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 116 章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珏儿刚过完三岁生日不久, 殷裴楠觉得最近媳妇儿有点儿不对劲。

    为什么这么说呢, 因为最近媳妇儿都拒绝跟他一起去城里了。

    现在正值十二月的月初,以前媳妇儿都会跟着去铺子里帮忙盘账的,这几天却都没去。

    “你真不去啊?”殷裴楠临出门前又问了一遍。

    左安点头:“真的。你快去吧, 不早了, 下午早点儿回来, 今天天阴,不知道会不会下雨。”

    殷裴楠瞅着媳妇儿, 心里的疑惑挥之不去,他拉着媳妇儿, 说道:“我觉得你有点儿不对劲。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

    左安顿了一下,抬手蹭了下自己的鼻子, 说道:“我能瞒你什么啊?乱说。”

    殷裴楠问:“那你为什么不跟我去铺子了?”

    左安眨了下眼睛, 答道:“我要给珏儿启蒙啊。”

    殷裴楠才不信呢,两人认识这么多年,还同床共枕这么多年, 他还能不知道, 每次左安心虚的时候, 他就会用食指蹭自己的鼻头。

    他说道:“之前明明是小爹爹在给珏儿启蒙。”

    左安又下意识蹭了蹭鼻子,道“……小爹爹这两天有些头疼, 所以我来教啊。”

    殷裴楠皱眉, 他昨天才给小爹爹检查过,小爹爹说身体很好,之前他坚持给小爹爹用异能治疗了大半年, 小爹爹头疼的病已经好了很多的。

    媳妇儿肯定有事,但是到底是什么事?殷裴楠百思不得其解。

    殷裴楠见他不肯说,无奈了,捞过媳妇儿使劲地抱了抱,又重重地亲了一下,说道:“有事要跟我说啊,不要让我担心。”

    左安见他似乎真的很担心的样子,安慰他说道:“没事,真的,我保证,不是坏事。”

    “真的?”

    “真的。”

    殷裴楠仔细打量了媳妇儿的神情,感觉真的不是什么需要担心的事情,只好说道:“……那好吧。那我走了?”

    “去吧。路上小心。”

    殷裴楠在马车上左想右想没想出缘由来,决定如果季月柏在铺子的话,到时候问问他。

    到了铺子里后,季月柏果然也在。

    季月柏如今怀上二胎八个月,肚子圆鼓鼓的,行动不怎么方便。不过他在家里坐不住,每天上午还是会来铺子里小坐,跟左安说说话。

    他看到殷裴楠过来了,往他身后瞧了瞧,问道:“安安呢?又没过来啊?”

    殷裴楠点头道:“是啊。我正想问你,前几天他跟你说过什么吗?”

    季月柏一头雾水,问道:“说什么?”

    “说他最近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我总觉得他有事瞒着我。”

    季月柏回忆了一下,说道:“他没有说最近有什么事情要忙啊。”

    殷裴楠更疑惑了,“那他做什么不跟我来铺子了?”

    季月柏怀疑地看着他:“是不是你惹他生气了?”

    殷裴楠摇头:“没有。他说他要在家里给珏儿启蒙。”

    “之前没听他说过这事。”季月柏见左安没来,他起身道:“既然安安没来,那我走了,买糕点去。走了,拜拜。”

    殷裴楠:“拜拜。”

    连左安最好的朋友都不知道,殷裴楠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了。

    而其实左安在干嘛呢?

    在殷裴楠走了后,他就飞奔回了屋里,到小爹爹的卧房里翻出了一个卷起来的布包,拿着就回到了灶房隔壁吃饭的房间。

    冬天,他们都在这里用烤火桌烤火。

    文逸正带着珏儿念三字经呢,看见左安飞一般进来了,说道:“慢着点,风都刮进来了。”

    左安着急啊,离老攻的生日没几天了,他再不赶紧的,就来不及了。

    他把布包打开来,里面是一套做了一半的寝衣。

    他准备在老攻生日的时候,送他一套自己做的寝衣,想给他个惊喜,就一直瞒着他做着,还让文逸他们也帮他瞒着。

    珏儿看见他爹拿着衣服翻来翻去的,问道:“小爹爹,你还没做好啊?”

