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小霜X周少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两个多小时之后, 周靖航的到来就验证了她所有的猜想。

    那会儿她正趴在茶几上拿着个小本本列购买清单, 说来也奇怪,明明家具样样齐全,就连惜惜的小裙子都布满整个衣帽间, 可厨房却空空落落,什么也没有。

    惜惜抱着从儿童房里拖出来的烹饪小玩具盘腿坐在妈妈身边玩, 新房入住为了通风, 小霜没把门关上, 门外传来动静的时候她也没发觉,倒是小丫头眼尖,手里还捏着两个玩具便好奇地往玄关处看, 周靖航在门外蹲下冲她展开双臂, 惜惜双眼放光,开心得不得了, 哒哒哒地一下就跑到他跟前,蹦到他怀中。

    “爸爸!”

    “哎, 乖宝宝。”

    他为了这个房子接连忙活了几天, 昨天做完卫生已经是凌晨, 今天一大早便动身去了小村, 没接着人又匆忙赶回来, 四五个小时都耗在路上奔波, 此刻多少有些风尘仆仆的意思,眼里都布了些红血丝,然而听到女儿甜甜的一声爸爸, 他觉得自己做什么都值了。

    成小霜知道他来了,头也不抬,仍旧趴在茶几上写写画画,女儿在他手上她倒是不担心安全问题,就是单纯的不想搭理他。

    周靖航抱着女儿站在门外观望半天不敢擅自进门,他偷看了好几回小霜的脸色,也没见她往这边瞧一眼,他担心自己就这么贸然进去会惹她不高兴,逼急了可能会直接带着女儿和行李走,这事他干得偷偷摸摸小心翼翼,也是怕她不愿意来。

    他等了好一会儿都没见成小霜心软,好在女儿还在他怀中软绵绵地笑,他随手打开隔壁的房门抱惜惜进去,而后动作利落地换了身居家的衣服,又把半路顺道买回来的东西一一归置好。

    成小霜想过这房子是他的安排,但是没想过这男人这么丧心病狂,直接端了一整层楼盘,电梯楼层上了密码锁,除了他们一家子,就没人能上来这里。

    屋外其他三户全是他的,已经派人打扫干净,边上连通四户的走廊也拖得干干净净,惜惜甚至可以连鞋都不用穿,欢欢喜喜地来回串门。

    到了饭点,小霜打算拿着清单出门买些油盐酱醋,那只游走在自家和隔壁的小奸细又开开心心地跑来传话了。

    “妈妈!爸爸问你家里有盐吗?”惜惜水润润的大眼睛扑闪扑闪地看着妈妈,眼神里透着股懵懂,丝毫不觉得爸爸妈妈之间有什么问题。

    成小霜掐了掐她闺女的小脸蛋,板着脸说:“没有。”

    小家伙扭头去通报爸爸了。

    片刻后,她又哒哒哒地跑回来,这回跑得有些喘了,哼哧哼哧地说:“爸爸说他有!”

    成小霜:“……”

    小孩子忘性大,记着前一句又忘了后一句,于是她又往隔壁去了一回,回来的时候问妈妈:“爸爸问,家里有菜吗?”

    成小霜真想把这蠢姑娘吊到电风扇上转几圈,也省的她自己两边来回转:“没有,你跟他说别问了,什么也没有!”

    惜惜这回没过去,她笑眯眯地看着妈妈说:“爸爸说,他全都有!”

    成小霜内心已经给了周靖航无数个大白眼,所以他是让女儿过来炫耀自己有油盐酱醋?关她屁事?

    然而女儿话音刚落,周靖航就带着一堆东西过来了,他脸上表情自然,一副十分凑巧的惊讶:“听惜惜说家里什么都没有,正好,我都有,中午想吃什么?我来做。”

    “……”

    这人脸皮厚,她怎么撵也撵不走,她和他在一起的两年里,只有偶尔吃过他煮的泡面和三明治,他说要下厨,她还以为他只是随便说说。

    等到满满一桌中餐上齐,成小霜皱着眉头都开始怀疑他是不是趁她帮惜惜洗澡的空档叫了外援,点了外卖什么的。

    周靖航围着围裙也丝毫不别扭,桌上的菜式是她和惜惜都很喜欢的,他殷勤地喂了惜惜一口,又夹了一筷子转头让她尝,成小霜别开脸,不碰他筷子里的东西,自己胡乱夹了一口放进嘴里。

    周靖航摇摇头轻笑一声:“怎么样?”

