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全文完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小霜态度软了很多, 周靖航能察觉得出来。

    晚上过了九点,小霜带着女儿去病房后面一间卧室睡觉, 不得寸进尺就不是周靖航,前一个小时才哄骗她签了协议,此刻就四舍五入当作她已经原谅自己了。

    他手上还扎着吊针,起身拖着吊瓶架就跟在母女俩的身后:“我陪你们一起睡。”

    “滚。”

    成小霜头也没回,抱着闺女进屋后就立刻把门摔上。

    周靖航碰了一鼻子灰, 心里却美滋滋的, 他在那紧闭的门前停留了片刻,低低地轻笑出声。

    夜里他还是不老实, 点滴打完一瓶又换了瓶新的,他看了眼时间,已经是半夜二点多,估摸着里屋两个已经睡熟了,他穿着宽松的病号服,拖着吊瓶架又一次往卧室里走。

    病房的卧室门没法反锁,哪怕之前小霜摔得起劲,此刻他还是顺利地进到了屋内。

    床头仍旧点了盏小夜灯,惜惜躺在小霜怀中睡得正香, 成小霜侧躺着抱住女儿, 长长的羽睫轻轻阖在眼下。

    周靖航屏住呼吸, 轻手轻脚地掀开一小角被子,躺到小霜身旁,悄悄地将老婆孩子揽到怀中。

    他手上还扎着针, 多少有些不大方便,然而眼神触及到她早上挨打的脸蛋,又不自觉地轻抚上那脸颊。

    他下手小心翼翼,生怕吵醒她,可脸上突如其来的触感还是让她没一会儿便转醒。

    迷迷糊糊间感觉自己被人揽到怀中,成小霜睡梦中惊了一瞬,反应过来立刻用手肘抵住他胸膛,她挣扎得有些猛,周靖航险些受不住,可是抱着又不愿意松手,只得压低了嗓音求她:“轻点轻点,别打得太狠了,我手背上还扎着针,一会儿断在里头……”

    成小霜闻声还真收敛了一些,然而想起这不要脸的男人居然大半夜潜进卧室,她还是气不打一处来,咬着牙又踹了他两脚,周靖航闷哼一声,低低地笑。

    “你把手拿开!”莫名其妙抱着她算怎么回事!

    周靖航啧了一声,开始耍赖:“哎哟,动不了了……”

    “……”成小霜白眼都快翻上天了,“周靖航你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大半夜的发什么疯!”

    “是啊。”他见成小霜只是嘴上骂骂咧咧没再挣扎,大手搂得更加放肆,“是啊,这不才刚砸了几天,脑子也不太清醒了,夜里控制不住就摸进来,也怪不得我啊。”

    成小霜知道他过去不要脸,可是三年不见,他沉稳了太多,很多时候她悄悄看见他处理公事或是打电话和人谈事时,那种独当一面的架势着实和三年前截然不同了,然而她没想到的是,夜深人静之时,不要脸的男人依旧不要脸。

    她气了一会儿,却又突然安静下来,如今的周靖航在外人面前似乎很少像以前一样笑脸相迎,大多数时候淡漠冷峻,深得好兄弟傅劲深真传,曾经脾气好的周家大少似乎也成为了过往,而她发现,真正的周靖航只会在私下里面对她时才自然而然地释放出来。

    她不说话,周靖航眼神也黯了黯,夜晚空气静谧针落可闻,三人的呼吸声浅浅,惜惜似乎被爸妈方才的一阵推搡吵到了,秀气的小眉头皱了皱,原本朝向小霜的脸蛋瘪了瘪,奶声奶气地“哼”了一声之后,转身用后脑勺和小屁股对着爸爸妈妈。

    小霜忍不住轻笑,伸手将她揽回来一些,替她把被子重新盖好。

    周靖航嘴角往上牵了牵,十分珍惜这个盼了三年才盼来的夜晚。

    他安静了一会儿,大手慢慢覆在她的小腹之上,小霜是顺产,小腹没有疤。

    成小霜皱着眉头刚要把这得寸进尺的手拍开,却听见他沉沉的嗓音在耳后响起,话语里还带着点疼惜:“生惜惜的时候,很疼吧?”

