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番外

投票推荐 加入书签 小说报错

    陆长安把自己收拾得盘靓条顺, 头发打了发蜡, 西装是最新定制款, 喷了古龙水, 他照着镜子,给自己一个笑容。

    他刚从英国回来, 着手准备创建盛世产业, 正是春风得意,踌躇满志的时候。

    他要去接付晚晚, 然后一道参加付家家宴。

    这是他哥哥给他的任务,原话是:“长安啊,付家的小女儿在槟大上学,五点下课,你去接他一起过来。”

    陆长安本来对赴宴一事可有可无, 听到他哥这话, 心里像是被什么触了一下, 感觉微妙。

    他答应下来。

    陆长安本来很随性, 他底子好,身材好, 普通西装穿在身上,都能穿出名牌的感觉。

    然而这天却一反常态, 对镜梳妆,狠狠看了镜子里的自己两眼,这才离开。

    家里的保姆在陆家几十年,第一次见陆长安这么认真地打扮自己, 凑趣道:“二少爷,您这是相亲去呀?”

    她知道今天陆长靖要出去赴宴,再看陆长安这模样,以为是专门为弟弟准备的相亲宴,故有一问。

    她不说还好,一说,倒把陆长安说愣了,这紧张准备打扮的心情,可不是和要去相亲似的?

    陆长安摸了摸鼻子,笑道:“相什么亲,我要去接付家的小姑娘。”

    心里却想,如果是相亲,也不错么。

    .

    黑色宝马停在槟城大学大门的旁边的停车道里,陆长安摇下车窗,看着校园门口进进出出的学生。

    陆长安努力回忆着付晚晚的模样,她那如同紫葡萄般的大眼睛,以及那一声震撼心灵的“陆叔叔”,不禁嘴角微微上扬。

    嘴角上扬之际,“陆叔叔”在耳边响起,陆长安疑心自己听错了。

    只见车窗边,一少女亭亭而立,初春的傍晚,有微风吹过,她发梢随风飞舞。

    她的眼睛很大很大,眼瞳很黑,望不到底。

    陆长安平素极擅言辞,如今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只觉得自己心脏的跳动好像漏了拍子,又觉得自己心脏从未跳动如此之快。

    倒是那少女先说话了,她声音清脆,但透着股与年龄不相符的慵懒:“开车门呀。”

    陆长安这才想起,车门是锁着的,连忙打开,那少女一跃进入车里,关上车门,倚着靠背闭上眼睛。一套动作行云流水,倒把陆长安看呆了。

    许是因为迟迟没有发车,少女终于睁开眼睛,有点懵地问:“我上错车了?”

    陆长安想,就你这么不戒备,长得又这么好看,不一定哪天就被人卖了。

    他试探着问:“付……晚晚?”

    “是我啊。”付晚晚笑了,说道,“多年不见,原来陆叔叔把我忘了。”

    她这话说得既不责备,也不撒娇,只是单纯的陈述。

    可听到陆长安耳朵里,便是既责备又撒娇,受用的同时又生出自责:我这问的是什么傻问题哟。

    陆长安笑笑,没说话,发动了车子。

    他斜眼看着付晚晚,她又如同刚上车时那样,倚着靠背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睡没睡着。

    .

    家宴吃得气氛十分融洽,付老先生和陆长靖负责忆往昔峥嵘岁月,付凯和陆长安负责江山代有才人出,付旋负责不学无术反面榜样,而付晚晚,她,负责吃。

    在付晚晚吃饱喝足,大人们却在高谈阔论的时候,她伸出手指,捅了捅旁边的陆长安。

    因为陆长安和付晚晚一起到,他们的便坐到了一起。

    正在认真听付老爷子讲往昔的陆长安向付晚晚这边看过来,只见付晚晚笑意盈盈,眼睛因为笑的缘故,好像一弯新月。

    她说:“陆叔叔,我吃饱了,送我回去吧。”

    挨着付老先生的陆长靖一听,笑道:“晚晚,他能比你大几岁,就陆叔叔了?”