    惜惜吃得手舞足蹈,笑眯眯地说:“好次!”

    成小霜黑着脸:“不合胃口。”

    周靖航没在意,勾勾唇,看着她的眼神灼热:“不合胃口晚上换,你想吃什么我都能做,做到你满意。”

    成小霜瞥了他一眼:“有病……”

    来乾市是为了给惜惜更好的生活,小霜手头没存款,先前梁知去小村看她时,偷偷在给惜惜的衣服袋里放了满满一整袋的钱,少说二三十万,她知道直接给卡,成小霜一定不会接受不会花,干脆取了现金偷偷给她留下。

    成小霜也知道她那份心,到底是同吃一碗泡面的感情,她悄悄哭了一会儿暂时先收下用,毕竟来乾市样样都需要花钱,她不能委屈惜惜和她一块吃苦。

    往后她要重新回到剧组讨生活,作息上没办法顾惜惜周全,为此她还打算花钱雇个育儿阿姨来家里,周靖航知道这事之后,悄悄地把周家那位从小将自己带大的保姆直接安排到惜惜身边。

    徐妈是看着周靖航长大的,几乎把他当亲孙子来疼,对待惜惜自然不会差,把惜惜交给她,他比较放心。

    徐妈受了周靖航的嘱咐,演得一手好戏,只是在看见小霜的时候,总是顺口喊一声“太太”。

    第一回的时候,成小霜就觉得有些别扭,委婉地提醒她一句:“您喊我名字就好啦。”

    徐妈微微一笑:“好的,太太。”

    成小霜:“……?”这大抵是她们育儿公司什么奇奇怪怪的规定吧……不过只要她对惜惜好,喊什么都无所谓。

    周靖航憋笑功力一流,愣是没让她看出破绽。

    她们母女俩回到乾市也有几个月的时间,成小霜手头接到的戏似乎多了不少,周靖航本想直接插手给她介绍几个大的资源,大不了他砸钱带资金进组,然而一想到从前她便不喜欢他做这种乱出风头的事,她也不是个喜欢站在风口浪尖的人,于是蠢蠢欲动的手还是克制了下来。

    只是他总觉得这一连几个月,她每回出门拍戏都有些偷偷摸摸小心翼翼的样子,有几次他悄悄跟去了剧组,然而周少这个身份在整个圈子里几乎是金大腿的存在,他进了剧组就招眼,想让小霜不知道太难,于是只能悄悄看上两眼就走,没发觉出问题来。

    金大腿这个位置曾经是傅劲深,后来他高调示爱,没有胆大的再敢肖想,而后便轮到了周靖航和楚旧这两个手底下经营着娱乐圈龙头公司身家千亿的大腕。

    曾经傅劲深为了签梁知,当时便砸钱让楚旧和周靖航给她自立门户,单独弄了个公司,后来梁知被周渠签下了,这公司没派上什么用场,倒是随手放给他俩折腾。

    楚旧是游走在娱乐圈的高手,他放手折腾三年,倒是把这当初的空头公司给干到了圈内顶端,这期间周靖航都在国外,只负责砸钱,然而名声却仍旧响得不行,毕竟有钱才是金爸爸。

    惜惜上了幼儿园,平时白天都不在家,小霜自由的时间多了,经常泡在片场,似乎比周靖航还忙,而他一有空就让徐妈放假,自己将惜惜带在身边。

    只是小霜始终没给过他什么好脸色看,这他倒不是很着急,只要看着她在自己眼皮子底下好好地过,她想气他多久他都能受着。

    这天他中午提前下了班,本想先去接惜惜,可小家伙还没放学,他索性回家下了厨,做了几层便当,亲自送到成小霜剧组。

    到地方的时候正巧看见她坐在片场搭棚的门口,边上是个被太阳晒得火辣辣的大石块,她就坐在那上头,手里拿着个馒头啃,吃得挺着急,似乎吃完马上又要开拍,偶尔噎到了就拿白水灌几口,周靖航皱了皱眉头,脸上表情很是难看。