    她愣了一瞬,其实生产时的疼痛之是一时的,不久就忘了,真正不敢回想的是孤身一人躺在医院时候的无助和恐惧。

    “你说呢?”她随意反问了一句。

    周靖航噤了声,大手搂得她更紧。

    其实她从小到大都是个很能吃苦的孩子,奶奶还在的时候,她也都是报喜不报忧,从来没有把痛苦说给别人听的习惯,然而也不知怎么的,这个安静的夜晚,她突然很想把三年前的感受和难过统统告诉他。

    她顿了顿,轻飘飘地说:“侧切,你知道是什么意思吗?我那会儿心情不太好,身子也没养好,生惜惜的时候没什么力气,后来医生决定侧切,生完之后住的是医院病房外的走廊,病床大概就这张床的三分之一那么宽吧,我一个人躺在上面都觉得挤,床尾时不时还有路过的家属小坐休息。”

    “原本做了侧切不能那么快下床的,但是我身边没有人帮忙,实在没办法,很多事得自己下床处理,伤口裂过好多次,疼得直冒冷汗,还好惜惜心疼我,打小就乖,很少哭闹,挺好带的。”

    她如今说起来云淡风轻,也不过就是这么回事,然而真正经历过才知道什么叫委屈和绝望,她这辈子没怎么和人抱过怨撒过娇,此刻回想起来,眼睛红红的藏在夜色中,咬了咬嘴唇,有些梗咽:“都怪你。”

    “嗯,怪我。”这些事光听她说起来,他心里都忍不住疼,她受得委屈太多,无论是心理上还是身体上,都不是他流的这两滴血所能弥补的,可是事情已经发生,并且过去了三年,他能做的只有用尽全力对她好,护着她陪伴她,不让她再受半点伤害,“所以嫁给我好不好,嗯?嫁给我,周家的一切都是你的,你想怎么折腾怎么折腾,想怎么对付我就怎么对付我,好不好?”

    成小霜没吭声,半晌后闭上眼,淡淡一句:“睡觉。”

    他也不敢再多说什么。

    四月初,剧组重新开工,出事那天周靖航几乎是以命换命将成小霜护下来的,复工之后她带资进组替代了原本女主角的位置也无人非议。

    大部分演员和工作人员都没有改变,只是走了两个演员,一个是被她替换掉的耍大牌女主,另一个便是当初借机泄愤狠扇她巴掌的女二。

    小霜先前在剧组吃苦耐劳,为人和善,也聪明好学,对她有印象的人大多数评价都不错,加之事后知道她有周少这层关系居然还愿意从替身跑龙套做起,一点架子都没有,组里的人大多与她交好。

    据说那两个被换掉的演员都是来自周靖航和楚旧合伙的那家公司旗下,这次事情之后,不但丢了角色,连带着所有工作全数取消,直接进入雪藏模式,也没有别的公司敢和周靖航硬刚接盘,明星生涯算是全毁了。

    成小霜私下里听到这些事的时候已经不奇怪了,如今的周靖航虽说面对她的时候仍旧吊儿郎当一副不正经的模样,可到底是与过去不同了,处事手段上狠绝了不少,杀伐果断。

    到底是圈内偷偷认下的老板娘,哪怕成小霜自己并没有这个自觉,可确实还是吃到了不少照顾,至少拍戏的行程都被安排在最健康的时间段,每天充实又算不上累,回家陪惜惜的时间也多了不少,日子确实比从前轻松快乐很多,而她自己也同样争气,演替身的时候就精心钻研过剧本,后来接手下来,NG的次数比之前那位楚旧的新欢少了太多,几乎场场没错误,深得导演喜欢。

