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0回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下午,罗青羽在崔家坐了一阵子便走了。

    老妈来电,说老三在哭闹不止,让她回去哄一哄。可能方才没吃饱,现在又饿了。她一听,哪里还坐得住?来不及进屋跟农大他们打一声招呼便走了。

    得知因由,不仅是她,连叶乔和梅姨都恨不得回罗家看看究竟。

    无奈有客人在,走不开。

    她前脚刚走,一道英武挺拔的身影从客厅里追出来,冲一溜烟跑没影儿的哎哎两声。可她的速度快似闪电,瞬间芳踪杳然,只留下院门口的两堵墙。

    “她跑什么呀?出什么事了?”农伯年不解的问两位老妈子。

    以小青的个性,不可能来了却不进屋,他一边陪亲爹、养父和老大他们说话,时不时望一眼门口,等她在外边唠嗑完再进来。

    不料一分神,他的眼角余光瞥到她一阵风似的刮出院子。

    “那要问你儿子和闺女了。”叶乔调侃儿子,“她接到你丈母娘的电话就跑了,肯定是三个都在哭。”

    说得夸张些,看看儿子着急的样子。

    “哦?那我过去看看。”果然,农伯年声音洪亮的往屋里喊,“爸,你们先聊,我一会儿就来。”

    喊毕,他朝亭子这边挥一挥手,大步流星地踏出院子。

    三个孩子一起哭闹,惊天动地,她一个人搞不定。

    相反,他的声音对宝宝们具有安抚作用。每次只要他开口说话,除非生理因素,比如饿了或者尿了等等,否则一定安静听着。

    他每次看到那场面,忒有成就感。

    ……

    看他健步如飞地离开,农二姐感慨万分,“原来老三这么喜欢小孩子,我一直以为他讨厌孩子才不交女朋友。”

    “就是,”农家大嫂亦有同感,“我记得他以前抱别人的孩子,每次都把人家吓哭……”

    明明他没做什么吓人的表情,一本正经的;明明他长得阳刚帅气,语气温和地哄着;可惜,孩子们对他的魅力无感,照哭不误,令人费解。

    只能说,他长得不合孩子的眼缘。

    “还好,至少他的孩子不嫌弃。”叶乔为儿子感到庆幸。

    “这不好说,”梅姨可不像她这般乐观,“等孩子将来上学了,咱再说这句话也不晚。”

    “哈哈哈……”

    众人再次掀起笑声,终于把客厅里的男士们给引了出来。

    “说什么呢?这么好笑?”

    “说阿年的孩子缘……”

    在众人的笑声中,欧阳依云接到一位客户的电话,说有要紧事商量。没办法,客户至上,她连晚饭都来不及吃便急着要走。

    叶乔见挽留不住,只好准备一份点心让她在路上吃,再派司机送她直奔机场。

    而吃过晚饭,农家人也走了。

    他们昨晚来的,大家工作忙,不便久留。而主人家这两天都在接待客人,估计也累得慌。

    叨扰了一天一夜,是该走了。

    回去的路上,在私人机里,农二姐问:“大哥,大嫂,这两年家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我不知道的?”

    唔?农大夫妇不解地瞅她一眼:

    “比如?”

    “依云和老三。”农二姐直截了当。

    “啊?!不可能吧?”农大嫂惊讶得很,“我从未听说过。”

    她是全职主妇,协助婆婆掌管后院一切的琐碎事。而大家族的八卦事多,无论谁家的儿女婚恋纠纷、对象门户啥的,她了如指掌。

    不用刻意去查,自有妯娌、小媳妇们主动上门跟她闲嗑。

    无关重要的消息,不管真假,权当茶余饭后的乐子。

    像老三这种出色的子孙,在国外拈花惹草就算了,看不到。可欧阳依云就在香江,如果她跟老三有暧.昧关系,不必家人打小报告,媒体早就炒翻天了。

    所以,自己不可能听不到半点风声。

    “我也是今天才察觉,”农二姐说出自己的猜测,“她好像对小青有些敌意……”

    从前,她对影视剧里那种拿钱甩人一脸的行为不屑一顾,可今天才发现,这一招虽然直接粗暴,却很有效果。

    印象中,欧阳依云的眼力一向不错,和客户谈几句话便能摸清对方的家底、性情以及喜好。

    比如,她和农二姐、农大嫂及其家眷聊起时尚,必能准确无误地指出她们的品味。给人一种,和她谈话很轻松的感觉,不必绞尽脑汁地解释自己的用意。

    聊起生活日常,客户是什么层次的,她便聊那个层次的消费水平,从来没出过错。

    偏偏在面对罗青羽时,她的态度有失偏颇。

    似乎情绪失控,极力想让大家看到小青的不足。比如见识不多,层次不高,一身市井小民的习气配不上农家的豪华门庭。

    什么事能让欧阳这么一位冷静自持的职业女性失了分寸?

    无端端的对一个女人充满敌意,要么是为了利益,要么是为了男人。可小青和欧阳本无关系,哪来的利益牵扯?那么原因只有一个。

    这让农二很不爽。

    她对小青了解不多,可毕竟是一家人,什么时候轮到一个外人明嘲暗讽,当众挑衅了?

    既然欧阳认为小青的消费不高,便意味着层次不高。一味地介绍那些浮夸的奢侈品,试图让大家发现小青是多么的肤浅。

    那她便让对方看看,到底是谁层次不高,是谁肤浅。

    “哦?还有这种事?”农大总算有点兴趣了,放下工作本子,正色道,“老三以前确实跟我提过,要提防欧阳。”

    提防,意味着老三认为她可能是某个敌人派来的卧底,对农家不怀好意。他逐步放权,专注于自己的事业,无法像以前那样时刻盯着农氏的一切事务。

    欧阳是亲戚,农家子弟对她没什么戒心,他只好让大家提高警惕。

    老大听后找人查了一下,没发现什么异常。他以为是老三太忙,想多了,今天听了老二的话才猜到原因。

    敢情人家不是对公司有异心,而是对他动了心。

    “哈哈哈……”

    众人再一次大笑不已,笑老三的不解风情。

    笑完了,大家开始感到疑惑,欧阳为什么以前对老三不感兴趣,却在他婚后蠢蠢欲动?

    “我猜啊,以前他是农家人,现在不是了……”农家大嫂略有感触。

    她不清楚欧阳依云的真实想法,却知道农氏家族里有些年轻女孩真的这么想。身世大白后,她们眼里这位英武帅气的三哥,已经成为少女怀春的对象。

    这,大概也是农三越来越少回来的原因吧。看小说,就来5G小说网! 速度飞快哦,亲!5G小说网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