    他拎着便当下车,径直走向成小霜,小霜无意间抬头,一瞥见他就起身想要走。

    “不许跑,跑了我就进去抓你。”他看着她手头那没吃完的馒头,心里火气有些足,然而有气也不能冲她撒,他随手发了消息给文旭,让他好好反省自家公司投资下的剧组居然能出这种问题。

    他瞧了这好多天都没碰上面的女人一眼,成小霜要走,他赶忙上前拉住她手腕,话语放软和很多,几乎是求着她的:“我做了点吃的给你带过来,尝尝?”

    成小霜甩了半天没把手甩开:“不吃!”

    他抿着唇,一只手仍旧拉着她日渐纤细的手腕不放,另一边单手把便当盒打开。“求你了,吃一点,好不好?”

    “……”

    晚上小霜回了家,今天她难得早回,到家的时候桌上已经有热腾腾的饭菜在等着她了,爸爸妈妈都在,惜惜很兴奋。

    原本家里密码是他设置的,后来成小霜偷偷换过几次,奈何家中有个早就被他收买的小奸细总会屁颠屁颠地给爸爸开门,她再换多少个密码都没用,周靖航几乎在家里来去自如,畅通无阻。

    家里有大人的时候,徐妈会自发地回避,晚上吃过饭,周靖航习惯性地收了碗筷进厨房洗,等洗完出来,小霜正好替惜惜洗好澡换好睡衣了。

    周靖航殷勤地把女儿抱过去哄,她最近在幼儿园学到了很多东西,坐在爸爸怀中开心地给爸爸分享,周靖航耐心地听,脸上笑意难掩。

    成小霜瞥了一眼这父女两人,一声不吭地回浴室替自己洗澡。

    出来的时候看见周靖航手中拿着一本小相册,大概是小奸细惜惜从卧室里翻出来给他看的,里头是惜惜一两岁时候的一些照片,小婴儿时期的大多存在了她的另一部手机中,这个相册里没有,周靖航仍旧看得认真仔细,他错过了女儿人生中宝贵的前几年,这种遗憾是怎么也没法弥补的。

    夜里过了九点,小霜出来抓惜惜睡觉,她还赖在周靖航怀中撒娇不肯去,成小霜瞪了周靖航一眼,他赶忙把女儿抱起来哄了两句,而后站起来让她跟着妈妈去睡觉。

    抱回女儿,小霜没再分他半个眼神,进了卧室,反手摔门的声音震天响,周靖航轻笑一声摇摇头,重新在沙发上坐下没打算走。

    他捧着女儿那本相册反复看,里头偶尔还有成小霜的身影,他看着照片里的女人一点点从微胖的姑娘变成如今的骨瘦如柴,心里越发不是滋味。

    这一坐便坐到了半夜,他的老婆闺女就在一墙之隔的卧室内,他实在舍不得走。

    半夜惜惜被尿憋醒了,三岁多的小丫头已经在幼儿园里学会了自己上厕所,成小霜在剧组累了一天,今晚睡得有些沉,惜惜顺着床沿爬下来的时候,她一点感觉都没有。

    小家伙跑到卫生间解决了尿急,随意拉拉睡裤又偷偷摸摸去开卧室的门,她总觉得爸爸应该还在客厅还没走。

    小奸细垫着脚尖悄悄把卧室的门开了,探了个脑袋出去,看见爸爸正坐在沙发上,用手机背后微亮的光照着她的相册,小家伙零星的睡意又没了,开心地打着赤脚往爸爸那边跑。

    她甜甜的小奶音在夜晚的静谧中显得尤为清脆:“爸爸!”

    周靖航猛地抬头往那边看,就见他的宝贝闺女光着脚丫,松散的睡衣穿得乱七八糟,裤脚一边长一边短,仰着张笑脸就冲他着跑过来。

    男人唇角立刻不自觉地往上牵了牵,伸出大手一把将惜惜抱在怀中。

    小家伙身上带着淡淡奶香,和小霜身上的味道如出一辙,他随意瞧了眼手机上的时间,压低了嗓音问她:“惜惜怎么这么晚了还没睡,嗯?”