    周靖航似乎算准了她经历过上回的事后有些心软的迹象,来去于家中更是光明正大肆无忌惮。

    虽然自那晚之后,成小霜死守卧室门,没再让他得逞过,可相处间到底没有那么排斥了,只是对他时不时说要她嫁他这话置若罔闻。

    也不知是他给她的安全感已经够多了还是其他,她如今对结婚这件事倒是没有当初那么在意了,总觉得这样平平淡淡的日子过起来倒也不错。

    七月盛夏,蒋橙橙在姐妹仨的微信群里通知了自己要结婚的消息。

    当初三人之中,梁知早早结婚生子,小霜和周靖航也算甜甜蜜蜜,就剩蒋橙橙一人还独自单身,只是没想到三年过去,倒是她后来居上,先她一步嫁人了。

    梁知婚礼的时候,两个未嫁少女是她的伴娘,那会儿成小霜已经决定离开周靖航了,新娘抛捧花的环节,她压根儿就没往前走,捧花便毫无悬念地丢到了蒋橙橙手里。

    当时蒋橙橙还有些脸红不自在地瞧了眼梁祈东,而后戳戳成小霜,压低嗓音吐槽:“你怎么不接啊,我连个男朋友都没有,上哪结婚去……”

    成小霜扯了扯嘴角没吭声。

    没成想这东西还真灵验,橙橙到底是比她早一步踏入了婚礼的殿堂。

    三个闺蜜之中,如今仅剩小霜还没嫁过人,她毋庸置疑成了蒋橙橙唯一的伴娘。

    婚礼当天抛捧花的环节,蒋橙橙笑脸盈盈地从台上走下来,径直走到成小霜面前,直接将花束稳稳当当交到她手中。

    “就差你啦,我们的小霜,你吃过的苦头最多,往后一定要嫁给最爱你的人。”

    成小霜眼睛红红的,眼泪忍不住往下掉。

    周靖航抱着惜惜站在她身后,听到蒋橙橙这么给面子,他唇角忍不住往上扬了扬,大手一把从她腰间揽过,而后嗓音沉沉道:“听见没,快嫁我,别让这丫头的捧花白给。”

    成小霜吸了吸鼻子,抬眼看见周围人全是满脸暧昧,回身瞪了他一眼,抱着捧花躲到角落抹眼泪去了。

    周靖航忙在后面追,在场的人都笑作一团。

    九月初,成小霜为期半年的电视剧终于拍完了,她得了空,也不着急接戏,安安心心在家陪了一段时间惜惜。

    只是这段时间她发现惜惜常常鬼鬼祟祟地和周靖航说着不知名的悄悄话,她好几回想让惜惜偷偷告诉她,惜惜也只是笑眯眯地冲她傻乐,问不出什么。

    女儿胳膊肘往外拐,她觉得一定是自己没教育好,于是每晚睡觉前都给她洗脑:“惜惜一定要站在妈妈这边,不许胡乱给爸爸帮忙好不好?”

    小奸细成惜许起诺言来简直和大猪蹄子如出一辙,妈妈说什么,她都点头乖巧地说好,而后还送上湿漉漉的亲亲,把妈妈哄得团团转。

    然而干起事来却一股脑的听爸爸差遣,帮爸爸给冲妈妈笑的陌生叔叔甩脸色,每天替爸爸打听妈妈想要吃什么,买什么,喜欢去哪玩。

    后来的一段时间里,她莫名活成了一条疑似锦鲤,常常是想吃什么,家里第二天就出现什么,想要什么,隔天周靖航便送她什么。

    等到她发觉不对劲的时候,小奸细惜惜已经内外通敌长达两个多月了。

    小家伙不愧是周靖航亲生闺女,成天摆出一副爹妈本无缘,全靠她叛变的姿态来帮她亲爹追老婆。

    成小霜相当无奈,她甚至开始怀疑这小奸细到底还是不是她辛辛苦苦怀胎十月生下来的闺女了。

    这天她带着女儿出门逛街,小区离周靖航公司挺近的,没走几步到了周氏楼下,成小霜还没发觉,惜惜就非常自觉地扯了扯妈妈的手,奶声奶气地往周氏大楼高处指:“爸爸在上面,惜惜想爸爸了。”

    成小霜抬眸一看,还真是周氏大楼。

    小成惜跟爸爸来过很多回了,认得这个地方,只是平时没走过正门,都是从周靖航的总裁通道直接上楼。

    惜惜牵着妈妈的手说要上楼找爸爸,成小霜有些招架不住,可是多少有些尴尬,她和他到底还没和好如初,穆然带着女儿来公司找他又算怎么一回事。

    她抱起小奸细打算离开。

    惜惜不干了,她眉头一红,乌云密布,过去她很少任性,只是和周靖航同住了一年多的时间,被他宠得喜欢撒娇了,小家伙瘪瘪嘴,眼巴巴地盯着大楼看,时不时还吸了吸鼻子,模样可怜坏了:“想爸爸了……”