    “……是啊,还要几天的。”左安有点儿心虚,他在家里四五天了,才做好一条裤子。要是阿娘他们,衣服裤子加一起,一两天就做好了。

    珏儿毫不留情地吐槽道:“你好慢呀。”

    左安脸色有点儿挂不住了,瞪了儿子一眼,道:“你读你的书,我做我的衣服,咱们井水不犯河水啊,不要互相伤害。”

    珏儿冲他做了个鬼脸,又继续摇头晃脑地背起书来。

    左安可能天生没有做针线活的细胞,练习也少,也就每年给儿子做两三双袜子的程度,所以这要做一套寝衣出来,还真不是个容易活儿。

    他一点一点地缝着,缝得很认真,缝几针就要拿远了看看整体有没有缝歪了。

    文逸看着他这样子就叹气,也后悔,后悔在左安小的时候,他没有硬下心肠来要他学,不然现在也不会为了一套寝衣发愁了。

    下午殷裴楠回来后,逮住了宝贝儿子,他决定跟儿子刺探一下军情。

    他把儿子抱进了花园,放在亭子里的石桌坐下后,问道:“好儿子,爹问你点儿事。”

    “哎呀,好冷啊。”珏儿从石桌上跳下来,问道:“什么事啊爹?”

    殷裴楠坐下,把儿子抱腿上坐着,小声问道:“爹问你,你小爹爹这几天都在家干嘛呢?”

    珏儿是被小爹爹用小糖人收买过的,他眨眨眼,说道:“没干嘛呀,教我读书呀。”

    殷裴楠看他这小样子,顿时道:“你的三字经不是外公教你的吗?”

    “是的呀。”珏儿的思维还没学会拐弯,还没意识到他要被他爹套话了。

    “那你今天学了什么?”

    “三字经啊。”

    “昨天呢?”

    “也是三字经啊。”

    “宝贝,你这几天都是在学三字经啊?还没学完啊?”

    “是的啊。那么长,每天都要学的,要学好久的。”

    “那都是外公在教你啊?”

    “是的啊。”

    “那你小爹爹在干嘛啊?”

    “小爹爹在旁边做衣服啊。”

    “嗯?做衣服?”殷裴楠眉头一挑,问道:“做什么衣服?”

    小宝贝一顿,终于察觉了自己说漏嘴了,顿时双手捂住自己的嘴巴,摇头瓮声瓮气道:“没有做衣服没有做衣服。我说错了。”

    这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殷裴楠掰开儿子的小胖手,问道:“快说,小爹爹在做什么衣服?谁的衣服?”

    “没有衣服,真的没有衣服。”

    “你还不说?看招。”殷裴楠伸手就往宝贝儿子的痒痒肉挠去,“我看你招不招,招不招。”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珏儿眼泪都笑出来了,扭着身子摊到在他爹怀里,不过还是说道:“哈哈哈不能说不能说,我、我答应了、小爹爹的,哈哈哈……”

    两人闹了一阵。

    殷裴楠想了想,想到过几天好像是自己的生日,他心中一动,大概想到了左安做的衣服是谁的了。

    他也不再为难儿子,让他失信,便说道:“好吧,我不问你了。你也别跟小爹爹说我问你了啊。”

    珏儿巴不得呢,要是小爹爹知道自己说漏嘴了,那小糖人就没有了呀。

    “好好好,我保证不跟小爹爹说。”

    已经猜到缘由的殷裴楠不着急了,反而对媳妇儿做的衣服很好奇,很期待。

    媳妇儿给自己亲手做的衣服哎!

    只给儿子做过袜子的媳妇儿,给自己做衣服了哎!