    “尿尿!”她回答的坦然,小脸贴在爸爸胸膛,一副十分依赖的模样。

    周靖航轻笑一声,站起来抱着她在客厅里走,边走边轻抚她小小的脊背,没多久,小姑娘的眼睛又渐渐闭上了。

    女儿在他怀中睡熟了,他才轻手轻脚地准备将她送回卧室,小霜担心惜惜起夜,床头一盏暖黄的小夜灯一直点着,周靖航偷偷摸摸进门的时候,那许久不见的恬静睡颜一下便入了他的眼。

    小霜侧躺着,双手交叠在一侧,呼吸均匀,整个人都是最放松的状态,全然没有了白天面对他时浑身长刺的模样,他在床边贪恋地瞧了许久,而后俯身轻轻地将女儿放进被窝里。

    他握着她一边手腕往上抬了抬,替女儿掖好被子才小心翼翼地将她手腕放下,一来二去间,她软滑的睡衣袖子一下子从手腕处滑落到手肘,周靖航定睛一瞧,那白皙的小臂上莫名的有几处明显的淤青。

    他心中一紧,眉头不自觉地皱了皱,轻轻翻了翻她的手臂,里里外外新伤旧伤还有好几处,像是被什么东西摔出来的。

    男人脸色瞬间变得复杂难看,他垂眸睨了她一阵,片刻后又轻手轻脚地出去关上门,而后在沙发上坐了一宿,一夜无眠。

    当天晚上他便让文旭去查成小霜这几个月来在剧组拍摄的细节,可怜文旭一个三十好几的成年男人,大晚上丢下老婆,屁滚尿流地从被窝爬起来去给他家周少查消息,前前后后也折腾了一整个晚上。

    隔天成小霜依旧起得很早,她洗漱完从卧室出来的时候,下意识地往沙发那边瞥了一眼,周靖航已经走了,她不自然地挠了挠头,假装不经意地往餐厅走。

    桌上是周靖航一早过来准备好的早餐,一连几个月下来,他每天都能准确地在她醒来之前把这一切准备好,次次换着花样亲自做,十天半个月不带重样,等到她起来吃的时候,还能保持最合适的温热。

    成小霜轻叹一口气,胡乱往嘴里塞了几口。

    她早上走得早,徐妈也早早过来等候送惜惜上学,什么事都不需要她操心。

    当天周靖航收到文旭的汇报,他说得小心翼翼,因为知道周靖航听了大概会生气,他现在要名分没名分,连个太太的好脸色都混不来,哪怕被气死也只能冲他这个可怜的助理撒火,然而这事也不得不说:“太太她……好像在给各个剧组做替身……”

    “替身?”周靖航呼吸一滞,脸色果然沉了不少。

    “是这样的,先前太太父亲的那些事爆出来之后,对她或多或少都有影响,她原本就还没站稳脚跟,脸也没刷熟,在这行本就难混,加之大部分人不想和那些放贷的缠上关系,为了避免麻烦,很多剧组不敢要她,娱乐圈的规则您也知道,瞬息万变,阔别三年,当初积攒的一点点知名度也等同于零……如果背后没有金主扶持,沦为跑龙套是再正常不过的事。”

    文旭说到金主这两个字的时候,自己心里都咯噔了一下,周少扫过来的眼神太冷,他有些招架不住。

    “太太似乎……有些缺钱?她像是要趁着自己还算年轻,演得动戏,好多苦累的替身活她都接,您知道的,很多剧组为了将光效调节到最好的程度,替身常常定点站立,一站就是好几个小时不能动弹,太阳暴晒,很多人不愿意接,但是这活来钱比普通的多一些。”

    他言外之意,成小霜全接了。

    “她手上的伤?”

