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揭开过去的日子里11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东京港, 作为日本最大的港口之一,昼夜不歇,如不夜城般运转。凌晨两点, 它的某个码头亮起火光。

    如同星辰倒映在人间般,闪闪烁烁地点燃了黑夜。

    萩原研二将油门踩到底, 这辆他随便摸进来的车性能算不上多好, 幸而港口里货箱组成的道路错综复杂,身后那辆车一时半会儿也追不上来。

    他还能空出只手将碍事的头发拢到脑后, 一双明亮温柔的眼睛扫过后视镜,渗出些许凝重意味。

    那个银发女人开的车紧紧咬在后面。

    事情为什么会发展成这种状况, 认真说起来还要从萩原研二上次失败的告白开始算。

    人生的二十几年里萩原研二第一次遭遇如此失败的告白——虽然总共也只告白过这么一次。

    不过失败得实在太彻底了。是完完全全被拒绝了。

    萩原研二并非是会死缠烂打的人,他也不希望自己的存在会给清水凉带来负担。

    虽然说起来很没来由, 但他觉得清水凉是个很有界限感的人。别看她见了谁都亲亲热热地叫这个哥, 那个姐的,但谁也没真正走进她心里过。

    就是他那位好友, 也不过是被划得近了点。

    所以萩原研二正为了也被划得近一些而努力。

    有时候, 远离是为了更好地靠近。

    萩原研二在事关女性的洞察力上向来是无人能敌,他自然立马就察觉到自己和清水凉的问题出在清水凉的秘密上。

    如果他不能挖到这个秘密, 他就永远只能做个局外人。

    萩原警官在行动力上同样是数一数二,何况事关他喜欢的女孩儿。他简直把自己所有劲头都扑在了这件事上,以至于让好友松田阵平看了都害怕。

    但是他到底在做什么,他谁也没有说。

    萩原研二在警视厅那里请了假,潜入进被划归到清水凉名下的一家公司。在潜入前的调查里他就发现这家公司似乎在进行不法交易, 潜入后的调查更加佐证了这件事。

    清水凉背后的组织终于被他摸到了一点边。

    他在公司里, 偶尔会看到一些奇怪的穿着一身黑衣的人。

    作为警察,萩原研二可以很敏锐地判断普通人和里世界的人之间的区别。那些黑衣人身上的气息,明显不是普通的家伙。

    萩原研二意识到这件事非同小可, 就在他准备撤退时,他查探到一条消息:公司最近会有一批很重要的货物运抵东京港。

    如果这时候撤退,这条线索无疑就要断了。

    萩原研二决定踩下油门,看一看这家公司背后的组织究竟想做些什么。

    于是他混在了前来打下手的员工里。

    虽然是单枪匹马的行动,萩原研二倒没什么害怕的情绪。或许就是这种性格,才使得他和松田阵平都成了最危险的爆.炸.物处理班的警察。

    行动一开始很顺利,他伪装得平平无奇,没有引起什么人的警觉。

    直到来了一个似乎是重要人物的银发女人。

    萩原研二只和她对视了一眼,这女人就掏出枪。

    “这家伙是警察!”

    牙白。

    她怎么看出来的?

    哪怕是初代鬼冢班的精英,一个人面对拿着热武器的敌人也很麻烦。萩原研二借着货箱的遮掩同银发女人周旋,也借此看到了货箱里的东西——有的货箱里是违.禁药物,有的是枪.支。

    收获丰富,不过萩原研二差点就为这些情报付出性命的代价。关键时刻,码头忽然出现了另一批人。

    这些人训练有素,极有目的性地奔着这批货箱而来,守着货物的黑衣人迅速和这批新来者交上了火。

    萩原研二则趁着混乱抢了一辆黑衣人的车子,他在后视镜里看到的星星点点的火光正是双方交火时产生的。

    萩原研二注意到那批后来者用的是警用左.轮手.枪。

    “公安吗……”

    两辆车沿着东京湾的曲线一前一后飞驰而去。前车在s型路线上转得像头疯了的狮子,后车却仍能紧紧咬着它的尾巴。

    “切!”库拉索骤紧眉头,按住蓝牙耳机,“你到了吗?”

