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上)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第99章

    奥运会女乒单打决赛现场

    许旸全神贯注的发球, 一来一往之间速度极快反应绝佳,与她对战的是国内全满贯得主刘泌, 许旸十八岁便拿下女乒世界杯单打冠军,十九岁拿到世锦赛单打冠军,如果拿到这一场的冠军,她就在二十四岁拿到属于自己的大满贯。

    此刻许旸波澜不惊, 心思都在对战上。

    观众席上的众人也都屏气凝神等待这一局的结果,许菀菀握着温昱瑾的手紧张的不得了, 温昱瑾与她十指交握无声安慰, 事实上他心里也很期待紧张, 这是女儿第一次在奥运会上亮相, 他当然希望许旸能拿到个好成绩, 不辜负这么多年的辛苦。

    蒋菲和温斌在他们隔壁,紧张的不停深呼吸,蒋菲甚至掐着温斌一块肉, 温斌疼的不得了,但这会儿也顾不得, 心神都在决赛台上。

    温印扛着相机很专业的给妹妹拍照, 在他身旁还坐着同样激动的许家齐、李远、许默言等人,温许两大家子人都来给许旸加油助威, 唯有蒋蕴坐的远远地, 幽怨的看了家人一眼,继续盯着赛场。

    决赛台上比分没有拉开太大差距,这一届奥运会是刘泌参赛的最后一届, 不久之后她就要退役,她很想拿到这个冠军,许旸作为声名鹊起的小将,也没有丝毫退让的局势,这一场‘内战’让观众兴奋不已。

    比赛进行到中间,二人比分已经拉平,许旸的优势逐渐显现出来,她面上没有什么表情,一张和蒋蕴没丝毫相似之处的娃娃脸让人很想捏一捏。

    观众席上时有加油呐喊声,二人的支持者都很振奋。

    到了末尾,许旸毫无意外的战胜刘泌!场上一片欢呼,许旸拿着球拍露出笑脸,扭头看向父母的方向,急不可待的投入父母的怀抱。

    许菀菀万分自豪的抱着女儿亲亲她额头:“宝贝,你太棒了!”

    温昱瑾含笑给女儿擦擦汗水,摸摸她头发欣慰自豪到了极点,温印站在边边上只有给妹妹竖大拇指的份儿上,这是第一次他们一家人团聚在镜头前,蒋蕴扭头看向这边,还是很幽怨。

    国内直播解说这一幕,大家在欢呼庆幸的同时,又开始好奇。

    “那个亲吻许旸的女人是谁,她姐姐吗?有一点点像诶。”

    “那旁边那个男人怎么解释?姐夫?”

    “有没有觉得男人有点眼熟,旁边的小哥哥也很眼熟?”

    “好像是华懋的董事长,年轻男人是华懋太子爷啊。”

    “雾草,许旸这是什么家庭?之前,她家人从未露面难道是为了避嫌?”

    紧接着,蒋蕴也在自己的微博上转发了许旸夺冠的视频,丝毫不掩饰自己对许旸的赞叹,不知是哪位粉丝惊奇的发现:“许旸和蒋蕴的生日在同一天怎么回事?”

    “巧合吧?”

    “难道说他们是亲兄妹?”粉丝不想说别的,蒋蕴是新晋武打小生,凭借一部悬疑电影走入大众视线,第二年的古装武打电影大爆,演技和打戏一流,在新生代流量中表现亮眼,年纪轻轻就已经拿到金像奖影帝,这么鲜肉的小哥哥要暂时属于粉丝呜呜呜!

    “你们难道没在观众席发现亮点吗?”

    随后,蒋蕴去奥运会现场观战的话题挂上热搜,他打扮很低调,但目光都在赛场上,非常的专心。

    虽然这事儿说不上是谁蹭谁的流量,可是蒋蕴的表现有那么一丢丢诡异,大家的好奇心得不到满足,便兴冲冲去八卦这两人的资料。

    奈何,这两人都没什么好八卦的,该有的资料清清白白,没有的资料一丝丝都找不到的。

    许旸的粉丝顺着华懋董事长的线索去找,只能看到温昱瑾公开的履历上都是公司项目和历年成就,连他自己的生平都不多,至于什么情爱绯闻更是丁点儿都没有,坊间传闻温昱瑾爱重原配,二人育有两子一女,只是他们一家人都非常的低调。

    网友的能力是强大的,他们在许旸的亲友团发现不仅有华懋现任董事长,还有上一任董事长,以及一位已经退休数十年的高官,这这这是什么组合?