    “现在很多明星都娇贵得不行,这里那里的都说常年有伤,好些危险动作都让替身来,比如椅子从背上砸下去的画面,或者……”他例子都还没举完,就见周靖航的脸色已经完全没法看了,文旭嗓音渐弱,干脆直接跳过不说,“不过这类道具大部分是经过处理的,正常情况下不怎么伤人,疼是多少有些疼的,但是摔多了,难免有伤……”

    其实他心里也挺心疼成小霜这姑娘的,说道最后,他都有些不忍心开口了。

    周靖航薄唇紧抿着,成小霜的性子他明白,这些事她确实做的出来。

    文旭在一旁欲言又止,周靖航冷冷地扫了他一眼:“说。”

    文旭清了清嗓,顿了片刻,其实以他的身份是没资格管这些的,然而这么多年,很多事情他也看在眼里,即便是为周少还是为太太好,他都想说两句:“周少您知道的,太太她说到底是个没有娘家的人,寻常姑娘在夫家受委屈,身后还有父母撑撑腰,可是她没有,她那个老爸您也知道只会是拖累,不中用的,她孤身一人能把孩子生下来养大,我是真的佩服她,这丫头打小独立惯了,身边也没个人疼,遇上什么事都得自己扛,她如今这么拼命挣钱攒钱,也是情理之中。”

    周靖航心中生疼,嗓音都是哑的:“她有我。”

    “是,您现在心肝宝贝地疼她是没错,可是往后呢,万一要是您不喜欢了,变心了,她便又是一个人,没爹没妈,什么都没有,谁都顾不上她,她在未来做准备,三年前那事虽说是误会,不是您的本意,可到底是发生了,伤害也造成了,换谁都经不住再来一回的……”

    “不可能,我从始至终没变过。”

    文旭张了张嘴,最后也没再说什么,倒是周靖航缓过神来,让他通知了林律师:“当初是他替小霜拟的婚前协议,你让他再拟一份,大致意思不变,把我和小霜的甲乙方对调一下。”

    文旭后来是知道那份协议的存在的,他眼睛瞬间瞪得老大,倒吸一口气之后还是没法从惊讶中脱离出来,周靖航方才那轻飘飘几句话的意思,几乎就是把整个周氏全都拱手放到了成小霜手里,她要是不高兴,他周靖航就得扫地出门,净身出户,文旭并没有想到周靖航能做到这种地步。

    周靖航想这事其实已经很久了,原本觉得她都还不怎么理他,冷不丁拿出这种协议让她签,以她的性子肯定是不会签的,可如今想来,对待成小霜这种凡事喜欢自己扛的女人来说,哪怕是哄她骗她,不论用什么方式都得先让她把协议签了,给她吃颗定心丸,省得一天天就知道折腾她自己。

    “送我去趟剧组,她今天一早就去拍了。”

    文旭知道周靖航这回对这事是来真的,他可以哄她纵容她,接受她的各种甩脸子和恶言相向,这些他都能耐心承受,微笑面对,她想要什么他都可以给她,过去她嫌他没时间陪他,如今他成熟了,也能懂得如何处理好公事与她之间的关系,她想要怎么耗他折腾他,他都毫无怨言,这是他欠她的,他活该,可他没法忍受她不把她自己当回事。

    文旭一路上还挺忐忑的,毕竟这场面光从嘴里听到和亲眼见到,到底还是两码事,他没法保证去的时候会不会正巧遇上什么砸桌子摔椅子的场景,也不知道他身边这位周少要真见了,还能不能沉得住气不发火。

    文旭紧张了一路,事还真就来得这么巧,他和周靖航到的时候,成小霜正在替女主角排一场扇巴掌的戏。

    演女主的演员正巧是周靖航和楚旧名下那间经济公司的,据说还是楚旧最近的新欢,总之来头挺大,架子也大,挨打的戏份说不拍就不拍,好在只用背影,成小霜正好替上。

    两人才刚到摄影机后方,对面的女二号便狠狠地扇了成小霜一巴掌,为了拍得更加逼真,扇耳光都是来真的,加之对手演员和女一号同属一个公司,心里嫉妒她因为楚旧的关系能走后门找替身,这气憋着没处撒,干脆拿这个替身开罪,手上力道重了不少,扇完一下还觉得不满意,想要接着继续。