    “再有十秒哟~”

    萩原研二苦笑了下,这女人可真难甩开。他的左手臂上方在方才的混乱里被银发女人的子弹擦了过去,鲜血浸湿了黑西装,变得黏糊糊的。他手臂用力,又猛地打了个90度转向。

    车辆的轮胎与地面摩擦出瞬间的火花。

    “啪——!”左车窗突然被一发子弹穿透了,带着水汽的冷风呼啸着吹乱了萩原研二的鬓发。他朝左后视镜看去。

    两辆车的追逐战里加入了第三方。

    为了避免殃及无辜,萩原研二注意着避免朝市中心开。这辆车一直沿着东京湾前进,这段路恰好能看到黑夜里宁静的一片海。

    凌晨两点多,路上除了他们,几乎没有其他车辆。

    后来的摩托从两座建筑物中间忽然飞了出来,一道黑色的人影操纵着车辆,乌黑的长发被风和月光吹开。一双没有温度的眼睛在头盔的空隙中露出。

    摩托插在了两辆车中间。

    驾驶的女人一手握着车把,另一只手握着把枪。

    萩原研二朝后视镜里望去时,枪.筒上一缕余烟被风吹散了,呼地扑到那双眼睛上,然后渺渺地消失了。

    萩原研二看着那双眼睛,嘴角轻轻勾起一抹笑,像被乌云遮了下的月光般转瞬即逝。

    车辆忽地又一个猛然转弯,从高一层的车道飞起,砸落到下一层车道,顺势转了180度的方向,半边车身立起,与一辆偶然路过的车辆相向着擦肩而过,继续朝前飞驰。

    某偶然路过的车辆车主探出车窗:“喂!混蛋!你在干什么啊!……等等,你又在干什么!!”

    相比起笨重的汽车,摩托要更加灵活。早在前车转弯前,女人似乎就察觉到了萩原研二的意图,她一拧车把,也加速从车道上冲下去,恰好落在某偶然路过的车辆头顶,缓冲之后掉到地上,借着电光火石间赢得的一两秒优势,摩托追上前车。

    女人一枪打碎后座玻璃,丢掉摩托和头盔,扒着车窗翻了进去。

    东京湾的水波荡漾,银白的月光碎在水面上。

    萩原研二感觉到随着女人扑进车里的动作,仿佛有一阵微凉的,充溢着水汽的海风也被带了进来。

    冰凉的月光,穿透了午夜静默的幽暗。

    这下,萩原研二在车内后视镜也能看见她了。

    他低低笑了声。

    一把黑漆漆的枪筒抵上他的脑袋,一道清冷、温柔的嗓音攀在他的耳畔。

    “抓到你了。”

    女人朝旁边挪了下身子,终于也看清了前面驾驶座上的男人。

    ……

    清水凉最讨厌加班,尤其讨厌半夜加班。

    但是谁叫她是做这行的,不随叫随到,就叛徒警告。

    电话里的声音急急的,说是组织在港口的一批货出了问题——清水凉问他什么问题,那边呜里哇啦说不清,只知道好像是出现了警察。

    “多少警察,让你慌成这样?”

    “……目前好像是一个。”

    “哈?凌晨两点,你在跟我说笑话吗?”

    “不!但是这批货里有一些药物对组织接下来的研究很重要。万一那个警察有后手——毕竟不会有笨蛋一个人来干这种事……所以,保险起见,希望黑樱桃大人……”

    既然是这样,那也没办法了。清水凉只好临危受命。

    不,说起来,现在这种事似乎本来就该由她负责来着。

    本着我不能睡觉你也别想睡觉的同事友爱情,清水凉把琴酒也用夺命连环call叫了起来。

    琴酒对组织的事最有激情,一听是正事,二话不说就带着伏特加去了。

    清水凉当然没告诉他现场只有一个警察这种事。

    后来接到库拉索的电话,清水凉就直接奔着她发来的实时坐标去了。

    公报私仇什么的,完全没有哦。

    然后清水凉的报应立马就到了。

    看清在驾驶座上坐着的是谁后,清水凉的表情有几秒都是愣怔的。前几分钟还意气风发的女人像被突然关闭了某样开关似的,嘴巴开合了几次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晚上好?”

    “好巧啊?”

    都不行。

    说起来,萩原研二为什么会在这里?

    “晚上好。”视线笼罩之下,男人拢了下因四处作乱的风而胡乱飞舞的发丝,清润的嗓音在车厢里低低的徘徊,和蓝牙耳机里“黑樱桃,你干掉他了吗?”的询问声混杂在一处。

    萩原研二的目光扫过后视镜,银发女人的车被拉远了一些。但因为两辆车的性能差距,很快就会重新追上来。

    “最好系好安全带。”

    萩原研二再次把车开成了一朵反复跳跃的花。

    清水凉赶紧紧紧地扒着车座。

    “黑樱桃,发生什么事了?”蓝牙耳机里的声音依旧冷漠而平缓。

    “你要杀了我吗?”萩原研二把精神集中在甩开后车上,他不知道后座的清水凉是什么表情,也不知道那把枪是否仍然对着他。

    车辆在灰暗的夜色里飞驰,无边的苍穹与星空,还有一片轻轻哼唱的大海。

    清水凉将蓝牙耳机关上。

    “是啊,不杀掉你的话,明天死的,可能就是我了。”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