    成小霜:“……”

    她觉得这闺女的演技可能比她这个表演系科班出身的还要强上许多。

    拗不过她,只好牵着她的小手进门。

    前台意料之中的认不出她们,这事放到以前,小霜心里会觉得不被承认不被重视,多少有些委屈,可是如今是千万个庆幸啊。

    不让进也太好了,她巴不得进不去呢。

    然而小家伙似乎比她想象中的厉害多了,她悄悄拿出妈妈手机点开微信,按到周靖航那个聊天框,动作熟练地发了条语音过去:“爸爸,妈妈和惜惜在爸爸的楼下,上不去……”

    她发完了还开着外放,把自己刚刚的语音点开来重新听了一遍,那带着满满委屈和哭腔的小奶音回荡在周氏一楼大堂,成小霜忍俊不禁,周家人这不要脸的基因也太强了点……

    不出半分钟,周靖航从总裁专用电梯处走了出来,脚步有些急,似乎担心小霜带着女儿跑了,连西服外头都没来得及穿上就直接下来了。

    惜惜高兴地喊了句:“爸爸!”

    周靖航都没想过她能主动来公司找他,脸上笑意怎么也掩藏不住,一把将女儿抱起来,而后又去牵她的手。

    边上不少员工都有意无意地往这边看,成小霜怕丢脸,也没好意思把他甩开,只能硬着头皮被他牵着往电梯处走。

    阔别三年,再次来到他的办公室,成小霜多少有些感慨,当初也是在这个地方,她委屈过伤心过,如今却充斥着女儿和他的玩闹声。

    原本冷灰色调的办公室因为惜惜的缘故多了不少活力。

    前一阵,办公室的桌椅全换了一批新的,没了方方正正的棱角,曲形包圆,说是怕总裁闺女磕着碰着。

    沙发窗帘都统一换成暖色调,同样因为总裁老婆孩子喜欢。

    周靖航办公桌的半边抽屉里全是惜惜的零食,书柜也分出来一部分摆放她的玩具和画笔。

    成小霜闲着没事随意逛了一遭,周靖航抱着女儿跟在身后,满脸殷勤。

    “你不要工作吗?”她扬扬眉问。

    他轻笑一声:“你和惜惜来查岗,我当然得奉陪。”

    成小霜嘀咕了一句:“谁要查你岗了……”

    周靖航和惜惜在身后窃窃私语。

    小孩子压不住嗓门,她走在前面虽然听不太清楚,可还是能知道这俩父女又在后面开小会了,刚想转身逮住,却见女儿手里攥着两个精致的戒指盒。

    一个看起来价值不菲,另一个十分眼熟。

    惜惜几步蹦达到她跟前,将两个戒指盒举到妈妈面前,而后奶声奶气地喊:“妈妈戴!妈妈戴!”

    她抬眸瞧了眼周靖航,男人的笑容里带着些许期盼,只是垂眸又仔细一瞧,那个眼熟的戒指显然是三年前她自己买的那个。

    “这个?”

    “我买回来了,年前你把它们卖了,当天我就花高价买了回来,这是当年你用来向我求婚的戒指,我当时没收,不代表不想,只是后来阴差阳错,我们错过了三年,你卖掉它们的当天正巧让我遇上了,这东西是你打算送我,我舍不得。”

    她有些不自在地别开眼神,又看向另一枚戒指。

    周靖航轻叹一口气,上前一步从女儿手中将那枚戒指接过来,而后目光炯炯地望着她:“我一直都想把你娶回家,这个念想甚至比你怀惜惜的时候还要早,这枚戒指当时我已经找人打造了,求婚仪式也日思夜想,想要给你个完美的,难忘的求婚,只是没想到我迟了一步,一迟就迟了四年。”

    成小霜抬头看着他,眼里藏着不少惊讶。

    “求婚这件事本就该我来,只是当时太过自信,觉得你不会离开我,于是想着稍微晚一些也没关系,对不起,小霜,无论是不是因为误会,都是我对不起你,你受委屈了。”他语气诚恳,透着满满的疼惜。

    成小霜眼睛红红的,眼泪珠子不停地打转,她是真的委屈,现在想起来那段日子,都觉得难过。

    “只是我从来没有不爱你,对你的感情从一而终,只会更加强烈,所以能不能再给我一次机会,嗯?嫁给我好不好?”