    周靖航在她巴掌落下的第一下后槽牙便紧咬了一下,那一巴掌像是打在他心上,文旭忍不住暗腹这剧组药丸。

    然而他当正要上前的时候,二楼棚顶悬挂吊灯一松,迅速往下坠落。

    周靖航几乎是一瞬间便拨开人群冲了上去,那吊灯下面站着的是成小霜,那一刻他什么都没法考虑,结实的胸膛贴上成小霜后背,一把将她揽进怀中,双手紧护着她,用整个宽厚的脊背挡去了意外坠落的玻璃灯片。

    现场尖叫声一片混乱,一旁玩手机的女一号正主也吓了一大跳,文旭赶忙追过去查看伤势,大多数人都已经认出来那不顾一切冲上去的男人是周靖航了。

    然而女主角还看清是周靖航之后居然还误会他错将成小霜当成自己,相当没眼里劲儿地亲自过去打招呼。

    周靖航连半分眼风都没分给她,那玻璃吊灯从高处坠落,整个重物直接往他后脑勺砸了下去,碎掉的玻璃片把后劲割得血肉模糊,那血色几乎是顺着脖颈流到了领间,深黑的西服都肉眼可见一片湿润。

    成小霜缓过神来的时候,周靖航已经四处查看她身上是否有伤了,似乎背后那滩血压根儿不是他流的似的,像个没事人一样,双手护着成小霜分开了一些,而后脸色煞白地问她:“有没有伤着,嗯?手呢?手疼不疼?”

    成小霜赶忙摇摇头。

    “腿有伤着吗?嗯?我看看你的脸,妈的,谁他妈让人打你的?!”周靖航抱着她的双手都在颤抖,他根本没法想象要是那盏灯落在她身上会是怎样的结果,他大概一辈子不会放过自己。

    文旭在旁边提心吊胆:“周,周少,您要不先处理一下伤口,我叫了救护车,您这后边的血还流着呢……”

    出了这么大的事,整个剧组全数停工待命。

    到了医院,医生给周靖航简单地清理了一下伤口,仔细看了才发现不止后劲一块皮没了,后脑勺的下半段也同样糟糕,医生说,还好不深,不然这个位置是最容易出事的地方。

    由于伤口在脑部,缝针的时候没打麻药,周靖航让文旭把成小霜拉出去不让看,自己一声没吭地强行忍了下来。

    伤口处理完了又去拍了片子,毕竟是高空撞击头部,要做的检查挺多,来来回回折腾了很久,成小霜心吓得愣在原地一句话都不敢说。

    所有检查结束之后,医生云淡风轻地说:“没大事,伤口都处理好了,养上十天半个月就成。”

    成小霜瞬间松了一口气,再抬头看他的时候便发现他一个劲儿地盯着她早上挨巴掌的脸蛋瞧。

    他懂她想要挣钱的初衷是因为惜惜,他没法拿这事怪她,只能怪自己没保护好她,没能给她足够的安全感,然而无论如何这事她是做不成了,有他在,就不会让她再有接替身的机会。

    “脸转过来我看看?”他话音有些弱,毕竟才出过那么多血,是个人都难受。

    成小霜没听他的话,别开眼神不看他。

    “啧,苦肉计都没用啊?”他轻笑一声,开口自嘲。

    成小霜见他有精力开玩笑了,回过头瞪了他一眼。

    只是还没等她开口说话,他又忽然提醒她:“惜惜快放学了,我原本昨晚答应了今天要去接她的,现在看来又要食言了,我还真是个臭爸爸,要不你去接一下?”

    成小霜皱了皱眉,总觉得他有意要将自己支走,然而一想到他没事了,先前该端着的还得端住,否则真中了他的苦肉计,着了他的道,她板着脸,找回自己的语气:“你以为谁要在你这呆着啊,我马上就走了。”

    周靖航唇角弯了弯,嗓音温柔得彻底:“这么冷酷啊?”

    小霜没再搭理他,起身就想往门外走。

    迎面看见文旭,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周靖航他爸妈一会儿过来吗?”