    付晚晚看着陆长安只是笑,不说话。

    陆长安被这笑笑得又酥又麻,连连点头,和付家人告辞,送付晚晚回去。

    付老先生和陆长靖见这般,交换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相视而笑。笑过之后,付老先生发话了:“只怕长安要受苦喽。”

    陆长安不觉得受苦,他非常开心,甚至称得上激动。

    他将付晚晚送到学校门口,天色已经全黑,校门口走动的,多半都是情侣,男男女女,青春年少。

    陆长安这一路上已经尽量慢开、慢开,却还是阻止不了车轮的行动,仍是到了学校。

    停车的时候,陆长安看了看腕表,他足足开慢了十分钟。

    付晚晚解开安全带就要下车,陆长安赶忙抓住她的手腕,付晚晚不解地回头看他。

    陆长安想,他的手腕真细,真软,好像我一用力,就会断掉了。

    “天黑了,我送你。”陆长安尽量从绮思中抽离,做出一副关心对方的长辈模样——他自己是这么以为的。

    付晚晚愣了愣,才说:“呃,好吧。”

    夜凉如水,月色如霜,陆长安和付晚晚并排走在落满银白的校园小路上,周围是风吹树木的沙沙声响。

    这是一条僻静的小路,他们旁边,偶尔路过手拉手的情侣。再没有别人。

    竟让陆长安生出一种,他们也是情侣,也在漫步的错觉。只觉得这条路永远不要走完才好。

    付晚晚说:“陆叔叔,你回去吧,我约了人。”

    这话无异于晴天霹雳,把陆长安的美梦生生劈醒,约了人?

    陆长安努力做出亲和的表情,问道:“约了什么人?这么晚了不要和男生出去,不安……”

    付晚晚说:“早就约好了的,我不能失约呀。”

    陆长安想,早就约好,那我岂不是没机会了?

    “而且,不是男生,是女生,她特别厉害,绝对不会不安全的。”

    听了这话,陆长安被劈成两半的心又合到了一起,心跳得砰砰直响,不是男生,我有机会!

    “那就好,那就好。”陆长安几乎如同劫后余生一般说道。

    陆长安没有回去,到底还是把付晚晚送到她们宿舍楼楼下。

    只见付晚晚飞速和他道别,说道:“陆叔叔再见。”

    然后飞快跑向路灯下,路灯下站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她们两个在说着什么。

    虽说那是个女生,陆长安还是感觉有点危险,要先下手为强啊。

    那边不是道两人说了什么,付晚晚竟然拽了那女生的手来回摇晃。——这是撒娇吗?

    陆长安握了握自己的胳膊,想,若是她那么拽着自己的胳膊,就是把这条胳膊锯掉给她都好。

    付晚晚和女生聊了几句,从另一条路走了。

    陆长安独自站了好久才离开。

    后来,连校门口看门的大爷,都认识陆长安了,每每见到陆长安,便说:“又来接女朋友啊。”

    陆长安笑着点头,心里发苦,想,要真是我女朋友,那可真好。

    陆长安都快把校门口踏平了,付晚晚依旧心大无边心似铁石心无旁骛,根本不把陆长安和“追求”两个字联系起来。

    .

    提起往事,陆长安满腹牢骚,付晚晚听完,嘿嘿一笑,自己欠下的债,自己偿呗。

    她扑到陆长安身上,说:“好啦,不要说了,我们来运动一下吧。“

    陆长安,原本是要带着付晚晚运动的——正直意义上的运动,只是刚刚付晚晚忙着涂指甲,他在旁边帮不上忙。

    正好付晚晚说她大学时从不涂指甲,都是被黄桃带坏了。陆长安才想到他在付晚晚大学时期那漫长的单恋,时隔许久,终于说了出来。

    付晚晚呢,现在对陆长安的感情已经完全了解,但她又不能穿越回到大学,接受陆长安的爱意,和他谈恋爱。

    于是只好在“身体”上进行补偿。

    一番激战过后,付晚晚看着新涂的,粉嫩透明的指甲说道:“出了这么多汗,咱们今天的运动免了吧。”

    转头看向陆长安:“好不好?”