    “要不然,我们还是停止八卦吧?总觉得会八到什么了不得的东西。”

    “我也觉得。”

    许旸出现在观众席的亲人引人注目,但也没有什么不和谐的言论出现,她一路走来的成绩众人都看在眼里,凭实力走到现在,无论家里有什么背景都没有问题。

    女单之后是双打,许旸和队友毫无意外的拿到冠军,再一次出现在领奖台上,这一次镜头没有拍到她的家人。

    或许是经过操纵,关于家人身世的传言猜测都慢慢消失。

    许旸在这一届的奥运会上声名远扬。

    许菀菀看着女儿一次又一次站在领奖台上,还有在健身房不消停的蒋蕴,很疑惑的问温昱瑾:“我觉得怀他俩的时候没什么特别,怎么两个人一个比一个爱动呢?”

    温昱瑾喜不自胜:“我觉得我们两个不算懒。”

    所以,女儿是世界冠军,儿子是武打小生。

    至于坐在沙发上陪父母吃水果的温印则收到两枚怀疑的目光,他不慌不忙给自己作证:“我是你们亲生的,要是您二位当年把我们生成三胞胎,说不定我就是另外一个世界冠军了。”

    和两个运动狂魔相比,温印就显得懒惰,其实他也是有八块腹肌的啊!

    温昱瑾瞥他一眼:“你应该去体验一下生孩子的疼痛等级,再来说话。”

    还一次生三个,生一个就已经很累人了!

    温印摸摸鼻子嘿嘿笑:“等有机会我一定体验,不过现在嘛,不着急,妈,你不会急着让我结婚吧?”

    今年,温印已经二十七岁了,盯着他婚事的大有人在,不过温印还未收到来自父母的催促,所以一点都不着急。

    许菀菀摇头:“你愿意什么时候结婚就什么时候结婚。”

    她还没想要当奶奶呢。

    温印不放心的看向自家爸爸,温昱瑾毫不犹豫的点头。

    “就知道你们二位最开明民主!”温印倍儿开心,一点也不像工作时沉稳淡然的样子,父母和他们三个之间的事情都是有商有量,就是当初妹妹许旸要做运动员,父母很不放心,但还是放手让她去做,他就觉得,他们的父母是世界上最好的父母。

    奥运赛事结束,许旸终于有假期回来和父母团聚,到家之后搂着许菀菀不放,小声嘟囔说想吃妈妈做的饭了。

    “我早就预备着呢。”许菀菀摸着女儿的手腕,心疼又骄傲。

    从许旸进入国家队训练,打各种各样的比赛和家人聚少离多,回家吃饭也要各种注意,许菀菀就单独为她学做好些菜,每逢许旸要回家都会把冰箱塞的满满的,开开心心做出一桌子好吃的。

    蒋蕴也推掉一些工作回家,他未来的路线已经自己规划好了,不会做流量明星,而是拍一些喜欢的剧本,圆了小时候的大侠梦。

    “小妹!”蒋蕴夸张地将许旸抱在怀里,跟好多年没见似的。

    许旸跟着二哥胡闹,两人前后没差五分钟,从小感情就好,温印回来的稍晚,到家时餐桌上已经香气四溢。

    “大哥!”许旸看到温印就把蒋蕴舍弃了,笑眯眯的朝他扑过来。

    温印朝蒋蕴露出个得意的笑容,抱抱她,照例询问一些事情,甚至比温昱瑾操心的还多,许旸乖乖回答,和打比赛时不苟言笑的样子简直天差地别,温印忍不住捏捏她的娃娃脸:

    “爸妈呢?”

    “在厨房。”

    温印了然,和许旸一起,坐到蒋蕴所在的沙发上,实在不是他们兄妹三人不够孝顺,反正父母在厨房,他们进去绝对是碍眼碍事的存在。

    他还记得一些事,那时候他上初中,等到高中时就要出国念书,那阵子特别恋家,偏偏初中就是寄宿制了,每逢假期就乖乖回家和父母呆在一起,许菀菀去厨房他也要跟着,但爸爸温昱瑾在给妈妈打下手,他就变得特别多余,可是自己一点都感觉不出来。

    最后,被爸爸不大耐烦的推出来:“你们等吃就行。”

    他才知道自己被嫌弃了。

    龙凤胎也是如此,早早就知道父母在厨房忙活,他们完全不必表现乖巧气质去厨房帮忙。

    爸爸喜欢做饭给妈妈吃,妈妈喜欢做饭给一家人吃,只不过大家团聚的时间不多,一起吃饭的时光就变得尤为珍贵。

    直到许菀菀一声令下:“做好饭啦!”