    “不,不过来,没通知二老。”文旭答了句,又觉得此时不卖惨更待何时,他周少早日把老婆追回来,他也能早日过上无人摧残的好日子,他随即皱了皱眉头,一副欲言又止结结巴巴的模样,“周少他,因为您的事儿,和家里头关系闹得不太好,二老心里也愧疚着呢,都在心疼您和惜惜。”

    周靖航冷了冷脸,嗓音也淡漠许多,他没想过用这些事来左右小霜,男人沉声:“文旭。”

    文旭闻言禁了声。

    “我走了。”她没回头看他。

    周靖航有气无力地笑着问:“那一会儿还回来吗?”

    成小霜并不想让他觉得苦肉计得逞了,故意凶巴巴地回了句:“不回!”

    周靖航低低地笑,似乎还挺满意这回答:“成,不回就不回吧,惜惜应该也不喜欢这医院消毒水的味道。”

    成小霜回头看了他一眼,到底有些心软,这种一个人躺在医院里的孤独感她最有体会,索性走回他身边,从包里翻出个手机来,一下丢到他胸膛上。

    周靖航闷哼一声,伸手握紧:“什么?”

    她语气依旧不温柔:“惜惜的刚出生的照片和视频,我走了。”

    她嘴上说不回来,回小区接了惜惜之后还是回家做了点饭菜给他带到了医院。

    进病房的时候病床上空空荡荡,他的病房是个大套间,成小霜以为他又不顾自己还在受伤,见缝插针忙工作,结果转了几个空房间没找到人,倒是在卫生间看见了他。

    男人手背还插着吊针,吊瓶架就立在水池旁,他脊背仍旧宽厚,只是整个人趴在水池前吐个不停。

    成小霜快吓死了,赶忙上前替他顺气,他缓过劲儿来随手拿了条毛巾擦了擦嘴,扯出一丝难看的笑容:“去外面呆着,这脏。”

    “你怎么回事啊!医生不都说了是皮外伤?你为什么会吐!”她话音里带着哭腔,周靖航听着都心疼。

    “不是说不回来了?怎么又折回来。”他想岔开话题,只是如今的成小霜没这么好糊弄。

    “你别打岔!我不回来就看不见你在这吐了!”

    “真没事儿,就是有点儿轻微的脑震荡,正常反应。”那么重的东西瞬间砸到他脑袋上,只是擦伤和脑震荡已经算是走运,只是方才他支开她,让她回家陪女儿,也是不想让她看见这么狼狈的情形,他憋了很久,等到她走了才开始吐,没成想吐了好几回,还是被撞见了。

    她气得都快哭了,往他脊背上拍了一下:“你以为我会担心吗!”

    “不是,我这不是怕你嫌弃我,觉着我这脑袋砸出点毛病来就不准备要我了?”他嗓音温柔得不行,嬉皮笑脸的。

    “你没毛病我也嫌弃你!”

    周靖航笑得吊儿郎当:“还是说你喜欢有毛病的,也成,这脑震荡挺容易保持,你要是喜欢,每天砸我两下就行。”

    成小霜白了他一眼,转身出去找女儿了。

    他出来的时候餐桌上摆了一几个饭菜,那香味有些熟悉,他心里头有些兴奋:“你做的?”

    “捡的。”

    周靖航轻笑一声:“你捡的也香。”

    “……”

    他很久没吃过成小霜亲手做的饭菜了,这一趟也算因祸得福,他哪怕此刻一点胃口都没有也吃得很卖劲。

    期间成小霜坐在旁边的沙发上,怀中的女儿到了午睡的点,已经闭上眼睛睡熟了。

    她偷偷看了周靖航几眼,又静下心来想着这一整天发生的事,周靖航到底还是和从前不太一样了。

    过去的他如若遇到这种事情,一定第一时间卖惨求她时时刻刻陪在身边,如今他却闭口不提,说话间字字句句都为了她能安心。

    周靖航倒是真没想过用苦肉计趁虚而入,他护着她全凭潜意识,不带任何算计,他也不想用这事儿来影响她的感情,他希望她可以真正因为爱而原谅他而非愧疚。

    一连几天,周靖航都美滋滋地抱着成小霜给他的那部手机看惜惜小时候的视频,他错过的太多,如今对这些十分珍惜。

    成小霜仍旧对他没什么好口气,不过每天都带着女儿呆在医院里,也没再去其他剧组。

    一周之后,周靖航精力好了不少,晚上的时候小霜正在教惜惜认卡片上的小动物。

    他让文旭带着惜惜去四处逛逛,病房里独留他和小霜两个人。

    成小霜觉得有些不自在,起身想要走,他一把将人拉住,表情和语气都变得认真起来:“我让文旭查了,那天计划里就是要砸灯,只是因为你的对手演员临时加戏又没有通知二楼的道具组收绳,因而灯具提前砸落,你来不及做该做的动作。”

