,倒是目光频频瞟向食堂方向。

    庄雪麟拧了拧眉,大步走向食堂。

    正是饭点,食堂里人不少,不过人们一边吃饭一边不老实地朝一个方向张望,还真是明星来了伸长脖子围观的架势。

    庄雪麟根本不需要他们的视线指引,已在一片餐位中看到了那抹彩色,她正坐在一个男人对面。

    庄雪麟走了过去,食堂里直接就安静了下来,一副即将目睹一场新欢旧爱掐架的山雨欲来感。

    而庄雪麟看着那男人的后背和后脑勺,越发拧紧了眉头。

    顾秋抬起眼,看到他迎面走过来,眼睛一亮,站了起来:“你回来了!”

    那男人转过头来,看着庄雪麟展颜一笑,明媚和煦,整个食堂都好像亮了起来,站起身来:“雪麟,好久不见。”

    庄雪麟脚下却加快几步,来到顾秋身边,拉着她的手上下看看她,确认她没事,然后皱眉看向男人:“你怎么来了?”

    他的站姿是将顾秋微微护在身后,仿佛面前面对的是一个极其危险的人物。

    顾秋察觉到了他的态度,看着对面男人的目光也变了:“你们认识?”

    男人笑道:“我还没来得及自我介绍,我叫谢樘,道号持清,是雪麟的表哥。”

    “道号?”

    庄雪麟淡淡道:“他从小出家了。”

    谢樘道:“说过多少遍了,不是出家,是带发修行。”

    庄雪麟不跟他分辨,他看着对方,目光中泛着金属般的冷意,“你不好好在山上修行,跑出来干什么?”

    谢樘叹了口气,漂亮的脸庞透出几分落寞:“我们兄弟多年不见,好不容易见一面,你也未免太冷淡了点。”

    “方承”从一旁过来,对庄雪麟露出一脸好奇的样子:“你就是持清常常提起的表弟?”

    庄雪麟看看“方承”,又看看谢樘,眉心跳了跳,心中竟生出一种诡异的惊悸感,这分明是两个人,但在他眼中,色调竟然是一模一样的。

    或者说,他这个表哥,从小在他的眼里,就透着不祥的色调,与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

    所以他从小就极其不喜欢他。

    如果说他对庄家的堂兄弟们,只是关系淡淡,对于这个表哥,就是发自内心的抵触了,在很小的时候,甚至到了看他一次就会眼睛发疼,然后晚上就会做噩梦的程度。

    大点之后虽然不至于做噩梦,但对他一直是能远着就远着。

    他不动声色地压下心中的情绪,但顾秋察觉到了他对对方的严重不喜,握住他的手:“中午吃过了吗?”

    庄雪麟道:“没有。”

    “那我们去吃饭。”顾秋对谢樘点了点头:“你们继续吃吧,失陪。”

    食堂里人们都看着这边,但两人大大方方地手拉着手,显然是在昭示两人的关系,人们就不由得暗暗抽气,还以为外人美男计成功了,没想到他们部长早就被主任给追到了?

    看看他们两人,再看看那个漂亮的陌生男人,果然还是前者更顺眼,再说了,他们主任长相也一点不逊色啊,和部长站在一起,完全就是一对璧人,气质相合得很。

    有大胆的就凑上去,笑嘻嘻地问顾秋:“部长,你们两个这是……”

    顾秋挑了下眉,拉着庄雪麟的手给他们看:“看不出来吗?以后少传点不着边际的绯闻,要说就说我们两人的。”

    哇!这话够火辣!

    这人一拍大腿:“我就说,论坛上还说你和庄主任感情不好,都是假的,还有这两天来搔首弄姿的,都是不自量力,嘿嘿,祝福你们!祝福你们!是不是该发点红包啊。”

    顾秋笑道:“行啊,今天可能来不及了,明天所有员工多发一顿点心,可以打包。”

    听到可以打包,所有人都欢喜坏了,可以打包就意味着可以带回去给家人吃啊!

    整个食堂一时跟炸开了锅一样,气氛热烈得不得了,表示要好好工作报答部长。

    人们嘻嘻哈哈地散开了,这下是定下了心了,这两人在一起,那就是强强联合,众望所归,不会对灵修部的未来产生任何不利影响。如果灵修部有股价,在他们传出好消息的这一刻,肯定是嗖嗖往上窜,直接涨停了。

    顾秋问庄雪麟:“怎么回来这么突然?也不提前说一声,我还以为你至少也要晚上才回来。”

    庄雪麟道:“提前说一声,哪里能听到你有了什么‘新欢’,还要和对方一起吃饭,我差点以为我这个两天前刚上岗的男朋友,已经成为过去式了。”

    顾秋怔了下,忙解释道:“什么一起吃饭?我也正懵着呢,过来看看我到底是有了什么‘新欢’,才刚坐下你就来了。”

    庄雪麟只是淡淡微笑,顾秋明白过来,他是在开玩笑,她就扭了下他手背上的肉肉。

    他居然也会这么促狭。

    不过一扭完,她就愣了下,这亲昵的动作她做起来竟然这么顺手,她和他亲近起来仿佛天然就没有任何障碍,已经完美地进入了情侣的状态。

    庄雪麟也体会到了这种亲近感,心头就软软的,笑着捏住她作恶的手指,朝后看了看持清,眼里闪过一丝阴翳:“离他远一点,晚点跟你解释。”

    谢樘看着那亲近地站在一起的两人,听着耳边那些声音:“哇感情好好哦”、“我早就看出来他们彼此喜欢了”。

    男人嘲讽地微扬了下眉梢,喜欢?这真是天底下最好笑的笑话,不如感谢他给他们拉了一根必须绑在一起的红线。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