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章,噩耗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努尔哈赤因怒火攻心,便吐出了一口鲜血。他没有想到,自己对多尔衮的一片良苦用心,落在了他的眼中,竟变成了唯利是图。

    多少心痛,多少失望,都随着那一滴滴鲜血,撒落在了多尔衮的脸上。

    多尔衮吓坏了,他冲到了床榻前,一把握住努尔哈赤的手,喊道:“父汗,您怎么了,您别吓儿臣啊!”

    努尔哈赤在枕头上摇着头,他无力的说道:“多尔衮,你记住了,人生的路,是由无数无数个遗憾堆积而成的。如果你依然执迷不悟,那么,不但会苦了你自己,还会连累你在意的人……”

    说到这里,他的声音已经越来越小了,他觉得,自己还有太多太多的千言万语要对他诉说,可是,他太累了,也太困了,身上的力气,也仿似随着那口鲜血,一起被抽离了自己的身体。

    他眼皮一沉,昏了过去。

    “父汗,您醒醒啊,父汗,您别吓儿臣啊!”多尔衮惨白着脸,拼命的摇着努尔哈赤的身子,撕心裂肺的哭喊道。

    太医们急匆匆的赶到了努尔哈赤的寝宫,阿巴亥在宫女的簇拥下,也一脸焦急的来到了努尔哈赤的床榻前。

    当看到多尔衮垂头丧气的在屋子里踱来踱去时,阿巴亥走到了他的面前,她举起手,用尽了全身所有的力气,狠狠地甩了他两个耳光。

    这是她第一次打多尔衮,如果说这个儿子曾让她骄傲,那么此时,她对他便只剩下失望了。

    她咬了咬唇,厉声说道:“多尔衮,你跟我出来!”

    多尔衮抚着自己的脸,像个做错事的孩子般,跟着阿巴亥来到了屋外的回廊里。

    “我问你,你存心想气死你的父汗,是不是?”

    阿巴亥在回廊中停了下来,她转过身,满眼愤怒的对多尔衮说道。

    “母妃——”

    多尔衮有些无力的说道:“难道,只能让自己委屈求全,才能成为你们眼中孝顺的儿子吗?”

    “委屈?”

    阿巴亥微微摇了摇头,痛心疾首的说道:“我们对你的一片良苦用心,怎么到了你的眼中,便成了委屈呢?你知不知道你说这样的话,就像是在拿刀子捅我跟你父汗的心一样。你不觉得你这么做,很残忍,也很过分吗?”

    “母妃,真正过份的是你们!”

    多尔衮终于抬起了头来,他闪了闪眼眸,痛苦的说道:“我只想用自己想要的方式,去真真实实的面对自己的人生,去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可是,为什么这个小小的心愿,你们也不能成全我呢?”

    “你那所谓的人生,就是时时刻刻去惦记别人的妻子吗?多尔衮,你知不知道,你跟大玉儿之间的流言蜚语,在整个大金传得有多么的难听吗?你不懂得如何去适可而止,却依然故我的勇往直前,难道你不明白,你这么做,是在向皇太极赤/裸/裸的挑战吗?他是个男人,而且还是一个位高权重的男人,你对他的冒犯,终有一天,会让他对你举刀相向,骨肉相残的。”阿巴亥看着毫无任何悔意的多尔衮,担忧的说道。

    “母妃,我说了,我想娶的人是水仙,她怀了我的孩子,我必须给她一个名份。至于玉儿跟八哥,我对他们除祝福,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心思了,为什么我无论做什么事,你们都一定要将我跟他们扯到一起去呢?”虽然只是连自己都说服不了的谎言,可是,为了能拒绝那场荒唐无比的赐婚,多尔衮还是厚着脸皮,将这谎言一次一次的搬上台面,他希望,这样的谎言,能让自己的命运有所转机。

    “你以为你心里在想些什么,我会不知道吗?”阿巴亥瞪了他一眼,接着说道:“我告诉你,你要给那个白痴一个名份,我不会拦着你,可是,你明媒正娶的嫡福晋,只能是佟佳雨灵。”

    “母妃——”

    多尔衮看着她,刚想抗议,却见到柳太医正急匆匆的向他们走了过来。

    “大妃娘娘——”

    柳太医向阿巴亥行了行礼,继续说道:“大汗已经醒过来了,他想见十四爷!”

    阿巴亥的眉尖染上几丝喜意,她点了点头,刚想越过柳太医向努尔哈赤的寝宫走去,柳太医却叫住了她。

    “大妃娘娘——”

    “怎么,你还有什么要说的吗?”阿巴亥微微转眸,淡淡的问道。

    “是!”

    柳太医回答道:“大妃娘娘应该很清楚,大汗此时的病情并不乐观。上一次,大汗差点中风,幸得老天眷顾,大汗才有惊天险的醒了过来。可是,这并不代表他的身子就并无大碍了。相反,大汗已经……”

    看到柳太医一脸的沉重,阿巴亥转过了身,她怀着忐忑不安的心,问道:“柳太医,你别吞吞吐吐的,你告诉我,你到底想说什么?”

    “回大妃娘娘!”

    柳太医咬了咬唇,回答道:“大汗的身子,恐怕撑不过这个冬天了……”

    “你说什么?”

    阿巴亥瞬间大惊失色,她向前走了几步,脸色苍白的问道:“什么叫做大汗的身子撑不过这个冬天?柳太医,我警告你,若是大汗真有什么不测,我一定让你们这群庸医身首异处。”

    柳太医急忙跪在了地上,他擦了擦自己额头上的汗水,惶恐的说道:“娘娘,咱们已经尽力了,可是,大汗的身子,已经是油尽灯枯,药石无医了呀!”

    “不——”

    阿巴亥扶住了身侧的柱子,悲伤欲绝的喊道:“大汗的身子骨一向硬朗,他怎么可能是药石无医呢?你骗我,一定是你们弄错了。”

    阿巴亥的脑子一片混乱,对她而言,努尔哈赤就像是她头上的一片天。不管她活得有么的坚强,可是,在他的面前,她就只是一株依护着他而活的菟丝花。

    可此时,她的这片天瞬间便崩塌了,她不知道,自己以后,该怎么去面对没有他的人生。

    与阿巴亥同样痛苦的还有多尔衮,努尔哈赤之所以会倒下,皆因他而起,他只不过想活出自己的人生来,可是,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么做,竟会将父汗推向万丈深渊。

    看到阿巴亥痛不欲生的模样,他上前一步,扶住了她,内疚而痛苦的喊道:“母妃!”看小说,就来5G小说网! 速度飞快哦,亲!5G小说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