    他眼里的深情藏不住,一把将她揽入怀中。

    这回她没有再抵触,也没把他推开,只是抽泣着,模样委屈得要死。

    周靖航心疼坏了,小心翼翼地吻着她脸颊上的泪痕。

    一旁惜惜等不及了,她只是稍微开了个小差,怎么妈妈还哭上了呢,她赶忙把手中戒指往妈妈手里塞,按照爸爸之前的吩咐劝:“妈妈戴!妈妈戴!好看!”

    成小霜被女儿戳得忍不住破涕为笑,她从周靖航怀中出来,一把将她抱起来,而后把戒指丢到周靖航手中,捏着惜惜的嫩脸蛋,嗓音里还带着些梗咽:“小坏蛋,小叛徒!臭爸爸给了你什么好处啊?嗯?”

    惜惜仍旧是傻乎乎地笑:“妈妈戴戒指,亮晶晶!”

    成小霜低低地笑,话音温柔了许多,问她:“那你看看,哪个好看?惜惜挑一个给妈妈戴好不好?”

    拥有周家优秀经济头脑的惜惜决定两个都要,全往妈妈手上戴。

    领完证当天,周靖航狠下心,过河拆桥,将他昔日盟友惜惜往周家二老那一丢,带着成小霜过起了二人世界。

    行程全由他定,成小霜只需要不带脑子地跟着他便好。

    只是越到后面越觉得,这行程和活动似乎有些熟悉。

    没出几天她便从周靖航的行李箱里翻出个相当眼熟的本子,那上面除了惜惜的涂涂画画之外,还有当初她满怀少女心时写满的蜜月计划。

    那一瞬间,她觉得无地自容,脸红得能滴出血来、

    当天晚上她找到周靖航兴师问罪,然而毕竟偷看偷藏人家东西这事不是什么光明磊落的事。

    他掰不过她,就把人往床上带。

    几个小时之后,周靖航意犹未尽地勾着唇,笑得欠揍:“自己定的行程,不喜欢了?”

    成小霜白了他一眼,有气无力道:“不是这个问题……”

    他吻了吻她,又把话接过来:“不喜欢也没关系,往后想去哪就带你去哪,现在先不讨论了,嗯?”

    成小霜鼓着腮帮子,委屈巴巴地瞪他。

    周靖航被她盯着又不老实了,嗓音沉沉地喃喃到:“惜惜说,她也想像小知悦一样要个知行那样的哥哥。”

    “??”成小霜白眼都快翻上天了,“上哪能弄出哥哥来!”

    周靖航忍不住笑:“是,惜惜年纪小不懂事,我们做父母就骗骗她,走个过程,省得她哭,嗯?”

    于是不要脸的周爸爸十分卖力地又走了几个小时的过程,并且整个蜜月期,对于走过程这事乐此不疲。

    后来小霜的闺蜜小群里不停地蹦出消息。

    “怎么样怎么样?!!蜜月好不好玩,有没有什么心得体会!!”

    成小霜咬牙切齿:“周靖航是个好爸爸:)”

    全文完

    作者有话要说:  全文完结啦,感谢每一个追文的小姐妹,希望你们都能有甜甜的爱情哦。

    可以的话,求大家戳到专栏里点一下收藏作者哦。

    下一本写《肖想你许久》,预收也在专栏里,喜欢的可以先收藏,到时候开文就能第一时间知道啦。

    围、脖的奖明天晚上就开哈。

    感恩,爱你们。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球球是个小可爱、weiwei9999、上海捷宁小奚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zzw 20瓶;红豆 10瓶;彤彤 5瓶;仙女脸脸 2瓶;陌上雪、Nemesis°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