    成小霜抿了抿唇:“原本要是在计划之内,是不会砸到的……”她说这话的时候也挺心虚,毕竟到底是出了问题,当天若不是周靖航护着她,此刻皮开肉绽的人就成了她。

    “这种活你也敢接?!你没想过惜惜吗?”他这话问出口又后悔了,明明最在乎惜惜的人就是她,他没资格怪她,可是他实在心疼,关心则乱,“没说是你的错,怪我。”

    “但是剧组出了这种事,我挺生气的,打算撤资,周氏一旦撤资,这部剧大概也拍不成了。”他轻描淡写的语气随随便便决定了一整个剧组的生死。

    “错不在剧组……”成小霜哪怕是个替身,也替了几个月了,她能看得到大家为此付出了不少努力,很多人都是受害者,大家都没错。

    周靖航勾勾唇,点了个头:“继续拍下去也行,剧本是个好剧本,周氏之前之所以会投资,也是看中它能有回报。”

    “你替女主角拍了这么久,听说后期抠图都得花上不少时间,要不你直接上?”

    他还是说出了自己的目的,男人从桌上拿过一沓a4纸,那纸面上的内容看起来有些熟悉,三年前的记忆一闪而过,是当初她想要他签的婚前协议,只是仔细一瞧会发现,甲乙双方换了个身份:“签了这个,你就是老板娘了,带资进组无可厚非,况且你演了那么久,比原本的女主角更适合。”

    成小霜皱着眉睨着那“婚前协议”几个大字,下意识地拒绝:“不要。”

    “这剧能不能继续拍下去都是你一句话的事,小霜……”周靖航轻叹一口气,“签了这份协议并不代表你就要嫁给我,我让林律师添了几个条款,婚前这些东西全都归给惜惜,你只要签了,对惜惜来说就是一份最大的保障,你不愿意嫁我也无妨。”

    “哪怕是为了惜惜着想,签了,嗯?”

    “我没想过要用苦肉计逼你嫁给我,我知道成小霜难追,我会继续努力的,只是想提前给你和女儿一份保障,让你能心安些。”

    如今的周靖航已经在商场上摸爬滚打多年,谈判技巧熟烂于心,成小霜最后还是稀里糊涂被他哄骗签了文件。

    其实她还是心软了,她看着他后颈一片血色的时候,生怕他真的有什么事,她会后悔一辈子。

    惜惜被文旭带到楼下转了一圈,买了一大袋零食回来,结果因为时间太晚了要睡觉,成小霜一个都没让她吃。

    小家伙委屈得不行,求救的小眼神一个劲儿往爸爸那边瞟,然而她身为小奸细多日,却并不知道自己这个爸爸在妈妈面前几乎是言听计从。

    成小霜被她那委屈的小模样逗笑了,想到方才被周靖航骗着签下的文件,伸手捏了捏她软乎乎的脸蛋:“睡觉啦小富婆。”

    周靖航听了忍不住笑。

    爸爸妈妈都笑了,傻闺女也跟着笑,一下子就把零食的小插曲抛在脑后。

    她并不明白什么叫小富婆,也不明白妈妈为什么叫自己小富婆,只知道自己最爱的爸爸妈妈如今都在身边,她和知悦姐姐一样,是个幸福的宝宝!

    作者有话要说:  这章是万字更新诶!

    七夕快乐,下一章就完结啦(这次不会倒了!)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上海捷宁小奚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ada 19瓶;苦恼的兔子 16瓶;weiwei9999 8瓶;球球是个小可爱、陌上雪、彤彤 5瓶;仙女脸脸 2瓶;Nemesis°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