    三人才齐齐出动,去厨房端菜端汤,一家五口坐在饭桌上,有一半菜是花费心思的素菜,偏偏许旸最喜欢吃许菀菀做的鸡翅,很克制的吃了两个,就不敢再吃,乖乖吃爸爸夹过来的地三鲜。

    晚饭过后齐齐坐在沙发上喝茶消食,许旸依偎在许菀菀身边,乖乖接受她给自己抹护手霜,又轻柔的给她按摩手腕和手臂,运动员的伤病已经成为常态,许旸也不例外,但为了从小到大的梦想,她从未想过放弃。

    只不过,刚抹好一只手,许旸手机就响了,接起来后就开开心心出门了,其余四人看她的表情就知道来人是谁,前几天在镜头前没有姓名的严舸,许旸一起长大的竹马,只比许旸大半岁,温昱瑾好友严政的儿子。

    温印和蒋蕴都看自家老爸的脸色,却被温昱瑾横了一眼:“你们很闲?”

    “没没没,我们还有事要忙,现在就走,现在就走!”

    许菀菀看着俩儿子挤眉弄眼的退场,乐不可支的问:“你到现在还没认清楚现实吗?”

    三个孩子,温印和蒋蕴都没有喜欢的人,唯有小女儿许旸,二十二岁就接受了严舸的表白,正式确定关系,她还算放心,严家十年前分了家,严政家里也算清净,又是知根知底的,她很放心许旸和他交往,只不过温昱瑾对他要求很严格,两年多了,严舸都没能通过他的考核,连家门都不敢进。

    “我们结婚你都没有尝试过来自岳父的为难,为什么对小严那么严格?”

    温昱瑾心安理得的说:“不严格对不起他名字,何况旸旸是我们唯一的女儿,婚姻大事必须慎重。”

    许旸多年训练,成长环境非常单纯,他想让女儿多点选择,也想看看严舸对女儿的真心。

    “再说,我们结婚是你情我愿的,我想让旸旸多出去走走,再做决定。”

    许菀菀哼了一声:“随你怎么想吧,反正他们离结婚还早呢。”

    也对,许旸的年龄正是运动员最宝贵的黄金时间,要结婚最起码要等到退役之后,想到这里,许菀菀对女儿更心疼。

    “确实要好好考察严舸。”她立刻和温昱瑾站在统一战线。

    不过,两人很开明,他们永远是女儿的后盾,可以放手让她选择想要的生活,所以也不会特别阻拦许旸和严舸出门散步,放心的去楼上准备休息。

    临睡前,许菀菀坐在梳妆镜前,仔细看镜子里的自己,不知不觉她已经在这里走过那么多年的人生,但很奇怪的,婚前的日子已经日渐模糊,留下的都是美好回忆,而结婚后仿佛成了另一个自己,过的是从前怎么都不会想到的生活。

    温昱瑾从浴室出来看她在发呆,踱步走过去站在她身后握着她双肩:“怎么了?”

    “在……思考人生。”

    他笑了,俯身与镜子里的她对视:“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许菀菀摇摇头,忽然又想起什么伸手在他腹部摸摸,嗯,仍旧是紧实的肌肤纹理。

    “我还以为你会疏忽锻炼。”

    温昱瑾让她转过身,弯腰很容易的将她抱起来往卧室走:“那不可能,要不然怎么能把你抱起来。”

    也对。

    许菀菀安心靠在他肩膀上。

    ……

    楼下,温印和蒋蕴躲在窗边偷窥严舸送许旸回家,两个哥哥虎视眈眈的,他们都怕单纯的小妹妹被人欺负。

    蒋蕴撞撞温印,低声说:“严伯伯年轻时候就是个花心大萝卜,他儿子真的有专情基因吗?”

    再说自家小妹要过几年才会结婚,严舸等得到吗?

    “他要是没有那就麻溜儿滚蛋,再说,我还想让旸旸退役后去国外读书进修呢。”温印早早就在给妹妹规划未来,家里可以保证妹妹一世无忧,但他想让妹妹见识更多,严舸倒是答应了,但是人心易变,谁知道过几年是什么样子呢?

    蒋蕴捏捏拳头,如果严舸敢对不起消灭,以他的实力打翻严舸是不怕的,就是怕小妹伤心,爸爸说过,他们三个男人要保护妈妈和妹妹。

    别墅外面,严舸狠狠打了个喷嚏,惹来许旸狐疑的目光,他连忙举手保证:“是鼻子痒,不是感冒,我身体很好的!”

    许旸眨眨眼:“还行吧,我爸爸和两个哥哥身体也很好。”

    严舸哭丧着脸,所以他还没有准备好接受来自岳父家的毒打啊,为今之计就是希望许阿姨看在看他长大的份儿上能帮他说说情,让他能早点上门拜访,名正言顺。

    许旸一眼就看出他的心思,好心的不戳破,这件事上,妈妈可能会听爸爸的。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留言前三十送红包啦,预估错误,明天白天还有一章番外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日 40瓶;谭谭谭 5瓶;秋夕、霓裳、鬼灯 1瓶;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