    殷裴楠心里很激动啊,看着媳妇儿越看越好看,越可爱。

    还瞒着自己,要给个惊喜,嘿嘿嘿……

    左安看着老攻的笑脸,退后一步道:“你笑什么啊?怪瘆人的。”

    “没有没有,我高兴。”

    “你高兴什么?有什么好事吗?”

    “……今天铺子里又谈成了个生意。”

    “哦,这样啊。”

    “对,就是这样。”

    等过了几天,殷裴楠过生日了。

    他这一天特意没去铺子,一整天都等着媳妇儿给自己的礼物。

    等啊等啊,吃了阿娘给煮的长寿面,吃了小爹爹做的饺子,也吃了媳妇儿做的发糕,吃过了午饭,又吃过了晚饭,到睡觉前……

    ……还没见到礼物!

    殷裴楠着急了,拉过媳妇儿,问道:“我的礼物呢?”

    “什么礼物啊?”

    “你不是有礼物给我吗?”

    “不是给你做发糕了吗?”

    殷裴楠殷切地看着媳妇儿:“……不是这个,另外的。给我嘛~”

    左安顿了一下,不自然地问道:“你怎么知道我有礼物给你的?”

    “你别管我怎么知道的,反正我知道了。快给我,我想看。”

    左安无奈,转身从柜子底层拿出一对袜子,递给他:“给,生日快乐。”

    殷裴楠展开看了看,“咦?怎么是袜子啊?不是衣服吗?衣服呢?”

    左安睁大了眼,吃惊道:“你,你怎么知道我给你做了衣服的?是谁告诉你的?”

    “果然做了衣服!”殷裴楠抱着媳妇儿的腰,说道:“快给我看看。”

    左安的脸一下红了,蹭了蹭鼻子道:“我,我给扔了。”

    “说谎。”殷裴楠用对付儿子的招数挠着媳妇儿的痒痒肉,“快拿来,我要看。”

    左安也是怕痒的,笑得喘不过气来,只好求饶:“好好好,给你给你,你快别挠了。”

    殷裴楠这才停了下来,期待地看着媳妇儿。

    左安又从另一个柜子的最底层抽出了一个布包,把里面的衣服拿了出来。

    这衣服做完,他觉得好丑,当做礼物送感觉拿不出手,也太没面子了,便又缝了双袜子当礼物了。

    现在这丑东西也要见主人了,左安的脸腾地就红了,感觉烧得慌。

    “不准笑啊!”

    殷裴楠严肃点头:“不笑!”

    他伸出双手,掌心朝上做接物状,道:“给我吧。”

    左安深吸口气,把衣服放到他掌心上,然后就撇过了头。

    简直不忍直视自己做的衣服。

    殷裴楠小心地把衣服放到床上,又小心地展开,看了爱不释手。

    这可是媳妇儿给自己做的衣服啊!

    左安等了会,见殷裴楠没说话,扭过头撇了一眼:“你干嘛……呢?”

    他愣了一下,床上,殷裴楠已经把自己做的寝衣给换上了。

    “你,你怎么就穿上了,快脱了,好丑。”

    殷裴楠拉过媳妇儿抱住,说道:“不要,我觉得很好看,也很舒服。我以后就穿着它睡觉了。”

    左安羞红了脸,道:“什么眼光啊,丑死了。”

    “这是我最爱的人给我做的衣服啊,怎么会丑?它在我心里就是最美最舒服的寝衣。”

    殷裴楠一把拉过左安,说道:“哎哟,冷死了,快进被窝来,睡觉睡觉。”

    等抱着媳妇儿暖和了身子后,殷裴楠说道:“媳妇儿,谢谢你,这是我收到的最好的生日礼物了。我爱你。”

    左安抿唇笑了笑,探过头亲了下老攻。

    “我也爱你。”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小伙伴们的支持,有缘下本见哈~

    对了,有全订的小伙伴麻烦可不可以给评个分,求好评呀~我总是忘记这件事。

    么么哒,爱你们~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