    陆长安伸手刮了刮付晚晚的鼻子,笑道:“不好。”

    “小气鬼。”付晚晚翻了个白眼。

    付晚晚在陆长安的监督下每日打网球,在陆长安看来,这项运动既有利于身体健康,还有利于增进感情——网球嘛,必然不能一个人打。

    .

    某项运动之后,陆长安和付晚晚又打了一会儿网球,付晚晚现在的体质比以前好了许多,不觉得累。

    她约了黄桃,要去探班。

    黄桃和林天桦被迫公开后,两人在网上很是受了一点攻击。

    但粉丝到底管不到“正主”头上,林天桦也向粉丝保证,谈恋爱绝对不会影响工作,他今年的目标是拿一个表演方面的奖项。

    粉丝白桦树们无比震惊,虽说粉丝看偶像有滤镜,但她们也知道林天桦的演技,几乎等于没有。不过从这件事上,她们也看到了林天桦的决心,不管是对事业上的,还是恋爱上的。

    不能接受的粉丝悄然离开,能接受的粉丝继续留下。

    且网剧《纯情盟主俏女侠》正在热播,林天桦和黄桃的“桃花”CP更是吸引了一部分CP粉,两人事业非但没受阻碍,还有越来越红的趋势。

    付晚晚要去剧组看黄桃,陆长安非常自觉地充当车夫,说:“我送你。”

    “不用。”付晚晚语气很是坚决。

    陆长安不解:“为什么?”

    难道我的不如老李吗?

    付晚晚笑笑,招手让陆长安近一些。

    陆长安走到付晚晚面前,付晚晚踮起脚尖,双手攀在陆长安肩上,小声说道:“你去看黄桃,被拍下来又要给媒体乱说。“

    她轻轻呼出一口气,热气喷到陆长安耳廓上,道:“我吃醋。”

    陆长安从未想过能从付晚晚口中听到这三个字,一时全身都舒泰无比,好像飘在云端。

    付晚晚在陆长安耳廓轻轻一吻,如蜻蜓点水。

    陆长安被这一个浅吻收买,想,这是我的晚晚。

    她永远年轻,永远快乐,永远不知愁滋味。

    更重要的是,她现在爱我,也永远爱我。

    真好。

    作者有话要说:  谢谢36533206小天使的雷雷~番外也结束啦,真的很感谢小天使们的陪伴。我们下本见呀~

    捧着大脸再给下本文求一下收藏~

    ☆接档文:甜甜的睡

    凌子默家世显赫,桀骜不驯,在娱乐圈中无人敢惹,连续两年被网友评为“但求一睡榜”第一名。

    凌子默眼皮都不抬,冷冷地说:女人么,我不需要。

    某日酒会,人们看到凌子默把三十八线女星鹿鸣鸣堵在走廊,将她抱进怀里,撒娇得仿佛一只犬科动物:你睡了我,要对我负责。

    鹿鸣鸣轻推,凌子默将她抱得更紧,化身成狼,低头深吻。

    怀中人被吻得没了力气,他才哑着嗓子说:

    逃了这么久,还不是被我捉到了,嗯?

    冷酷·占有欲超强·只对女主甜·大魔王×看似柔弱·敢惹我试试·大美人

    急需收藏支援~

    ☆已完结:甜甜的吻

    以暴制暴×以柔克刚

    还有两个预收请多关照:

    ☆他的小野猫

    苏断腿禁欲教授×一口獠牙小野猫

    ☆疯狂占有

    狠厉扛把子×娇弱病美人

    收藏作者,你将收获养成的快乐O(∩_∩)O~点击下载本站app感谢访问 5 G 小\说\网! 请记住我:www.5gxs.com

章节目录